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54 2007.06.09 06:42

    

  亚亚听到双方在部落面临着重重危机时还在那里较力,心中已然十分有气!但为使众人能够同心协力一致对外还不便当场发作,所以当下只好隐隐不发地说道:“顺顺和鱼鱼虽然各自请战,但因他们二人的队伍都没有经过特殊训练,加上三面出击在配合上也存在着问题,所以这个做法只有徒增伤亡,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稳妥的提议!”顺顺和鱼鱼听到亚亚一口否决周周的提议,方才将早已悬到嗓子眼的心重又放回肚里,并在暗中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周周刚才所说不过是见他们联手对付林林的气话,所以这时听到亚亚否决后也并没有坚持;草草因为非常了解亚亚的性情,这时听到他这样说,已经知道对方心中动了真气,自然也就不会再说什么。

  亚亚见她们两个都没有继续坚持,当下便转移开话题同众人研究起设伏的地点以及所涉各个细节等项。

  正在这个时候,亚亚先前派出的专属队头目已经把柳柳慢慢移到附近,令风风一见之下不由暗生警惕,他见柳柳在众人的托放中并无动作,心中不由猜测着对方现在究竟是死是活?想到如果这个女人并没有因此死去,那么一旦说出自己和采采会面的事情来,其后果对自己可是十分不利;草草见风风并没有专心去听亚亚的部署,而是不时将目光瞟向柳柳那里,心中益发肯定了对方定是与此事有关,心中也不禁随之推想着如何才能让对方暴露出来,以便能够让自己抓到他和采采的把柄进而消除隐患。

  只因这此刻二人都把所有的心思用到这上面,所以谁也没有对亚亚部署太过留意!稍后,亚亚见众人对自己的部署并无异议,便让各人回去准备,而后单独把林林喊到身边低声问道:“你准备派谁去完成佯攻的任务?”

  “武武不在、卫卫和猎猎都要随我出征,所以就只有派种种前去!”

  亚亚听完想了想,说道:“你告诉他!此次出击并不是要消灭多少敌人,所以不要一味硬拼,而要多动动脑子想想如何把敌人吸引过去?如果他因此把一队人都拼光了,对于我们来是说也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我知道!”

  亚亚听到林林一口答应,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你也是!怎么说话也不动动心思?风风他们明显是想激你,可你却仍肯上这个当,我看你也是没有多少长进!”说完见林林只是笑笑却并不搭言,心道:自己同他的关系毕竟差了一层,这要是猴猴说他,对方一定会嬉皮笑脸地开脱自己!这般想着便说道:“趁着眼下还有时间,你把准备的事情先交给副手,自己抓紧同种种商议一下有关佯攻的事宜。记住,最主要就是做到不可失手,否则所有的计划都无从说起!”说完,便将随身携带的族令交于对方一枚,以便林林能够调动骑兵队的战士。在催促着林林抓紧去办这件事情后,亚亚一转身正好看到风风已经站在柳柳那里,不由得微蹙着眉头走了过去。

  风风见亚亚过来后,便撇下身边的草草向他问道:“柳柳在营中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她会不会是被别人暗害方才如此?”

  亚亚看着他反问道:“你怎么会这样想?你说谁又会害一个普通女人,他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

  风风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问题换来亚亚这样多的反问,当下有些吃不消地讪笑道:“我怎么会知道!”口中虽然这样说着,但脸上表情已经明显有些不太自然,为免让亚亚和草草窥视出自己的心思,赶忙又转开话题问道:“你看她为何会受怎么重的伤势?”

  亚亚似随口答道:“我想她定是一时失足才滚落坡下,谁知道呢!”

  风风听到亚亚这样说暗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让她呆在这里也不是长法儿,我看不如把她送到后勤队伍中更便于照看,你说呢?”

  “不必!就让她呆在我这里好了,我准备等她醒来后问一问摔下去的原因!”亚亚说到这里时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搞不懂!她一个大肚子女人为何要偏偏要走到那么危险的斜坡上去?”

  风风听到亚亚要等柳柳醒来亲自问话已经有些心惊,暗想自己还要等待此战失败后才能动摇亚亚的地位,如果在此之前柳柳苏醒岂不是要坏了自己的大事!这般想着心中已经暗动杀机准备抢先出手除去这个女人,但因有亚亚在旁不好实施,便转而想到可趁夜间无人注意时再悄悄动手锄掉这个后患,当下计议已定逐托辞离去。

  草草看到风风走开后,立刻凑到亚亚身旁悄声说道:“我在议事的时候就一直注意风风,我想现在可以说这件事十有八九都会同他有关,否则以风风的性情又怎会如此去关心一个普通的女人?你刚才真不该告诉他要等柳柳醒来询问的话,这样一来岂不是就等于催促他动手一般!”

  亚亚闻听微笑道:“以你看来风风是否敢于公然作乱?”

  “当然不敢!我们现在虽然因为食物短缺原因出现军心动摇的局面,但是如果说到有人想利用这点公然叛乱还无法号召起族人顺从,所以风风绝对不会去冒这个险,最多就会利用这个弱点掌握一些主动权罢了!”

