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25 2008.05.12 09:11

    因为亲身感受雄雄的技艺与谋略在前,亲眼目睹弩箭超常威力在后,所以非非心中对汉族已由从最初地愤恨到轻蔑,渐次转化为信服进而敬畏,这种心理上的变化在他去完成雄雄交给的任务时又怎敢稍有怠慢?所以很快便凭借自己在旧部中的权威一言定鼎,当下便带着那支被困于河堤旁的队伍赤手来降!

  双方会合后,先前的那个头领在非非的指令下看到雄雄倒头便拜,雄雄一边伸手相扶;一边笑道:“我们打了这久,我可到还一直不知你的名字!”那人想到对方先前问这话时被自己一口回绝,当下便闹了个大红脸!

  不知前因的非非马上便代其答道:“他叫现现,是我在族中最为倚重的一位心腹头领!”

  雄雄听到他这样讲,便笑着说道:“既然是你最得力的一位部下,那就仍让他跟在你身边好了!”

  正担心对方日后会将现现调离的非非听到这话喜出望外,马上提议道:“这处旷野风强露重,我看不如把所有的队伍都移到山谷内一起驻扎,这样也便于族长统一调配!”雄雄本有此意,在听到非非能够先于自己提出后,当下便顺水推舟地命令让各军依次开赴内中驻扎。

  随着各军头领纷纷行动后,特特命人牵过一匹战马并协助非非上得坐骑,因知对方尚未习得驾御之术,便又派出一个随从暂为非非牵马,以便使三人能够并骑而行。非非见这人为自己想得如此周到顿生好感,及待雄雄为他们作过介绍后,他对特特的态度更是与震震大相径庭,但因有雄雄在旁尚不敢同对方表现得太过亲近,所以只小心应答着雄雄不时发出的询问。

  雄雄这时扭头向他问道:“我看你一直率领族人固守领地,似乎并没有开疆拓土的想法,这到底是因为这里的食物充足让你们不思进取?还是因为过于擅长抵御而导致攻击不力呢?”

  非非没想到雄雄一上来便提出这样尖锐地问题,愣了一下后仔细斟酌着答道:“在我的北面并存着几个部落,因外面的猎场食物稀缺,所以他们无不想着如何攻入山谷来取代我们,这就使得本族为了保住自己的食物资源要不停地进行抵御作战。”

  特特不等他说完便问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打跑他们一了百了?”

  非非听完苦笑了一下道:“并非没有想过,实在是其中有苦难言!”

  “这话怎讲?”特特仍旧追问道。

  “若论部落的实力,每个单独的敌手都不如我!但因这些外敌几乎连成了弯月般的形状困在本族一侧,这就让我不能不想到假如自己主动向其中一方出击,那么在自己没有解决对手前,其他部落突然攻来又当如何抵挡?而且在我族中一直都是女多男少的局面,让那些女人凭借地利之便去阻击敌手尚可,但如果让她们同对方短兵相接,我可真是没有一点把握!”特特听到这里方才恍然,原来这个非非另有难言之隐!

  雄雄听到这里微微一笑,忽然问道:“你不觉得那些敌人在最近这些日子要比以往平静许多?”

  非非听到这话心中一震!他暗想:雄雄身在南面,他是如何知道北侧的动静?这般想着见对方正望着自己,忙又说道:“要说这些敌人是比以前安稳许多,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无法攻入山谷,所以才不想再作无果之争吧!”

  雄雄听到这话仰头而笑,而后点指对方说道:“非非,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不吃肉的狼吗?”

  非非闻听此言马上坐直了身体,问道:“你是说他们表面风平浪静,暗地里却已经准备向我动手?不会吧?”

  雄雄仍旧难掩笑意地问道:“非非,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不知道。”非非摇着头、一脸茫然地答道。

  雄雄直言不讳地说道:“你这个人不仅过于自信部落的地利之优,更忽略了对敌情的刺探。你以为自己在面对众多虎视眈眈地敌人时,只要凭借一些天然优势便能终生所忧吗?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绝对地优势,一切都会因人而变!我们就拿横在北面的那些部落来说,你恐怕到现在仍不知外面的数个对手已经在征战后合并成三个部落!”雄雄说到这里时,特意伸出三个手指来向对方示意这种数量上的变化,然后接着说道:“而且现在最为靠向西侧的对手,将使你们面临着前所未有地威胁!”说到这里后,他稍稍停顿下看了一眼难以相信地非非,接着说道:“我这样说,你心里一定不会相信,以为我在吓唬你是吗?”

  “不……不。”

  尽管非非嘴上这样说着,但雄雄一看他脸上的神色便知对方口不映心,当下便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自己同那些人毗邻而居,而我同他们之间尚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地天堑,所以有什么事情也会你先知道,绝不可能是我这个‘外人’更早得知。你想的有道理,但它只是对常人的道理,对于我雄雄却并非如此!我知道现在你还不会相信这些话,但是随着我们接触日久,以后会证明我此刻所言不错,现在只说假如你没有遇见我将会面临着什么!”

