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119 2006.11.13 16:41

    

  默默亲率的这队骑兵在营中刚飞驰到半路时,迎头碰到了对方的援兵,双方就此血战在一起!

  默默因为要同时指挥两支骑兵作战,所以今次没有冲在最前面。他这时回头一望,见队尾的战士已经完成任务后,依托身旁的帐篷协同远攻队利用短弩阻击外侧敌群;再向右面望去,见属下的那支队伍只比这里略略靠前一点,但前锋也被敌人挡住,无法迅速冲出对方的阻隔,便当机里断命令本队后卫先朝中间的薄弱地带横向运动,抓紧把那些营帐中肉食破坏掉!随着他这面的动作刚刚开展,同他们平行的另支队伍随即也付诸行动。

  始终在远点观察着敌方动向的历历,在看到他们这个举动后,心恐食物有失即刻也下令凭借本族的优势兵力,抽调一部从中间突入同汉军抢夺起营帐中肉食。这样一来双方征战的焦点立刻由攻防战转移到对食物的争夺上,原本密集的队型也因此变得漫散开来。

  战战看到这种变化心中异常焦急!因为随着本部设置的火线被敌军破坏后涌入,同族队型的变化已经大大影响到射手取准,加上自己又不能让储有食物的营帐燃烧,使得此处阵地与最前端敌群形成的夹角已经被中间这些营帐遮挡,远程的助攻只能着重封堵两侧与正面前端稍远的地方,致使手中的武器优势逐渐减弱,这样的后果将导致完成任务的希望变得越加渺茫起来!

  同战战看法相同的就是响响。当他看到眼前严峻的形势后更加急在心里,但是曾是一族之长的他的经验自然也远非战战可比,所以尽管心中焦虑异常却并没有因此而出现慌乱!

  他这时通过自己的视角发现默默那里的敌群正好暴露着侧面,再目测了两下里的距离后,立刻转身对传令兵吩咐道:“命令左侧整支大队由此对默默前沿的敌军发起远程攻击,协助他们向前快速突进!”

  随着他的这道命令一经执行后,正在茫无头绪的战战立刻就从中明白了大头领的用意,随即指挥直射前沿的部分火力转向武器营的最前端,使两支原本各自为战的队伍在战场上形成了火力交叉互补。这看似非常简单的一个调动,因为双方所处位置的不同,射角一经变化后迅疾给毫无防备的敌群带来了巨大杀伤。于是,战场上的形势开始对汉军出现些许好转。

  米米同历历见对方突然两下联合作战,为了规避汉军的夹攻,只得一边命令自己的队伍奋力向里冲杀同对方混成一片;一边调集人手准备去消灭对方的远程支援。可就在这时,谁也没有料想突然又从西北的方向杀入一支精悍的队伍,这些人一出现就有如猛虎出柙般直取中军营帐。

  这在米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南面的时候,他们突如其来的攻击就有如一把钢刀从背后捅向敌人要害!更令米米感到害怕的是如果对方一路向前冲杀,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放在历历营帐中的晶石,那样的后果就会令其得而复失。在费劲周折才得到这个宝贝后,你想米米在这个时刻会作出何等抉择?所以他惊见之下即刻就从两下里各调集一部兵力迅速回防,只这一个动作就令默默面临的压力骤减!

  你道前来的这支队伍是谁?原来他们正是林林所率!这支队伍在成功歼灭敌军飞骑后并没有离去,而是遵照雄雄事前的吩咐就近隐蔽在敌营外围,准备着手夜晚的偷袭战。

  当林林发现南面起火后,还误以为是亚亚亲率的主力作战。心知此战目的是破坏敌军食物,想到亚亚所带兵力不弱,所以任凭身边诸人跃跃欲试地不断催促,都并没有使异常沉稳的林林急于出战,他反借着眼下的这个机会留意起敌军调动来。直到见敌军已经把重兵压向南面后,使得那里的同族险状环生,这才瞧准了眼前守军的薄弱处,下达了直取敌军首领营帐的命令,迫使对方又从远处向他们这里回防过来。

  尽管林林不知道围魏救赵的典故,但是他的行动却无疑有着与其异曲同工之妙,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米族拆卸了中间的一些帐篷后,随着这时分兵回撤就给响响和战战的射手提供了大量的活靶,露出的空地正利于汉军从背后射杀。只见:一片片扑跌的尸首真如放倒的一捆捆稻麻,肆流的鲜血立染黄沙!

