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73 2007.02.21 13:27

    雄雄闻听猛猛报来的消息后心中一震!他知道出现这样的结果只会有两种情况:一是阴冥已将戈戈掠往别处看押;二是有人错手杀灭了戈戈夫妻!对于前一种情况自己还有挽回余地,如果要是后一种……,想到这里时便不敢再想下去!

  站在一旁的波波见他如此,扶着雄雄的肩膀说道:“我们事先已将戈戈和英英等人的图象传遍全军,料来应该不会造成自己人的误伤,所以我猜还是阴冥害怕你找到他后可以控制一线军而将其带往了别处的可能性比较大!”

  雄雄想到自己是一军主帅,所有的人还都在等待命令以便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如果他因个人感情造成指挥失利,那么不仅会辜负老国王的信任,更加会使现在这些部下白白殒命!想到这里便向那支队伍命令道:“你们马上转向下一个目标……”

  猛猛可不像雄雄那般拿得起放得下,所以不等他说完就大吃一惊!因为担心自己的恩人遭逢意外,立刻就对雄雄吼道:“戈戈眼下状况不明,你就这样抛下此事不理,枉他对你还是崇敬有加,你还配不配做他的兄弟?我真后悔当日去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

  雄雄听到他每一句话都仿佛扎在自己心上,知道如果现在以大义劝说已经心中愤恨至极的猛猛也不会取得任何效果!而眼前的战机稍纵即逝,已经容不得自己在这里耽搁,所以马上接着说道:“猛猛,我给你十个人继续寻找,一旦遇有险情马上通知我!其余的队伍立刻行动!”说到后来在语气上已经没有丝毫还转余地,令猛猛听到后也认为只能如此!

  只在猛猛焦灼地到处寻找戈戈时,他不知道阴冥在闻听雄雄要活捉自己后就已经下令把戈戈带到了自己的隔壁!他这样做固然有防止一线军趁机作乱来拥立对方的意图外,心中隐藏的另一种想法就是如果雄雄真要对自己不利时,手上有了这个人质也可同对方达成一些条件!

  戈戈在闻知雄雄到来后,对于阴冥的想法便了然于胸,但心中对这种作法却充满了鄙视,认为对方有失磊落,更不是一个大丈夫所为!但碍于他毕竟曾经厚待过自己,所以也不在那些看似陪坐,实则负责看守自己的同僚们面前点破,只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待之。

  花花看着那些看守自己和戈戈的将领级别都不低,但是他们在已经身为阶下囚的丈夫面前仍是目不敢视,足见戈戈以前在对方眼中又是何等地威势,因此脸上的容光更胜往昔!

  这时,智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戈戈神态洒然地仰靠而坐,立刻未语先笑道:“哈哈哈!戈戈,你歇下来这一阵子可是很会保养啊,我见你竟比先前更具神采,莫不是有什么独家秘技藏而不宣吗?”

  戈戈见他这时来见自己必是受命于阴冥,闻听笑道:“世间人说‘心底无私天地宽’,我一向以磊落做事,自然不会担心将阴谋曝光于被害者眼前,日深月久之后便可显现胸怀坦荡的好处。不过似你这等惯用心计之辈,告诉你也是白说,因为你根本学不来!”

  智人听到他的奚落只是呵呵一笑,似乎并没有因此介意,又转向花花笑道:“你看我只说了一句便让他绕到我的身上,可见你这丈夫对我成见有多深!”

  花花亦笑着答道:“说过他多少次了也没用,就是不会说谎来博取别人的高兴!”

  智人听到这话尴尬地讪笑一下,直接步入正题道:“我想和戈戈说点事情。你看?”

  花花听到这话心中一沉,只在她刚一犹豫地时候,戈戈就说道:“你去吧,他是受阴冥指派而来,不说怎么能成!”花花听完益发有些放心不下,但戈戈已经发话,如果自己不走又会让他威信受损,想到如果对方真要动手?也用不着让自己避开,大不了就是陪着戈戈再死一次罢了,没有必要在他们面前惺惺作态,反而让他们小觑了自己夫妻!想到这里,便微笑着点了点头,顺从着戈戈的话起身离开。

  智人摆了一下头,那些陪坐的诸位如逢大赦般慌忙离开。当房间里只剩下他同戈戈后,方才看着对方说道:“戈戈,我知道阴冥对你有些误会!我这次来虽然是奉了他的命令,但是从心里来说也是希望你们能够和好如初!”

