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782 2009.03.09 11:50

    当猴猴还在加速对北线沿途部族进行收服时,一直采用怀柔与威慑并重手段的雄雄已经快速穿插到米军西南。由于他此次行军出人意料地顺利,还由于整个战场的形势正在发生着悄然转变,这使得雄雄刚刚抵达此行的终点后,便获得了一个绝佳地对敌出手机遇!

  原来,由于猴猴的干扰致使米米对北线出击接连不利,急于在下属面前挽回颜面的他不得不调整了自己的作战部署,将剑锋所指由北转向西面,意图通过先斩获两个部落重拾自己已经迅速下降地威信,也正是因此便把作为军中主力的空军一部推至贴近西侧的前沿!本来他的这一做法在面对无力还手的弱旅来说并无什么大错,但是十分不凑巧的是米米这回遇到的对手却是雄雄,所以原本要有两日路程间隔的缓冲地带,对于拥有骑兵的汉军来说,那不过就是半日的劳顿!

  一向注重空地一体作战模式的雄雄捕捉到这种战机后,马上想到如能顺势消灭对方的这支精锐,不仅可以给米军以重创,更可以减轻自己日后所面临的危险,所以他对这块放到自己嘴边的肥肉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所以立刻率部悄悄向敌抵近准备发起猝然攻击。但恰在所有部署已经完毕、战斗即将打响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骤然降临,这使得雄雄立刻面临着一个非常棘手之局!

  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意外才会让雄雄如此为难呢?原来,一直在草汁的作用下昏迷不醒的亚亚于行军途中因颠簸之故,致使塞在鼻孔中的毛皮脱落,这就使得身体已具有“抗药性”的他很快醒转过来。不仅如此,还因风风派来看守对方的心腹早已习惯了亚亚整日昏睡不醒,所以这个人当时也并没有守在亚亚的身边,这样一来亚亚苏醒后很快就撑着衰弱地身体掀开车帘向外观看,这一结果导致众多族人立刻发现了昔日的族长已经醒来。你可想见这个轰动的消息对于这支汉军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它绝对不亚于一场强烈地震!

  面对这样一个惊人地消息,谁最感到无法容忍?那自然就是此刻大权在握的风风,因为这样一来他作为第一大头领,在族中的统治地位立刻便显得名不正、言不顺!那么谁又最感到惊喜万分呢?那自然是拥戴亚亚的响响和牛牛等人,因为这样的一个结果,马上让他们想到只要亚亚出手应该能够迅速获取人心,进而将这支队伍重新带向正轨!由于双方存在着这样一个根本上的冲突,所以很快就使一支汉军分立成众寡悬殊而又态度截然相反地两派!其间只是由于族规所限,才使得谁都不敢贸然向对方出手,以免让自己先输在致使手足相残的道义上面!

  发生这样地变故,队伍自然是不能再往前走了!风风同采采在暗下嘀咕一通后,随即邀约响响等人到自己所在的指挥车中面谈;那响响又岂是易与之辈?所以他一眼便看穿了对方摆下的这场“鸿门宴”,而后立刻以事关全体族人为由,不仅要全员参与更顺势将谈判的场地划在两派之间,而且点名要有亚亚亲自参与才肯赴会!

  深悉各方性情的雄雄目睹此景后,不由在心中叫了一声不好,他知道汉族当中的一场浩劫已经在所难免!而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也惟有自己亲自出马,或许才能力挽狂澜!

  那么雄雄为何能够在事发之前便作此推断呢?那是因为他一眼看穿了采采在为风风所献计策当中包藏的祸心!这个蛇蝎一样地女人看准了风风不肯舍弃到手的职权,所以她为风风出谋道:先以手上的亚亚为饵来约投鼠忌器地响响等人会谈,届时便可将其扣为人质迫使那边群龙无首地队伍当场就范。假如响响不肯前来,那么便可将其扣上一顶借机兵变的帽子,然后再由代行族长职权的风风下令平叛。这样一来因风风手上掌控的兵力远较对方为多,相信此役当可稳操胜卷!

  表面上看来采采的计策似乎都为风风所想,但其实这里预埋的后招更为阴险!因已经苏醒的亚亚必定不会同意风风下达的手足相残命令,而风风为了一己之私又必然要采取这种办法,所以他们二人之间势必彻底翻脸,那么刚刚醒来的亚亚又怎么会是风风的对手?所以亚亚的死期已经近在眼前!这样一来,风风先令族人手足相残,而后更要背上杀死族长的重罪,本就牢牢控制族中舆论权的采采马上就可以令此成为焦点,加上自己早已安插在风风属下的各个骨干,随即便可掀起一场兵变。由此而将族长的大权紧紧地抓到她的手中,然后立刻杀死能够威胁到自己的风风等人永绝后患!

  雄雄发现了采采的这层阴谋后自然要赶去制止,只是在究竟采用何种级别的手段上让他颇为踌躇!当他想到自己身边这场箭在弦上的战役后,知道假如自己离开必须向众将当面作出解释,否则必会因军心动荡生出祸端,所以马上传令各个头领赶到波波寝帐中议事,而他则利用众人从前线赶回的这段间隙,再从各个方面作出权衡以便有备无患!

