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922 2007.06.14 06:45

    

  武武抬头望了一眼天色,见日头只有一杆高的距离便要落下山去,而猴猴在明知猎得的野兽已经达到预期后,仍没有一点急于返回的意思,这不禁让武武十分不解,他不明白对方今次为何敢于公然违抗亚亚的命令?正当他想着是否应该过去问问时,猴猴已经下令生火准备烧烤肉食的事情。

  武武想了想便朝对方走了过去,当他来到猴猴身旁后,只听对方正吩咐一个猎人队的头目道:“先把这些兽头都剁下架到火上为我们充饥,然后把其四肢也都砍下用藤索扎牢以便携带。”那人应了一声赶忙照做。

  武武这时方才能够插上话去,开口说道:“猴猴,现在天色已晚,我们为何还不回返?这样下去是否还能如约返回驻地?”

  猴猴见今次武武行猎一直都很卖力,几乎同自己猎得的野兽相差无几,所以心中也是比较欢喜,当下便笑着说道:“你只要想一想,我们空手来时用了多久,就当知道天黑前必然无法回到驻地!”

  武武听到这话益发不解地问道:“既然是这样,那大头领为何还不急于上路?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在有意违背首领的命令吗?”

  猴猴看着他说道:“一个头领接到命令后首先应该领会其中的真正意图!亚亚让我们天黑前回去,不是因为众人没有今晚的吃食,而是想利用猎得的食物稳定人心!假如我们在天黑前回到营地,但是食物却被遗失,那么你说是违背了前一个命令的罪责大?还是因空手而归的罪责大呢?”

  武武听到这里皱着眉头说道:“我没有搞懂?我们在天黑前返回怎么可能遗失猎物呢?”

  猴猴微微一笑,说道:“你没有搞懂,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营地那里已经发生了问题!”

  武武听到这话益发奇怪地问道:“我们两人今天一直都在这里,我也并没有看到有人送来消息,你怎么就会知道驻地已经发生了问题?”

  猴猴不想跟他卖关子,便直言说道:“正因为没有族人前来,我才如此肯定部落那里已经出了问题!因为我在出发前已经告诉周周,如无意外让她在午后的日头落半时派出战枭为我侦察沿途可有敌人踪迹?可直到现在并无一人到来,那么她就等于是告诉我部落那里已经有了问题!”

  “这也有可能是敌人在半路上伏击?”

  猴猴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摇头道:“不会!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她会同时派出三组战枭从不同的方向前来,这样一旦敌人在半路设伏,我们便可以利用坐骑的速度绕道而走,让对方担任设伏的步兵无法用脚力追赶我们,所以现在一组战枭都没有看到,便可从中知晓的驻地那里出了问题!”

  武武仍然心有不甘地说道:“那有没有可能是部落已经突围出去?”

  “如果真是那样就更要有人前来报告,以便让我们能够顺利同主力会合!”武武到了这时方才信服地点了点头,心想:猴猴能够成为大头领果然名下不虚,只看他这番算计便知其已经预料到有可能会出现的麻烦而提早做了准备!

  猴猴看到武武脸上的神情便知道对方所思,心中不禁暗自想道:这武武的勇猛确是族中少有,只可惜对方却是风风的亲弟弟,自己在其手足情深之下也无法把他拉回到正道,否则以他的这身技艺可为部落出得多少大力!转而一想,现在姑且不论对方日后怎样?只说眼下自己也正是用人之际,如果他肯于舍身报效,那么在此番任务中遭遇敌兵时,自己无疑就增加了一条得力的臂膀,这样也可省下许多心计来防范对方!这般想着,便说道:“现在已知前路定会同敌人遭遇,你怎么想?”

  武武听到猴猴这样问,有心想答但想到临行时兄长的吩咐后便有意试探对方道:“今次我是作为你的下属出猎,一切自然听凭大头领吩咐。”

  猴猴听得对方的答话后便知武武暗含戒备之心,当下知道与其再说也无益处,便说道:“稍后如果我们与敌遭遇,除去食物之外所有一切都可舍弃。如若我被围困?你当力保这些肉食率队冲破阻碍返回营地,以免族中的兄弟们既要忍饥捱饿,又要阻挡敌人的攻击!”说完见武武点了头,便转身走开去吩咐其他头目各自做好返程前的准备。

  当众人用过晚餐后,天色已然擦黑。猴猴将队伍集合后,扭头看到猎手们已将捆扎停当的野兽肢体架到了空闲的马背上,便转过头来望着身前的战士们问道:“你们都吃饱了吗?”

  “吃饱了!”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猴猴听完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们都已经吃饱了,我们就准备上路。我们此番回去的路上定会同敌人有一场恶斗,此刻站在这里的一些兄弟就有可能再也无法回到驻地!告诉我,你们怕不怕?”

  “不怕!”六、七百人同声齐吼的声势也是震天动地!

  “我们这次出猎是为了什么?”

  “食物!”

  “如果我们返回部落前却丢失了它该当怎办?”

  “死!”

  “那么比我们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食物!”

