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504 2007.05.20 20:19

    

  你道采采为何能够在此巧遇风风?实因这个蛇蝎样的女人一刻都没有放松自己谋夺汉族部落的叵测之心!

  她在今早突然发现族人的食物锐减后,马上就猜想一定是部落后勤供给出了问题,而这最有可能就是遭遇到敌人的攻击才会如此,所以她一边开始密切关注族人的反应;一边在暗中准备通过挑起众人的不满来搅乱人心。但她万没想到还不等自己有所动作时,那个自自就已经先其出手,这样一来使采采乐得在河沿上袖手旁观此事。

  及待她看到亚亚处治了那些带头闹事的人后,更马上就想到自己应该主动去拉拢这个自自,不过为使对方能够更好地感受自己的恩情,她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有意让其尝尽人情冷暖后方才开始实施自己的救治,以便能够从中收到更好的效果!

  在她已经计划好这一切,又从自自是风风的部下这个问题上联想到风风会否也来通过此事收买人心?所以她在开始对自自实施疗伤后也一直在渴望能够见到风风,这样既可以更好地判断此人,又可以借着眼前的机会来同对方联系到一起,正因为这样她才在目睹风风的所为后,益发肯定对方是同自己一样别有用心,决定要抓住眼前的这个机会,把风风同自己绑在同一条船上!

  当风风训斥完那个族人后走开后,采采随即也一改先前动作上的拖泥带水,麻利地为自自完成了敷药的事情,而后对自自匆匆叮嘱几句,就也尾随着风风的背影撵了上去。她一边撵,还一边在口中低声呼唤着风风,让对方等一等自己!

  风风听到采采的喊声停下了脚步,但他没有回身,只是扭头看着随后追来的采采问道:“你有事吗?”

  采采很快就追了上来,她为免太过张扬在接近对方后就改为漫步而行,在堪堪来到对方身前时方才答道:“我想和你私下说些话。”

  风风听完她的这个请求后看了对方一眼,说道:“我很忙,没有空!”一口回绝过后,他仍要扭头离去。

  采采见风风根本就没有拿自己当回事,心中不禁有些发急!暗想:自己冒着被别人识破的危险来救治那个自自,有一半就是为了同风风扯上干系,而现在虽然见到了对方却遭拒绝,这样岂不是白跑了一趟,而如果这次没有成功,那么今后也再难被风风接受,所以心中马上便重新筹划起对策!当下,她对风风故作嘲弄地笑道:“没想到我们堂堂的第一大头领竟会怕我一个女人!我又不是老虎,你用得着总躲着我吗?”

  风风听到这话不屑地白了她一眼,而后说道:“你认为我会怕老虎吗?我只是不想因为见到你就想起洪族,那样我会恨不能马上就杀了你!”当风风说到后来时,已经变得咬牙切齿起来,同时眼中闪现的凶光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采采在同对方的对视中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惧怕的意思,反而笑呵呵地说道:“那你就杀了我好了!”

  风风冷冷地看着她说道:“你当我不敢吗?我只是碍于亚亚的面子才饶过你,希望你不要登鼻子上脸自找没趣儿!”

  采采不仅仍旧在脸上保持着刚才的笑容,更近前一步来到对方身边叫阵似地压低声音道:“你敢杀我吗?你如果真的杀了我而背上致死同族的罪名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恨不能立刻置你于死地,那样不要说当不了这个汉族族长,届时再没有人肯去为你说话,到时候恐怕都不如自自现在这般境地!”

  风风听到这个女人竟然好似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一般,马上就暗加警惕起来!心想:这个采采究竟要干什么?她上次深夜联络武武就想约见自己,现在又故意找茬同自己在大庭广众下纠缠,她会不会是来试探自己?这般想着更不敢授人以柄,马上就声色惧厉地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采采看着仿佛被自己激怒了一般风风说道:“如果你不想在部落中听到有关自己的谣言四起,就陪我到一边说说话;要不就立刻杀了我,否则我可以保证你不会再有好日子过!”采采看到风风听完自己的话后眼睛已经渐渐红了起来后,心中也有些胆怯起来,害怕对方真的不计后果杀了自己,但是现在已经箭在弦上全由不得她,而如果一旦退缩不仅势将前功尽弃,更将遭受对方的鄙视,所以这一切都只能让她硬挺下去!

