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612 2009.07.27 19:10

    尽管以以已经听到汉军发动攻击传来的轰击声,但自信早已掌控全局的他并没有立刻把身边这些负责拱卫中军的头领放归队伍。相反,谈性正浓地他似乎更有意用本身的这份从容淡定在这些“外”人面前来彰显自己与米米的不同!

  本已闻警起身地众将见以以摆手示意他们重新坐下,只得在狐疑之中复又安坐。以以见数道目光齐刷刷地向自己的脸上汇聚过来,笑看诸人问道:“怎么?你们听到炸雷的声音就坐不住了?”说完见众人呵呵讪笑,便点指他们说道:“你们说一个带兵打仗的头领,在行军作战当中什么时候最为重要?”

  “当然是决战沙场的时候!”一个陆军头领不及思索便已脱口答道。

  以以摇头否道:“不对!”

  “那是什么?”众人听到以以一口否决这个答案,立刻异口同声地追问起来。

  “决战沙场之时,两军肉搏攻击所拼只在实力与士气。然实力强者未必就得胜算,否则哪里还需攻伐杀戮,只要双方列阵对比岂不优劣早分,又何须刀兵相见来拼个你死我活才行!而士气之消长又取决于交手双方胜算多寡?是故无人得睹败军之兵仍能气势如虹,所以说决战沙场之时并非是头领的首要大事!”他说到这里故意卖关子似地停顿了一下,而后略略观察过众人的反应,方才自问自答地说道:“那么作为一个首领或是头领的首要又是何物呢?我说就是决战之前的运筹之算!要预见敌手变化之种种可能,既想好应对的善后之法,又要比对手更富智计才行。非如此不足以保全族众,非如此更不足以克敌制胜!”在座诸人听到以以刻意强调作为一个首领需要具备的素养,再从他的这番话中来品味米米刚刚遭受的败绩,多数人心中便已洞明以以的本意。他们在心中将米米同以以互相比较后,无人不承认后者显然更加出色,但只是碍于不知旁人所想,这才不敢放口而言,以免一旦自己先行向以以表白效忠,米米回归后定会令身归异党的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始终在观察着众人神色的以以这时已经心下了然,正当他想捅破这层窗户纸迫使这些将领也加入到自己心腹的阵营中来时,一个害怕惹火烧身地头领恰在这时站起身来,故意转移话题道:“以以!虽然我们早已为汉军设好陷阱,但为稳妥起见还是应该严阵以待才是!这会儿敌人已经开始在外围动手,如果我们这些做头领的人不能及时返回到队伍当中,我怕下属们因军心松懈而贻误战机,那样一来不免坏了你的大计不是?”那些心下两难的头领们听到这话正好趁机脱身,所以立刻纷纷起身附和。以以看到这种状况情知再无法继续下去,当下只好随水推舟点头应允。但只在众人反身涌出帐外的那一刻,他已经暗下决心务必剪除刚才坏了自己好事的那人!

  这些头领们刚刚离开,以以的一个随军参议便从帐外走了进来。善于察言观色地此人一见以以脸色不太好看,不由得把将要脱口说出的话复又咽了回去!

  以以尽管瞧也没用正眼瞧他,但仍有所察觉,当即毫不客气地斥责道:“有话就说!我最见不得你这个样子!”

  那人听到这话方咽了一下口水,而后低声回道:“我刚才奉命在外观察汉军攻击状况,感觉对方的这次攻击有些怪异。”

  “有什么怪异!”以以听完立刻看向他问道。

  “按说对方主动发起攻击,他们未免影响士气应该强行突破才是,但……但……”

  “你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怎么说话老是这么吞吞吐吐地!”

  “是。是!我发现汉军好似对我们的部署有所察觉,因为对方从攻击开始到现在也就推进了不到两箭地的距离便向两侧拓展,并且对方在轰炸的过程中似乎更注重对地面防御阵地的攻击,就好像有意要为陆军开道一样!”

  “哦?有这等事!”

  “对!”那人见自己的报告显然引起了以以的重视,首次不暇思索地应道。

  正当以以在心中分析着这个情报背后隐藏的用意时,忽然又从帐外闯进来一个哨兵报告道:“汉族陆军已经在北面向我军发起攻击!”

  以以听到这话双眉一挑道:“再探!”

  “是!”哨兵应了一声后立刻返身而去。

  先前的那个参议见以以很快就将眉头拧到了一起,心下略一沉吟后试探着说道:“从汉军眼下的行动来看,我想对方应该很快会有东西两面的陆军加入到地面进攻,而这三面外围正是我军反空薄弱所在。假如对手有意空地配合作战,我担心前方的防空队伍可能会无法有效还击!”

  “你说三面?为什么不是四面?!”

  “从刚刚结束的那场空战来看,汉族空军眼下还没有对我们发起四面空袭的实力,所以我认为对方集重兵于北面来突破我军防线,而后采用两翼拓展的手段为陆军开道已致极限。”

  “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们没有在南面动手吗?”

