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03 2010.08.08 18:44

    早已打定主意的记记在万众瞩目中,缓缓从下属手里接过连弩,也没见他有丝毫作势取准,似乎只是随手那么一挥!

  就听“飕飕飕!”一串离弦声响;再看五十步开外的十余杆矛枪立时便被弩箭射中,那些满脸愕然地兵卒望着枪杆上地弩箭,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就这样看着?还是马上将箭杆拔下?一时间俱都愣在当场!

  在场众人除去记记和他的那个下属外,无人不对连弩表现出的威力大吃一惊!但更让他们感到惊骇地却是记记随手一挥所显露出地超凡准绳!此时此刻,那些容军无不在心中暗想:假如对方刚才是射向自己?纵有利刃在手,却又哪有闲暇来让自己格挡!假若对方军士皆是这般身手,当队伍冒着箭雨冲到对方阵前的时候,自己的族人又能剩下多少!

  记记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众人,从他们脸上的神情中早已猜到各人所想,但他为了不去刺激对方免生事端,当下只是扭头看向那个女首领问道:“你看我们的连弩同你们的武器是否可以打个平手?”对方听到这话并没有马上作答,只将目光转向刚才那个执意要比的头领。

  那头领见族长向自己望来,当下只得装做满不在乎地对记记说道:“这种连发弓箭虽然威力不小,但竹质地箭杆仍旧不是我们利刃地对手!”

  记记听到这话遂笑道:“话是不错!但我很想知道你能否碰到它的箭杆?”

  受到记记言语刺激地对方立刻火往上撞,马上说道:“有什么不能!”记记听到这话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后便扭头看向对方的女族长仍旧一言不发。那头领何曾受过这等蔑视?当下便冲女首领说道:“你就让我同他比试一下,看一看到底是我们的利刃锋利?还是他的弓箭更强!”

  女首领见他执意要同记记比试,当下似乎很是无奈地说道:“那你们就比一下吧!”她在说完这话后,用一种非常奇怪地眼神儿看了记记一眼,令后者心头立时充满了困惑!

  得到族长的首肯后,那头领盘算着对方弓箭虽然劲疾,但只要自己同对方多拉开些距离,料可减轻压力,又可多些反应地时间,因此便转过身去走出了足足要有三、四十步之远,而后方才转过身来,将手中利刃擎在胸前摆出一个随时准备格挡地架势!

  记记心想:自己此来可是只为借路,假如在这里出手伤人只会带来无尽地麻烦,因此心下略一沉吟便有了计较,他一边为连弩换上新的箭匣;一边朝对方扬声问道:“你好了没有?”

  对方正在凝神提气准备格击,因此只朝记记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答话。记记见状便装作不解地又问了一句:“你准备好了没有?”

  对方听到记记如此磨叽心有不耐,当下只得提声应道:“好了!”

  就在众人无不以为记记要抓住对方回应而疏忽的这一瞬间发射时,哪知道他似乎并不想去占这个便宜,而是仍旧向对方说道:“我要发射了!”而后摆出一副似乎生怕伤到对方的样子,瞄了又瞄,这才扣动扳机!

  “飕飕飕!”三支弩箭快如星驰,就在那头领被记记折磨得气势已泄之时,尚不容他有丝毫反应,已经“砰砰砰!”三声,几乎同时射入对方挽结在头顶地发髻当中!凭借记记刚才显露地超人技艺,这时要说他没有手下留情,任是谁人都会觉得那是自欺欺人之语!

  那头领望着自己头顶插入的三支弩箭,此刻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很多将士见此情景,也是神情各异;记记没有去留心别人,只将自己的余光暗中瞟向女首领,见对方脸上竟然无所动容,一时间不由生出一种怪怪地感觉,真不知该是忧?还是喜!

  今次女首领没有等别人插嘴,便向记记径直说道:“既然我们的武器也没有胜过你的弓箭,你们的队伍可以从这里过去。但不能在我们的猎场中停留,否则我们便会动手!”

  “好!一言为定!”记记听到这话立刻爽快地答应道。

  女首领见记记转身要走,马上又接着说道:“等一下!”

  记记听到这话停住身形,十分不解地回身问道:“还有什么事?”

  “我还有条件!”

  “什么条件?”

  “为了不致引起彼此的误会,由我派人引领你们通过猎场。”

  “行!”

  “另外作为回报,你们要为我们留下几套这样地弓箭!”

  记记听到这话略一沉吟,说道:“我可以为你留下两套连弩。再多,我就做不了主!”

  “两套?”记记听到对方的反问,知道她不明白数量地概念,当下用右手食指点了点连弩,而后又用左手食指点了点,并将两下并在了一起来示意对方!

  “行!两套就两套!”

