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46 2007.05.14 12:36

    

  随着林林所率的队伍陆续返回山谷,在亚亚的授意之下,东面战场已经取得全歼敌军的战绩便迅速在族人当中传扬开来。一时间,对本族大营遭到毁灭性打击一事毫不知情的众人立刻就喜翻了天,不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正于一处僻静所在参与议事的各大头领,当这些人从亚亚的通报中得知那个噩耗后,立刻就使得会场上陷于一种异常压抑的气氛当中!

  草草这时说道:“根据首领的命令,我们在刚才已经对没有参与作战的队伍采取了食物减半的做法,但即使是这样以此处的肉食储备最多也只能支持到明天晚上,而如果届时再无法得到充足的补给,那么后果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所以说其余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缓,只是食物这一项已经无法再等,我们当前最为迫切的问题就是必须马上出猎,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

  周周听完也接着草草的话说道:“刚刚结束的这场作战虽然没有消耗我们的弩箭,但是空军的炸雷已经所剩无几,如果不能及时得到补充也将影响到下一次的对地作战,那么在我们面对大批的敌人攻来时就将非常危险!”

  坐在一旁的风风听到草草和周周已经分别抛出来这两个令人倍感棘手的问题,不由将眼睛的余光瞟向了亚亚、心中益发坚定了自己要看对方笑话的想法。你道他为何不趁此机会对亚亚落井下石?这是因为他深悉猴猴的性情,知道对方在这个时刻一定会拼尽全力帮助部落度过难关,而自己如果选择在此时对亚亚下手,不仅会使二人的关系紧密起来,还要冒着失败后暴露出自己想要夺取族长大权的想法,而这样的结果只会弄巧成拙让别人看轻自己再无法获得众人的支持,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别人来攻击亚亚才是上策!

  亚亚听到草草和周周只是提出这两项急于解决的问题,包括风风在内的其余头领都没有针对自己的失策提出质疑心中已经大安起来,知道这是猴猴事前已经同亲近之人打过招呼的缘故!这时便故作轻松地语气问道:“别人还有什么急于提出的事情吗?”因为其他没有参战的头领都没有消耗,所以除去林林和牛牛想说但考虑到猴猴事先的话后便没有开口之外,其余的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亚亚见大家都不说话便又接着说道:“既然是这样,你们不妨先针对草草和周周的所提说说自己的想法,以便我们大家来商议一个解决的对策!”

  林林听完亚亚的话后说道:“现在部落拥兵过万,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解决如此庞大的食物量恐怕不是能够轻易做到,而且我猜米米在抢夺了我们的军需之后,也一定会想到我们急于去补充这些东西,所以他一定不会轻易就让我们得手!既然是这样,我看倒不如就利用现在米族营中已经囤积了大量军需等物这一点,直接采用最早的那个计划重新在对方手中抢回来比较合算!”随着林林把话讲完,在座的很多头领在复仇心切之下都想到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于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亚亚今次没有表态而是将头转向了猴猴,想听一听对方又是如何说。猴猴见亚亚用目光征询着自己的意见,想了想说道:“林林的这个提议未始没有道理,但是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一点,这就是现今敌我双方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悄然地变化!因为没有军需等项的补给,我们实际已经丧失了作战的主动权,而米族在制定抢夺我们后勤补给的计划时,就一定已经算计到我们会去抢回这批物资,而正因为他们有了这层防备,让我们已经失去了先前可以偷袭对方的优势,所以这样的做法必然会掉入对方彀中,其伤亡损失也绝不会在少数!”

  风风虽然打定主意不去攻击亚亚以免暴露自己的意图,但是听到猴猴这般说后马上就想到指责他可以让亚亚认为自己是为了部落的原因,所以立刻说道:“照你这样说来我们就只有在这里坐以待毙才行!”

  “当然不是!”

  “那你说我们应该如何?”风风马上又追问道。

  猴猴听到他的话后并没有马上急于回答,而是先将自己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一遍,最后停驻在亚亚脸上说道:“正因为我们的队伍庞大,所以我想对手一定会认为我们在骤然失去这许多食物后要急于从他们的手中抢回,以免在附近补充不及而导致军心涣散,所以他们首先就要加强自己的防范来避免遭受我们的攻击,这样米族现在拥有的优势就是能够以逸待劳看着我们进入自己设好的圈套,而他们又不需同我们硬拼,只要能够保住手中的军需不被我们抢走就算大功告成,这就无疑加大了我们夺取所需的难度!”

