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4248 2007.03.29 20:36

    

  当猴猴从亚亚那里出来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他正想着要去找林林时,却迎头遇到了牛牛,见对方手里拿着一个怪里怪气地弩弓,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牛牛笑道:“改制的弩弓!你看它怎么样?”说着便有意夸耀地将其递到猴猴手上。

  猴猴看了看弩弓的长短后,问道:“它可是从弩弓车上拆卸下来?”

  牛牛笑道:“开始时是,不过现在早已改得面目全非!”

  “哦?为什么要这样?”

  “亚亚不是让我组建一支长弩队吗?我知道弩弓车虽然威力够用,但它的缺点就是太过笨重!这使得队伍在急行军时会受到限制,所以便动了改制的念头去找碰碰。”

  “所以你们就把弩弓车上的武器直接卸了下来使用?”

  “刚开始是想这样,但是马上就发现这个东西太沉!后来还是林林到了那里,我们一起商量着削减下不必要的厚度,使主梁各处在不影响强度时分量都大为减轻!不仅如此,为了方便行军,我们还缩短它的长度。你看还在这里加了个圆销,这样只要把他一掰、一卡,它就可以折叠起来!”

  猴猴听到这里惊叹道:“这个想法不错!谁想到的?”

  “主要还是碰碰,我和林林只是对一些细节做了调整!”

  “这前面两个棍儿是干什么用?”

  “他是个支架,一来可以减轻作战时手擎的重量;二来可以在发射时更加稳定!”

  “这又是谁想到的?”

  “林林!”

  “好!不错!他还在碰碰那里吗?”

  “应该还在!我看他好象也是去找碰碰商量改制武器的事情!”

  猴猴听完便准备去找对方,分手前对牛牛关照道:“我先给你透个风儿,组建队伍的事情要抓紧,估计部落这两天就要有所行动!如果你想在此前装备好这个武器,恐怕就要让队伍一起跟着制作才行!”牛牛听到这话赶紧点头,同猴猴分手后便开始在心里盘算起具体的事情。

  猴猴赶到碰碰那里时,林林刚刚和对方交代清楚,见了他来便准备跟着离开,但碰碰却一把拽住了猴猴说道:“猴猴,你等等,我和你说个事情!”

  “什么事?”

  碰碰看了林林一眼笑道:“最近大家都来找我改制武器,但这里的人手实在有些忙不过来,你看能不能把林林先借过来用用?”

  猴猴还没答话,林林就看着对方笑道:“碰碰,你行啊!看不出你这个老实人也会耍心眼儿了!你明知道猴猴不能同意,故意要用这个借口堵我的嘴是不?”碰碰听到这话臊得老脸通红!

  猴猴笑着拍了拍碰碰的肩,说道:“刚才我遇见牛牛已经告诉了他,改制武器可以还按照老办法,你就派几个人教那些人和监工,具体的任务量由他们自己去完成!”

  碰碰听到这话感激地说道:“我说的也不全是因为这个!你看雄雄在时,一直在支持我们扩编,而现在随着部落的不断壮大,这里的人手也是真不够用!”

  猴猴听到这话说道:“亚亚最近可能就要给你派几个人来,等稍后我再和他说看,设法让你多挑些人来!”

  “好,好!”碰碰听到这话连忙点头答应。

  猴猴捅了林林一下说道:“还发什么愣,走吧!”说着就率先出帐。

  林林随其刚刚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就急不可耐地问道:“你刚才说的那几个人可是米族的俘虏?”

  “是,为了这几个人可是费了牛劲!”

  “怎么?”

  “亚亚已经单独密审了他们,但是因为有两个人语焉不详,已经被他杀死!”

  “死的人叫什么名字?”

  “你这么急干什么?”

  “你不知道!有一个叫带带的俘虏知道制作炸雷的事情!”

  “带带?杀的人里面没有他!”

  “你肯定?”

  “肯定!”

  林林听到这话方才放下心来!而后问道:“你怎么去了这半天?”

  “还说了一些别的事情!”说着,他突然转移开话题道:“部落马上就要开拔,你抓紧选人,别耽误了正事儿!”

  林林听到这没头没尾的话闹了一愣!心想:猴猴怎么了?我何时耽误过正事儿!正想问对方时,忽然看到草草从一旁走了出来赶忙就要敬礼,但却被对方摇手止住,只听她笑道:“不用敬礼了,现在你也已经是大头领!”说着看了看猴猴,又说道:“这里冷风飕飕地,你们两个站着做什么?”

  猴猴笑道:“等你啊!”

  “瞎掰!你怎么知道我这就会来?”

  猴猴故意逗着她道:“当然是急着找我!”

  草草得意地说道:“错,我是来找林林!”说着俏皮地一笑,拽起尴尬地林林扭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大声地说道:“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林林不情愿地回头望向猴猴求援,这才发现对方已经转身走开,当下只好向草草苦着脸说道:“你这不是害我吗?猴猴一定生气了!”

  “甭管他,我高兴就行!”林林一听这话头都大了!

  草草这时生气地放开手,说道:“你自己走行不行?偏得让我拽你!”

  “不是……我……猴猴……”林林这时汗都已经冒了出来,嘴上更是变得语无伦次!

  草草看着他扑哧一笑,而后问道:“你到底是怕猴猴生气?还是怕周周看到?”