  “当然……”

  “我看未必!”以以不等他说下去便一口截断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

  “也许对方在和我们玩捕猎的那一套!他们通过三面围兜却有意网开一面,从而让我们主动钻进他早已设好的陷阱里!”

  “哦?确有这种可能!”

  “那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如果我们不采取一点办法,东北西三面的队伍恐怕很难抵御汉军的空中火力。而假如现在来调动其他防空部队进行反击,一来颇费时刻;二来又会因此暴露出我们先前的部署,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派空军迎战!”

  以以听到这话笑了笑,而后定定地看着对方问道:“那么以你之见,如何应战才好?”

  “当然是迅疾出手遏制对方的空中火力!”

  “如果那样才会真是中了对方的圈套!”

  “为什么?”

  “你想?这个雄雄既然已经知道我们的空军回归大营,对方在派出队伍空袭前能不想好应对的办法吗?所以我认为他们这般有恃无恐地全力进袭,必定会有对付我们空军的办法。而如果我们真的就如对手预想地那样来反应,立刻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险地!”

  “那么依你看如果我们不派出空军应战的话,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没有!”以以语气异常坚定地回道。

  “那你还……”以以不等对方问下去便摆手截断他道:“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派空军出战!”说完,他见对方一脸惶惑之色,随即解说道:“我们派出空军应战应该是在对方的预料之中,但假如我们派出的空军不是应战而是主动出击,一定会大大出乎对方的意料之外,这样就可使战场的主动权因此易手,从而改变敌我双方面临的形势!”

  “属下愚钝!”

  “我这么跟你说吧!就是我们要抓住对方的一个软肋另行开辟战场,这样通过迫使对手从主动进攻当中变为被动防御,我们便能重新抓住战场的主动权进而彻底消灭这支强敌!”

  “你的意思是?”

  以以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立刻将一个随从喊了进来,说道:“你马上让统统赶来见我!”

  “是!”那人匆匆应了一声立刻返跑出去。

  在等待统统到来的这段间隙,以以在脑海中,已经把一个简单地应对雏形逐渐演变成一个可行性地反攻计划,随后更将诸般所涉细节逐个敲定!他的想法是:利用汉军空军实力的不足,令本族空军从南面悄悄潜出大营,而后避开敌军的视线直扑对方总部重地。料来雄雄在惊闻此事后定会全力回援,届时自己便可趁势挥师反扑,凭借本族在陆军上远超对方的实力,相信即便是不能全歼对方陆军,一定也会让他元气大伤,今后再难同己匹敌!

  林林见自己所率空中战队进展顺利,心下十分惬意!接连得手的战况不仅使他有些蔑视眼前的对手,更使他对雄雄给自己下达的限令造成不能迅速解决战斗而倍感惋惜!正是在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下,想扩大战果地虚荣便开始在他内心悄然膨胀起来,为了迅速完成歼灭敌营外围的任务,他不仅把在两翼前沿的观察哨充实到前锋中,更把自己身边的护卫都派了出去来弥补兵力的不足。与此同时,他更喝令前军主力同时从三面加速开始向敌营纵深推进。

  以以安排完空军任务后不久,便得到汉族空军开始突向大营纵深的报告。以以闻听此言撇了撇嘴,心想:我还以为雄雄是个多厉害的角色,原来不过也是个虎头蛇尾的家伙!看来自己没有调动防空队伍是做对了,否则一旦暴露出先前的意图不免前功尽弃!他正这般想着,又有人进来回报道:“空军已经顺利从南营潜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汉军注意到我们空军准备偷袭对方总部的举动!”

  “好!”以以一边回应着;一边得意地点了点头。尽管眼前这个以以不会知道十余万年后围魏救赵的典故,但凭良心来讲,他所采用的这个计策使两者几乎有异曲同工之妙!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独出心裁,使以以在此刻不由得于脑海中幻化出雄雄得知其总部被袭时的惊慌与恼怒,所以他的脸上马上就浮现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地奸笑!

  为了达成以以预期的战果,米族空军领受任务后便借助地利之便迅速转移到南门,并趁着夜色的掩护随即倾巢而出。看到自己果然没有受到汉军的攻击后,这些人暗暗佩服以以的神机妙算,无不认为这对此次偷袭来说是搏了一个好兆头!

  负责这次攻击作战的统统感到十分好笑,就因为自己是以以的心腹,所以米米前次作战才不肯带他同去。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跟米米走的那些空军头领到头来却都弄个灰头土脸,从而让眼下执掌全军的以以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点名由他挂帅,这回自己可要给以以争脸,打一场漂亮场给那些人看一看!这样既可让整个空军一雪前耻,又可由此奠定自己在空军中的地位,到时候看哪一个还敢不服!

  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充作僚机的装装已经飞到他的身边。装装说道:“统统!前方地面那片黑影便是当初汉族总部的驻扎地,由此伸向西南便是对方先前的退路!”

  “好。知道了!”统统说完随即把手一摆,命令队伍进入低空搜索目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