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168 2006.11.10 15:00

    

  猴猴一听到亚亚要改变路线,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人真让雄雄猜对了,原来他真的已经存下了背弃本族的心思,所以在这紧要关头哪里还顾得装病,“噌!”地一下就站起身来向着亚亚所在的地方疾步走去。他的动作直把个惊得目瞪口呆的草草晾在原地,心里还不解地琢磨着猴猴怎么听到亚亚这样做后就能自己行动起来?这简直比什么草药都有效!

  此时此刻,猴猴心里想的就是尽管因为草草的原因使他同亚亚之间发生了一些龌龊,但两人毕竟是在战场上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自己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今天迈出这危险的一步,导致日后二人在沙场上只能生死相搏再没有兄弟可做,所以他一定要迫使亚亚打消这个念头!

  亚亚见猴猴一上来就当着众人厉声质问自己,本已焦灼无比的他此时并没有注意刚才还说话吃力的猴猴为何会突然底气如此充足?只于纷乱的心绪中越加烦躁起来!他见本族的队伍已经集合完毕,复复同那些心腹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望向这里,知道自己一旦同猴猴就此事争辩起来,将使包括那些已经要跟定悍悍的人都会对本族存下疑虑,而这又势必将会影响到收服风风的计划!现在如果自己当众说出采采和东东的事情,不要说在此非常时刻会扰乱军心,复复更会借此蛊惑部下离去;如果自己单独同猴猴道出真相,偏偏事先又没有获得波波的允许,这让他心下不禁两难起来!

  只在亚亚这一沉吟间,猴猴已经越说越加激动,到后来简直就是须发皆张、怒不可遏一般!

  亚亚看着已经动了肝火的猴猴,深知对方在族中威望并不逊于自己,如果他极力反对到底,自己能否将队伍带到东东那里都是一个问题!所以到了这时,在两厢权衡之下只得把牙关一咬,心想有什么后果就由自己承担好了!当下,再不听猴猴仍在喋喋不休的言语,只说道:“你跟我来!”就拉起对方手臂向着里面无人的地方走去。

  草草看着二人离去,怕他们一言不和再动起手来,便也要过去向猴猴说明真相。哪知就在这时,复复看到事情有变马上感到自己有了机会,趁机对风族众人说道:“兄弟们,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打仗,可不是听他们争吵。我们走!”说着特意朝着聚在悍悍身边的那些部属一招手,想借次机会带人一同离去。

  草草听到他这话正要张口反唇相讥,只听悍悍在一旁暴喝道:“不能走!”草草听到悍悍这一嗓子,马上想到悍悍说话可要比自己更有利,便先站在一旁静观其变没有出声。

  复复斜眼看着悍悍反问道:“为什么不能走?难道就让我们在这里听他们无休无止地争吵?那样的结果只有让我们同对方一道被敌人消灭在这里,我们应该回去同族长会合才对!你们说是不是?”随着他的话音落地,站在他身旁的几个心腹部下马上纷纷跟着起哄闹将起来。

  悍悍不由冷笑一声!说道:“族长?风风可配称得起族长?!他如果真是当得起这个一族之长就不会不顾你们的性命,指定你们在危险来临时留在那里,而自己却远远地跑开!”

  复复一听这话不急不燥地问道:“哦!那你倒说说看,谁配做这个族长?可别告诉我是你自己!”

  “当然不是我!是雄雄……”

  复复听到悍悍果如自己所料那样说出了这个名字,便不等他说下去就抢着说道:“你可知道让我们留下引诱敌军的人,就是你说的那个雄雄!”

  悍悍没有一丝犹豫就望向大家反问道:“你们有谁可曾亲耳听到雄雄下的这道命令?”

  “他是外人当然不能直接命令我们,是我们同主力分手前,武武亲口告诉给我!”

