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4205 2008.02.07 09:31

    

  天近黄昏,最后归来地富富听到雄雄为使新人可以住进帐篷而露宿野外,不由暗自猜想:对方究竟是出于笼络人心目的?还是真的心甘情愿?不过不管如何,只要自己的旧部没有吃亏就行!这般想着,他把队伍交给来来后,则向雄雄所在而去。

  当他看到雄雄同震震等人围火而谈时,便上前装作毫不知情地样子问道:“你们怎么不到营帐内说话?”

  军军一边为他向外挪了挪身子;一边答道:“雄雄知道我们随军营帐烧毁后,已命旧部为我们腾出帐篷,现在就连中军大帐都已住满人仍有缺欠,所以我们就只能这里说话!”

  富富听完心中“咯噔!”一下,暗想:自己的队伍回来最晚,那么我的人岂不是都要露宿野外!他心中这样想着时,口上却故意提声笑道:“那就让我的人住在外面好了!”说完转向坐在对面的雄雄望去。

  波波听到他的话音笑道:“就因为你回来的最晚,所以才不用让人住在外面!”

  富富从这话中隐约猜出定是另三人襄助才能如此,但嘴上却故意问道:“那是为何?”

  波波看到他眼中先是一亮,而后却无丝毫惊奇地反问,便知道对方在跟自己耍弄心术,在警醒之下逐指向震震等人笑道:“他们三人为使你的队伍归来有个居所,都争抢要让部下也宿在外面,这样一来反倒使大批帐篷无人居住,你的队伍岂不是都有了地方睡觉吗!”

  富富听完暗呼:“厉害!”因为波波这貌似轻松的话语迫使他必须马上表态,否则一旦惹起那三人心中不满,就会使自己在这些一同并入汉族的头领当中孤立起来,所以他立刻说道:“那怎么行!我不能让自己的队伍躲起来却使别人受苦,我富富不会做这样的事!”

  始终没有发话的雄雄看过他的这番表演后,说道:“这样吧!你们四个加上无族旧部都让头目级以下的族人入内安睡,然后让剩下的人都聚拢过来,我趁今晚来同大家说说今后有关安排!”

  富富听到这话后,与其说是首领的命令迫使他照做,倒不如说是在这关乎切身利益的关键时刻不敢怠慢,所以马上就一口答应下来,并立刻使人传下话去。不过令他颇为费解的是雄雄说过后却只向众将问些旧族之事,简直就如仿佛没有说过那话一般,这让心焦似火的富富只得暗自忍耐!

  雄雄在众人吃过晚饭后,先随手向篝火内添了几把干柴,而后方在众将的期盼中站起身来,大家知道雄雄即将安排他们的命运,所以无不屏息聆听,这使得雄雄立刻成为众人目光聚焦的所在!

  雄雄笑着看向坐在这里的数百人,指着身前的篝火问道:“你们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把这大火灭掉?”

  众人万没想到雄雄开口却抛出这样一个简单地问题,在多数人暗暗猜想其中深意时,下面有个头目已经喊道:“用水浇灭它!”

  雄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个办法!还有呢?”

  “用土压灭它!”又有人喊道。众人听到这人取巧后,不禁哄然一笑!

  “虽然道理相同,但也可算是一个办法!还有吗?”

  “把没有烧着的干柴撤开,然后再用水来浇灭它!”

  雄雄顺着话音望去,见说话的人是晚晚,便笑着点了点头,又问道:“还有吗?”这回因为众人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所以再没人答话!雄雄见状说道:“我现在把这个事情倒过来问,谁又知道怎样可以不让大火熄灭?”

  “添柴啊!”众人在哄笑声中一齐答道。

  雄雄这回始正色说道:“对!道理就这样简单!这大火是什么?它就是部落里的人心;它就是我们一往无前、有我无敌地军威!所以即便是遭遇强敌似的水泼,只要我们的火烧得足够大,他也难奈我何!但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人心散失,那就如抽薪撤柴一样使部落面临着内外夹攻,无数强悍的部落就是毁于这个上面!你们说我们能让这种结局发生在自己身上吗?”

  “不能!!!”

  “正因这样,我们汉族才有了与其他部落大为不同的族规来分辨是非,不使一些别有用心之徒暗加撺弄挑唆!”富富听到这里心中一动,暗想:雄雄兜了如此大的一个圈子说出这番话,他会否是想以此来堵住我们的嘴?这样说来,他接下来的安排中定会有所偏袒!想到这里更是心惊,越发要仔细去辨别对方说出的每一句话!

  雄雄接着说道:“我最早出身于龙族之中,也是从一个普通的族兵做起,所以我最知道身为底层族人的艰辛和他们最怕族中失去公信,也正因我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不会让汉族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这些身为头目级以上的人对下属更需牢记两句话。其一,将心比心,如果自己都接受不了的事情就不要去施加给别人;其二,一个好的头领并不仅仅是自己的技艺超群,他更应该熟知自己的下属并且知人善任,因为战场征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它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彼此间的配合默契,也只有这样才能把队伍的伤损降至最低!如果你们连这些都做不到,那也就意味着自己面临着降级!”当雄雄说到这里时,坐在低下的人便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雄雄随手点指一个正趴在同伴耳边嘀咕的头目笑道:“说什么呢?你站起来说给大家听听!”