  记记同对方达成协议后,立刻带着那个下属返回了本族阵营向亚亚汇报。亚亚听完记记的话尚未开口,站在一旁的顺顺已经抢先说道:“我看这件事情不行!”

  “怎么?”亚亚看向他问道。

  “一来我们在前面走,对方在后面就等于是押解我们的队伍。假如对方突然动手,岂不是陷我们于被动;二来连弩作为本族利器,怎么能说送人就送人?假如对方大量装备后再次同我们重逢对阵,我们岂不是没有了对敌优势!所以我看不行!”

  记记听到顺顺上来就一口否定自己千辛万苦获得地成果,马上就要出言反驳,但亚亚已经抢在他前面对顺顺说道:“你的话也有道理!不过,我们眼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赶去同雄雄会合,至于你说的这两点,我想第一只要我们押后的队伍能够做出一定防范来威慑对方,他们未必就敢动手!他们不是害怕我们连弩的威力吗?就让押后的队伍手持这种武器,并让对方同我们拉开距离;第二虽然我们答应送对方两套连弩,但他们如果想要大量复制还需时日,等到那时队伍早与雄雄的主力部队会合,我们不仅在人数上占优,我想雄雄那里的武器也必定会比我们现在更加先进,所以即便是双方日后再次对阵,我们一定也会不输于对手!如果你没有更好的通过办法,我看还是就这么办吧!”

  顺顺听到这话想了想,他知道如果不让队伍前行,亚亚肯定不会答应!除此之外,他眼下又确实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只得说道:“你现在是军中首领,你说这么办就这么办吧!”

  亚亚一边传令全军准备启程;一边带着记记等人返回中军。在回去的路上,记记把自己在对方军中的遭遇同困惑逐一道出。亚亚听完后追问了几个细节,而后自言自语地说道:“对方可能遭遇了同我们一样的问题!”

  记记听到这话低声问道:“你是说那个头领就好比我们军中的顺顺或是鱼鱼?”

  亚亚点了一下头后,应道:“我估计应该是这样!”

  “那样说来,如果我当时将对方一箭射死反倒是帮了她的忙!”

  “话虽如此!但假如你真的射杀了对方,那个女首领为了平服对方阵营的情绪,也许会杀了你。至于借路一事更是无从说起,所以结果一定没有现在好!”

  说话间,二人回到了中军大营,等在这里的响响和牛牛听到这个结果后也很高兴!但响响随即想到一事,马上说道:“我看记记最好再辛苦一下!”

  记记问道:“什么事?”

  “对方派人前来领路,我怕居心叵测地鱼鱼会借机生事,假如我们有个人在旁监视,可以不给他暗动手脚的机会!”

  记记听到这话马上说道:“我马上过去!”他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要走,却又被响响一语叫住,说道:“你带一小队人过去,免得真有事端时,对方众口铄金,你却孤言难证!”

  亚亚待记记走了后,对他们二人说道:“刚才顺顺提到对方在背后偷袭的顾虑,所以我想你们二人最好能够有一个负责殿后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放心!”

  牛牛不等亚亚说完已然应声说道:“我去吧!让响响留在中军,这样一旦有起事来,你也好有个人在身边商量!”

  亚亚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不过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不到情非得已尽量不要同对方动手!”

  “我知道!”

  响响见亚亚把殿后的事情交给了牛牛,便对牛牛说道:“你嘱咐下面的人多带些箭匣,以防万一!”

  “嗯!”牛牛答应了一声,见亚亚再无其他事情交代,便匆匆离去。

  亚亚把记记刚才同自己说的话又向响响学了一遍,而后问道:“你怎么看?”

  响响低头沉思片刻,抬起头来说道:“对方很有可能也处在爆发内讧的边缘,不过这对我们却是一件好事!”

  亚亚听到他这样说,马上问道:“你怎么确定它会是一件好事?”

  “假如我刚才的判断正确,我想只要有合适地机会,我们也许可以趁势收服这支队伍。假如真能如此,不仅可以增添我们手上的实力,也可震慑早怀异心地顺顺和鱼鱼!最主要的还是会让一直想要不断扩大部落的雄雄满意!”

  亚亚听完点了点,而后低声对响响说道:“你对这事儿多留点心,一旦真有机会,我们不妨试一下!”

  响响听到这话笑了笑,说道:“如果单单靠等这个机会恐怕不行,因为我们还要急于赶路,无法长时间同对方接触,所以最好能够创造一个恰到好处地机会!”

  亚亚听到这话笑了起来,而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响响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你不好出面,但我可不敢说一定就能办成啊!”

  “你还怕我赖上你不成?你只要尽力了就行!”

  就在亚亚和响响盘算着如何找个机会兼并这个部落的时候,一个让二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意外却突然发生了,立使这个刚刚安稳些地局面骤然生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