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86 2006.12.07 16:44

    

  倩公主知道眼前是一次唤起对方旧情的良机,所以她望着眼中的汉嬴,面带柔情地说道:“过去的你不仅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更是一个会体贴妻子的丈夫!”雄雄听到她这样说立刻感到脸上一红!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伤害到公主,所以才能让她作出这样的感叹,但他在这关系十分微妙之时并没有接口!

  倩公主斜了他一眼,说道:“知道我们是怎么相识的吗?”

  雄雄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我已经没有了过去的记忆!”

  公主并没有期望他真能回答上来,所以径直说道:“我们初次相识的时候,那一年我十五岁。”对往事的回忆让她泛起了一丝笑容,少女初恋时的喜悦使她的脸上更加光彩照人,只听她说道:“有一天,不知为什么我心血来潮想捉弄一下那些时刻看管自己的人。在想方设法把他们都甩开后,我绕开了守卫独自一人游入了大海里,想要去寻一条人鱼回来玩。因为往日入海都有人陪伴,所以这一天我也没有想起要记住路径,只是沉浸在初获自由的喜悦里,这使得我不久就迷失在大海中,更为可怕的是还遭遇了最为凶猛地猎人龙,并且很快就受到它的攻击!”说到这里,她挽起衣袖露出晶莹如玉的手臂,只见上面一个令人触目惊心地齿痕居于其上!

  雄雄看到后不由想象出当时的情形必是十分危急,便问道:“后来怎样?”

  “是你的及时出现才用速射枪在它口中救了我一命!”说到这里转而问道:“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消除这个疤痕吗?”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们两人初识时的印记,每当我看到它时,都会想到如果没有你也就没有了自己!”说着她牵起雄雄的手,将其覆盖到自己的手臂上。

  如果是换做另外一个女人这样做,雄雄立刻会不假辞色地甩手而去,但此时的他想到双方的渊源,以及对方为了他所遭受的种种痛苦、不惜牺牲性命的情义,在心下感动之中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只看着她问道:“我当时怎会出现在哪里?”

  “那时候的你还是一个新兵,担任着海巡的任务,所以我们才能不期而遇!”

  “我就是一人孤身上路?”

  “是啊?如果不是轻装简从岂不是要惊跑了鱼群!”雄雄听到这话才知道那时的自己就相当于部落里的杂役,这种身份悬殊的变化不由令他笑了起来!

  倩公主这是与他重逢后头一次见他这样开心地绽露笑容,一时心下倍受鼓舞!说道:“当时你为我包扎完就要送我回去,可我在消除了危险后想到来之不易的自由哪肯就范?所以执意要同你一起去巡查。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真是任性顽皮,端出公主的架子搞得你最后只好照办!可如果不是这样,说不定我们就会在今后失之交臂!”

  雄雄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事,好奇地问道:“你说那时我们就这样呆在水里?可不能呼吸岂不是要活活憋死?”

  倩公主听完了不可支地笑道:“不是水里,是大海里!”说着,她起身坐到雄雄的身边,拿着雄雄的手指摸向自己的面颈交合处说道:“感觉到了吗?”

  “什么?”

  公主歪起脑袋让他两边仔细看去,雄雄这才发现了隐藏的秘密!原来,那里两侧各有五个狭长的小孔,它们平时被上面的肉盖遮掩,现在随着公主的刻意而为已经令其通畅起来。这时只听公主说道:“因为我们的种族长期生活在大海里,所以某些人体构造不仅随之进化得有如鱼类,更能消解海水中的盐份对身体的伤害。”

  雄雄笑道:“那为什么你的手脚没变?”

  公主笑道“如果让它们也变化了,我们岂不是真的就成了海鱼?没有了灵活的手指有些事情就再也做不来,所以我们从掌管人体变化的因子着手,将其固定下来令它无法再做出改变!”说着顺势搂着雄雄的手臂依偎在他的身边。

  雄雄从她的递进式接触中感到一丝担心,想道:如果照这个样子下去,她一会儿提出来让自己在这三个月里就陪在身边可怎办?那样自己岂不是有负波波!可在想到对方苦候自己,在终于见面后就冷然相对岂不是更加无情!只因雄雄除去波波外从不接近女色,所以眼前的情形立刻使其感到倍加为难!忽然,他想到一个办法,于是一边向前倾斜着身体;一边对公主问道:“你就这样随我走了,那些每日里跟随你的人岂不是要非常慌乱?”

