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96 2007.01.07 16:23

    泥泥听到首领命日日说出刚才的耳语,后者却望向自己不敢说话,知道这是对方有意想讨好自己,却又不想放弃在族长面前露脸的良机!

  他心中暗自想道:如果自己现在把日日所说公诸于众不免有抢功之嫌,先就让人看我不起!不如就让日日自己说出,这样即使错了与己无关;如果真被他言中而得到提拔,对方也必会感激于我。同时因这个建议与历历有着相左之处,加上历历又一向看不起这人,这样自己又多出一个可以同历历对抗的人!想到这里,马上笑道:“首领让你说还用看我?真是奇怪!”

  日日通过这几天与泥泥的接触,心下早已认定对方是族中一个出类拔萃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对方很看得起自己!这在他不得首领的重用时,便想通过此人曲线爬升,所以才会将心中所想故意当着米米嘀咕给对方,这样即使泥泥说出,首领自然也会知道是谁的主意!但他没想到米米一见之下就直接向他追问起来,自己如果直接道出不免会遭致泥泥不满,所以他才只会看着对方不语,这时在听到泥泥的吩咐后,心中已经没有了这层顾忌,当下说道:“从我和汉军以往的交手经历上看,对方一向诡计多端!我们现在虽有充足的把握可以凭借此战全歼这股敌人,但却不可不防对方这是故意示假于我。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一旦转而对此处的大营发起攻击,在我们已将这里留守的兵力抽空后,此处可是危险得紧!”

  米米听到这话心中一震,眼睛随即就眯成了一条线!他心中暗想:虽然自己现在还不会利用晶石,但这东西在对方手中可是一种征战利器,汉人也必极欲失而复得,所以对于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得不防!因此,他马上举手阻止了要反驳对方的历历,而后说道:“音音,你率一军步兵在此留守,其余的人同我一起出战!”

  一轮满月高挂中天,柔辉均洒大地,使人们在今晚的视线似乎要比往日清晰了许多!

  米军的巨枭在夜幕下一批接一批地腾空而起,但这回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法?使这些扁毛的畜生除去扇动翅膀的响动外,竟是丝毫不闻其声息。

  在大营北面不远处的一座石丘上,亚、林二人正在观看着一团团黑影冲天而去!

  林林扭头向亚亚轻声笑道:“看来敌人中计了!我瞧着他们这个数量应该是倾巢而出,你说呢?”

  亚亚道:“现在还不好说,关键还要看我们今晚能完成几项任务!”说完就紧盯着敌营再无一语。待对方空军都已飞离后,他方才用手肘碰了林林一下,说道:“行动!”

  林林昨日就已经观察好从这里通向敌营的地势,这时听到首领吩咐后,立刻回手一摆,那五个经过仔细遴选的战士马上跟在他身后,随其借着身旁石砬阴影的掩护快速向前爬去。六个人来到石砬尽头,觑准了对方哨兵没加注意的空当,先后滚进了一处洼地继续前行。

  待林林来到洼沿的尽头,知道这里距离敌人哨置已经很近。他打出一个手势令众人伏在下面别动,自己单独把头探了出去,准备再次确认一下对方哨位有无变化?

  就在他见一切如昨,正要将头缩回来指令各人行动时,忽然看到在距离这组哨兵稍远的地方,有一个光影在暗处闪了一下,急忙向那里仔细望去,这才发现原来敌人今晚还在营中设置了暗哨。心中不禁一惊!暗想:如果自己刚才还照昨晚的侦察来行动,那么这里刚刚动作,敌人马上就会知晓!这个想法开始让其倍加小心地继续观察起来,直到又找出其余三处暗哨,并确认除去这十个哨兵以外再无别处后,这才将头缩了回来,打着手势将自己的最新发现告诉给几个同伴知道。

  林林让各人一起悄悄探头确认了暗哨蹲守的地点后,这才给他们分配各自的目标。而后众人一起把短弩在洼沿上架好,林林让口中的空气在自己的牙缝间发出轻微地“嘶嘶!”声借以发令,待响到第三声时,六箭齐飞立刻将四暗二明敌哨撂倒。剩下的四个明哨听到声音刚一愣神的工夫,第二波的弩箭就在这时已经射到,使这几个人摔在地上的声音竟只发出了一个声响,由此可以想见林林等人出手又是何等迅速!

  林林在射杀了眼前的哨兵后并没有马上带人冲出去,而在原地呆了足足有三秒的时间来验证自己的判断,确认敌营真无发觉后,这才跃身冲出了洼地,径直奔到最为靠里的那个暗哨。他一边留意周围动静;一边扒下对方的装束为自己套上。等他做完这一切后,见其他五个手下都已经做好,便让众人分别警戒各处通道,自己则向亚亚那里发出一切就绪的暗号!

