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48 2007.01.06 16:57

    柳柳独自一人坐在刚刚搭好的帐篷里,想着草草同自己所说有关采采的话,一时无法判明真伪,心中更是存满狐疑!

  自己同采采之间的密语为何会传入大头领的耳中?她的说法为何又会与自己心中对采、林二人所下判断截然相反?这个背道而驰的说法让她好不茫然!令柳柳此刻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相信眼睛所见?还是听从耳中闻言?不过有一点让她今天感到很舒服,就是草草并没有用大头领的身份来命令自己如何去做,而是像姐妹之间的交谈,并肯让她自己去下判断。当然这个前提就是不得将二人所说外泄,否则后果就要由自己承担!

  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对方肯甘冒奇险让自己知晓,这种信任又让这个从来也不曾参与过任何部落大事的柳柳很是感激,所以她才会答复对方稍后再说出自己是否愿意加入这个计划!

  正当她在这里心思辗转的时候,采采与众女伴一同返了回来。对方一见她独自坐在帐篷里,当下便笑言道:“柳柳,你今天可是便宜了,我们被珠珠调去帮人干了大半天,现在都快累死了!”说完不等她答话就在其身边坐了下来,口中又玩笑道:“我帮你多干了那么多的活儿,你是不是该为我揉揉肩?”说着就转过身去将自己的肩膀对着柳柳。

  若在平时,柳柳见她如此定会笑语相对、双手拿肩,可今天再见对方这个模样时,心中不由暗想道:采采这个样子难道真是作伪吗?因此手中并没有紧跟着做起来,只是将眼中余光向诸人瞄去,见众女伴好似各自在一起说笑不禁,但只要细心一看便知道各人竟像是对采采有意疏远!

  采采这时也觉察到对方今天好象有些不太对劲!这时便将身子后仰,眼睛再向上翻去看着柳柳低声笑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没有看到弱弱?”

  柳柳听见对方发问,心知自己刚才有些失态,马上顺势点了一下头,口中只“恩!”了一声没有去接下言。

  采采见她落落寡欢的样子还道是为没有见到弱弱而苦恼,便坐起了身子安慰道:“没关系,今天没见到明天再见好了!为何这般愁眉苦脸、真令我见犹怜!”说着就将手臂放在对方的肩膀上晃动起来,直到看见柳柳露出一些笑容这才作罢。

  稍后,采采用眼飞快地瞟了一眼其余女伴,见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这里,方才低声问道:“这回过去怎么竟会没有看到他呢?”

  柳柳因为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对方,所以采采刚才这个飞快地举动并没有逃出她的视线,这时见她真的先去留意是否有人注意到自己再去询问弱弱,心中不禁对草草所说已经相信了大半!但因自己进入汉族以来多蒙采采照顾,此时还让她无法狠下心来只凭这一点就彻底改变看法,于是暗暗想到只要自己有心慢慢观察一段,她如果真像草草所说,自然还会露出马脚来!计议已定便按着草草所教先敷衍对方道:“上次响响带回很多敌人的武器,现在弱弱他们正忙着察看想要依样造来,因为那个东西可以炸开,所以根本就不让我们这些外人靠近,这样一来恐怕又要有几天见不到他了!”这回说完可是出于真心地叹了一口气,采采见她这等模样,当下不禁信以为真!接下来,二人虽是扯些闲话,但因柳柳已经对草草所言上了心,所以便有意勾着对方多开口,由此来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来判断真假;采采不虞一心要拉拢利用的这个柳柳已经有心要诈自己,所以仍是想示惠于对方,就这样二人都将真心藏紧,动开了各自的心思不提。

  当猴猴那里紧锣密鼓地着手于空战的准备时,亚亚现在反怕敌人彻底失去了自己的踪迹而影响到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所以在隐蔽起这处的主力行藏后,不时地派出小队战士忽东忽西地去迷惑敌人的空骑,他的这一手可令米军再也无法摸清其意图!

  米米看着眼前围坐在一起的众头领,说道:“因为我军失去了利用小泉追踪的这个手段,两天来这股汉军本可以逃走,但他们不仅没有离开,还不时地进入我们的视线,对于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历历这回刻意没有先开口,而是把话头儿留给了音音,以便自己在族长面前驳倒对方所言!音音果然中计,这时不假思索地说道:“从对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同他们的主力会合上看,我猜他们一定是已经跑散。现在这支小股敌军东奔西窜,他们目的不过就是找到自己的主力!”