  眼前的情景让米米清醒地意识到:尽管本族在兵力上保有优势,但是在几处分兵之后,目前这种优势已经越来越不明显!如果此时敌人再从东面发起冲锋,那么自己在兵力的配备上将更加捉襟见肘,所以现在绝不能让汉军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必须集重兵对敌进行扑杀!可这样做就要先搞清敌人发起这次作战的真实意图是什么?然后针对此点来实施计划。

  三处汉军的先后发动,让他马上就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以为哪里出了问题让汉军已经知道晶石落如己手,所有的这一切都不过他们为了抢回此物。想到食物与武器都能失而复得,而这东西却只有一个,所以他立刻把林林的队伍当作了自己的首要目标,当下就指挥队伍转而向回全力攻杀!

  这米米自以为判断没错,他可不知自己的错处还不仅于此,更没料想本要借重的采采这时却在执行着另一个隐秘的计划!

  说起来刚愎自用的米米还是太小估了采采的能量,他到现在还不知自己已经被对方耍弄!可笑他也不想想似采采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怎肯自毁大计甘愿久居人下?所以她在当初同对方结盟时,心底早已做出利用对方来暗害雄雄的打算!不过她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米米能够轻而易举地将汉族消灭,那么她就将在米族的身上重施故伎;如果与之相反,那么她就要冒险来执行原来的计划!所以当她在崖底久候米族飞骑不至时,已经隐隐猜出对方并没有如约去做,这使采采明白对方同自己一样并不是诚心合作。进而想到如果真是这样,即使自己进入后也不会被重视,就算不被米米杀人灭口,在对方有意提防之后也势难开展后续计划。更重要的是一切都还需重头做起,而在没有了头领级人物的支持后,失败的危险也在不断增大!而且这米米的性情也显见不如雄雄那般宽厚,这令其越想越怕,迫使她最后决定执行后备计划!

  所以当采采随那个米族头目一起飞离亚亚的队伍后,她就装做是好奇心驱使的样子,不断向同乘的头目询问有关控制飞骑的事情,直到对方把简单的操作都教会给她后,采采才干起了正事。

  她利用飞骑盘旋在空中,不断选取着可以暗害雄波的地点。直到找着一个非常理想的地方并借这些人之手做好所有布置后,方才把他们带往预定地点上空,此时刚刚指示巨枭降落在下面的一片密林外。

  那个头目见采采已经解下护索便问道:“我们落在这里做什么?”

  采采看也不看他就答道:“我在里面藏了些东西,一会儿擒拿雄雄时要用到它。你留下一个哨兵看守飞骑,带上其余的人跟我去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就向林中深出走去。那头目忙点派了一个人留守后,就带着其余的部下紧紧跟上。

  西斜的日光本就并不充足,再加上林中枝蔓勾连,影色益发昏暗起来。众人在采采的带领下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里进发。

  这个头目越往里走,心下越加疑惑!暗想:对方究竟在这里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要走这样远?她当初又是怎么送来?如果那时没用人帮手现在也不应用上如此多的人才对!

  就在他这样想时,采采已经扯着根枯藤登上了一道高坎,但令人奇怪的是她上去后不仅没有回手帮助后面的人攀爬,反转过身来将手中的藤蔓藏在背后,只一言不发地看着众人。就在众人为她的这个举动感到错愕不解时,由树顶倾泻而下的箭雨已经告诉了他们答案!

  猝不及防之下,大半的米人甚至来不及喊叫就已经毙命,剩下的人虽堪堪躲过这些致命的暗算,却无法再避开从高坎上陡现的短弩射杀。

  那头目立刻身中数箭,一支弩箭正好横贯咽喉。只见他瞪大了双眼,一手犹似有些不可置信地指着采采,但口中却再也说不出话。

  背对着同族的采采脸上现出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阴冷笑意,直看到此人把所有的愤恨都充满在至死不肯瞑目的眼中瞪视着自己,向后仰跌倒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