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一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030 2006.11.02 13:25

    

  采采看到亚亚已经率领部落主力进入伏击地点,可还没有听到米米对风族动手的消息,细细思索之下已经隐然猜出米族是要坐山观虎斗,这让她除去恼恨之外更害怕自己的计划再次落空!

  自那晚她同米米谈妥后,采采因为及时返回了营地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就连同她有约在身的西西听到对方久候未果才离去的借口后,都暗怪自己错失了机会才没有上手,为向其献媚更将所知一切毫无保留,但因他同东东心不再焉地与会,并没有留意别人的任务,才使采采没有从中得到更为全面的消息。不过对于眼下的她来说,能够知道雄雄将于日落前返回部落并由东东负责接应就已足够!

  采采知道如果自己要对雄雄下手,只有在对方能够同接应的队伍见面前才有机会,而这一切还必须是在部落失去晶石后,否则即便成功,谁会保证自己的一举一动不会在晶石中暴露,使自己的最终的夺权好梦成空!

  她在心底推算了一下自己从这里跑到可以碰到雄雄的那处,最快也需要小半天的时间才够,那么最迟就要在中午时付诸行动。可米族到现在还迟迟未见发动,这让她不禁摸着怀里的那个东西暗自担忧!

  时近中午,米米听到报告彻底失去了汉族踪迹,看着历历异常不满地问道:“为什么会这样?那么多大活人怎么可能就来无影去无踪!你立刻多派几队巨枭出去再次侦察,尤其多注意有树林遮挡视线等处!”

  历历听了这话心里也觉得窝囊,马上出去加派人手后又返身走了进来。他看着米米紧绷着脸一言不发,知道首领是怕就此失去晶石不能得手,便陪着小心说道:“我已经命令他们加大探察范围,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只要那个采采能够及时发出暗好,我们立刻就能调集队伍发动。”

  米米听到这话脸上的神色略略缓和了一些,想了想问道:“你说这个女人会不会因为恼恨我们没有向风族发动而有意不发暗号?”

  历历答道:“这个女人的想法不同常人,不好说!”

  米米说道:“现在因为我们的首要目标改变,两下里的计划已经出现了一些脱节。我们最需要的是得到那块晶石,而她则是要趁机锄掉雄雄。眼前如果没有她的配合,我们还真不好办!”

  “你想怎么做?”

  “如果派出的侦查队伍还不能取得敌人的行踪,我们就只好仍按原来的计划去发动!”

  “可这样一来我们还是无法利用*两族斗得两败俱伤时下手!”

  “你看他们还能打吗?我们恐怕已经上雄雄的当,他这次调动队伍可能根本就不是为了攻打风族,而是把目标对准了我们!”

  “如果真是这样,你说他们到空军营地搞那么一下是什么意图?这岂不是在提醒我们!”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营地四周一定要加强戒备,特别是要保护好巨枭的安全才行!”

  正当悍悍独自坐在一个角落里,想着自己此来为什么没有引起汉族的重视时,亚亚坐到了他的对面,说道:“我因为一直忙着指挥队伍行军,也没有抽出时间和你说话,趁现在还没有开站,你再说说自己是怎么遇见的雄雄?”

  悍悍听见他再次问自己这个问题也没有太往心理去,依旧如实地简答道:“因为风风所为已经显示出对我起了杀心,我只好离开那里。我在下山之后经过一片树林时,被从里面突然现身的一人擒住,他在知道了我要离开风族后就要把我带回去,后来见我宁死不从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并让我到汉族栖身,并且告诉了我在那里可以等到你们。”

  “你当时见到的是几个人?”

  “先是那个自称是你们族长的雄雄,后来在要分手时又从树林中走出一个大肚子女人。”

  亚亚接着又追问了几个细节,听到他与上次说的一样,再装作不经意地向其手臂上看去,见对方右手腕间已经变成青淤一片,深知雄雄手中的力量的他更断定这是首领擒获对方时留下的痕迹。想到以雄雄的性格如果不是主动说出,谁人也休想对其逼问结果,所以心中已经确认对方所说不假,当下解说道:“因为两军即将开战,所以我不得不防出现意外。希望你别在意!”