  那人见首领指令自己,只好起身答道:“按首领刚才的话是说头领们也可降级,不知是否这个意思?”

  “对!在汉族当中没有一劳永逸的事情!头领们的升迁取决于本身的军功递增,同时战场上的败绩与触犯族规也会让其降级。在我们汉族旧部中曾有一位叫亚亚的大头领,他就因触犯族规被削职为普通族人,但随着日后的军功累增,又升回到大头领一级!”

  富富立刻跟上一句:“不知这个比我们高上一级的亚亚大头领如今安在?我很想见一见他!”

  雄雄听到他这样问,自然知道对方真正的语意指向,便笑着说道:“为达成汉族统一的使命,他同猴猴大头领正分率两军由西北、东北两个方向与我们迎头开进,相信要不了多久,你便可看到他们!”

  富富听到这里马上追问道:“首领的意思是我们汉族要统一所有的部落?”

  “对!”众人听到首领的肯定答复后,无不被其所言惊呆!但雄雄却并没有因此而停顿下来,他又接着说道:“正是出于这种考量,所以我们对于军功评判的结果会与你们先前大为不同,除去要严令剿灭的首恶外,对于其他部落的征战并不以歼灭对方为首要,而是来看俘虏多少敌人,这一点你们要记清楚!”

  军军听到这里接口道:“想要歼灭敌人并不难,但是如果总要俘虏对方却不容易!”

  雄雄闻听笑道:“表面上看来确实如此,但是只要战术配合得当、各队之间协作默契,再辅以攻心之法,事情也并非像你所想那般难办!”

  富富马上抓住眼前这个时机说道:“说到各队之间配合的默契,我想只有不拆散各部原有队伍才能更好地发挥长处!”他说完后即屏心静气地看着雄雄,在忐忑不安中更期待对方能够同意自己所请!

  雄雄笑了笑,说道:“大的方向确实如此,但是在个别处还要做些调整才行!比如说无族旧部,因无无和劲劲已经先后死去,这样一来在他们当中暂时就无人可以服众,所以这支队伍暂时将并入到助助所部,待今后他们中有以军功升为头领级后,即将自统一军!至于你们四人的队伍,除去抽出一些精锐加入特战队以及老弱妇孺需另行安排外,其余主力不变。但为加强新战法的传入与实施,头目级的族人将在接下来的整训中重新定位,这里难免会有人因为不胜任而被削其职,所以我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整训中,都能够将自己的技能发挥出来!”

  至此,众人已经明白在新的部落中即将组成震、军、富、帮、助五军,至于晚晚的特战队则不包括在内。那些头目级的人物还因雄雄刚才的警告,在其接下来的战法阐述上也是听得格外仔细,生恐自己落下只言片语而影响到考核时的成绩!

  竖日早起,当波波还以为迟睡的雄雄没起时,对方已经掀开帐帘来叫她出去。

  雄雄不等对方开口,便率先发问道:“送到真真那里的队伍安排好了吗?”

  波波笑道:“怎么,信不过我?我在昨完安排他们住进帐篷时,便已经告诉过来来哪批人要送到真真那里!”

  雄雄听完点了点头,说道:“吃过早饭后,我就让助助护送他们上路!”

  波波说道:“如果现在仍用助助护送他们,恐怕有些不妥!”

  “为何?”

  波波笑了一下道:“现在正是考量各队头目的时候,如果你让助助独自离开,一来他难免会有想法;二来因为上下间缺少了解,难免会影响到他们日后的配合!”

  雄雄原来并没去想这个问题,现在听到波波这样一讲也觉得有些道理,便反问道:“那么你觉得派谁比较合适?”

  “我看不如就让来来去一趟,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份内的事情,如果我们一定要假手他人,也显得对他缺乏信任。你说呢?”

  雄雄权衡片刻后方才应道:“好吧!不过你要另派一队骑兵随从,以便在他们返回时运送武器和帐篷等物!”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波波忙追问道:“你这么早去哪里?”

  雄雄头也不回地答道:“我让晚晚准备挑人的事情!”波波闻听马上也使人去喊来来。

  当来来听说首领让自己带队回返后,脸上已经满是笑容!但他越是这个样子,反倒使波波越加放心不下!她想了想后,说道:“来来!在部落的不断扩充后,你要负责的队伍也将越来越大,而你能否带好这支队伍?则完全取决于自己是否胜任!所以你这次出行就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希望你能够好好把握!”

  来来听到这话连忙说道:“波波,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出一点纰漏!”

  “那就好!”

  来来又说道:“我还另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答应我!”

  “什么事?”

  “我想带着容容她们五个一起上路。”

  波波早知道来来最近同容容夜夜厮守,所以听到这话立刻不悦道:“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我现在是派你去执行任务,不是让你去欢好,你带着容容她们干什么?!”

  来来在提出这个请求时便已伏好了后招,这时听到波波直言呵斥,马上辩解道:“我想带她们上路并不是为男女之欢,而想利用这个机会一同传授那些人妇孺文字,这样也便于真真那里做事不是?”

  波波听完盯着他问道:“你敢说自己就没有趁机欢好之心?”来来听到这话只是嘿嘿一笑没有作答!

  波波想了想后说道:“你可以带她们去,不过别说我没警告你!你如果是只顾着私事而失言,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来来笑着应承道,而后方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