  亚亚听到他的分析点了点头,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去做?你有什么提议?”

  猴猴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手中现在未始就没有一点优势!”

  风风听到这话不由冷笑一声,而后说道:“我倒很想听听,我们现在手中还有什么优势?”

  猴猴听到这话不屑地一笑,而后说道:“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敌人知道部落的主力当时不在大营,但是对方不知道我们带走的军需有多少?而我们则正好可以借助这个疑点来打破敌人想通过困死我们的想法引他上钩!”

  所有的人听到猴猴的话后都感到一头雾水,林林更是不明所以地问道:“你说说怎么来引对方上钩?”

  猴猴看着他反问道:“如果我们现在彻底打消从敌人手中抢回损失的想法,那么你会如何去做?”

  “当然是立刻出去猎取食物!”

  “你又会如何派兵呢?”

  “这还用问?越多越好!”

  “问题就出在这里!假设有一处猎场的野兽非常充足,为保证过万人的食物供给至少要出动一支千人队才行,如果你得到食物的想法非常急迫,那么这个人数就又要随之上升很多,我想这层道理谁都会懂!

  现在因为敌人并不知道我们的食物最多只能支撑到明晚,假如我们只挑选最为出色的三四百名猎手出猎就会给敌人造成一种假象,认为我们的食物还可以吃上很久,所以对于猎取食物一事并不像他们所想那样迫在眉睫,那么对手就只能面临两种选择:一是任由我们猎取野兽;二是派兵攻击这支出猎的队伍。假设是第一种情况,我们不需再说自然可以获得同千人队出猎相差不多的肉食;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作战的主动权就又重新回到了我们手上,只要我们事先巧做布置,我想应该能够取得战场上的优势来消灭敌人的队伍!这样随着我们不断消灭来犯之敌,只要等待手上的食物补充到位,就可以重新赶赴米族的大营作战!”

  响响听完猴猴的这个提议后,非常谨慎地说道:“我同意猴猴的这个策略,但是我还想提醒一点,这就是我们的对手出招十分阴毒!我想他绝不会任由我们从容出猎,至少可以采用两种办法来阻止我们!其一就是利用自己比较高超的伪装术,在周围的猎场同我们展开埋伏与反埋伏作战;其二通过大兵压境与我军不断缠斗,这样可以导致我们增大所有军需消耗而又无法腾出手来补充,随着时间拖得越久形势也将对我们越为不利,如果在这段时间里天气再骤然转冷,或是下得一场大雪,那么既无帐篷遮风避雪、又没有干材生火取暖的我们必将遭受更加窘迫的局面,所以对于这一点不可不防,应该统统考虑在内才行!”

  林林听到这话马上心有不甘地说道:“如果敌人采用大兵压境的做法,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也可以趁机偷袭他们留在后方的大营?”

  响响听到这话摇头说道:“敌人正是利用这个手法才能够一举成功,所以他们必然会对此严加提防,或是全军赶来、或是重兵看守,你不要忘记他们在兵力上仍然强过我们!而对手现在的做法又不需同我们决战,完全可以打一下就跑,只要能够成功袭扰就将迫使我们严阵以待无法腾出手来去做急需要做的事情!”众人听到响响这般说法皆紧皱着眉头暗想化解之道。

  牛牛想了想之后,忽然看着响响问道:“以你看来敌人如果袭扰我们会派出哪个兵种?”

  响响听到他这样来问自己,当下说道:“如果单就袭扰来说,我想米族多半会派出空军前来,因为这样可以兼有速度上的优势,比较利于打完就跑,而且使我们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因为稍有大意就会着了对方的道儿!”

  牛牛听完一笑,而后说道:“对方利用空军前来虽然具有速度上的优势,但也有一个很大的疏漏,就是他们无法利用伪装的办法不被我们知道!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即使我们能够发现他们的空军赶来,以你和周周的队伍实力估计会有多少战胜他们的把握?假设能够有一半的把握,那么我们反倒有可能会因此解决炸雷不足的缺憾!”

  牛牛刚刚说到这里,只见一个专属队战士急急忙忙跑到亚亚身边,附在首领耳旁悄声说了几句话,亚亚听完后双眉一挑立刻起身说道:“你们且先商议,我去去就来!”说着就把惊诧不已地众位大头领撇在原地,跟着前来报信的战士快步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