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4175 2008.07.15 19:21

    前前面对才才抛出的选择沉思良久,只在对方表现万分不满之后,方撩起眼来看向对方问道:“你又想不想冲进这个山谷?”

  才才见他耗时这久却问出如此白痴的问题,当即便恨恨地说道:“我不想还问你做什么!”

  “好!既然你也想,我们可以联手向内发起冲锋。不过有一个前提就是为避免谁在暗中保存实力,你我各调一半队伍改由对方驱使。假如这些人临阵退却?那么押阵的队伍便可斩杀他们!如何?”

  才才没料到对方会作出这样的提议,但他想到如果二人仍像前番那样顾虑良多,那么到头来不仅无法得到猎场,还会令本族的实力白白受到损伤,所以当即便答道:“好!就照你说的做!”随着两人击掌盟誓,立刻便去分派各自的队伍准备发起新的冲锋!

  雷厉风行地调动似乎真的显示出他们拿下敌军的决心已经势不可挡,但这种浮于表面的东西却最易欺骗我们的眼睛!

  因为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部落间的决战往往要改写很多人的命运。当血的教训一次次让人进行反思的时候,一双无形的大手早已悄然改变人类最初地率真!所以当一个部落的首领意识到狡诈用在征战中的优势时,他们为了部族的存亡,便会毫不犹豫地把它运用其中。才才同前前也正是如此,不过因为二人性格上的差异,他们所采用的办法却是截然相反,这与我们后世所知的田忌赛马倒是异曲同工!

  为什么这么说嘞?因为才才调动的冲锋队都是久经沙场的上等兵,他的想法就是利用前族分散敌军火力的同时,使己方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崖顶,然后一切仍按出发前的秘密部署进行;前前想的却是宁肯舍弃一支弱旅来保存自己最后的实力,这样当非族把劲力都倾泄在首当其冲地才军身上时,自己则可利用敌军武器接续不上之时发起最后地猛攻,接着便可转过身来对实力骤减地才族实施致命一击,从而将这里的局势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最后再根据山谷中的形势,决定是否用同样的对策抗击经过一场恶战的放族之兵!

  当这二人都这种怀着不可告人之目的,驱使着盟军向上发起猛攻的时候,身在西侧的震震却险些丧命!

  我们前文说过,这个放放非常工于心计。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他对周遭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留意。这样当他准备从洞道中钻出来的时候,先是下意识地向外望了一眼,但却没有发现一个下属的人影,想到平时那些惯于围拢在自己身边以示忠诚地心腹,他心中先就毫没来头地一紧!

  这样等到他钻了出来的时候,因为暗含戒备的原因已使其身体都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而更要命的事情则是震震目睹过特战队捕敌过程后,以为放族的头领们都不过如此,其首领又能好到哪去?所以他在轻敌之中不免有些托大,不仅否决了特战队协助自己完成的提议,更不肯从背后下手以免让对方归顺后先小觑了自己,这使得他并没有转到峭壁那侧遮掩身形,而是就站在了石板之后准备从正面制服放放,所以他就没有去想,高手过招任何一个小小地疏漏都会将自己置于死地!

  这样当震震看到对方现身猛然扑上的时候,早有戒备地放放骤感危险逼近后,突然将弓着的身体抢先向前一扎。你可别小看这个动作!因为它不仅完全出乎震震的意料之外,还一举化解了敌手对自己上盘的攻击,更要命的则在于其中还隐伏着放放的绝杀之技!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震震看到对方上下颠倒使自己扑空后,只在他惊愣地一刹那,放放已经借助双手撑地的瞬间,将倒竖的双腿如剪刀一样夹住对手头颈,致使震震立刻命悬一线之中!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即,只听“扑!”地一声响,幸亏一把短匕及时扎入放放的心脏,才使他必杀绝技因此落空!

  死里逃生的震震抬头看去,见救自己的人正是此前有过合作提议的亮亮,当下冲他微微点头以示嘉许,再看对方身后的战士已经及时补位将下一个敌手擒获,他便将瘫软的放放尸体扯到一旁,以免影响到队伍接下来的行动!不过此刻的他丝毫不知雄雄已经目睹这一切,对方只是碍于刺刺在旁才没有表露,但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要在私下给他一个警告,以免对方将来独自把守山谷时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有了这个意外后,特战队员们都打醒了精神再不敢出现任何差错,使得接下来的捕俘接续到有序之中!当潜伏在谷外的攻攻看到留在外面的放军只有百余人后,立刻传令:“动手!”早已悄悄掩近到对方外围的攻族战士,趁着对方留守老弱正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山洞入口时,齐将吹管中的毒箭对准猎物分批发射,立令那些猝不及防地对手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便栽倒一地!

  正当剩下的十余人在不明所以中惊慌四望的时候,突见从三面站起黑鸦鸦一片五短身材的敌军令他们大吃一惊!紧挨着洞口的放族人“妈呀!”一声喊,扭头就钻向土洞准备逃生,但是他快对手更快!只在这人刚刚探进半个身位时,一杆短矛便已从后面掷入他的胸腔!

  正朝这里奔来的攻攻猛然听到这一声叫,因怕惊动内中的敌人才没有喝骂那个出手迟钝的下属,他急忙打出手势命令尖兵窥探内中动静,直等对方摇头表示无碍后,方才暗暗地觑了一口气、恨恨地朝向先前那个下属虚点了几指以示警告后,率先迈步进入洞中!

