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02 2007.12.04 08:02

    

  真真准备利用波波的疏虞防范将其生擒,以此要挟对方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就没有料到波波是何等聪明之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给予对方扭转败局的天大良机!所以这一切皆在波波算中,而她如此做法,却是暗含未雨绸缪之意,准备先行在这些俘虏面前立威,以便让对方在并入本族后少生事端、遵规守制!

  再说波波一见对方出招指向,即知道这个头目是想利用自己身体不便的短处,在躲闪之时趁势挟持,她这时故意将计就计,只在身体一转、趁着对方正将目光扫向一旁的助助,准备应对随之而来的救援时,立将暗藏在手中的短匕架到真真的脖子上,说道:“你想害死那些下属吗?”真真不可置信地看着波波,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已在算中的女人如何竟能反制自己!

  助助在这个时候真是既惊且怒,他心中更感到万般惊惧:这要是让波波稍有闪失,雄雄怎么返回后怎么可能放过自己!所以他当即想也没想就挥拳击向真真的脑袋,准备将这人立毙拳下以赎己过,哪知道拳至半途却被波波随手在其肘弯中一拂,即令他不仅偏离了准头,更使这条手臂于酸麻难当中虚软无力,这一下首次发现波波超凡技艺的助助要比刚才更加讶异!

  波波这时只看着真真说道:“你以为我们汉族仅是武器精良吗?我告诉你,这里的精英济济,我们所能利用的手段,是你一生都梦想不到的科技!你若不信,我可以让你见识见识!”

  波波的话可说是再次切中真真的软肋,这令他马上想到如果自己现在假意不信,对方既可饶得众人性命,又能使自己接触到本族所不知的秘密,那么一旦将来自己率队逃回本族后,也会对两部开战多有助益,这般想着便说道:“我不知道什么科技,但我知道你这个人很会夸口!”

  “我是不是夸口?你和那些属下们被分派到岗位上体验后就会知道,但是我要警告你!如果你和那些下属再有任何违背本族规令者,我决不轻饶!”说罢,波波转向助助吩咐下去,先让这些人熟知汉族规章后,再把他们安插到有关岗位上劳做,因有关细节二人早已商量稳妥,所以助助这时只是按照前议分派即可。

  雄雄于晚间的时候才率齐收拢后的队伍返回部落,凯旋的族人们回归后兴奋异常,如果不是雄雄早有严令,这些人恨不能立将出征所为细述给那些渴望一听的同族!

  雄雄把矮矮交给助助,而后更让他把这人安排到真真左右一个不太辛劳的岗位上,以便让对方有个人知近的心腹可以商议,以此促使下一步的计划顺利完成。助助听完后不敢怠慢,立刻吩咐下人如何办理。

  雄雄直到助助把此事安排妥当后,才同对方说起了晚晚这次擒获矮矮的军功,而后不等其发表意见就径直说道:“我看这个晚晚身手很好,现在部落又正值用人之际,所以我准备让先他组建一支百人左右的特战队以备急需!他稍后会在队伍里面挑选合适的人手,你到时候还要多多支持他才行!”

  助助听到雄雄已经作出这样的决定,自然不敢再有不从,所以当下只是看着雄雄笑道:“这个晚晚的身手确非常人可比,我也一直想重用他却碍于一些原因才没有安排,这次首领能够慧眼识人是他的幸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随意挑拣合适的人手来扩充队伍!不过,我却也另有一层担心……”

  雄雄在听到他说“碍于一些原因才没有安排”时便要发问,待其说完后便看着助助问道:“你担心什么?”

  助助便将挥族当初如何并入本族的事情又说了一遍,而后说道:“我猜晚晚此次广招人手来组建新队,多半会将旧日同族齐集手中。因这些人并不属于我的旧部,他们一旦自成体系后难说不会暗生抗衡之心,这可能会不利于部落的指挥作战!”

  雄雄听到他肯直承心底之私,不但没有怪他,反倒觉得助助有这样的想法并不稀奇,当下搂着他的肩膀说道:“一个下属会否背叛部落?有很大的一层原因是取决于一个首领的胸怀!如果为人首领者容不下对方,那么十有八九就会将其逼反;而要想容得下这人,你首先就要信任他才行,这就是所谓用人不疑,就像我对你一样的道理!”助助听到雄雄这样说赶忙敬谢不敏!雄雄逐趁势说道:“不过,既然你心中有这样的顾虑,我就直接操练并指挥他们好了!”助助听到他这样说,一边称谢;一边暗暗在心中回味雄雄的用意!

  这时,波波这个正好迎面而来,助助见到她后马上说道:“波波,你今天可不仅仅是把我吓了一跳,我到现在回想起来都后怕不已!”他口中说着就转头向雄雄说起了白天之事。

  尽管雄雄早以知道此事,但也对波波这次冒险的举动不甚满意!所以当下也虎着脸说道:“波波,你今天确实做得有些过火,今后万不可如此!”

  波波笑着连连称是,而后转向助助不解地问道:“我怎么就把你一连吓了几跳?”

