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508 2010.10.10 10:48

    采采这一拨转马头直面汉军,眼见美梦就要落空的干干心中既惊且怒,但更有一种恐慌地情绪在其头脑当中迅速蔓延开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亚亚和响响二人正从中军的方向朝着这里奔来!

  心中正自懊悔的草草看到采采转过身来,可说是最为高兴的一个人。她再不敢放弃眼前稍纵即逝地良机,立刻扑身上前准备将采采扯下马来,但还未等其碰到对方脚踝,一道寒光劈过,迫使草草只得向旁闪避。

  采采一刀迫退草草,只将刃尖斜指对方并不追击。她用眼睛的余光罩向草草的同时,面向身前的队伍大声说道:“百战沙场的勇士们!你们今天在军中的地位,无一不是同敌人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浴血拼杀而来。可又有谁想过,我们当初同敌人拼死沙场是所为是何?难道不是为了不被敌人吞并,不是为了一个战士活着应有的尊严吗?!现如今,那个曾经在大战中弃我们于不顾的雄雄因为无法独力对抗强敌,才又想起了我们,一心想让你们这些军中的勇士去为他送死。可我们加入到这个人的新部落又能得到什么?除去作为一个被吞并部落的低贱新人外,更要丧失一个战士活着的尊严,难道这就是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吗?不!那不是我们应该得到,只有……”当采采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突飞而至地一枚石子袭向她的面门,迫使采采只得闪躲避让。这时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亚亚已经赶了过来。

  亚亚一袭不中,知道自己的体力毕竟没有彻底恢复,不然凭借以往地身手,在这远的距离上只消一下,必定会打得对方满地找牙!不过能够及时阻止对方继续蛊惑人心,这一下也就够了!

  亚亚不给对方接续说话的机会,他一边继续奔向采采;一边立刻大声喝道:“采采,你竟敢公然背叛部落!简直死有余辜!”若在平时,军中首领说了这话,早有军士一拥而上去将那个叛逆者拿下,可今天他们就像没有听懂这话一般,仍旧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眼前地一切!

  早已面对过这种结果地草草为了维护亚亚地威信,立刻又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她面对采采斜劈而至地利刃,猛地前冲一步贴靠至对方小腿旁,而后双手抓向已落在外圈的采采手腕,一待双手抓实后,自然而然地将对方右臂扛上了肩头,突然迈步向前一扯!这一连串一气呵成地动作完成后,大出所料地采采随即便被她扯落马下,同草草滚落地上扭打在一起!

  仍旧坐在马上的干干看到这种结果心头一震!他立刻想到:假如采采再次被对方所擒,她会不会说出自己曾在暗中所助?那样的话亚亚绝对不会放过我!这个在他心中念头一起,事关大哥的存亡,小弟弟的欲望还算个**?他眼见亚亚和响响越跑越近,料定采采这回再难逃走。当下遂把心一横,暗道:天赐良机你不走,这一次可就不要怪我!他这般想着立刻跳下马去,扑身上前去夺采采手中紧握地利刃!

  采采乍一看到干干要拿自己手中的刀,还在想对方是要取去结果草草。但当她一见对方脸上神色已经变得有些狰狞后,立刻便想明了其中的关窍,所以她哪里还肯松手?一任心急火燎地干干如何挤眉弄眼故弄虚玄,她都丝毫不为对方所动!

  干干瞄了一眼看到已经跑到近处的亚亚,气急败坏地他这时再也顾不得其他,突然抬起脚来对准采采的咽喉奋力跺去!

  眼见干干这一脚下去,采采再难活命!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飞至地一根藤索缠住他的脚踝后猛然将其拽倒!

  突遭变故的干干尚不及去看是谁对自己下得手,压在采采身上的草草便被人一把扯住手臂拽开,采采得此良机刚要把利刃劈向草草,没想到自己的手腕却被人一把攥住向后一带,也正是因此才使得刚刚赶到的亚亚稍稍慢了一步!

  亚亚看着眼前这个身手利索地女人,心中已经隐隐猜到对方可能就是记记口中的那位女族长,不过他却搞不懂对方为何要救这个采采?

  还未等亚亚发问,对方便抢先对草草说道:“你也是个女人,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

  草草看着眼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货,立刻气贯眉梢地指着对方喝道:“你又是谁?我的事哪里轮到你管!”

  亚亚看到眼前的状况知道事情要遭,马上对草草说道:“草草!不得如此!”

  草草听到亚亚不仅没有帮她,反倒在外人面前大削自己的颜面,心中气恼以极,但为了在众人面前维护亚亚的威严,当下只得委屈地将头扭向一边,生生将就要脱口而出地恶言恶语压在了心里!

  亚亚这时转向已经挡在采采身前的那个女人,语气平和地说道:“我是这军中首领亚亚,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出手救这个采采?她是我们军中的叛逆,所以我们不能将她交给外人!”

