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95 2008.06.01 13:41

    雄雄一行还未抵达中军大帐,军军便从远处急忙迎了上来。双方见面未及寒暄,他便接连向首领打出眼色示意自己有话要说,雄雄见状却说道:“你有什么话就当着非非的面讲好了!”

  军军听到首领如此吩咐,无奈之下只好说道:“我刚刚接到下属报告,有一小队驻守在北面的非族旧部突然从防线返回大营,而且她们刚同哨兵接触后马上就发现内中已有变故!双方因此发生冲突……”

  非非不等他说完便急声问道:“结果怎样?!”

  军军瞪了他一眼,暗压怒火说道“她们在杀死我们的五位兄弟后,便掠获一个哨兵迅速逃逸,骑兵小队现在已经奉命追赶她们!”说完,他又补充一句道:“我相信他们很快便能将那些人逐一捕获!”

  随着军军刻意加重最后两个字的语气,非非马上明白对方所指绝非仅仅是捕获那样简单,此人很有可能是要将自己的那些下属就地赶尽杀绝!他这般想着马上便转向雄雄情绪激动地说道:“我要去追骑兵小队,绝不能让他们杀死我的那些下属!”说完不待雄雄发话,挥手就要拍动坐骑赶去。

  “慢!”雄雄一把扯住已经有些红了眼的非非,随后向军军下令道:“立刻施放响箭,招回骑兵小队!”

  “为什么?他们……”军军听到这声命令格外吃惊,他没想到雄雄竟然会任由哨兵被杀而不管!

  雄雄没有回答军军的问话,只是把面色一沉道:“照我的话去做!”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催动坐骑,率先赶往中军大帐!

  非非一言不发地盯着军军,心中暗想:如果对方不遵令行事,自己仍要前去解救媚媚,说什么也不能让她死在对方手里!好在他的这种担心很快就随着军军发话而消除,因为对方尽管心中十分不愿,但却万万不敢违背命令!

  军军传下命令后,瞧也没瞧非非便朝雄雄追了下去,及待他奔入大帐后尚未开口,雄雄劈头一句便将他打懵了!

  “你明知道北侧的防线还驻有非族旧部,为什么不按我的吩咐让可靠的俘虏充当明哨?”说完见对方只低头不语,猛然又是一声断喝:“说!”

  军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偷眼瞧着怒火正盛地雄雄说道:“我们虽然控制了营中的局面,但那些俘虏都不肯为我们放哨,所以……”

  “所以你就丝毫没有想到发生意外?所以你就只让几个哨兵在那里把守?”

  “我在后面的帐篷中已经布置了预备队,但不知那几个哨兵为何没有及时报警?所以才发生了没有料到的那一切。幸亏我在得到报告后已让骑兵追了下去,想来他们应该很快便有所收获……”

  “你混蛋!”随着雄雄这一声前所未有地暴喝吓得军军浑身一激灵,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心中仍旧琢磨着首领今天为何会动这样大地肝火?只在军军万分不解地时候,雄雄已经点着他的脑门说道:“你有没有脑子?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人不知道双方并为一族的事情才会向哨兵下手,可你知道此事后仍旧派出骑兵去围剿他们,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想为死去的弟兄报仇?可这样一来除去会加深彼此的积怨以外,我们能够得到什么?!”

  军军尚未答话,非非同特特已经从外走了进来。后者一见内中的情形便猜出个大概,当下低声向雄雄说道:“你先消消火,我刚才已经同非非商量过,他愿意立刻去召回驻守在北面的下属。”

  雄雄听到这话面色缓和了许多,但马上便对非非说道:“你不要去召回所有的下属,只要能够保证被下属掠走的哨兵安全、并把负责前线的头领给我带回来就行。另外,那里所有部署仍保持原样不动,我不想让我们接下来的对手知道山谷内发生的一切!”

  非非听完不由一愣,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不需要对她们进行改编?”

  雄雄说道:“暂时是这样,其余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非非见他话说半截,正待要问时一个小头目已经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道:“骑兵小队奉命赶回!”

  雄雄转向他问道:“结果如何?”

  那人面带愧色地说道:“因为那些女人远比我们熟识路径,加上她们发现我们在后面追赶便专找些崎岖难行的小路疾奔,所以我们虽有战马却无法向对方靠近……”他说到这里时,偷眼觑了下军军后迟疑地说道:“因为两族已经融为一体,所以我们没敢对她们实施弩射,最后只好让她们跑了!”

  雄雄听说双方并没有再因此发生伤亡,悬着的一颗心大为放宽,当下对其说道:“你亲自带一组人马护送非非赶往北面的防线,然后再同他把那里的头领接到这里。”

  “是!”那人应了一声转向陌生地非非,后者闻听也不答话立刻钻出了帐篷赶往前线而去。

  特特瞧了眼仍旧跪在地上的军军,而后向首领试探着说道:“军军这样做虽然是鲁莽了一些,但念在他今次作战的功劳上面,首领能否网开一面饶过他这次!不然他的队伍又当怎办才好?”特特说到这里后心虚地看着雄雄,心中暗想:如果首领一定要因此撤换军军,那么旁落的军权能否再回到自己身上?

