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605 2006.05.23 10:54

    

  波波得知敌人不仅补充到食物,还打了一个大胜仗!便开始耽心起亚亚等人的安危和洞中族人的处境,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这又是玄玄和她打的心理战!

  原来,玄玄在首次派出的队伍被亚亚全歼后,他便从中勘破了波波所用之计,就是要通过切断自己的食物来源困住并蚕食自己的队伍。所以他第二天就将下山的队伍按先后顺序分成了三队:走在最前一队的负责诱敌;紧随其后的第二队负责接应;第三队则开赴另一个方向行猎。

  当亚亚得到消息率人赶去,还没等敌人到来,就又接到第二份线报,在没有完成重新部署时,就再次接到了第三份线报。亚亚在权衡之下,只好率人绕道赶去,将敌人最后下山的那支队伍剿灭了大半。可这样一来,却无法阻止前两支队伍把充足的食物运回山上。

  玄玄在得知对方放大抓小,奇准无比地袭击了自己的第三梯队后,心惊之下马上猜出自己的周围伏有敌人眼线,便悄悄派人四处侦察,但是却没有任何发现!等到今天他第三次派人下山时,就在两支的队伍后面都增派了负责接应的援兵。同时,为了不让洞中雄族众人看出自己留守在山上人数的变化,他又加紧实施惊扰作战的频率。这种安排使得亚亚所率队伍因和敌人实力悬殊,根本无法歼灭敌人,虽然击溃了一部,但是却没能有效切断玄玄的“粮道”。于是,玄玄利用部落补充到的食物,命令族人在雄族洞外刻意招摇,并宣称刚打了一个大胜仗,想给对方造成一种已经外无援兵的压力,借此打击他们坚守下去的信心!

  失手后的亚亚在回去的路上,心里就盘算着敌人如此分派兵力,留守在山上的实力必然下降,暗想假如下一次玄玄还是这样做,自己是否可以主攻山上?但是必须先弄清敌人留守队伍的真实情况,否则一旦中了埋伏,自己就将无法交代!就在他这样想着时,队伍回到了山洞。

  众女人见到亚亚,立刻围前围后、嘘寒问暖;小小妈感念他为孩子报了仇,更是殷勤备至,这与面对山山时的横眉冷目简直判若两人!

  这几天来,因为亚亚见山山心情始终没有平复下来,便怕带他出征后,对方还这样拗着性子不遵命令,自己届时就只得按族规惩办。他实在不想让这兄弟二人都命丧己手,所以在左思右想之下,便把他留在洞中看守这些女人。同时,他怕山山把弟弟的死迁怒这些女人,就把山山的队伍都带在了身边,只给他留下自己原来的齐族旧部,到时候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好节制一下。可没有想到山山见他如此,更误会了他的用意所在,在心里和他暗暗较上了劲儿,任你说什么,他就是不发一言,这使得亚亚多次要和对方敞开心扉化解矛盾的想法都落了空!

  这时,亚亚见山山看到自己回来,马上就又把脸扭到了一旁,已经非常窝火的心理更是火上浇油!马上就打消了再和山山好好谈谈、商量一下行动计划的念头。

  就在这两个头领闷头心生暗气的时候,突然听见洞口传来熟悉的笑声。大家猛一抬头,发现竟然是猴猴和草草赶到了这里!山山因与本是同族的猴猴交情深厚,这时见到他回来,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二人马上就相携一处;那一旁,草草也回到了亚亚的怀抱。

  众人待他们都分开后,这才细问起分手后的经过。到了这时猴猴哪里还能插得上话,只听草草绘声绘色地细细道来,讲到奇、险之处,更是让大家听得目瞪口呆!

  猴猴因已从晶石里已经获知亚亚处死水水,所以才先急匆匆地赶向这里,又要绕道躲避半道上的洪族,所以迟了许久才赶过来。这时,他见山山言下的神情,便知还是为了水水的事情,只得先在一旁低声开导着他,待等草草讲完,才急忙向亚亚追问起战况的进展。

  山山一听猴猴问起了正事,马上就想站起身来走开,但却被猴猴一把又拽得坐在原地。山山见他执意如此,也不好硬驳他的情面,只好坐下,但还是打定主意不开一言。

  猴猴听到亚亚想转为主攻山上,却苦于不知道玄玄会让多少兵力留守,暗自叹息如果把那块宝贝石头带回来哪里还用这样麻烦!他有心让亚亚派人和自己去取,但又怕这一来一去耽误了时间,况且现在山山和亚亚这个样子,如果自己再走远,恐怕二人又无法合力攻敌;若让草草带人去,他又放心不下她们能否躲过洪族的敌人!思来想去,最后说道:“还是我亲自去打探一下敌人的部署,然后我们再适机而动!”

  亚亚知道若论侦察敌情,没有人比猴猴更为出色!便把暗哨分布位置逐一告诉给他,以利相互传递消息。在大家商谈具体细节时,才猛然发现猴猴因为离开部落的时间早,此刻还不知道波波发明有关数的概念!

  猴猴得知此事后眼珠一转,点名就要山山亲自来教。他嬉皮笑脸、软磨硬泡,闹得山山无法只好答应,但是这样一来,也使得山山的心境再不似前几天那样灰暗,有时被猴猴逗得也露出了笑脸!因玄族刚刚补充过食物,不会着急下山,所以给了猴猴一些学习的时间。

  山山当下开始利用草结记数对他和众女人解说其中窍要,晓是猴猴自持头脑灵活,也足足用了两天一宿,才把记数诀窍折腾明白,但这已经比其他众人初学时快上许多!

  当天下半夜,猴猴睡足了觉,起身告别守在一旁的草草,只身带着武器和肉食悄悄上路。

  草草看着他一走,心里就感觉非常发空!想当初自己和猴猴独处时就思念亚亚,可现在亚亚就在身旁,而猴猴又要离开自己!随着猴猴这一走,似乎对方的身上就栓着一根细藤,却将另一头系在了她的心上,这使草草不禁牵挂起来,几分愁绪九转回肠,不由暗恨起了这该死的征战!

  一只大手扶上她的肩膀,待回头见是亚亚。看他用手指了指洞外,草草便无声地跟着他,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山洞。

  晴空寒月守星旁,辉光匀洒遍山岗。秋夜如水风似锉,身骤冷暖体乍凉!亚亚双手环紧草草有些战抖的身子,贴在她耳边低语道:“想当初,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月光下赶往部落!”草草点了点头,记忆又把她带回到二人独处的那段幸福时光!

  亚亚看她不说话,问道:“你在耽心猴猴?”

  草草轻轻说道:“就像看不见你时,那种牵挂一样!”

  亚亚听完笑了起来,说道:“这么说你也很想我了?”

  “是。”

  亚亚看着她笑谑道:“哪想我?想我哪儿?”

  草草听他笑话自己,抬起手来从两侧轻轻捏起亚亚的脸颊,笑道:“想你是不是还是这张大脸?有没有变得好看!”她望着这熟悉的面容,想起分别后的相思之苦,猛然忘情地将舌尖往亚亚唇间探去。

  亚亚与自己心爱的人儿相拥在一起,沉醉在迷人的风情中,但是因族规所限,他只能自我克制着澎湃的激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