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994 2009.01.12 07:31

    正当林林自以为猜出雄雄的全部意图时,忽然又听到猴猴转向达达问道:“你知道我为何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出你吗?”林林听到猴猴这般如此发问,不由十分奇怪地扭头看向猴猴,心想:你刚才不是已经解说了此事,难道还另有什么隐情?但碍于自己身处其外不便直接发问,当下只好缄口不语,可竖起的双耳却倍加留意起双方的对答!

  达达听到这话也在心中暗想:难道猴猴救我不是出于手足之义而另有所图?这般想着便望向对方故意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猴猴见达达先是眉头一皱,而后如此作答,已知对方心中别有所想,当下未免达达就此心生芥蒂,马上接着说道:“首领亲下死令要我务必救出你来,这其中固然有怕你折翼沙场的原因所在,但更重要的一点却是因你身负无人可以替代地使命,所以才要我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救出你来!”

  达达闻听此言再回想到当时的情景,也感到如果单纯从人数的损失上说,救出自己确实是得不偿失,这般想着便不由问道:“什么使命?我为何不知?”

  猴猴先将雄雄传来的族令递到对方手上,而后趁达达检视之时接着说道:“雄雄已知你有恩于那个将你们弃在山洞中的部落,所以他要你归队后立刻以送交俘虏为由前去收服对方!”达达曾多次见到雄雄能够获悉敌情,所以听到这话不仅没有感到丝毫惊讶,反倒在心中恍然道:怪不得首领会知道我们身处险境而派人营救,原来他时刻在关注着我队的行踪!

  “怎么样?你是否愿意担当此任?”猴猴见他沉默不语,马上又继续追问道。

  “没有什么愿不愿意!首领既然已经下令,达达自当奉命遵行!”

  “好!你需要谁来配合尽管直说,我会派人全力协助你完成!”

  达达一边点头向猴猴表示感谢;一边问道:“你现在是否知道他们的行踪?”

  猴猴点头说道:“女队在飞临战场上空时已经派出一组战枭负责追踪对方去向,只要你这里准备完妥之后,我马上可以派出空军将你们送到对方上空!”

  达达听到这话低头思索片刻后,忽然便起身说道:“我现在回去准备,稍后会直接去找女队送我们走!”

  猴猴见他说走就走,马上起身追问道:“除去周周之外,你还需要谁来协助此事?”

  林林听到这话以为对方定会向自己求助,所以不待其开口便站起身来准备应承此事,哪知道达达却看也没有看他一眼便说道:“只要周周能够派人运送我们就行,至于其他的队伍可去忙别做自己的事情!”他说着便要掀开车帘出去,但好似忽然又想起什么一般回头说道:“猴猴!我安排好一切就会直接出发,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尽管猴猴闻听此言不由一愣,但已随口说道:“没有。”达达未等他的话音未落地,便已径直向外走去。

  猴猴回想着达达刚才的神态后仍旧有些放心不下,当下只好细细叮嘱林、周二人,如果对方一旦有什么需要定要鼎力襄助,而后才开始商议起星、河两族的队伍改编、以及二人今后将担负的职责等项。好在那二人都对猴猴救己于危难早就心存感激,所以在商议的过程当中并无任何异议发生,这使得所有的事情很快便一言定鼎,然后各人散去按照既定的安排去忙各自的事情。

  当汉军到达预定驻地停留下来后,猴猴未免米军在夜空中发现营地燃起地篝火,便命人先支起帐篷后在里面烧烤食物。只在众人接到命令忙个不停的时候,赶来的周周将猴猴引到一旁悄声说道:“达达已经走了!”

  猴猴见她脸上神色不对,立刻追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达达没有带走自己的队伍,而是独自一人带着那些俘虏上路!不仅如此,他甚至连随身武器都没有带走!”

  猴猴听到这里已然气炸了肺,一连声地说道:“胡闹!胡闹!!简直是胡闹!!!”

  周周听到这话一边摆手让站不远处的一个下属走上前来;一边对猴猴说道:“达达临走时,曾让她给你留了话。”

  猴猴转向那个女人问道:“他说了什么?”

  那女头目怕正在气头儿上的猴猴怪罪到自己,听到这话赶忙解说道:“我们本来准备派一个中队随行,可达达却不……”

  猴猴现在哪有耐心听她从头说起,所以不等她说下去就一口断喝道:“我问他说什么?!”

  那女人显然没有料到猴猴会发这么大地火,惊恐中只好如实答道:“达达说此去并非打仗,所以去再多的人也派不上用场。自己那些下属目下还因对方背信弃义怒火中烧,如果带他们同去搞得不好反倒容易坏了首领的大事!我也曾问过他为何不带武器?他说自己孤身一人即便是带上武器也无法匹敌对方过万的队伍,所以空手前去不仅能够显出诚意,还能利用自己的胆色震慑对手!”

  猴猴听到她这样说渐渐消了些火气,可心中的顾虑反倒益发增多起来,略略思考片刻后又向她问道:“达达还说过什么?”