  “对!你们要记住!如果我们丢失了肉食,不单是自己要死,就是部落中的那些兄弟最后也会饿死?如果自己丢了性命却能保住这些肉食,族中的兄弟就能为我们报仇!明白吗?”

  “明白!”

  “上马!”随着这声令下,所有的人都整齐划一地翻到马背上,猴猴把手向前一挥喝令道:“出发!”担任探哨的三组轻骑立刻驰马向前奔去。

  因为众人现在已经完成了出猎的任务,返回的路上便再也不像来时那般轻装上阵,所以猴猴的部署也因此发生了很大变动!除去担任哨骑的三组人外,其他特战对员都以小组为作战单位,每人手弛短弩散布在猎人队外围,他们同里圈之中始终保持着几矛的间距,而最中间则是驮负着猎物的马队。猴猴让武武担任前锋指挥,自己则亲自断后以策周全!

  为了保持马匹的体能以便在关键时刻可以将速度发挥到极至,所以猴猴着武武有意控制着前队的行进速度,并令猎人队中几个视力最佳者时刻留意着空中,这样一来既可以查知奉命飞来通知自己改变路线的同族,又可防止米族的空军对自己的马队采取突然袭击!

  这般走过一半的路程后,队伍便可隐隐望见来时经过的一条夹道处,靠后的两组哨马立刻勒停坐骑,只任由尖兵组向里赶去。

  片刻后武武的坐骑已经到了这里,他见手下停在此处便问道:“你们怎么不走了?”

  一人赶忙策马答道:“大头领来时已经着他们在里面做了记号,现在同伴要进去查看可有人动过那些东西?”

  武武听了感到十分好笑,当下便笑道:“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武武顺着这个话音回头看去,见猴猴已经从后面赶了上来,对方显然是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话,所以这才脱口答道。

  猴猴看着武武接着说道:“如果敌人准备对我们在半路设伏?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地点!在这条夹道两旁俱是不易战马奔行的斜坡,这样一旦对方事先埋伏在两侧后,我们就只有硬冲过去,如果敌人再将前方的主道堵死令马队无法调头,那么就会有很多弟兄枉死其中!”

  武武想了想如果真的发生这种状况亦是十分棘手,当下便问道:“如果里面真有敌人怎么办?”

  猴猴听到这话笑着说道:“还有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立刻调头赶路!”

  武武听到这个回答心有不甘地说道:“可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要多走好远,恐怕要赶一夜的路才能返回营中!”

  猴猴仍旧微笑道:“多赶路也比完不成任务要好!”

  武武正想继续劝止猴猴这个念头时,那一组哨骑已经徐徐策马转了出来,而后突然提速直奔主力而来,猴猴见状立刻吩咐下去:全面戒备!特战队员们闻令立刻托起手中的弩弓,双眼警惕地扫视着自己的前方、两耳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转眼间,三个人已经飞马来到近前,为首一人来到猴猴近前便说道:“不仅那里的石头增多,而且还有了一些先前没有的树干,对方显然已经做好了封路的准备!”

  猴猴闻听立刻吩咐道:“队伍调头,后队变前队,我们从右侧穿插走!”

  武武听了急忙说道:“你们可曾看到敌人?难道仅凭这些就可干扰头领决断?”说着见队伍中并无人肯于听从自己的话,所有的人都已经动作起来,心中真是好不气恼!

  猴猴本来用不着同他解说,但想到如果自己太扫其颜面也不利接下来的合作,所以趁着自己还没有起步前转过头来说道:“那些石头和树干总不会是自己跑到那里,所以一定是敌人暗中做了手脚!”说完,不等武武答话已经一骑飞驰直奔前队去了!

  尽管武武听到对方的解答在理,但心中仍是不忿这些手下眼中只有猴猴,于是转过头来对着那个回事的人训斥道:“既然你们猜知内中有敌人,为什么还不快些赶回报告?”

  那个队员听到头领这样问,只好如实答道:“大头领来时即已吩咐,越是有敌人越加不可快跑,只有这样才能在迷惑对方的同时让我们能够自保!”说着见身旁的同伴已经起步,立刻也策马向右急奔而去,令武武也不好继续追问只得提马赶了上去。

  武武一边向前赶路;一边在心中琢磨着猴猴这回的判断是否有误?如果这三个人一旦谎报军情岂不是太过延误?转而一想猴猴的这个办法也不高明,既然已经改道为什么不先压住点脚步,如此急于脱离此地,这几百匹战马齐奔岂不是等于主动报与敌人知道?这样想着不由撇了撇嘴,心说:猴猴也不过如此!

  武武这番想得确有道理,几千只马蹄奋力刨打在地上后,那种声势真是让人想隐瞒也瞒不住!当这种碎鼓点样的声音传入在此设伏的米军耳中后,他们的带队头领雷雷稍经辨听马上就变了颜色!

  雷雷心中暗想:汉人果然狡猾!我以为队伍躲在密林中就不会被其发现,这才没有杀死那三个汉人假冒对方去诱导他们进来,哪知道终究还是被对方识破!这时他也来不及细想汉人究竟是如何猜出内中设有埋伏?当即命令两下的队伍一齐转赴自己身后,以便可以借助抄取近路的优势把猴猴迎头截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