  亚亚说道:“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才用柳柳随时可能苏醒的事情来震慑他,让他暂时把心思都用在这个上面,免得再用其他方法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至于柳柳的安危有我在旁,料来他也无法危及对方的性命!”草草听到亚亚的解说后方才明白过来,但随即想到亚亚这样做也是太过冒险,一旦发生失手的后果就将无法掌控局面,可看到此刻的亚亚信心满满又不好过于谏劝,当下只好暗自思谋着应对方案。

  正在这时,一个先前被派去找寻粉粉的战士返了回来。亚亚看到他马上招手把对方叫到身边,而后问道:“怎么去了这半天?”

  那个战士悄声回道:“我们遍寻营地都没有找到粉粉,后来还是在一个偏僻的树林中发现了她的尸体。”

  “她死了?!”亚亚和草草异口同声地低呼道。

  “对!是用自己腰间的软藤吊死的!”亚亚和草草闻听这话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对手的动作真是好快!

  草草问道:“尸体呢?”

  “我们因为没得到命令暂时仍留在原处,现在有两个同伴在那里看守,所以我才急着回来报信。”

  “做的好!”亚亚说完转向草草吩咐道:“你现在马上同赶过去,看一看是否能够从中发现一些什么可疑之处?然后把粉粉的尸体就地掩埋,并封锁这个消息不要让它在队伍内传开。还有!一旦听到有人散播粉粉的死讯马上把这个人抓起来追问来源,我猜对手还会想利用这个消息来惑乱人心,这样我们就可以顺着这个线索继续追查下去!”草草闻听马上应了一声,随同那个战士一起转身离去。

  亚亚扫了一眼周围,发现这个地点远不如晶石处隐蔽,马上吩咐几个战士把柳柳再轻轻移放过去,并指令这几个人再不得离开柳柳的身旁,没有自己准许严禁一切人等靠近对方。

  当亚亚吩咐完这些后,方才在一边的晶石旁坐了下来,打开画面查看猴猴那里的进展情况。待看到猴猴除去利用二十几个战士作为观察哨外,连他自己都已经亲自上阵去猎杀野兽,显见对方是在拼尽全力去完成这个任务,亚亚追循着负责运送猎物族人的脚步,看到堆积起来的肉食已达所需七成左右,再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西去的日头,不由开始担心起猴猴能否按时返回的事情?

  林林并没有完全按照亚亚的吩咐把事情交代给手下去办,这倒不是因为他不放心,而是其深明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

  林林当着骑兵队以及自己手下的头领们把亚亚的部署转述后,便说道:“种种,我想把这个佯攻的任务交给你,能否完成?”

  种种听到林林把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后,立刻毫不犹豫地答道:“没问题!”

  正当林林对于手下的信心而欣慰时,卫卫突然开口说道:“我认为让种种去完成这个任务不太合适!”

  种种一听这话立刻窜起身来瞪着对方喝问道:“我去有什么不合适?”

  卫卫看到他这个样子便笑着说道:“你先不要急,等我说完了再驳也不迟!”

  林林看到种种仍然不服地要与对方纠缠,便摆手说道:“种种,你先坐下听他说!”种种见林林发话不敢不听,只得气呼呼地又坐了下来!

  卫卫见所有的人都在看向自己,便直言说道:“头领前面已经说了,这一仗并不是以消灭敌人为目的,而是要在吸引对方注意的同时设法保存自己,也只有这样才能将对方的兵力都引过来,否则攻势转瞬即被敌人瓦解,还如何能够吸引对方更多的兵力!”

  种种听到这里再也无法忍受,当下就用手指着卫卫的鼻子说道:“你去看一看我的队伍,他们可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没有?你再这样贬损我的战士……”

  林林见状当即喝道:“种种!你给我一边站着去!”种种听到林林这样呵斥自己,虽心有不甘,但毕竟不敢违令,当下只好负气站到一旁用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卫卫,那眼神就像恨不能将对方活剥了一般!

  卫卫对于种种的眼神全没在意,仍旧继续说道:“我这样说没有丝毫贬低种种的意思,而是想要提醒头领对应敌人不同的兵种时要采用不同的手段,再不可仍用以前的老办法,无论对方如何派兵种都一概去用步兵作战,因为随着敌人武器和兵种的拓展,再这样去做只有徒增伤亡而已!不知道头领想过没有?我们用步兵去对抗敌人的空军,一旦对方起飞后如何制敌?那是不是就要处在被动挨打的境地?届时我们的战士连还手能力都没有,又如何保证他们不被敌人消灭!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一点,最重要的则是一支敌人分队就可以将我们派出的队伍围剿,那又如何能够吸引全体敌军的注意?”

  林林听完卫卫这一番话,心中已经隐隐猜出了对方的用意,当下便笑着问道:“你有什么提议?”

  卫卫一见林林这等模样来问自己,便知道对方除去窥出自己的用意外更被说动了心,所以马上机不可失地将心中所想径直道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