  “达达还说自己抵达目的地后,会先同女队约定接应信号后分手,这样事成便可及时通知大头领。假如自己两天内没有消息传回,可能就已遭受对方毒手,所以托我向大头领转告一声,就是希望你今后能够代为照顾他的那些下属!”

  猴猴听到早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达达临行前仍在关心着下属的命运,心中感慨万千道:有这样的头领,下属如何能够不舍命杀敌?雄雄能够从万千头目中慧眼识人,这等功夫显然又非我所及,看来我更应用好这个达达,以免辜负首领栽培此人的一片苦心!

  正当他这般想着时,闻讯赶来的林林不等身形站稳便已焦急地问道:“我听说达达独自押走了那些俘虏,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猴猴摆手先让周周同其下属回去后,才转身对林林说道:“是真的!他只会同女队送走了那些俘虏!”说完便将自己刚才所闻转告对方。

  林林听到这话不由说道:“他这般冒险前去,一旦那些俘虏突然倒戈,我们的女队岂不是危险得紧!”

  猴猴听到这话微微一笑,口中说道:“我倒不担心这个,因为那些俘虏假如真的这样去做,他们摔落到地上后也必碎骨无存!”

  林林听到这话仍旧放心不下地问道:“假如对方等到女队降落时动手呢?我们的战枭岂不是就要落入敌手!”

  “你想达达如果连这点把握都没有,他又怎会一口应承使命!”

  林林听到猴猴说法后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所以在佩服对方的胆色之余,也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先前对此人的生硬!为补救自己先前的过错,更是马上向猴猴脱口问道:“你觉得他会不会出事?需不需要我亲自带人前去接应?”

  猴猴眼望黑漆漆地夜空良久无语,过了很久之后方才说道:“我想他应该能够将此事办成!”话虽如此,但此时无论是他还是林林,二人心中都知道达达孤身前去说服对方投降,一旦出现任何差池后,恐怕都将再难活命,但谁都不愿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丧气地话来,只能在心下忐忑中暗暗祷告会有奇迹发生!

  实际上负责运送俘虏的汉族空军早在天黑之前,便将众人送抵那支逃亡队伍正前方的一座山谷当中。

  担负此次任务的女队头目按照达达事前吩咐,借口天色昏暗、地形复杂,采用两组战枭为一个批次的方法依次降落,而后便重新飞回低空担任警戒,直至所有乘员全部落地之后,她便率部头也不回地径往达达指定的地点集结待命去了。

  最先下到地面上的达达待最后落地的雀雀走上前来后,方才问道:“以你猜想你族的主力会否赶在天黑之前就地扎营?”

  雀雀略略思索片刻之后,说道:“我在飞来时曾留意过半路上的地形,我想他们应该不会选在平原上扎营。否则一旦被米族空军发现之后,部落主力必将再次遭受惨重伤亡!”达达听到对方在这时只以“他们”二字称呼旧族,心知对方确如事前所说那样愤恨旧主,否则现在已经再不用顾忌孤身一人前来的自己,对方想要奋起反抗,即便自己浑身是力又能制住几人?最后仍旧免不了血洒重裳!

  当达达这样想着时,雀雀在转告众人暂先休息后,便摆手示意达达随自己走到一旁的无人处说道:“达达!虽然我们相识不久,但却已是生死之交!且不说你对我们有救命之恩,只说你这人言行如一的性情便让我们都从内心敬仰,所以众人都想趁势加入你们汉族。但可能是我们太为老弱招人嫌弃,所以你们的大头领才不愿让我们帐下听命,偏偏又要大家回归这个对我们弃之不顾的旧部!但即便如此,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心思,似乎也不用防我们甚于防敌,难道你还怕我们这些人趁乱抢夺那些巨鸟,所以才不让女兵一同降落在地上。如果你真是这样来想,可就没有拿我们当作朋友!”

  达达听到雀雀这时同自己说话仍如出发前那般至诚,心中越发有底,但因使命在身加上独处险境等原因,他仍不敢对其全抛一片真心以免坏事,所以听完之后惟有苦笑一声道:“其实我也不愿这样!但因大头领与各位初识才下此令,我这个作下属的人自然也不敢稍有违抗!”

  雀雀听到这是猴猴下达的命令,当下便信以为真道:“怪不得!如果真是你在放心不下?那可就寒了我们这班人的心!”

  达达心想自己若想完成使命必须倚重此人,所以不等对方再说下去便接着说道:“从心里来讲,我也不愿同你们分开。但因军令难违,所以达达实是身不由己,还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雀雀听到他这样说,赶忙说道:“你放心!不会的,否则我也不会这样同你来讲!”

  达达在平息了对方心中不满之后,一边不厌其烦地向其询问起对方首领的性情;一边暗下同自己早在心中拟订的计划顺序逐一对比,从而更将其中一些有碍之处逐个修正。

  只在达达还在反复权衡各种利害关系之时,忽有一人上前说道:“部落主力已经开进山谷,看样子他们准备就地扎营!”

  达达顺着这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尽管因天色之故只能看到一大片黑呼呼地身影,但是随风传来地人声已经越加响亮!眼前的情景使他不由在脸上露出一丝令人难以琢磨地笑容,而这却让正好得以目堵地雀雀愣在了当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