  悍悍听了这话再见其神色中肯,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这个大头领的一些信任,便答道:“没事!”

  亚亚接着说道:“你刚来对部落还不太熟悉,再者我也不知道首领会作出何种安排,所以这次作战暂时就先不让你上阵了,你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下,行军时就仍随着那队人一起行动,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同我说!”

  悍悍没想到汉族的大头领说话会如此客气,心下不由暗生好感,马上说道:“好,就照你说的办。”亚亚听到他已经答应便起身告辞,又向着不远出的猴猴那里走去。

  因为雄雄临行前的特意叮嘱,亚亚为保证猴猴的安全便指定以草草为首带领一队精兵专职护卫他随主力一起行动。队伍一路所走都是一些崎岖小道,这使得猴猴既不能在帐篷中安歇,又不能利用木车遮掩自己的行藏,所以只得借口伤势渐好来打消旁人的疑虑。

  此刻,猴猴用眼中的余光看到亚亚又奔自己走来便阖上双目假寐,不过心中却是心潮起伏,想到自己肩负的任务感觉有些愧对这位兄弟!

  草草从猴猴的神态突然变化上就知道是亚亚向这里走来,回头一望果真如此,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不知是否由于亚亚近来对猴猴关怀的原因?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冷遇此人,相反还露出一丝笑容,这让不明所以的亚亚很有些受宠若惊!

  亚亚不自然地对草草笑了笑,指着猴猴对她悄声问道:“好些了吗?”草草微微点了点头,心下也奇怪为什么外面看不到伤的猴猴却病得这样重?到现在还不能自己行动!

  亚亚坐在了猴猴的身边,看了一眼对面的草草又低下头问道:“我让人去取些木盾在这里准备着,他们拿来了没有?”

  草草答道:“已经拿来了。对了,我还想问一问你它做什么用?”

  “对方到这里主要是轰击经过崖上的风族,在我们遭遇我们的反击后也会向下面展开攻击,我怕猴猴再牵累,想用它来为其遮挡一下以免崩伤。”

  躺在地上的猴猴听他这样照顾自己不由得老脸一红,再无法装做假睡便缓缓睁开眼睛装做底气不足地样子问道:“雨雨那里有消息了吗?”

  亚亚见他醒了就关心族中的事情,真有些后悔自己同他说了有关部署,让他还跟着操心这些杂事,便说道:“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猴猴听到这宽慰的话才似乎有些放下心来,又接着问道:“这里都准备就绪了吗?”

  亚亚点了点头笑道:“我现在就怕敌人不来!”

  在亚亚说着这话时,采采心中也有着这种担心,二人所不同只是用意正好相反而已!她坐在一个角落,因看到云云就在自己不远处没敢轻举妄动,眼睛不时地追踪一下日头照在崖上投到峭壁半腰上渐渐东移的影子,心中因时间的不断流逝暗暗发急!就在她暗中将米米骂上千回万遍的时候,在风族原来的驻地那里突然传来轰炸的声音。始终没有察知汉族行踪的米族终于向复复那里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只见在那处平缓些的地势上,密集的投射立刻使扎在地上的营帐在火光中不断被抛起,脚下的大地在震颤中让人就像踩在棉花堆上一般东倒西歪奔跑无力,一道道刺目的眩光让这些首次遭遇这种攻击的风族人魂飞魄散,全然忘记了头领事前吩咐的那些紧要切记!

  复复看到眼前的景象也已经被惊呆了,想到如果族中主力没有撤离这里,那么大多数族人一定随着现在已空的营帐一起化为灰烬!但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令他马上记起身上肩负的任务,立刻大声喝令道:跟我来!说完就身先士卒地向着那条后退的通道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