  二人稍稍僵持片刻,采采为缓和双方的气氛,便故意用轻松地语气笑道:“我只是想找你说些话,你又何必这样瞪着眼睛看着人家,吓得我好怕啊!”

  风风听到她虽然在嘴上说怕自己,但是却分明摆出一副你能把我如何的样子,心中越想越气,可又不敢真的一掌拍死对方,如果那样做了虽然可以解得一时之气,但是同自己已经忍辱负重换来的些许优势相比太过不值!

  采采看着他这个样子知道机不可失,立刻伸手扯着对方要往无人的地方走去,风风一把甩开对方的手,而后说道:“有话就说,你不要和我拉拉扯扯!”

  采采听到对方的语气松动后,看着他这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不会是让我在这里和你说些密话吧,如果这样可会对你十分不利,我们另找一个地方说吧!”

  风风听到她这样说心中一沉,想了想说道:“好吧,你跟我来!”说着便带采采向一个无人的所在走去。

  风风走了片刻后,来到一个周围不可藏人的地方,而后转过身来看着采采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采采好似听到天下间最好笑的事情一般乐不可支地说道:“除非你把刚才所有看到我们两个人的部下全部杀掉,否则还是难逃干系!你以为自己真的取得亚亚的信任了吗?我告诉你,在你的身边就有不少是亚亚的人!”

  风风听到对方的话一愣,看着她说道:“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因为我们要合作就必须先信任对方才行,否则就无法共事!”

  “合作?”风风看着她满是疑惑地问道。

  “对!合作!”

  “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同你有什么可以合作的事情?除非是生孩子!”风风满是嘲弄地说道。

  采采没有理会对方的态度,而是选择一语戳中对方要害道:“我知道你想当这个汉族的族长!”

  风风听到这话后立刻说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敢胡说我马上杀了你!”

  “好,我们先不说这件事!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目前最大的一个障碍就是猴猴,我可以和你一起来干掉他,而且帮助你让武武来接替猴猴的位置!怎么样?”

  “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采采!”

  “那好,我听听你准备怎么做?”

  “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一个不相干的人,除非这个人是在与我联手合作!”采采说完便看着风风不再说话,显然是在等待对方向自己表态!

  风风不仅知道猴猴在族中的势力,更知道此人已经是自己谋夺部落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而且对方今天的作法已经隐然有要锄掉武武的架势,假设真的发生那样的结果后,自己在痛失亲弟弟的同时,也等于是失去了一条强而有力的臂膀,这样想着便已经暗下了杀死猴猴的决心!决心虽下,但是他不能不想到如果事情败露的后果又是什么?而最好的做法无疑就是将这一切可以转嫁到采采头上,所以他马上问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置猴猴于死地!”

  采采早料到他必会有此一问,所以没有一点犹豫就说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同草草的关系!”说着看风风点了头,便又接着说道:“我现在已经从草草手中夺走了亚亚,但却无法夺走猴猴,那么就只有杀死他才可以让草草伤心欲绝,而只有看到她痛不欲生的样子才能让我感到高兴!”

  因为风风并不知道自己上次离开后草草同亚亚和猴猴之间的感情纠葛,所以在听到采采这番谎言时,便被目前的表面上现象和那些部落中的有关流言所蒙蔽。他更在心中想道:采采这个女人真是够恶毒,只因草草当初开罪过她,现在她就要让对方承受如此折磨,看来自己应该对这个女人小心行事,否则一旦被其怀恨在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遭到对方的算计!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并不影响他要同对方联手锄掉猴猴一事,因而更想利用此人的阴毒来为自己效劳,这样一旦发生任何事端,只要自己预先想好脱身事外的对策,便可让采采一人担当责任!于是,风风看着她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吧?”

  采采摇头说道:“口说无凭,我们得互相交换一个信物才能获得彼此的信任!”

  风风还是头一次听到信物这个说法,不由问道:“交换什么信物?”

  采采听到他问自己,便从怀中取出随身短刃说道:“我们可以通过交换一下双方的匕首来确定联手的关系!”

  风风因为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多想,只想到你的匕首也在我的手里,不怕你暗使什么诡计,所以马上也就取出随身所带的短刃同对方交换了起来。

  采采看到对方听从这的这个提议后,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从其嘴角中悄悄溢出,而后便前倾着身体抵近风风耳边悄悄说出了那个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