  对方听到亚亚不仅上来就自报家门,而且言语当中也是十分客气,当下便回道:“我是容族族长容容。我就是看不得你们这多人去欺负一个女人!既然她不想在你们军中落脚,那就让她到我们族里好了!”

  “哼!”亚亚听到这话不由气极而笑!他看向对方说道:“这采采是我军中的人,她既敢公然作反,自然就要受到军规惩治。你想我会把她交给外人吗?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把她交给外人吗!”

  尽管亚亚的音调越来越高,但容容听到对方暗含质问的话语后脸上仍旧波澜不惊,她只是双目一瞬不瞬地定定看向亚亚,语气平静地说道:“如果我一定要她呢?”

  尽管容容的话语仿佛是在商量,但对方所表露出的语气却是那样不容置疑,所以亚亚听到这话后,一股火“腾!”地一下就窜了上来,但为了以眼前地大局为重,他又不得不很快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当下也以一副无可置疑地语气说道:“我不会把她交给你!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哪怕这个采采就是变成了一具尸首,我也要把留在军中,绝对不会让人把她带走!”

  容容听到亚亚的回答,心中一沉,但随即便用无比坚决地语气、针锋相对地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这是让你们借道的必要条件,不知道你是否还会这样固执!”

  亚亚紧盯着对方的双目说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没有人可以破坏我们雄雄首领决定的事,包括把这个采采带回部落处置!”

  尽管亚亚这话说得声色俱厉,但容容还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另一种含义:就是能否把这个采采交给自己,根本就是他做不得主的事情。所以无论自己再说些什么,就算包括是否继续借路这件事,他都不会改变主意!那么接下来,如果自己不再借路给对方,双方也就只有一战,然后凭借各自的实力来解决一切!容容在搞懂了亚亚所表达的这层意思后,心下略一权衡利弊,迅速做出决断:哪怕就是不惜一战,自己也要带走这个叫采采的女人!

  有的朋友看到这里一定会问:这容容是不是疯了?采采与其无亲无故,她为什么不惜冒着双方血拼地危险也要救出对方,这根本就不合常理,更不要说符合一个女人的性情了!如果你真有此疑问,那凤霄要对你说:“你只说对了一半!因为有些强势地女人,为了自己集团地利益,有时候会比很多男人更强横!若非如此,就不会有后世撒切尔夫人掌控地马岛之战,所以那个典型地例子最能说明眼前之事!”

  你说什么?你没看到救出采采对容容有什么利益可言!那我现在就把容容所见及所想转告给你。容容之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带走采采,那是因为她从一个细微之处,窥视出亚亚所率这支大军的一个致命软肋!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无论是一个部落、还是一支军队,作为一个统帅最无法容忍地事情,就是有下属背叛自己。出了这样地事情,统帅必将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假如有人能够抢先代为统帅出手,那么必定会是大功一件,其后所受奖赏,也要远远大过在战场上拼杀而获地军功累积所得,这无疑是一条可遇而不可求地升迁捷径!但刚才容容所见却并非如此,她明明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做出背叛部落之举,但近在咫尺地那些兵士却没有一个人为了趁机捞取军功而上前捕获对方。这说明了什么?难道说明对方权位极重才导致众人不敢冒犯吗?当然不是!因为一个反叛之人就算原本拥有极高地权位,在他被认定为叛徒之后,也就什么都不再是,当然也就不会再有人因此而害怕对方!唯一地解释就是此人必定在军中享有极高地威信才能如此。那又要高到什么程度呢?恐怕要高到对方即使是在心底刚刚冒出一些想法,都会认为这是一种亵渎而极力扑灭这个念头才行!而且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可佐证出,这个军中首领的威信必然要远远逊于此人,否则军中这些兵士也就不会做出这种对于反叛无动于衷地漠视。容容从自己的这种判断出发,进而想道:假如自己救出这个女人,一定会博得对方军中下属的好感,届时再利用这个女人进行一番鼓动,便极有可能会就势吞并了眼前这支拥有利器地队伍,那么不仅可以就此让自己的部落实力迅速增强,更可利用新进的这支队伍来增大自己手上的实力,用以抵消族中日益膨胀地威胁势力,从而让自己可以牢牢地掌控部落内地局势!正是出于这种想法,所以容容才会不顾一切地要得到采采!

  容容这时已经开口说道:“我不管是何人说过什么,我现在就要把她带走。任何人如果敢于从中阻挠,都将被视为对我族的宣战!”容容这句话说完后,当真是再也不看亚亚一眼,转身便要带着采采往回走。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亚亚的身上。大家都想知道在这一刻,亚亚心中究竟是以借路回归为首要?还是不惜一战也要力挺汉军的尊严不受侵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