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512 2006.03.16 15:21

    

  雄雄策马来到山山身旁,看着他的伤势关切地问道:“伤得重不重?”

  山山知道他碍于风风也很为难!想起当日风风也曾救过自己,便说道:“没事!不过是些皮肉伤,你别难为武武,他还是个孩子。”

  雄雄知道山山是在为自己着想,心里很不是滋味!暗想如果不能处理好这件事,山山带来的人必然会怪我厚彼薄此,搞不好以后还会生出许多乱子!况且武武这次做得实在有些过份,如果不给他个教训,下次还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因此,心下已经有了计较。

  他一回头,见武武仍旧得意洋洋地骑在马上,不仅毫无悔过之心,更没有将众人放在眼里!不由怒从心头起,如果不是风风曾有言在先,此刻恨不得立下杀手将他除去!雄雄暗地里将火压了压,拨马来到武武近前说道:“如果你能打赢我?你就可以带人离去;但是如果你输了,就必须向山山和文文磕头赔罪!”

  武武看着雄雄一脸的病容,耳中听着他放出这话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从他们一见面的那时起,他就没有把这个雄雄放在心上,料得不过是对方怕不好收场而找个台阶下。他见雄雄手上并没有拿兵器,心想自己对付一个半残的病人还拿着武器,说出去岂不让人笑话!便也顺手将石锤一扔,口里刚刚说了声:好!就毫不迟疑地举掌向雄雄快速劈来。

  他快,没有料到雄雄比他更快!当武武掌至中途时,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紧,还没有等他多想,上面就传来犹如被捏断般地钻心刺髓的疼痛!等他再抬头去看雄雄,发现对方就像换了个人一般!脸上面沉似水,随着眼中寒光一闪,里面陡然现出浓浓杀机,这一刻惊得武武首次有些心悸!就在他愣神的工夫,身体突然在对方的扯动之下腾空而起,紧接着就感到腿弯里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麻酥酥地再无任何感觉,等他落到地下时,双腿哪里还能站得住,“扑通”一声正好跪倒在山山的面前!

  就在武武失手的时候,站在他左右的心腹害怕雄雄趁势要了武武的性命,再也不敢多想举锤就冲了上来。雄雄见二人这时还有如此忠义,暗自赞叹便有心放他们一马!可正要准备擒拿时,忽然发现风风从一侧向这里冲来,心里不由一动,便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端坐在马上,盯着这两个要向自己下手的人。

  众人谁也没有料想雄雄会突然停手!眼看对方的石锤就要落在他的身上,正当大家错愕之间因不及出手而发出惊呼的时候,只见一支矛枪猛然从斜刺里飞到,竟将这两人牢牢地串在了一起!由于用力过猛,又将他们向后带出几步才摔倒在地上,二人口中立时鲜血喷溅,显见是不活了。

  在场诸人扭头看去,这才发现是风风及时赶来。他在这紧要关头,没有说话就立毙两名忠于武武的属下,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立意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表明心迹,这对那些正在暗中窥视风向的齐族旧部无疑是当头一棒,产生了极大地震慑作用!

  武武看到哥哥竟然亲手杀死了忠于自己的下属,惊急之中便想站起身来与他分说,但还没等他开口,猛然看到风风此时已经气红了眼!他深知这是哥哥怒火正旺的征兆,积威之下,立刻将自己的头放低,再不敢言语。

  风风冲雄雄略一点头,没有说话就直奔刚刚站起身来的武武走去,上前一脚又将他踹倒在地上。这才回头对众人大声说道:“鸟鸟和虫虫以下犯上,按族规就当杀!他们死有余辜!如果今后再有哪一个人胆敢如此,这就是榜样!”说完,他又转向武武说道:“你不顾同族情分,打伤本族兄弟,按规应当打折双腿。别怪哥哥心狠,如果我现在因为你是我弟弟而包庇纵容,今后还有什么面目统率别人!”说完,他点手叫过两个亲信手下,让他们准备把武武架到一边行刑。

  雄雄站在那里,看到风风并没有亲自动手,岂有不知他是在给自己拦阻的机会!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声阻止?难免会让这兄弟二人对自己心生芥蒂,况且以武武的身手如果就这么废掉也实在可惜!便喊了一声:慢!随着众人的眼光都向他看来,雄雄不慌不忙地扭头冲波波问道:“你一直与武武在一起,有没有和他说起族规?”

  波波说道:“我们和武武会合后,因为发现烟火信号急于去救援,后来又与洪族遭遇,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向他解说部落族规。

  武武在与洪族交手时,也曾奋不顾身地救过族人性命,可说是立有功劳,如果现在就因他不知而犯来惩处他,显然也有失公允,希望族长能够对他酌情处罚,让他今后戴罪立功。”

  雄雄听完波波这番话,心想武武两次出手打伤文文和山山,气焰实在太过嚣张!如果不小施惩戒,今后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这个度又如何拿捏?轻了,他不长记性;重了,于风风脸面上又不好看!这时恰好看到赶来的亚亚,于是,开口说道:“他既然还不知道部落族规,当然也不能用这个来处罚他!亚亚,你来负责对武武执行杖刑,然后,让他给山山和文文磕头赔罪,并服侍他们直到伤好为止。”对于以勇武著称的人来说,他宁愿被别人杀死,也不愿向人磕头赔罪,因为这番羞辱要远比刑责更使人难过!众族人见雄雄如此处理自然不会再有异议。

  亚亚领命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动起手来。因雄雄并没有说要打到多少?并且还要让他侍侯人,所以亚亚也不敢下手太重!只能将刑杖高举轻下,外人只听打得“啪啪”声响,还道亚亚是出于义愤,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他的良苦用心。晓是如此,二十余下过后,武武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也是被打得皮开肉绽!

  此时的武武,再没有了初来时的嚣张!一则,雄雄一出手就让他受制,让他知道了对方的身手远在自己兄弟二人之上,再不敢轻举妄动;二则,他亲眼目睹了风风力毙自己的那两个手下,通过这件事知道风风已经死心塌地维护雄雄,再也别想让他存有异心!想到哥哥在众人心中威望远非自己可比,有了今天这件事,自己就是再想带人离去,也不会有几个人肯跟自己走,只能彻底死了这条心!因此,他心里好不难过!这种哀伤远大于身体遭受的伤痛,竟然让他在受刑的过程中再未发一语。

  风风跪倒在雄雄的马前请求处分。雄雄忙命人扶下马,亲自搀他起来。口里说道:“武武还不过是一个孩子,好勇斗狠是人之天性,你以后对他多加管教也就是了,哪能因为他做错事就牵连到你!你回来的正好,波波现在也赶回来了,我正有重要的事情要让你们去办。”说完,告诉亚亚执行完毕也过来,就在周周等人的搀扶下向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