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4011 2007.03.27 16:11

    

  猴猴看到林林走进大帐,劈头问道:“有多少人接触过这些俘虏?”

  林林看着他这个样子只好如实答道:“十来个人吧,不过都是随我一起出生如死的心腹,怎么了?”

  “你可曾严令他们不得说出此事?”

  林林听到这话心中惭愧,当下说道:“我虽然严令他们不得说出,但是这一回却是自己向亚亚透漏的此事!”说完见猴猴甚是惊讶,当下便把事情的经过向对方学说了一遍。

  猴猴听完方才恍然说道:“我说亚亚怎么会知晓此事?原来是你说了出去!”

  “我当时在兴奋之中的确是昏了头,想也没想就说了出去。谁想到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仍不放过这些俘虏!”

  尽管帐中再无旁人,但猴猴还是非常谨慎地走到林林近前低声说道:“我也是刚刚才从他口中得知,原来他立意杀绝所有的米族俘虏并不仅仅是因为痛恨对方,更重要的是为了遮掩采采的丑事,以便继续利用这个女人照计行事!”

  林林早已知道当初的计划,这时听完不由说道:“你不觉得现在的亚亚已经变了许多?你还相信他原来的那个计划吗?”

  猴猴听到这话,仰头想了想说道:“亚亚虽然做事不择手段,但是我相信他对部落的忠诚!”

  “可他现在根本就是不再倚重你……”

  猴猴不等其说完就摆手阻止他再说下去,而后看着自己这个心腹爱将说道:“是否倚重我并不重要,关键是他可曾伤害了部落!”

  “他现在是一族之长,你相信亚亚会干这等自取灭亡的蠢事?”

  猴猴听完并没有回答林林的问话,而是说道:“今天议事结束之后,我总觉得亚亚在刻意做着什么,但却无法想通其中因果!对了,他可曾和你提起升任大头领的事情?”

  “他不仅告诉了我,还同时告诉了周周。”接着就把亚亚让周周今后有何疑难可以直接向其汇报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说道:“他这样做明显是要牢牢控制住部落空军!”

  猴猴想到对方是族长身份,所以这样做也并无不妥。当然如果对方想在控制住整个部落后再对谁下手,那自然另当别论!这般想着忽然心中一动,看着林林问道:“你小子突然跑到周周那里做什么?”说完看着林林脸上神色有异,心中益发认定对方已经动了歪歪心思!当下也不等他答话就说道:“我告诉你!周周在族中可是不比别个女人,你要是惹毛了她,日后可不会有好果子吃!所以你要想和她好?就对她好些,别总馋三馋四地偷嘴吃!”

  林林听到这话嘿嘿一乐,嬉皮笑脸地问道:“这个是命令吗?”猴猴大声吼道:“对!”他这一嗓子把林林唬了一跳!心中暗想:至于吗?我和她欢好还得接受命令!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也是直到今天才发现,周周真个和别的女人不同,让人想着就在心里起劲!

  猴猴刚要再说话时,有人进来报告说亚亚让猴猴马上过去!猴猴听完点了点头,将来人打发出去后对林林说道:“他找我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俘虏的事情!”

  林林听完说道:“我和你同去!”

  “不用,你先回去,完事儿后我去找你!”说着二人一同走出大帐,而后各奔东西。

  林林同猴猴分手后,便准备趁着眼下这个工夫先到碰碰那里走一遭,以便同对方说说有关炸雷的事情。哪知他还没走出多远,忽然又看到周周迎面而来,心中不由乐了起来!暗道:这是怎么了?平时两人很少着面,现在是刚刚分手就又碰到,她总不会是因为急色而暗中跟踪自己吧!这般想着,林林便戏谑地用手朝上指了指,示意对方天色尚早,不用这般急!

  周周看到他这个动作立刻涨红了脸!知道对方误以为自己是来找他,她有心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免得他太得意,但不知为何事到临头竟然又狠不下这个心!眼看自己就要来到林林的面前,便低下头装作没有看见对方一般与其擦肩而过!

  林林因为看到一旁还有其他的族人,想起周周平日里对其他男人冷冰冰的态度,这时拽又不敢拽、喊又不敢喊,心中对自己刚才的玩笑真是后悔不及!想到这要是让周周一生气而拒绝了晚上的事情,你说我冤不冤?因而转过头去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想道:她这是要往哪里去?

  周周转了一个弯,又走了好远方才看到草草的营帐,就在她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忽然看到柳柳从里走了出来!后者看到她急忙敬礼,周周来到近前后问道:“还有谁在里面?”

  “只有草草自己!”柳柳麻溜地答道。

  周周听到这话点了点头,顺嘴说道:“看你穿得这样少,部落里也不是没有皮装,为什么不多套上一件?”说着伸手其衣襟上试试薄厚,发现对方竟然只穿了一层外衣!

  柳柳听到她关心自己的这些话心中一热,随即说道:“以前不穿皮装时也习惯了!再说……我怕穿多了跑不动!”

  周周听到她说话时的停顿一愣,仔细看去这才发现对方的腹部已经悄悄隆起,只是有衣服在外面罩着还不那样显怀,当下便笑着说道:“原来你是要做母亲了!恭喜,恭喜!”