  历历听到这里马上说道:“你猜?两军开战是可以用猜的吗?你猜上一次还可以全歼对方,可最后又怎么样?还不是让对方跑掉!”随着他的一经说出,音音的脸上马上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这句话无疑是打在了音音的痛处,但事实如此让他欲辩无从,正不知自己应该如何应对时,只听泥泥慢声细语地说道:“音音所说也只是他心中的一个想法,你既然不同意这个说法,想必还有更加合理的解释,不妨说出来听听,以解我们心中疑惑!”就看众人的头随着这话音齐转,立刻又都改为了盯着历历。

  历历心中暗骂泥泥这招阴毒,看似浑不着力地就将暗箭射向了他,而自己接下来不管说什么,对方都必要反击一番。所以必须慎重行事,否则就将闹个灰头土脸!于是,他略略顿了一下,迅速理清头绪后说道:“从两天来飞骑的回报上看,每一次发现的敌军人数都是少之又少,而且他们还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这就是每回都是对方主动出现,在地点上也好似经过细心选择,不仅不利于我们的雷弹抛射,在前方不远处就有可以遮断我们视线的地方出现,而这恰恰就是他们隐踪灭迹所在!”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一眼众人,见这次连音泥两兄弟听得都很认真,心中好不得意!

  米米一见历历的神色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立刻道:“说下去!”

  历历见首领急声催促,知道这回自己真的没有白做准备!当下用手在虚空中作势配合,接着说道:“我知道对方现在这样引逗我们必有用意,但是用意为何?现在大家都不清楚,我想我们也完全不必管他!”

  音音终于找到一个反击的机会,立刻接口道:“你不管它,你管什么?”

  历历听到这话只是将嘴角一撇并没理会,而是自顾着说道:“我今天特意乘专骑随空哨走了一遭,仔细留意了一下各次发现对方族人的地点,以便从中摸清对方的规律,哪知这一看竟发现了一个秘密!”说到这里,他又有衣地顿了一下,而后不等首领再次催促,就转向对方用手比划着说道:“米米你看,在我们数次发现敌人的地点上,他们无论向东还是向西,其中还有一次由南向北而来,如果把看到他们的地点分别向里压缩,其聚集的地方正好是我们南面的一座大山。如果从地势上讲,这里比其它地方更适合隐蔽,而为何对方偏偏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你们大家心里不觉得奇怪吗?”说完,他将目光锁紧在音音脸上。

  泥泥看见自己兄长听到这话时就要开口去问,急忙用眼神制止对方,可对方正同历历对视,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他,更没有压住自己的好奇心,所以当下还是脱口而出道:“奇怪什么?”

  历历等的就是这一问!便马上说道:“对方如此做作,其目的不外是怕在吸引我们的同时暴露了自己的藏身地,可他们没想到越是这样,就越将那里伪装得太过扎眼,所以我说这处大山一定就是所在,我们应该以雷霆手段摧毁那里才对!”说完,他笑着看了一眼泥泥,这才志得意满地坐了下来!

  泥泥可不似自己的兄长那样猛撞,他一见首领听到历历所说后的神情,就知道族长已经接受了这个说法,再加上放弃双方成见不提,泥泥本身也很信服历历的这个判断!所以他的聪明之处在于自己并不肯昧心而言,而是选择了现在米米最为关心的下一步应该如何去办,这样一来既显示自己以大局为重的气度,又帮助米米解决了眼前之难!所以当下便接着历历的话头儿说道:“历历的判断有道理。我看事不宜迟,我们应该马上以空军为主,将我军步兵全部运达,然后漏夜发起攻击!”

  米米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对方是否真是在那里?我们还无法确定下来!一旦连夜攻击,不仅空军不好施展,搞不好还要误伤自己的人。如果对方不在?还要虚耗许多雷弹!我看不如这样,今晚月上中天我们就全体出发,到达那里后围而不打,待天亮确认后再动手不迟!”

  泥泥听到这话有些担心道:“如果我们大军全至,这些帐篷等物也要带走,这样一来是否太过拖累?”

  米米看着他问道:“你是说留下一些人在这里看守?”说着见日日在泥泥耳边小声嘀咕着什么?便又向着日日说道:“你在那里嘀咕什么?大声说来让我们都听听!”不知这日日究竟会有何说法?他的所言对汉军是否会造成伤害?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