  非非听雄雄说得十分认真,不由联想到自己在山谷内的布置轻易不会被外人得知,但对方下手之处无不针对自己的弱点,也许雄雄真有超过常人的本领才能如此有地放矢!随着他这样想过之后,开始端正了自己的心态来听雄雄所讲,只听对方接着说道:“据我所知,原来在你北面紧密相邻的七个部落,因一支行动诡秘地新队伍介入而挑起了他们之间的猎场争夺战,这就使得各个部落之间经过数次拼杀过后达成了一个新的平衡,也使原来的七个部落在这场吞并与反吞并的弱肉强食过程中只剩下了三个部落!由西向动来说就是放、才、前三族,而一心要将你拿下的人就是这个放放。他对于如何剿灭你族不仅蓄谋已久,而且早在我们到来之前便开始付诸实施!”

  “你说他蓄谋已久?那他又准备怎样动手?我们为何迟迟不见对方的风吹草动?”非非听到这里不由充满疑惑地问道。

  “这就是他的心机所在!他之所以没有早动手,那是因为他以前尚未取得那个绝佳地进入山谷的通道,而要获得这个通道就必须要先降服原来处在最西面的近邻后才能实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放放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吞并对方的良机,而这个机会就因为我前面说过的那支诡秘地新队伍到来才出现,所以他在俘获了对方大批族人后,便利用那些人身具的技能来推行自己的计划!

  他的计划说起来很简单,但你却一定不会想到!他利用那些俘虏的擅长来偷偷挖取两座断崖下的积土,并将那些挖出的沙石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运走,在每日天光大亮后再将洞口遮掩来迷惑于你,这样穷其数月之功,靠这种掘土作业终告大成。如我所料不差,他们在这两天就会向你动手!”

  非非听到这里笑了一下,说道:“即便是我不知道他们的行动,但你认为凭对方一族之力能够胜出我们吗?”

  雄雄微微一笑,说道:“如果只是一个部落对你偷袭,或许因其兵力不足的原因难以得手,但假如另两个部落在明处来牵制你的兵力,而他则躲在暗处突袭,你想想自己会有多大胜算?”

  “你说他们准备联手来攻打我们?这怎么可能!如果真是那样早就没有我们非族的立足之地,哪里还要等到现在!”

  “哈哈哈!非非,我不知你为何这样自负?但是我可以告诉你,部落之争看重的只是利益,当对方能够给予你的东西远比损失要多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会动心!”非非听到雄雄这话并没有相信,但因不想同对方争吵,所以只笑了笑没接下茬!

  “你不信是吗?好,我会让事实来告诉你!”

  非非笑着说道:“你想怎么证明自己的话呢?”

  雄雄信心十足地说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你亲眼目睹!”

  说话间,三人的坐骑已经抵达隘口,正巧迎头碰到一队卫兵用藤网抬着波波也到了这里。雄雄一见波波躺在其中显现出十分虚弱的样子,忙翻身下马上前探视。

  及待他来到波波身前,见躺在里面的波波上下都铺盖着厚厚地毛皮,便急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不碍事!可能是我刚才为晚晚疗伤时用岔了劲,所以腹中疼得厉害,我想躺一躺也许就好了。”

  雄雄听完方才略略放下心来,转而问道:“晚晚的伤怎么样?”

  “折了几根肋骨,我刚刚已经为他接好,不过他要有些天不能动弹,必须静养才行!”

  雄雄听她说完才满是歉意地说道:“都是我不好,一时情急就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体!”

  波波笑道:“我就是知道会如此也要为晚晚疗伤啊,不然我们的首领岂不会为损失一员悍将心痛得要死!”说完,她看到雄雄只穿着里面的短襟便向其身后望去,见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正穿着雄雄的外套,便知道那人应该就是非非了!她有心将自己覆盖的毛皮披到雄雄身上,但想到这样一来难免会让那个非非多心,为免对方因此尴尬,当下只得说道:“这里风硬,你还是同我一起赶往营帐内烤烤火吧!”

  雄雄闻听此言便知其意,当下俯身在她耳旁悄声说道:“你放心,我没事!等我办完了那些紧要地事情就来看你!”波波见他当着这些人同自己亲昵密语,脸上不由一红,只得说道:“你自己要当心!”

  “我会注意!”雄雄一边点头应着;一边摆手让卫兵先把波波送走。

  非非看到雄雄对这个孕身高耸地美丽女人格外关切,不由向一旁的特特悄声打探对方的身份,及待得知波波于族中的超然地位后,心中不由暗想:雄雄可以提拔自己喜欢的女人,看来我也应该给媚媚在这族中找个合适的位子。

  当他在心中动起这个念头后,马上便由此动开了脑筋,也正是由于这番私欲的暗下作祟,才让他一上来便触犯了汉族的大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