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865 2005.07.02 19:18

    

  雄雄的娘,更像一个久经战阵的勇士,她似乎并没有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在这一刻,尽管无论是她的脸、还是身上都刻满了岁月的沧桑,但在众人眼里,这个年迈的老妇,才更像一个真正的战士!面对屠刀,仍就从容不迫地走向刑场!

  草草看到这一切,心底隐隐猜到一些原委,可她却不敢再往下想!紧紧抓住亚亚的手腕,心里急切地呼喊:英英,你为什么不救你的娘!

  在龙龙的喝令下,龙族的队伍抛下这个孤单的老妇人,带着屈辱转身离去;玄玄似乎也已经同他达成默契,不再命令队伍追击。草草只能无助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敢去面对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切,但是指缝儿间泄出的泪滴,已将她心底的痛苦暴露无疑。

  原本晴朗的天骤然变色!狂风尽起,乌云密布。但这天地动容的一幕仍不能唤醒玄玄心中的一丝善意,他只把手轻轻一挥,十余支矛枪便已刺入这位母亲的身体!

  雄雄抬头望了一眼突然变如墨染的天空,低矮的云层让他心里感到非常压抑!这时,戈戈捅了他一下,向山路上一努嘴儿,雄雄忙向下看去,见玄族外出打猎的队伍已经返来,看样子他们还妄想着在雨前赶回山洞,正抬着猎物匆匆地向山上走来。他不禁扭头向猴猴点了一下头,以示嘉许。后者忍不住回笑,也透出了心底的几分得意。

  雄雄见只顾低头赶路的玄族众人已经进入最佳伏击点,便喊了一声:放!“轰隆隆!”地响声中,无数巨石被撤去拦挡的阻碍后,似脱缰野马直奔山下而去!雄族战士也跳起身来紧随其后出击。

  相距已近的玄族众人惊觉之后,再想跑时已来不及!少数人逃得过巨石碾压噩运之后,也没能逃脱雄族战士的追击,转眼间就纷纷死于矛下。

  戈戈见战斗结束,忙命人抬上对方猎取的野兽,向山上赶去。他见雄雄这次不仅没有亲自出击,脸上也没有了往日获胜后而荡漾的笑意!心里感到奇怪:雄雄怎么了?这次回来之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话少,还让人琢磨不透。看来英英的死对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等他来到雄雄近前,便问道:“你没事吧?”

  雄雄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走!”

  戈戈见他这样,一摆手叫来猴猴,吩咐他在前领路,自己则陪在雄雄身边。他小心地说道:“雄雄,我发现你这次回来变了!要在从前,你就是身上有伤,也一定会冲上去杀敌,可现在获胜后,你似乎还不高兴,为什么会这样?”

  雄雄扭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方才说道:“我在想,我们这样杀来杀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大家都能安于自己的领地,每天除了打猎以外,再不需要攻杀,安安静静地生活多好!那样英英和跟着我的那些族人还会快快乐乐的活在这个世上!享受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生命!”

  戈戈听了他这番怪论,大吃一惊!说道:“如果那样当然是好!可现在的问题是:你不去杀他,他就要来杀你!你想过安静的日子?玄玄他让你过吗?他不断地蚕食我们的领地,压缩我们的生存空间。他的野心还不止于此,他现在是要剿灭我们全族!你要想过太平的日子?眼前除了先剿灭玄族以外,没有别的办法!等你剿灭他之后,也许还会冒出新的部落向你发动攻击。除非你将这天底下所有的大地都控制在你的手中,到那时才能过上你说的那种安逸的生活!”尽管雄雄听到戈戈是在出言反驳自己,但他也认为这个忠诚战友的话未尝没有道理!

