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04 2009.11.01 09:18

    随着波波的一声令下,数百汉军脚下生风一般在密林中快速穿行。因为各人早知此刻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落个全军尽没地凶险,所以为了不让在东侧上空设障的敌军发觉,无不极尽可能地压低自己在奔行中引发的声响。但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极力隐踪灭迹之时,波波刚刚生出的那个男婴突然“哇!”地一声哭将出来!这孩子一声为始,便接连不断,大有不可遏止之势,这样一来马上便暴露了队伍在密林中的位置!

  波波听到孩子的这声哭叫,尽管她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忙于眼前的战事无暇喂奶之故,所以才引发饥饿难耐的孩子啼哭,但肩负着拯救总部的她现在却管不了这么多,更无法因此原谅自己的亲生骨肉,因为数百个下属的性命极有可能就要断送在这个孩子的哭声中,所以她马上对那个抱着孩子的女兵喝令道:“堵住他的嘴!”

  那个女兵听到这个命令后心头剧震,她太明白假如自己真的这样去做,对于一个新生儿意味着什么!所以她强忍住就要夺眶而出地泪水,对主人摇头哀求道:“波波!不能,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波波听到这话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狠下心来再次喝令道:“堵上!”她的话音未落,两只前来侦察的战枭便发现了队伍的行踪,对方立刻毫不犹豫地投下了燃烧弹。他们的这一做法无疑也就等于是通知了其头目,自己在这里发现了汉军的踪迹!

  波波看到敌人已经发现了队伍的位置,心沉之下马上放弃了原来抱团突围的想法,急令队伍以小队为单位找准起火点缝隙迅速穿插,直到潜至敌军无法发现的位置后再分头转向东北,然后于密林的东北侧外缘会齐!

  那个抱着孩子的女兵看到波波开始忙于指挥,害怕过一会儿她稍有余暇又要因为这孩子会暴露目标引起敌军的注意而为难其骨肉,当下便狠了狠心,突然抱着孩子向斜刺里跑去。另一个一直陪伴其身边的知心女伴,见此情景稍一愣神之后立明其意,当下便紧紧追随其后也向西面跑了下去。

  为首的米军头目一边派人赶去向统统报告;一边急令队伍抢先在对方前路纵火阻拦。这个米军头目以为统统接到自己的报告后必定会带主力扑上,届时区区数百汉军立刻便会在一片火海当中灰飞烟灭!可出乎其意料的是统统为了在这些下属面前彰显自己的运筹能力,以便为今后统帅空军提高威望,他并不肯放弃原定在密林外屠杀汉军的计划,只派出一个中队赶来夹击汉军,仍旧准备逼迫对手原路回返后再实行预定地屠杀!

  波波突然改变了队伍的行动方式后,迫使米军只得再次随之化整为零各自作战,这样一来原本急如骤雨地燃烧弹亦随之投放变得零散起来,四处开花的起火点尽管让众人危险丛生,但因它在演变成一场大火时尚需一些工夫,所以这对眼下全力奔行的汉军来说尚能支撑一些时刻!

  原先未免自己出手暴露出波波意图的周周,看到眼前这种状况再也不敢袖手,当即率队刻意从战场外缘由东转北切向对方的小股兵力,她们的加入迫使前方担任夹击任务的米军不得不再次分兵应对,从而令地面承受的火力亦随之变小,但饶是如此因为身后的火势已经越来越大并且直追而来,这一切都令眼前的这支汉军面临地压力越来越大!到了这个时候,这些战士心中都不免有些疑惑,他们想首领一向无所不知,今天我们同波波身处险境难以脱身,他这回为何竟然迟迟没有派人赶来救援?

  各位朋友看到这里时恐怕内心也早存此疑惑,想那雄雄既然能够有超能力俯视全局,他怎么会眼见总部队伍随时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而坐视不管?问得好!因为这其中曲折还一直没有时间转告给你!

  林林独行逞能之举,完全出乎雄雄的意料之外,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一向听话的林林竟然为了争功会惹出一场大乱!正是因为雄雄对林林的这种信任,所以直到米族空军偷偷潜出大营开始攻击总部队伍后都没有让雄雄发现,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另一处战场上面!

  汉军主力都在同米军开战,怎么会突然冒出另一处战场?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为雄雄小估了那个蛇蝎女人——采采!

  雄雄因为急于赶回驻地去救同米军交手的汉军,为保险起见便带走了风风。他当时想的是自己已经拿获了采采,并将其交代给响响等人派出得力之人看管。随着风采二人皆被擒获,对方的阵营已乱。再有响响和牛牛二人的帮助,亚亚重新带领这支队伍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实际上他的这种预估却犯了一个大错,就是完全小视了采采在前期为夺取族权而蛊惑地人心之乱!雄雄因为同这支队伍脱离已久,他没有对此作出正确的预估还算情有可原,但始终身处此营并且头脑清醒的响响和牛牛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在无形当中给了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一个大好地良机!