  因亚亚事先曾有严令,所以大队的战士在猫腰前行时,每个人都格外注意自己脚步的轻重,以免被睡梦中的敌人发觉。

  等到主力同尖兵会合后,亚风两人的队伍立刻分散扑向左右的营帐去解决那些仍在内中沉睡的敌人,就此打开了一条伸向营地深处的通路。

  林林没有理会两大头领继续向宽扩展,他双手平举过肩向前一摆,示意特战队同自己亲率的尖兵组保持半箭地的距离,紧靠两侧负责清理自己的后翼。自己则走在尖兵的最前端,同身后的五个人保持着大三角的队型,凭借他们已经换上敌人的装束明目张胆地向前走去。

  在他们一连越过十余行的帐篷没有发现敌踪后,众人知道因为行动隐秘还没有被敌人发觉,那颗久悬的心已经渐渐放了下来。但就在他们六个人再向前行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忽然从前面两侧的帐篷后同时闪出一队人来,为首的头目更是喝令道:“站住!”林林听到这话马上停住了身形,仗着对方在远处看到的只是米族装束,所以一言不发地仔细默察形势。

  对方见到他们这个样子好似并没有起疑心,只开口问道:“你们为何在营地中走动?”

  林林这时已经看清对方大约有二十人左右,他一边回手去摸斜挎在背后的短弩来示意同伴;一边用随意地语气答道:“我们刚刚换过岗,准备回来休息!”说着就向对方那里走去,口中仍不停下来让对方思考,问道:“你们冻得怎么样?我们今晚可是冻坏了!”

  那人听他这样答话,心中已经放松了警惕。也顺口答道:“还不是一样!难道我们还能回去烤火不成?”当说到这里,他猛然发现对方走路的姿势非常怪异,看对方的身形不仅没有丝毫放松,而那个奇怪的队型也在保持着没有任何变化,且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让他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就在他刚刚说出:“你们先站下……”

  林林不等他将话说完,就在身体下蹲的同时将短弩对准了这人射去;在他身后两侧的手下几乎在同时也完成的这个动作。这样一来,六个人在这个不算宽敞的过道里瞬间搭配成高低两组火力网,分别向着这队敌人的首尾、由外及里射去!

  “扑扑扑!”一阵急促的弩箭钻入肉体声音过后,马上放倒了一堆尸体!但正所谓百密一疏,因为有个站在中间的小个子一直是藏身于别人后面,待前面的人中箭向后倒下时,正好将他也压得摔倒在地。他这时一看到同伴皆亡,惊吓之中不禁“啊!”地一声就喊了出来,这声音在分外寂静的夜里立刻就传遍了整座营地!

  林林听到这声惊叫后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形迹,一声“卧倒!”的命令脱口而出后,六个人同时就将身体伏低在地上,准备阻击前面即将出现的敌兵。

  因为后面的特战队还同尖兵保持着半箭地的距离,这时敌人发出的那声惊叫就仿佛是一道命令,这些人在瞬间就分成了三组:两组人分别快速向前面的左右两侧的帐篷内杀去;一组人持弩在手,专门负责射杀从尖兵组身后帐篷中涌出的敌人,这时因为林林等人已经卧倒在地,所以倒不虞误伤了自己人!

  亚、风两队听到营地中已经响起了本族的杀声,这时已无须再隐藏形迹,立刻将自己的队伍分成两队;一队负责对外阻击,坚守通道的安全;一队赶去同特战队相连,以便使其可迅速向里推进。

  尽管米族事先已经做出了防范汉军偷营的准备,但他们吃亏在不知道对方会在何处下手,所以留守的五千兵力除去四周同时布防外,还要坐守中军随时准备去策应吃紧的地方。只可惜今次亚亚手上可用兵力太少,在无法摸清敌人的应对部署时再不能使用声东击西之计,只能从一个方面采用快速突进的办法来直取敌营中心!

  这时,音音得报汉军从北侧发起了攻击,立刻想到这支敌人定的先前那股小队敌兵,否则如果是汉军主力运动到背面,本族的飞骑怎会看不到大队的敌人转移!想通了这一点后,一丝冷笑浮上他面颊,心中暗道:历历,这回你可判断错了,我看你到时还有何话说!这般想着,他就吩咐担任联络的空军信使前去报信。命令东西所属各调两队战士前去增援:一队迅速奔赴外围卡死对方退路;一队会同自己扑向汉军来围困对方,待主力回防后再一举将其彻底绞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