  各头领忽然听到雄雄在战斗即将打响的时候还招自己议事,惊诧之余也猜想事情必定与眼前的战事大有关联,所以俱都从前线迅速汇集而来。但令众人感到奇怪的是从不迟到的雄雄今次并未早早等在帐中,只在最后赶到军军的进入大帐后,他方才也随着对方脚步走了进来,然后便将风风那里的状况作出通报!

  众人听到雄雄要赶去救人,首先想到是就是到了嘴边的鸭子岂不就此飞走,所以立刻也分成了两种不同意见:一派人说,尽管双方分处两地,但大家都是同族兄弟,所以我们应该立刻前去制止这种手足相残;但人数较多的一派则认为我们在这里已经调集了重兵准备投入战斗,假如这一走不仅会令敌军发现,还会因对方的追击使我们遭受本可避免地损失,而且随着敌我双方一动,目前所拥有的优势更会荡然无存,今后再想寻找这样有利地战机已不可能,那么双方在今后决战之时,很有可能因此损失的兵员要超过等待援救的那支汉军,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岂不是得不偿失!

  波波见雄雄只看着两派相争沉默不语,当下便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她环顾一眼犹自迭迭不休地众将后,直待众人见她起立尽皆不言,这才缓缓说道:“雄雄在部署此役之前,已向今天在座的众位讲明汉米两族之仇为何不共戴天?究根问底只为一个缘故,那就是因为加入对方的日族曾奸杀我数百妇孺,所以这是每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誓要追讨的一笔血债!我现在很想问一问你们各位,假如我们因此刻歼敌形势极为有利,便不顾那些汉族旧部手足相残,那么他们与死在你我手上有何分别?我们又与亲手杀死那些妇孺的日军有何差异!你们大可扪心自问,假如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胞兄妹,你们会否仍旧坐视不管?不错!我们如若舍此而去定会失去一个大好地歼敌良机,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战机失去还会再有,而人若失去性命便将无法重还!”

  雄雄见众将听完波波的发言后皆陷入沉思,为了争取宝贵地时间便将心中所想放口直言道:“其实我刚才同你们说了这多,并不代表着要放弃眼前的这场战役!”众人听到这话无不一愣,心想:难道雄雄忽然又改变了想法?

  正当众人这般猜测时,雄雄已经说道:“我的想法是仗照打、人照救,惟一不同是原来准备投入战斗的骑兵必须撤出来,改由军军的队伍顶替。因为这次调动人数众多,所以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要等到晚上才能进行,但因亚亚那里形势已经刻不容缓,所以我要提早乘坐猴猴留下的那只战枭赶去控制局面。骑兵可在完成接替的任务后,再悄悄撤出阵地星夜驰援!”

  “不行!首领只身前去太过危险!”帮帮不等他话音落地便率先反对,而后接着说道:“两下同时动作虽然是好,但这也意味着没有你的亲自指挥,将使这里的战场加大无数风险,所以这个事情必须仔细考量!我的意见是宁可放过米军这一次,也好过勉力一战徒增伤亡!”

  最为主战的特特听到这话后立刻反驳道:“我同意雄雄的意见!我们为了这场仗早已做了充分地准备,料来敌军在不知情时也不会有太多地变故,所以这一仗尽可仍按原来的计划将其空军一举全歼!”

  帮帮还待同对方争辩时,雄雄已然说道:“你们不要争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走以后由波波全权负责这里的指挥,特特从旁协助!现在除去波波、特特和助助留下外,你们立刻返回自己的阵地如约行动!”众将听得首领决心已下不再多言,立刻纷纷起身摸回自己的阵地,单等时刻一到便开始率队进军!

  雄雄待众人离开后,方才对波波说道:“整个战役的通盘部署你都知晓,所以我也不需多言!这是我在议事前临时刻就的应变之法,你先把它揣好不要去看。假如真有什么意外发生,届时尽可按此所示行动!”雄雄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用毛皮包裹着的竹板递到对方手上,而后便对在旁低头沉思的特特说道:“特特!我把波波托付给你了,希望你能尽心尽力去襄助波波完成整个战役的指挥!”

  “我会。”

  “那好!”雄雄说着便已起身准备向外走去,助助一见立刻慌忙起身道:“族长,你还没有告诉我如何行事?”

  雄雄听到这话才好似忽然想起的样子说道:“急着走都把你忘了!你跟我去取战枭吧,我们在道儿上谈!”

  波波见雄雄这就要走,马上说道:“你到那里以后万事小心,毕竟我们离开部落已久,所以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雄雄听到这话拍了拍她的肩头笑道:“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波波看到雄雄的笑容透着一分奇怪,心下不由一愣,但一时之间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特特望着雄雄那副全不在意的样子,心中也是非常奇怪对方笑容中好似暗藏着什么深意,待要细细推究之时,雄雄早已掀开皮帘步入帐外!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