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013 2006.10.22 14:16

    

  雄雄看着坚坚突然扑向自己,不仅没有丝毫惊慌之色,反而在嘴角上露出一丝狡黠地笑容。在这一刻,他知道这次反空作战即将随着敌军头领的这个行动而终结!

  坚坚将手放在控制炸雷投射的结扣上,紧盯着下面的那辆指挥车在自己视野里迅速变大,单等飞骑进入最佳攻击角度时以便轰炸。

  就在他看到目标即将进入最佳射角而准备投弹前的一刻,只见那辆车忽然前奔出十余杆矛枪的位置,但就是这个小小的移动导致坚坚和部下的靶标马上变成了一片空地,迫使他不得不重新拉起乘骑准备再次调整射角,就在他身后属下刚刚随他采取一致行动的时候,突然在他们上前方和左右两侧布下了最为猛烈的火力网!

  尽管坚坚的乘骑灵活无比,但到了这时仍是回天乏力欲躲无从,使它尚未穿过箭幕就一头向下栽去。

  在这个临时组成的攻击小组中唯有最后一骑见势不好,及时调转方向堪堪避开。这人望了一眼已经身中数箭的坚坚一动不动,想到即使他现在还活着由如此高度摔下也再难活命,只得飞向步步那里报信去了。

  正打得起劲的响响看到敌人突然撤离,而先前被雄雄调走的那个小队长则兴高采烈地跑了回来,赶忙朝他问道:“敌人怎么跑了?”

  能能笑着答道:“敌军现在不仅损失了许多飞禽,还被我们在伏击中干掉了头领,你说他们能不跑吗?”

  响响听了这话急忙追问,这才知道原来是雄雄刻意用自己做诱饵引敌上钩。响响听完能能的讲述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暗想这个雄雄胆子太大!如果行动不成功,一旦为对方所乘后果太过可怕!又想到如果他只留指挥车在那里岂不是也可起到这个效果?但转念一想便知雄雄还要观察敌情,而晶石又不宜暴露在族人视线中,便点了点头没有做声。但他可不知自己想得并不全对,雄雄更有一层深意隐含其中,这就是有意将自己的安危交到这队战士手上,既表示对他们的信任,更能从中起到激励作用!他这种冒险的作法也就是仗着波波不在自己身边才可实施,否则休想付诸行动!

  雄雄一连发布五道命令后,云云第一个奉命赶到。

  雄雄不等她开口就急切地问道:“猴猴怎么样?”

  “他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估计只是被震晕了。现在刚刚醒来,我已经派人在照顾他。”

  雄雄听了这话才放下那颗久悬的心,看着云云说道:“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亲自去看护猴猴,如果他有什么事情马上向我报告。还有!严密封锁猴猴已经醒来的消息,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去见他!” 尽管云云听这道命令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想想雄雄总不会错,所以还是一声遵令照办去了。

  稍后,响响刚走进来就对雄雄责怪道:“你也太大胆了!多亏攻向这里的敌人少,如果再多些就一个小队怎么应付得了!”

  雄雄呵呵一笑,说道:“我没有亲自上战场,如果说冒险哪里比得上你们!”

  “可你是一族之长,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部落岂不是要乱套!”

  雄雄听到这话点了点头,看着对方说道:“假设就因我不在而导致部落混乱,说明我这个族长做得也不好!”响响听完不由一愣!再看雄雄接着就让自己坐到身旁,便知道他有话要说,而这很有可能就关系到才说的这件事情!

  牛牛见这里的战事结束刚想离开,忽见亚亚独自向这里跑来,口中还喊道:“等一下!”站在牛牛身边的随护马上将枪指向了亚亚,牛牛见对方赤手独来没有恶意,便摆了下手止住手下,自己也迎上前去。

  二人自我介绍后,亚亚说道:“我们的首领命我前来转告,他想同你谈些重要的事情!”

