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607 2005.07.04 08:01

    

  头上不断地电闪雷鸣震得人是心惊胆战!在倾盆大雨之中,戈戈心急火燎地率领一队族人艰难地行走在到处都是积水的路上。

  他们从亚亚当日的渔猎处向古松林一路搜索,始终没有寻见二人的一丝踪影。这使得戈戈心里隐隐有种不祥之兆,但他却不愿想下去,更不能宣之于口,以免身边的属下泄气。他在心里觉得:亚亚能为族人的安危而甘冒奇险去给自己送信,自己就应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有才对得起这位好兄弟!所以只要尚存一线希望,他也要找到他们。

  突然,站在灌木丛边的一名下属冲他喊叫一声,戈戈和其他人立即聚拢过去。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根钻条,冲戈戈说道:“这是草草的钻条!”

  戈戈接过来,看了一眼问道:“你如何知道这就是她的钻条?”

  “我在山上留守时,她为能把钻条装入枪杆中,是我帮她做的。这根钻条要比其他的细上一些,加上是自己亲手所做,所以一眼便能认出来。”

  戈戈见他说得如此肯定,心中不再怀疑。只是想到这根钻条被拦在这里,显然是从别处漂来的。莫非他们二人走岔了路?或者是被敌人追杀不得己而另路逃亡?他不敢再有丝毫犹豫,抬头看了一眼这条岔路,说道:“我们顺这条路搜下去。”

  亚亚站在里洞中,用手***着洞壁上冒出的一种密密麻麻花瓣样、软软的东西,冲着大厅里有气无力地朝草草喊道:“草草,你看这是什么?”

  草草听到亚亚的呼唤,尽管她疲劳加上饥饿以达极点,但还是迈着灌铅般的双腿一步步地挪了过来。当她看见岩壁上竟然长出了东西!心里是既惊且喜!暗想:这东西如果能吃,可能会是唯一让我们能够生存下去的保障!只是不知道它到底能不能吃?突然心中一动,顺手捋下一把,就往嘴里填去。

  亚亚见到再想拦阻她时已经不及,他心里好后悔自己没有先尝试一下是否有毒?当他也要捋下这东西时,却被身旁的草草拦住,她将口中嚼着的东西咽下后,说道:“亚亚,你先别吃。过会儿,如果我吃下后没事你再吃,小心有毒!”

  亚亚没有想到在这个事关生死的关键时刻,草草竟然和自己想的完全一样!都想把生的希望送给对方,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他双手紧紧抓住草草的双肩,说道:“你怎么这么傻!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要死就让我们死在一起!”说完,随手也在岩壁上抓下一把,看都不看就填在嘴里,略略咀嚼后便咽了下去。

  草草首次看见一个男人甘愿与自己同生共死!想起这一路走来,亚亚对自己的体贴与照顾,再也无法抑制眼中的泪水,一下子扑入亚亚怀中,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

  戈戈一行人翻过了几座山、越过几道岭,于精疲力竭之时,仍然没有看见亚亚和草草的身影,但却意外地发现了雄雄娘倒在坡地上的尸体!

  戈戈看着老人经雨水浸泡过外翻地创口,早已没有了丝毫的血色。被乱矛残害过的身躯,就像在胸口上长出十多张异形的嘴,在默默地、无尽地诉说着她所遭遇的惨痛经历!

  戈戈与雄雄之间的深厚情义,让他在面对这一切时,心里更加感到悲痛万分!在一阵抽搐中,牙咬得咯嘣嘣地响,恨不能立即杀死那个令雄雄娘身遭噩运的刽子手!

  一个同是龙族出身叫火火的属下,看着这尸体愤愤不平地说道:“这件事保证是龙龙干的!他恨雄雄他们逃了出来,就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雄雄娘的身上!他现在对这个老人下手,说不定很快就会轮到我们仍然留在龙族的亲人!戈戈,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个后来到雄族叫木木的新人说道:“我看未必!”

  火火闻听立即冲他大声嚷道:“你的亲人不在那里,你当然会这么说!你有什么根据?”

  木木说道:“你先别急!听我说。”然后在对方 “哼!”地一声,扭过头后,只好冲戈戈接着说道:“我不认识龙龙,但我想如果他作为族长要杀死个年迈的族人,实在没有必要跑出部落老远才下手!戈戈你也知道,玄玄的大部队出来,就是因为雄雄才要找龙族的晦气,所以我想这件事会不会和玄族扯上关系?会不会……”

  火火不等他说完,立刻接口道:“扯上什么关系?这分明就是龙龙挟私报复,还有什么好说的!”

  戈戈不耐地冲着火火说道:“别吵了!”而后,他在心里想着如果雄雄知道了这件事,对他的伤害会有多深?如果自己现在隐瞒报他?等他以后知道此事,一定不会原谅我!有可能连兄弟都没得做!反过来想,雄雄现在变了,如果让他知道这件事,说不定还会让他变回原来凶悍的本色,这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眼见现在亚亚二人仍然没有一丝音信,而眼前这件事又事关本族针对另外两个氏族部落的战争。二者权衡取其重,看来只好先处理眼前这件大事!便吩咐告诉手下背起地上的尸体,由另一条路返回部落,并叮嘱众人沿途注意观察是否会有亚亚二人踪迹。待回到部落后,何去何从?届时听凭雄雄裁夺。

  亚亚和草草因为身在里洞,所以没有透过怪岩看到戈戈等人搬走雄雄娘的尸体,也算是因此失之交臂!此刻,二人在忍耐了饥饿的苦楚与美食的诱惑后,终于填饱了肚子。这番生与死的考验,也使两颗年轻的心紧密地贴在了一起!

  草草笑道:“如果这里早点长出这些东西,咱们也不用忍饥挨饿了!要是总有吃的,我宁愿这辈子都不出去;这样就可以免去部落之间的争斗和外面的风风雨雨!”

  亚亚笑看着草草,逗着她说道:“到时候我们生许多孩子,把这里都填满!比比他们将来谁最有出息!”

  草草幽幽地说道:“你只顾着自己快活!你都不知道女人生孩子随时都有可能死去!我听老人们说妈妈就是为了生下我才死去的!所以我们姐妹俩从小都是雄雄娘给带大的,她也算是我的亲娘!”说完,便暗自垂首,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在经历了同生共死的患难之后,二人的关系早已超越从前。现在因草草的这番话,不由得让亚亚也对这个死去的老人注入了自己的感情。他便说道:“我答应你!以后必定亲手杀死玄玄,为你的这个娘报仇雪恨!”

  草草听他说完,抬起头来看着亚亚说道:“玄玄固然可恨!他身为敌族犹可恕,但是龙龙和阳阳身为同族的血脉至亲,他们罔顾道义、出卖族人,实在是不可轻饶!”

  亚亚问道:“你是说后跑过来的那个人也参与了这件事?”

  草草抿着双唇,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对!他就是阳阳!”

  亚亚说道:“可我怎么看不出他也参与了这件事呢?”

  “就是因为这样,才说明他更阴险!”说到这里,在草草的心里不禁忆起自己以前曾经在无意中听过阳阳说的那些话,这让她不免在心底打开一个尘封的记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