  放放穷数月之功掘开的这条土洞足有半里之长,但因他当初为赶进度,所以洞中举顶也就只有半人多高,致使他的队伍大多都要弯腰才能通行,而到了攻族的队伍进入内中的时候,因为他们身材矮小的缘故,所以即便是掂着脚尖儿都不怕把碰头,加上他们的武器也都是相对短小,所以攻攻亲率的前锋队并不怕同敌军在洞中交手,只是未免破坏自己坐享其成的计划,所以才刻意避免被对方发现行踪!

  当攻族队伍都已信心满满地进入洞中准备享用即将到嘴的大餐时,富富转向身旁的助助笑道:“看来我是没有征战的机会了,只得让你这位骑兵头领代劳!”

  助助最看不得对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当下说道:“那我们两个换一换?”

  富富哪肯在助助面前示弱?当即说道:“好啊,换就换!”他口里说着,看向对方的眼中更是充满了挑衅地味道!

  助助知道雄雄的军令如山,一旦自己擅自更改便会大祸临头,所以尽管他十分看不惯富富那种嚣张的样子,但也只能翻身上马、头也未回地率队离开!

  富富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用鼻子“哼!”了一声,那不屑地笑容流露出的含义再明白不过,而后他马上指示属下将准备好的一切放入到土洞当中。

  工夫不大,在汉兵们的忙碌下,浓烈且无比辛辣地生烟充满在洞道入口。富富看到这个场面笑骂着那些下属道:“行了,行了!我们是用它来呛敌人,可不是呛自己。你们赶紧把石板挡上!”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立刻就有人将两块石板并排立了起来挡住洞口。富富上前看了看,说道:“你们把缝隙再加大些,这样可以利用劲风把浓烟送得更远!”下属们听到头领这话,一边偷笑;一边忙不迭地照做。一时间,被汉兵们加过“作料”的生烟借着呼呼地北风,很快便扑向洞道的出口!

  雄雄早在富富堵住入口之前便独自来到特战队那里,所以当放族的队伍都钻出了洞口后,他便命令队伍趁着间中的空挡用数张藤网重叠后封堵住挪开石板的出口、再将其外缘紧紧压住,防止攻族突然从中冲出!随后他一边命人都闪到两侧避免被对方的吹管所袭;一边示意施放响箭,通知东面的队伍立即动手!

  攻攻在疾步行走中不断听到后队有人咳嗽起来,他刚刚回身喝令众人禁声,一股浓烟立刻灌进他的口中,就这一下鼻涕眼泪再难止住,与此同时前面也传来消息道:出口已被人从外面封堵!攻攻惊闻此讯立刻追问道:“可发现外面的敌人?”

  “什么都没看到!”那人答过话后便再无法忍住,在剧烈地咳嗽声中似乎都要将自己的肝胆吐出!

  “你们……扯下毛皮,淋上尿……捂嘴!”攻攻一边在剧烈地咳嗽中颁下军令;一边准备率先垂范免受其苦!但是撒尿这件事情可决不是每个人一想就有,就比如这个攻攻酝酿了好大一会儿仍是一滴皆无,最后还是距他最近的一个女人行事痛快急忙奉上,这才解决了他的眼前之苦!攻攻到了这时也顾不得尿骚困扰,急急地呼吸两下后方才说道:“我们困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听我号令一起杀出洞口!”说完就开始发出“嘿呦!”之声,但因外面的藤网异常牢固,所以众人经过数次较劲后仍旧无法涌出洞道!

  这时,跟在攻攻身后的一个属下看着他问道:“我们不能从入口重返洞外吗?”

  “愚蠢!你不想想后面没人哪来的烟?所以对方早就守在那里等我们呢!”

  他的话音刚落,雄雄已经在外面哈哈大笑道:“攻攻,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费力了!”

  攻攻听到对方竟然喊出自己的名字,立刻吃惊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汉族首领——雄雄!”

  “汉族?”

  “没听说过是吗?你现在知道也不晚!”

  “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何故意陷害我的队伍?”

  “无怨无仇?不见得吧!”

  “我们有什么怨仇?”

  “刺刺是不是你的属下?”

  “是!那又怎么样?”

  “他竟敢在暗中偷袭我,你说我对他的同族应该是杀?还是留!”

  攻攻听完立刻怒不可遏地说道:“你敢杀了刺刺?我要你命信不信!”

  雄雄听他如此狂言反倒笑了,故意调侃对方道:“你出得来吗?你以为自己还有那样的机会吗?”这时立刻有人将盛装在皮囊中的黑水倾倒在洞口前的不远处,雄雄从下属手中接过火把顺势一扔,地面上立刻燃烧起冒着滚滚浓烟地大火!

  站在洞口内的攻攻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惊骇至极!他实在搞不懂地上的冻土为何也会像干柴一样猛烈燃烧?更联想到假如对方引燃身处的这个土洞后,自己的族人岂不都将性命难保!所以他马上说道:“你要还算个男人就同我决个生死,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杀掉!”

  雄雄仍旧笑道:“可我没有那样的耐心啊!你们这多人如果一个个杀死多费劲?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们一起烧熟!”

  攻攻听完这话无比气恼,但却偏偏无计可施!正当他思考着如何能够打动对方留给族人一条生路时,后面的一个下属已经高声喊道:“首领!我们追随你征战沙场从来就没有怕过,今天最坏也不过就是一死,何必求他!”

  这人话音未落,立刻有人附议道:“对!我们早已在战场上杀敌如麻,今天就是众兄弟一起携手赴死又能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