  助助这才说起真真出手时自己先是一惊、波波阻挡自己击打对方时又是一讶的事情,而后对波波问道:“你出手比我快不说,竟能让我的手臂受阻后酸麻难当,这真是意想不到之事!你是怎么做的?”

  波波听闻此言,既知道这个助助固然有所不解,但也是想当着雄雄的面通过夸奖来讨好自己,这让她从中发现了助助并不为自己所知的另一面,便只客气地说道:“些微小技,不值一提!”

  雄雄因为知道波波以前并无这样的技能,所以很快就猜出这是对方在王国中熟知了人体构造后才提升的技艺,心念一转之下便笑道:“你也不要挟技自珍,晚晚正要组建特战队,等你有工夫的时候去教一教他们,然后在族中推广开来,说不定大家什么时候就能用上!”波波听他这样说方应承下来。接下来,雄雄又询问了夜里的有关防范、三个人又议些其他面临的问题后,方才俱回寝帐休息。

  一来因为真真别有居心;二来那些俘虏所在的岗位都经过波波精心设计,所以一昼夜的工夫下来,已经让对方俱能熟练劳作,使真真以为万事具备,只是尚欠逃脱的良机!

  竖日夜色深沉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真真趁着看守松懈的时候,凑近矮矮身旁一边佯装劳作;一边对其悄声说道:“一会儿,我会安排一个混乱的场面做掩护,你趁势潜往战马的圈集地,取得教授对方骑术的用用接应,把我们在这里的发现和境遇报告给首领!”

  矮矮听到这话不禁说道:“还是你走比较好,这样即使对方发现后也不能把我们这些下属如何!”

  真真闻听摇头说道:“如果我亲自离开,不仅会让敌人更早发现,还会使这里的队伍无人指挥,所以还是让你去比较放心!”

  矮矮听到这话一边点头应允;一边低声说道:“如果我能带走敌人的武器会更容易说服族长!”

  “我已经让用用偷偷做了准备,这些东西会在你走的时候放在马背上!”真真看到他已经点了头,逐又接着说道:“无论发生什么状况,你都不要同对方纠缠,只管往前跑!”

  矮矮听到这个吩咐后,想了想问道:“他们会不会追上我?”

  “一定不会!”

  “你为什么这样肯定?”

  “因为我早已经吩咐过用用在其他坐骑上动过手脚,只要那些战马奔驰一久,它们的缰绳与踏环就会松开,这样凭着对方的烂骑术又如何会是你的对手!”说到这里时,真真不禁有些得意忘形起来!

  他的情绪迅即感染了矮矮,使其语气坚定地答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消息带回去!”

  “好!我一会儿就让他们动手!”真真说完便抽身离开,只把矮矮扔到了原地偷偷窥视周遭岗哨,暗暗盘算着自己的最佳逃离路线。

  工夫不大,在真真的授意下,两个俘虏便谎称对方阻碍了自己,由争吵而升级到动起手来,这使得左近的哨兵马上赶去弹压,但因为远处还有值夜的队伍擎弩以待,所以真真的下属并不敢借此时机冲向警戒圈!

  矮矮到了这个时候知道机不可失,他趁着众人的目光皆被同族吸引,马上一猫腰借着身材的灵便钻到了篝火摇拽的暗影中,然后再利用地形的掩护曲折潜向用用所在。

  这一日来,因用用受命巴结自己教授的那些汉军似乎收到了奇效,所以那些人对他的看管也是格外松懈,这就使得矮矮赶到这里后一切都如预先安排,并无一丝反常让其感到意外!这样直到马蹄声招至汉人侧目时,对方好象方才大梦初醒般跨马追来,但一切就如真真所言,导致双方距离越拉越大,直至最后让矮矮踪影不见!

  真真早在矮矮催动坐骑时,就一直在聆听着传入耳际的马蹄声,使他这个精于骑术的人直到此刻才发现原来这声音竟是那样地美妙!在猜想矮矮已经得手后,他方才亲自出马让这场纷争平复下来,但就在他以为计已得售的时候,突然传来的一道命令让真真颇感意外!

  “族长招你立刻去见!”两个强壮的男兵说完话后,几乎是不容对方思考就将其双手一架、擎着就走!

  这一下,真真那些下属可就激动起来,他们纷纷涌动准备夺回头目,但很快就被结队的汉军用铁矛抵在胸前!

  助助挡住了那两个男兵的去路后,对真真说道:“告诉你的人不要乱动,擅冲警戒者死!”

  即使不用他说,真真现在也不想把自己的队伍浪费在这无益的冲突中,所以这时趁着挟持自己的二人稍一停顿,马上扭头喊道:“你们少安毋躁、等我回来!”他的话使那些人不再前冲,但也因此静坐在地上,要以罢工来对抗汉人的安排!

  真真在经得这稍一喘息的时刻后,方才有暇去想:对方族长未何始终没有露面?他为何又要在处置我之前见上一面?他有这个必要如此去做吗?

  其实,与真真抱有相同想法的还有助助,因为他直到此刻仍不知雄雄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更不知道这个雄雄将如何处置这个真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