  亚亚眼见风采二人的阵营当中因为没有了主心骨阵脚大乱,而自己这边则有响响和牛牛从旁鼎助心下早已放宽,为了遵行雄雄临别前的指示,他在雄雄刚刚离开后,便指派牛牛亲自带人负责看管采采,而后便将草草和响响二人带到指挥车中,准备商议一下如何处理风采阵营残留骨干,以及怎样赶去同雄雄所带队伍会合的问题。

  响响听完亚亚抛出的议题沉吟片刻之后,方抬起头来说道:“按说风风和采采二人已经拿下,我们对他二人手下的那些余孽应该尽快解决才好!但我现在却另有一层担心?”

  亚亚见响响说这话时神色凝重,马上催问道:“你说!”

  “在你们二人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风风已经掌控了全族的队伍。这个狼子野心地家伙为了进一步稳固其根基,不仅将部落主力部队的头领都安插上自己的心腹,更将我和牛牛二人原来所带的队伍不断打散重新整编,这就使得我们对眼下的部落控制能力十分有限,所以尽管现在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眼下只是因为风采二人的余孽都失去了挑头儿的人这才不敢轻举妄动,一旦他们当中有人带头儿闹事?从整体实力上看,我们几个人还远远无法同对方抗衡!这让我很担心一旦现在就对他们下手,万一引起兵变的后果会是何等严重!”

  草草听到这话转眼去看亚亚,见对方紧蹙眉头沉思不语,当下便转过头来向响响追问道:“那以你之见,我们应该怎办?”

  “我想最稳妥的办法还是应该先稳住他们,只要我们能够把队伍顺利带到同雄雄的合会的地点,那时候所有的难题便都会迎刃而解!”

  亚亚说道:“话是不错。但我们能想到的事情,他们也一定能想到!你认为那些人能安心同我们走?他们恐怕早就想到了一旦队伍真同雄雄会合,等待自己的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响响听到这话歪着头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亚亚并没有急于去回答对方的问话,转而向其问道:“你估计现在会有旧部对我们怀有忠心?”

  “明里、暗里应该会有万人左右!”

  草草立刻吃惊地说道:“就这么一点人?”

  响响望向她,苦笑着反问道:“你以为呢?”

  “我以为至少也会有一半人!”

  响响先叹了一口气,而后说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在你们昏睡的这段时间里,部落的变化有多大!”

  在草草还想追问时,亚亚为了抓紧时间马上打断她道:“响响!你刚才说明里、暗里是怎么一回事?”响响听他问起,便把当初自己同记记的约定,以及对方将几个暗通消息的好友安插到风风阵营的事情简要述说了一遍。亚亚听完在心中略略权衡片刻,方说道:“我看可以先将采采置于中军队列当中,草草你和牛牛专门负责日夜看守她,然后由响响再派出一支忠实于我们的队伍在车外严加把守,除了我们三个人加上牛牛外,不要让其他人再同这个女人接触。至于其他余孽为稳定军心计可以暂先不动,但要放出眼线暗中查探,如果对方有何叛乱企图,我们便要抢先下手,眼下只先吩咐下去,让队伍按照雄雄所率队伍的驻扎点方向开进,这样可以让我们从中查看究竟是谁敢于来挑这个头儿?然后再因势利导随机应变。至于其他所涉细节,我们在行进途中再逐一商议如何?我们毕竟还要先赶时间!”

  草草闻听点头说道:“我看也只好先这样办了!”说着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响响。

  响响见她向自己望来,便说道:“我看这个办法可行!”

  亚亚见二人皆无异议,当下对响响说道:“你先传话下去,命令队伍马上开拔!”

  随着响响起身离去,草草看着亚亚说道:“你认为他们那些余孽真就敢闹事?”

  亚亚微微摇头道:“他们心里有可能这样想,但表面上应该还没有人敢带这个头儿!”

  “如果他们现在就开始闹,你准备怎么办?”

  “那我们就必须先用雷霆手段斩杀这个带头儿的人!”

  “话是这样说,可我担心对方人多势众,我们现在是否还有这样地手段?”

  亚亚听到她这样说,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可眼下毕竟也只能见招拆招,走一步算一步!”草草听到亚亚心中也并无什么有效地办法,一颗心不由骤然变得凉沁沁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响响已经出去了好大一会儿,但不要说大军没有丝毫开拔地迹象,即便连亚亚和草草所坐地指挥车也是分毫未动,更让二人感到不安是连出去传令的响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