  “哈哈哈!”悍悍听完仰天大笑,直笑得复复心里有些发毛!而后看定对方接着问道:“武武对你说时有谁听见?他的话又怎可相信!他有没有对你说为什么留下的是眼前这些兄弟?”说完,他不等复复回答就转向众人大声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们真相,留下送死的人为什么是你们?因为风风趁着派通通外出时将对方置于难以生还的险地后,当日助他夺得族长的人就只剩下了我,所以他必要致我于死地,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离开风族的原因!而你们这些人就因多是曾随我一起南征北战的旧部,在我离开风族后,风风这个心胸狭窄的人又怎么能放心下你们,所以自然就借着眼前这个大好的机会一举锄去!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不妨想一想他又是怎样对待忠实于通通的那些部下,想一想新新等人的命运就会明白其中这个道理!”

  武武对复复说的那些话确实没有人听到,所以自然无人可以认定此事。不过,风风对新新等人的做法在族中已经悄悄传遍,这可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悍悍的这番话无疑一语切中要害,使他们心理的天平已经向着悍悍倾斜而去。

  悍悍又接着说道:“上次随我一起出征的兄弟们都知道是我起意要抢汉族战马的事情,如果被抢的部落首领换作是风风,以他的性情一定不会放过我!而雄雄擒住我后,在听得我的遭遇后不仅没有为难我,还给了我这个庇身之所。一面是心胸狭窄的风风;一面是胸怀大度的雄雄,你们说这两个族长跟谁好?”

  “雄雄,雄雄。”他的这些旧部们七嘴八舌地答道。

  “大点声,我听不到!”

  “雄雄!”这回众人异口同声地一起答道。

  复复同自己的心腹看到众人如此齐心地回答就知道大势已去,但如果让他就此离去却又心有不甘,所以便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思谋着对策,全然没有理会悍悍对自己的奚落。

  草草冷眼旁观见这里的形势已经控制在悍悍手里,便向手下一个头目悄悄打了个眼色,令其注意这里的动向,自己则快速向着猴亚二人那里走去。

  猴猴听到亚亚说是怀疑采采杀死了云云,并同敌军联手抢走了晶石的事情后根本就不相信!他心中想道:采采与你交好是族中无人不知的事情,现在这个女人出了事情你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对方身上,谁能保证你不是在有了叛族的想法后,同她暗地里联手一道来骗我们?况且有关晶石的事情在族中如此隐秘,知道的人极为有限,以采采的级别根本就不可能知晓会有这样一个东西,她又怎么能同敌人联手抢走?再者说,东东和西西都在你的队伍里,为什么出事的人都是你的部下,如果他们都和采采有关而你这个与采采最亲近的人反倒没有参与让谁能信!

  这时,草草跑了过来。她见二人还站在这里,便朝亚亚问道:“告诉他了吗?”

  亚亚很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虽然说出但还是无法取得猴猴的信服,而后看着草草说道:“你帮我劝劝他,我们再不赶去可能会来不及!”

  猴猴还没等草草开口已先急了!心想:草草为何现在也肯帮亚亚,难道说她也同亚亚勾结在一起?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推翻,这倒不是因为他对自己有自信,而是因为他太了解草草,知道对方背叛谁也不可能去背叛自己的姐姐!

  这时,在草草的示意下,亚亚已经先行离开,留下她和猴猴单独谈。

  猴猴看着她抢先说道:“如果你也想帮他劝我就不必开口,我不会同意改变路线的事情!”

  草草看着猴猴犯起了倔脾气,知道如果自己再逆着他说话只能把事情搞得更糟!便说道:“你如果认为我会在你们二人之间偏向亚亚,那你就错了!”说完见猴猴眼神为之一亮,又接着说道:“我眼前最关心的不是打败敌人,而是姐姐和雄雄的生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失去了她们两个,就算我们消灭了眼下的敌人又能怎样?日后还会出现新的敌人,可姐姐和雄雄还能活过来吗?”

  “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这样!眼前分明就是亚亚想拉走队伍而设下的骗局!”

  草草搞不懂猴猴为什么会这样想?但眼下她可不想同猴猴来辩论这件事情来浪费时间!她看着这个除去姐姐外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说道:“我们先不管他是不是一个骗局,我只问你在明知道姐姐同雄雄有危险时,你去不去救她们?”

  “如果他们真有危险当然要去救,可眼下……”

  “这就够了!如果你怕亚亚私自带兵出走?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说着,她就把心中的一个想法悄悄告诉给猴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