  倩公主并没有从他的动作中察觉到对方的心中所想,这时听他问起,便也坐直了身体说道:“你说他们能不急吗!在我失踪了一天后,他们见无法再隐瞒下去,只好把这个消息报给父王,于是大批的人由内至外到处找起我来。到了第三天时,还在外面的你我都被这些人一起找了回来。”

  雄雄笑着说道:“这一下你可有苦头吃了吧?”

  倩公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没想到你现在变得这样坏!可你当时却不是这样想,听到父王要责罚我,立刻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一定要代我接受责罚!”说到这里,坏坏地笑着问道:“你是不是那时就爱上了我?所以才表现出的那般英勇,连父王都敢顶撞!”

  雄雄看着她一脸地坏笑,亦笑着答道:“不可能!我想多半是见你的娇弱之躯不堪责罚才挺而代之,要不然岂不有负我英雄救美的盛举!”

  倩公主听到他的这话,立刻举起粉拳向他背上砸去,口中说道:“讨厌!”打得雄雄假意求饶时,忽然将嘴凑近他的耳边悄声说道:“你说我娇弱之躯不堪责罚,那为什么成亲当晚在床上还要那样折磨人家?”

  雄雄听到这话立感有些吃不消,知道如果再让她说下去就很可能要与自己行风作雨,所以马上笑道:“这话好象有亏公主身份啊!”

  倩公主剜了他一眼,嗔怪道:“这里只有妻子,没有什么公主!”说着就摆出一副任君采摘的俏模样!

  雄雄在明知了双方以前的关系后,这时看在眼里只觉心神一荡,身体都险些要把持不定!为避免接下来有事情发生,赶忙收敛心神问道:“那你父王后来打我没有啊?”

  公主一见他眼中恢复了正常神色,知道此事绝非可以一蹴而就!暗想:如果自己急于恢复旧情,说不定不仅欲速不达,还会让他小看了自己!所以立刻也坐正了身姿,接着他的话说道:“当然打了!你违背军规带我私游,如果不责罚于你,今后谁还会遵令行事?不过,他在打过你之后却亲自为你敷药,作为我的父亲以此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不会是就因为这件事情把你给了我吧?”

  “想的美!”说着眼光流转在雄雄的脸上瞟了一眼,随即脸上一红却没有说话。

  她越是这样益加钩起了雄雄的好奇心!所以他马上就追问道:“后来怎样?”

  “我不告诉你!”说完公主竟忸怩起来,任他如何再问,就是不肯说出其中原因。

  雄雄暗暗记在心里,想到自己总要找机会问出后面的事情来不可!他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公主知道他会这样想,所以才想用欲擒故纵的办法情挑夫君。

  这时,公主说道:“你已经醒过来很久,准备什么时候去见父王?他也很想你!”

  雄雄装做害怕的样子笑道:“我怕他打我,不敢去!”

  公主一听就呵呵笑了起来,说道:“他见你高兴还来不及哪会打你!在他的心中,你这个女婿比我都不知道重要多少倍,都嫉妒死我了!”说着,挽起他的手说道:“我们这就去好不好?”

  雄雄知道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去见一下,但想到不知波波刚才为什么离开?她会不会因此生气?所以听到这话不禁顿了一下没有马上答应。公主明显感觉到他的犹豫,心中尽管有些气不过对方慢怠父王,但却并没有说出口来,只在心下一转便猜出可能是因为波波的原因!于是,在她的意动之下打开了波波所在的画面,让雄雄见到对方正在做着保养身体的事情。这样一来倒令雄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只好随着公主的牵动同她一起走出了密室。

  二人刚刚进入走廊中,悦儿不知道忽然从哪转了出来。公主见她突然现身立刻有些窘迫地撒开了手,这小丫头片子先是捉狭地冲公主眨了眨眼睛,而后才对雄雄说道:“我的爷,有你回来到底是不一样。我现在不仅不用再跟前跟后,竟还看见她的笑脸,看来有夫君相伴毕竟和我们这些苦命的人陪在身旁不同!”

  她的话立刻使倩公主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口中笑骂道:“死丫头,都是我宠坏了你!说话越来越没有规矩,看我回去怎么罚你!”

  雄雄听着这主仆玩笑心怀大畅,更从中知道二人关系尤其亲近,因此便暗暗打定主意今后要从悦儿的口中套出一些话来,所以便有意同她说笑,这样既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又为以后的事情做好了铺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