  柳柳听到她这话在脸上泛起一种异样的光彩,满脸幸福地说道:“等到他出生还早呢!”

  周周用眼睛向左右扫了一眼,悄声说道:“以你这样的身体再做那件事情恐怕不太合适,你可曾和草草提起过?”

  柳柳感激地说道:“草草刚才也像你这般说,我已经告诉过她,只要自己多加注意应该无事,况且我不去做,现在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来代替,这样又怎么能行!”

  周周听到这话一想也有道理,便说道:“你自己可要小心!”

  “你放心!我会注意!”

  周周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那里还有一张豹皮,你去取来做成皮装也要比它暖和一些!”

  “不用了,如果我穿着有异同伴就太过显眼,说不定反会惹起对方注意!”周周听完一想也是,采采毕竟不是易与之辈,如果搞不好弄巧成拙反倒坏事!于是,再又叮嘱了对方几句后二人方才分手,周周直接进到草草的帐中。

  草草现在同周周的关系已经非同寻常,所以见她进来便直接让其坐到身边烤火,而后方才笑着说道:“告诉你一件喜事?”

  周周顺嘴说道:“你可是说提升的事情?”

  “你知道了!谁告诉的你?”周周当下便说起亚亚找过自己,但有关林林的一节却因羞涩而没提起。

  草草正在想着亚亚为何肯去亲自告诉周周的事情,就听对方问道:“采采可有什么动静?”

  草草说道:“她除去还经常见亚亚外,倒没有什么异常!不过柳柳刚才报告说昨晚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懂!”

  “什么事?”

  “柳柳说采采睡到半夜时曾偷偷溜了出去,等自己跟去时却没有看到对方的影子!”

  周周听到这话试探地说道:“会不会是采采发现了什么而有意试探柳柳?”

  “我刚才也在这样想,但柳柳却一口咬定绝对不会!”

  “那就怪了!要不……要不让林林的人从今晚开始埋伏在帐外查看一下?”

  草草并没有留意到对方在提起林林时脸上红了起来!只说道:“这是个好主意!不管有事无事,暗下里派些得力的人既可监视采采的行踪,又可保护已经有些行动不便的柳柳不再出事!不然这个采采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再让她像对付云云那样伤害了柳柳,我可真要愧疚死了!”

  周周说道:“这样最好,免得柳柳因为肩负使命而遭遇意外!”说到这里,她突然心中一动,有意转移开话题说道:“你说也怪!我看你成天和猴猴在一起也没事,这个柳柳不显山不露水怎么却突然怀上了孩子?”

  草草听到这话初始只是一愣,待其仔细看向周周时,发现对方在自己的注视下已经颊飞红晕,便点指笑道:“呵呵!看来我们的周周已经有了意中人!快说,他是谁?”

  “才没有呢!”周周知道如果要让她得知自己已经对林林动了真情,对方一定会拿自己取笑,所以就给她来个抵死不认!

  “还说没有?这要是搁在平时,我就是和你说这个事,你也早早就跑了,哪里还会坐在这里!你说不说?”说着双手就虚张声势地要探向对方的腋窝!

  最怕痒的周周忙不迭地躲闪,但口中却仍犟嘴道:“告诉你没有了吗,就是没有!”

  草草看到她这个样子马上改变了策略,准备采用欲擒故纵之计,当下收回了双手说道:“没有就算了!我和你说,女人和男人在一起欢好很容易就会怀上孩子,你刚才问我为什么却没有?因为我有一种东西,有了它就不必对此担心!”

  周周听完装做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

  草草故意向没人的帐篷里扫了一眼,而后示意对方附耳过来,等周周真的照做后,她方才趴在对方的耳边装神弄鬼地说道:“如果你……承认,我就告诉你!”当周周惊觉自己上当时,草草十指早已按在她的双肋上,而后更是呵呵笑着摆出一副你不招认,我就将搓动的架势!

  周周一边像水蛇一样扭动着;一边求饶道:“你松开手,我就告诉你!”

  草草笑着说道:“不行,我信不过你!你先告诉我那人是谁?然后我就放开你!”说着为了加大自己话语的威力,手指已经轻轻搓动了起来,让周周那里已经笑得喘不上气来!

  “好……好……我告诉你!”

  草草停下动作,问道:“他是谁?”

  周周小声地说道:“林林。”

  草草这时一回想,心道:怪不得她刚才会提议用对方的人来监视采采,原来她正在心里想着这个男人!当下细细追问起二人何时才开始接触?在周周笔削春秋一般地叙述中得知了事情的大概。草草想起周周先前的提问,这时已经明白这个好姐妹心中的用意!当下从放在一旁的兜囊里取出一种草药,仔细点拨了对方一番后,方才笑看着周周不语!

  周周看到她这架势立刻拿着草药逃也似地跑开,直到距离对方帐篷老远之后,刚才骤如响鼓的心跳才渐次平缓下来。

  她放慢了脚步,用手轻轻按了按怀中的草药。说也奇怪!随着这个动作的完成,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竟在她的身体中蔓延开来。它就仿佛在如雷的心跳过后洒下了漫天甘霖,使得一切都沐浴在爱雨下,并被其所深深地滋润、滋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