  戈戈听到这话不由一笑,说道:“你知道是误会为什么不早些说出来?为什么到了这时方才提起?是不是雄雄带来的队伍已经得势,所以你们现在才想起我来!”

  智人感受到戈戈问话中的压力,顿了顿说道:“你知道那个王国的军队作战实力并不怎样,所以尽管是雄雄亲自率军前来,但是以区区三万之兵就想将整个阴界攻陷还不太可能!所以阴冥想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能率军去阻止他的队伍,便可证明自己的忠诚,到时候自然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戈戈知道阴冥不擅军事,所以听到这话无声地一笑,看着对方说道:“这话是阴冥告诉你的?他能放心让我重掌一线军?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智人初闻此言心中一喜,但是当他扫描到戈戈的真实想法后不由就沮丧下来,原来对方的用意不过就是想知道自己此时为何会有这般幼稚的提议?便敲山震虎地说道:“当然不是让你去指挥原来的队伍,因为二线军统帅已经被阴冥杀散了魂魄,所以你暂时是代替他来行使军权!”

  戈戈看到对方竟敢在自己面前玩这把戏,连正眼都不去看他就说道:“你去告诉阴冥!第一,我不会去同雄雄作战;第二,想要何时杀我,悉听尊便!”

  智人听到这话脸上泛起一丝怒意,但他知道用什么话最能打动对方!这时便看着对方进一步试探道:“戈戈,你不要忘了自己还曾是一军统帅的身份,现在我们的空间正遭受着外来侵略。作为一个军人,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平民饱受伤害而不肯临危受命?”

  戈戈亦是针锋相对地看着他说道:“尽管我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但是凭着自己对雄雄的了解,我知道他一定不会让部下滥杀无辜!

  如果我仍是一军统帅,面临着外来侵略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可是你不要忘了,如果我仍是统帅雄雄会杀过来吗?这种后果又是谁一手造成?谁的责任就让谁自己去扛好了!我是一个军人不假,但是我现在是待罪之身,我可以拒绝受命去同自己的生死兄弟作战,所以你可以走了!”说完就扭开了头,竟再不理会已经面红耳赤的智人。

  智人知道戈戈一向说过的话就算,现在即使自己再试下去也不会有新的结果,所以只好转身走了出去,向阴冥汇报刚才的刺探。

  阴冥听完智人的扫描结果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只要他现在没有趁机作乱的想法就好!”

  智人小心地问道:“那您的意识是暂时还不将他的魂魄杀散?”

  阴冥说道:“我们已经证明戈戈到这一刻都没有反意,何必还要通过杀他来进一步刺激雄雄!”

  “可他刚才说的话简直是……”

  阴冥不等他说完就摆了摆手道:“我让你去这样说时就已经料到他会如此,这是性格使然不必计较!”智人听到阴冥直到此刻仍对戈戈偏爱有加,不由得心中有些泛酸!但因阴冥曾经识破过自己对他的窥探而加以重责,所以眼下还不敢在自己的上司面前重施故技。这样的局面使他自然不知到阴冥是为给自己留后路,所以在没有消灭雄雄之前绝对不会去害戈戈,因为那样一旦雄雄得手后必定不会放过自己!而保全尚没有反叛意识的戈戈,在必要时可以利用对方重情重义的弱点来帮自己与雄雄谈判。在有了这两下的权衡之后,他怎能还会轻易去对戈戈下手!

  这时,有个下属进来报告道:“敌人攻陷调度场,现在已经开始进攻指挥控制区。”

  阴冥听到这话不由一愣!马上急声问道:“怎么会这样快?!”

  下属听到他问起,回避开首领的眼神说道:“敌人救出英英后,便有其和那些心腹为王国的队伍领路,所以他们很快就拔除了我们的防空火力,并通过捷径占领了调度场!”

  阴冥在惊诧于英英为何会这样做时,更万万没有想到往日的一支弱旅到了雄雄手上之后竟能具有如此的威力!但他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迫在眉睫危机感让从没有指挥过作战的阴冥只得下令把队伍都调来保护指挥控制区和总部。而后,阴冥立刻察看一线军的情况,但令他吃惊是雄雄除去在其外围将那里圈了起来后,却并没有向里发动任何攻击!

  雄雄几乎是与阴冥同时知道英英在引领着队伍去攻陷要地,不过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皱起了眉头,随即传令下去:让兄长立刻来见自己!

  波波闻听后便猜想出雄雄在担心哥哥日后面临的处境;唐强也在心里想着看来汉嬴在作战之时也存有私心。不过令二人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都猜错了,原来雄雄急着想见自己的亲哥哥却是另有用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