  牛牛听完马上想道:雄雄派这个刚刚斩杀了对方俘虏的大头领前来找自己,明摆着这是先礼后兵!如果自己不给他这个面子,那么后果必将是自己难以承受之重!再一个自己如果不去就先让这些属下看不起,便想都没想一口答应,而后带着这支小队在亚亚的引领下直奔指挥车所在走去。

  波波站在高处看到各队只是重新变换阵地隐蔽,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心里不由颇为奇怪!

  以常理来讲,强敌失手后很快就会组织更大规模地反扑。现在敌强我弱,雄雄应该及早撤出战场才对,可他为什么现在不走?这般想着时,正好看到雨雨带人押着几个尚能行走的俘虏经过,最奇怪的是还有两个人抬着一具尸体,便把他喊了过来问道:“死尸还用送过去吗?”

  雨雨赶紧解说道:“听说这人是对方的一个头领。”

  “雄雄怎么会让你们骑兵队做这些事情?”

  雨雨听了这话老脸一红,将战马已经被武武抢去的事情同她说了一遍,而后见波波再没有说话便仍带人向前走去。

  波波没有想到事情还是出了岔头儿!现在武武竟敢公然抢夺汉族战马,不问可知雄雄怎会善罢甘休!看来他没有马上命令队伍离开,很有可能会同这件事情有关,可在大敌当前时先去追究这个事情是否明智?想到这里她感觉自己有责任去劝说雄雄,便抛开两人之间的龌龊向着指挥车走去。

  当波波快走到指挥车近前时,一个专属队战士立刻迎上前来,礼毕道:“波波,你找雄雄?”

  “是。”波波没有停步仍向里走,但是对方马上横跨一步又将身子拦在她面前。波波看着他皱了皱眉,轻声道:“让开。”

  这人十分为难地看着这位昔日上司,说道:“波波,对不起!雄雄正在和一个素食部落的族长说话,严令任何人不得打扰,我也是万不得已!”

  如果换做别人有波波在族中的地位,听到这话必会恼怒异常!可波波曾作为这支队伍的统领深知对方是职责所在,所以并不想难为这人!想了一下后说道:“好吧!我在外面等他。”说着就在一旁坐了下来。又过了许久之后,她方才看到雄雄陪着一个人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亚亚。

  波波不由想道:在晶石一事上,雄雄对内多加防范,而对外人却是很开放,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

  这时,雄雄也看见了坐在一旁的波波,便先转过头去对亚亚吩咐道:“你送牛牛回去。”而后同牛牛告别后才向波波问道:“有事吗?”

  波波听了这话就明显感觉到雄雄同自己已经非常疏远,因为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问!便说道:“是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说,我们到车里谈。”

  雄雄沉吟片刻,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后才说道:“我正准备出去,你跟我来吧,我们在路上说。”雄雄一边说着就向前走去,波波忙跟在他后面。

  雄雄见波波只是默默地走着没有说话,便问道:“你不是有事吗?怎么不说了!”

  “我听说武武抢了部落的战马,你准备怎么办?”

  雄雄听到波波果然是问这件事情!便头也不回地反问道:“你说我会怎么办?”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武武不对!但现在我们刚刚同那支空军作战,而且还很有可能面临着对方接踵而来的报复,部落现在真的不宜再多树敌人!”

  雄雄听到这里站住身子盯着她,过了一会才问道:“我说过要打他们吗?”

  “你能这样就算了吗?”

  雄雄哑然而笑,说道:“算了?抢了我汉族的东西能这样就算了?简直是笑话!”

  “那你要怎样?”

  “当然是让风风给我吐出来!”

  “你认为风风能把马群还给你?”

  雄雄看了她一眼,不容置疑地答道:“只要我想,他就只能给我吐出来!”

  波波望着越来越陌生的雄雄,心知他已经有了定计只是不想对自己明说!想到对方以前有话从不对自己隐瞒,而现在两人似乎已经越走越远,一抹淡淡地哀伤不禁在心间漫漫向四周扩散,身心皆为之一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