  雄雄一听话音儿便知道特特打的是什么算盘!更知道对方不断收买人心和故意示好,就是为了能够再有出头之日,所以他怎会给予特特这样的机会?当下便说道:“不能用仗打得好就一俊遮百丑,该赏的赏、该罚的还一定要罚!”雄雄说完,看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军军说道:“你起来说话!”

  军军刚才听到特特所言,心中正忐忑雄雄会否因此削去自己的兵权?这时听首领肯让自己起身,逐向族长恳求道:“军军已经知道错了,但希望首领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将功补过,只要还让我领兵,什么样的惩罚我都甘愿领受!”

  雄雄见他仍不肯起身便说道:“你先起来吧!”

  “不!首领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

  “呵?你还敢威胁我了是不是?那你就在这儿跪着吧!”雄雄说完转身就要向外走,慌得军军忙起身挡在他身前,说道:“军军怎敢威胁首领?我只是为了仍旧能够带兵……”

  雄雄看着他问道:“我说过不让你带兵了吗?”

  军军听到这话方才转忧为喜地说道:“没说过、没说过!”

  雄雄看着他问道:“死去的那几个哨兵是你的旧部?”

  “是!”军军重重地点头应道。

  “我就知道一定如此才能让你大动干戈,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只想着报仇!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你有错在先!你先去把他们几个埋了成全手足之情,然后自己去领受二十军棍长长记性!”雄雄说完便走出了大帐。

  “是,是!”尽管军军听到的是要捱军棍,但是对于他来说只要军职仍在便已足够,所以仍旧望着雄雄的背影答谢不止!至于特特见自己并没有捞到什么实惠后,只得收拾起失落地心情转而恭贺军军,言谈之中那是自然要将为对方开脱的功劳记到自己头上!

  雄雄出得大帐后便先去探视晚晚,期间自然少不得对他安慰一番,而后便直奔震震的营地而去。当他穿越中间非族旧部的大营时,守在各个营帐前的汉族哨兵纷纷向自己的首领举手致敬。雄雄一边向他们含笑致意;一边脚不停步地向前走去。

  忽见营地间的一处空地上竟有十余个顽童尽情嬉戏,雄雄看到这个场面后本要责问职守的哨兵,但一见他们天真烂漫地样子,不仅不忍剥夺对方的童趣,更因想起自己小时的模样后浮上一层难以掩饰地笑意!

  随着他的脚步不断前行,突然有一种不安地直觉在他心底升起!久经战阵的雄雄一边有意放慢自己的脚步;一边留神着身周的动静!

  一切都似乎没有异常,但随着他每一步迈出后,那种不安地直觉都在不断加剧!雄雄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照旧前行,但他的眼神已经开始不断扫描起视线中的所有物事,耳中更是仔细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忽然,他发现在自己先前没有太留意的那些顽童里面,始终有一个身影似乎总在有意背对着自己,让此人的动作与同伴之间暴露出一些不协调地蛛丝马迹。这使得雄雄不由在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暗想:难道是他?可他却分明是一个孩子!随着这个念头的产生,让雄雄首次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力!

  正当雄雄还没有最后确定的时候,那个被他怀疑的背影只在雄雄即将到得身旁时,正巧在顽伴的碰撞中摔倒在地上!雄雄发现此人不仅仍旧没有出声,还似乎有意别住头面不肯让自己看到他的真容。到了这个时候,雄雄立刻从对方这个不经意地动作中判断出此人对自己怀有很深的敌意!

  为使对方能够充分暴露,雄雄故意伸手去拽起那人的身体,就在他刚刚将对方拽起的时候,那人趁着转身的一刹那,猛然将袖在另一只手里的锋刃照着雄雄的心口刺去!

  在这个时候,双方的身体本就挨在了一起,加之这个刺客是想有心算无心,所以他这全力一击可说是志在必得,这不仅吓得周围那些哨兵面无人色,更让他们在惊呼声中以为首领再难逃过如此近身的刺杀!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因为雄雄早有防范,所以当那锋刃骤然临身后,他的胸口猛然向后一缩,在堪堪躲过对方这致命一击后,突将口中的吐沫冲着那人的头上喷了出去,因对方随后便抬头看向雄雄,这一下双方的动作倒是配合得满够默契!让那人还没等看清雄雄模样的瞬间右眼便已中招,搞得他左眼也是视线不清!

  雄雄趁着对方处在惊慌之时立将此人双手反拧,正准备让周围的哨兵把对方绑起来的时候,那些距离他最近的顽童目睹此景纷纷上前扯拧,但以他们弱小的力量自然不会对雄雄造成任何伤害,反倒让雄雄一边要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要错手伤害他们;一边还要向赶来的哨兵们作出同样的叮嘱。

  在哨兵们将那些顽童抱开后,雄雄这才仔细去看那个刺客。也是直到这时,他才从对方的老相上发现对手只是一个侏儒,根本不是什么顽童,这才恍然怪不得对方有向自己出手的胆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