  林林听到对方提起周周,这才知道她已经知晓二人间的秘密!试探地说道:“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不好吗?”

  草草听完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罗嗦起来?实话告诉你!我刚才在亚亚那里已经见过猴猴,找你的事情他和周周都知道!走吧!”说着便率先朝自己的营帐方向走去。

  风武两兄弟四目相对坐在营帐之中,二人满脸的疑惑已经显示出他们正在密议着什么事情!

  风风又追问道:“她只说了这一句?”

  想来武武可能已经被兄长追问得很不耐烦,当下就语气很冲地答道:“对!就这一句!她和我说很想找个机会同你好好亲近一下!”

  风风没有理会弟弟的态度,仍旧在心中琢磨着眼前这个突然而至的变数!想过片刻之后,方才说道:“你我兄弟当初离开汉族,就是因为雄雄要留下这些洪族妇孺,这一点采采自己再清楚不过!按说双方昔日的仇怨虽然因为此刻同处汉族会得到一些消解,但她也绝没有必要想来亲近我才是!况且以她和亚亚之间不比寻常的关系,也没有理由要这样做,所以我看她执意如此必定别有用心!”

  武武听到哥哥的分析后,不由接口问道:“你看她有何用心?”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这件事情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同这个女人的一次碰面!”

  “怎么回事?”

  “当时柳柳同一帮女人往我们营中送军需,这个采采也是其中之一!柳柳因为以前的事情,所以每次看到我时都是非常恭敬,这一次也不例外,马上就主动过来同我打着招呼,当时这个采采也抛下手中活计跟了过来!你知道因为当日我们兄弟离开前,这个女人正闹得很欢,所以我对她的印象非常深刻,不过我当时以为对方是因加入汉族后捐弃了前嫌,所以也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此刻经你这一提起,细细回想起来此人当时的眼神确实仿佛暗藏着什么东西!而且她当时对我的态度和语气也很是亲热,只是我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如果将她以前的态度和现在又突然趁着夜深人静跟踪巡逻的你放在一起来说,这里面肯定是另有蹊跷!”

  武武看着哥哥就这样翻来覆去琢磨不定,便说道:“你说她会不会是亚亚故意设局派来试探我们的人?”

  “这倒不会!亚亚不是一个蠢人,如果他真想这样做,也绝不会派同自己亲近的女人来试探我,那样岂不是过于显山露水吗?”

  “说不定他会猜到你这般想,所以才利用这个办法刻意而为!”

  风风听到弟弟这话一愣,细想弟弟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当他细细思索一番亚亚目前的处境后,很快又推翻了这个判断!再想到自己眼下还是顺风顺水,实在没有必要来冒这个风险,便下定决心道:“不理她!把这个采采晾在那里静观其变!”作出这样的决定之后,心中马上因为卸去了包袱而轻松起来!

  武武看到兄长已经抛开这件事情,便转而问道:“你说亚亚为何突然恢复我的头领职位?”

  风风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他有那么好心?这不过是在提升别人时让我得到些心理平衡!”

  武武听到这话马上说道:“特战队现在的人数很少,我估计很快就会得到扩充!你看我是不是要从原来的旧部中招些人手进来,这样也便于重新来调教他们!”

  “不要!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任何可能会引起亚亚疑心的事情都不要做!”

  武武听完不满地说道:“那我们就只在这里干等?”

  “看事情不能只看到表面,你还要往深想才行!”

  “想什么?”

  “汉族部落虽然赶跑了米族,但是因为前期的作战已经让亚亚在族人中的威信降到了最低,你别看他现在好象是非常风光,我很清楚这种表面上的风光,会随着一场暴风雨的袭来消彻得干干净净!”

  武武奇怪地问道:“我怎么看不出来?”

  风风一笑,说道:“那是因为有一些事情你还不懂!”说着他看了满脸茫然的武武一眼,以指点江山的语气说道:“在亚亚心中很清楚一件事情,就是猴猴在族人心中的威望已经超过了自己,如果他无法压制住对方,那么首领一职很有可能就会被猴猴取代。在面临这种危险时,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就是有一个人能够帮他制衡!而响响和牛牛,包括草草在内都已经进入猴猴的阵营,所以唯一的人选就只剩下了我!”

  “可照你这样说来,这个亚亚不是在利用你吗?你为何还要甘心受其利用?!”

  “呵呵!以现今的形势,我只有利用他的这个想法才能突显我这个第一大头领的与众不同!也只有这样才能在扳倒了他之后,再凭借现在的职位接任首领!”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急什么!只有把亚亚捧得越高,才能把他摔得越重。当他高入云端之后,你还怕摔不死他!”

  “我应该怎么做?”

  风风感慨地说道:“雄雄早已经为我们指明了路径。”

  “什么?!”武武听到这话异常吃惊地问道。

  “强大的队伍最易从内部分裂!”

  “可这里的族人无不忠心耿耿,我们从哪里下手才好?”

  “哼!忠心耿耿?我首先就要改变这种赤胆忠心的颜色!”

  “你认为我们能做成这件事吗?”

  “如果雄雄在?肯定不能!但是眼下的情形却与从前大有不同,猴猴正不断地同亚亚对抗,这已经让其颇为头疼,更无法顾及到下面的族人。而他所弃,正是我所取,所以我们欲乱其族,必先乱其思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