  就在雄雄陷于情恨之中,不断索解心结的时候,雄族的队伍已经来玄族老窠附近。猴猴命令队伍潜伏下来后,等待雄雄和戈戈到达后下达出击的命令。

  雄雄举目向点着篝火的山洞里看去,发现里面基本上除了女人就是孩子,她们的人数与刚才遭伏击的猎人队差不多。这让他感到有些奇怪?看来玄族之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他们似乎并没有接受上一次的教训。

  猴猴已经忍不住渐起的杀心,跃跃欲试地向雄雄问道:“雄雄,我们上吧?就她们这样的留守队伍,三两下就能消灭的干干净净!”

  雄雄看了一眼周围摩拳擦掌的族人,知道他们都已按捺不住内心复仇的***!只要这一冲上去,必定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简直就可称作一场屠杀!

  本来这对于部族之间的争斗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随着英英的惨死,雄雄在一番冷静的思考之后,心理已经悄然地发生了变化:人的生命毕竟不能等同于作为食物的野兽,没有它你就无法生存。那为什么还要作出许多人为的杀伐呢?他看着洞里的一个女人正在哺育自己怀中的孩子,这也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娘。想到这里,他心里不再犹豫,低沉地说道:“传我的命令:只对举枪抵抗的人发起攻击,其余的人一律不杀!”

  戈戈听了他这话,心里暗叫:完了!完了!雄雄这回是彻底变了!我刚才那些话是白说了!先前他是放单个敌人,这回他可是想放更多呢!一想自己这次可没办法背着他杀这么多人,看来只能寄希望于敌人全部反抗了。

  猴猴惊诧地望着雄雄,心想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在这个时候他却不敢发问,只愣愣地伏在一旁。

  雄雄再次低沉地重复了一遍命令,在确认族人都已经听懂之后,便率先起身向前冲去。

  雄族战士在洞口刚一现身,立即就使没有了主力的玄族众人陷入惊慌之中!在雄雄的一声断喝:“抵抗者,杀!”之后,只有少数人蹲了下来,她们大多还是带着婴儿的年青妈妈。更多的人本能地选择了反击,因为她们心里根本就不相信雄雄的话!

  真是:风卷残云犹嫌慢,直如举手径折花。片刻功夫,除了二十余个蹲在地上,始终不敢抵抗的女人和年幼的孩子之外,其余之人皆被杀死。

  众人眼望雄雄,听候他的示下。雄雄看了一眼这些蹲在地上的女人和孩子,只说了一句:“都带回部落。”便再无二话,率先走洞出去。戈戈知道这个命令已经无法更改,忙叫人抬上战利品,押着这些女人和孩子离开。

  回去的路上,一直有些不甘心的戈戈又走到雄雄的身旁,他大惑不解地问道:“雄雄,你为什么又不肯不杀她们?”

  雄雄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不单是不杀她们,以后凡是在战斗中不抵抗的女人和孩子,都不再杀!”

  戈戈吃惊地问道:“为什么?”

  雄雄说道:“这样做的好处是会使敌族的人越来越少。而且没有了女人,他们的部落就无法繁衍下去,这样可让他们缺乏后续的力量。长此下去,敌我双方,彼消此涨,他们就没有了和我们抗衡的实力。同时,如果我们一时不慎,有女人落入敌手,他们为了繁衍后代,也不会再杀她们,这样就可以减少因为部落争战而带来的生命消亡。”

  戈戈听完,感到这个说法有些不可思议!但想想似乎也有一些道理,便闭了口,不再说话。他不知道雄雄在这番道理后面还隐藏着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就是在这些日子里,他每当在想起波波的时候,心底都特别担心她被玄族杀害!这次正好有机会将玄族妇孺连根拔起,那么今后不仅仅是波波,就是别的女人落入敌手,轻易也不会再被对方所杀害。

  此时的雄雄并不知道,因他心中深爱着波波,一念之间下达的这道命令,不仅推动了种族之间混血的诞生、提高了种族基因的质量,还开创人类历史上,在战争中开始保护妇女和儿童生命的先河!在这种智慧生命发展、壮大的历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当然,这是后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