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97 2007.03.07 19:52

    

  上回说到尾尾闻听阴冥下令要把犯了*重罪的笨笨等日人拦腰斩灭,心中痛恨对方*杀掠无恶不做的他马上就在这个上面作开了文章。

  他这时看着传令的近卫嘿嘿一笑,而后道:“看来你没有理解阴冥下达这道命令的真谛!”

  智人和那个近卫听完后都不由暗想到:我们成天守在阴冥身边,难道还不如你了解首领?所以皆惊诧地追问道:“你为何这样说?”

  尾尾此时一脸正容地说道:“你们想,笨笨他们犯了*重罪,那是老二为了享乐才祸及脖子上的大哥。如果你们现在直接杀灭其魂魄岂不是在有意放纵首恶?所以阴冥定为拦腰斩灭,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行刑顺序不能搞错。一定要先拦腰切断作恶的小弟弟,然后再斩灭上面的大哥。这样才是主次分明,让他们罪有应得!”

  近卫听完尾尾这番见解暴笑不已,但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智人立刻就应道:“好,我们就这样做!”随着他的这句话说出,马上就改变了所有日人今后的命运。不仅让他们本就瘦短的物件只剩半截,更因这个惩治手段要记录在案,所以在对方重新投胎之后对此也只能徒呼奈何!即使是在经历了十万八千年后的今天,其命根仍然长难及寸,任其后世如何顶礼膜拜、甚至更改族号妄想着使断躯重合,但都如镜花水月一般虚无飘渺,足见当时这项决定意义之深远、威力之余波:)

  你道智人不知道尾尾一番话只是戏语吗?可他为何还肯照做?实因此刻的智人是受当前形势所迫!

  原来在雄波二人离开后,阴冥同智人就意识到他们只能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而其中最为紧要就是如何既维护阴冥所剩无几的威信,又要让雄雄达到满意。这个自相矛盾的难题教他们两个挖空了心思,最后还是智人想出个办法来,就是利用前段那个还没有最后了结的公案干掉笨笨及其心腹,同时让暂时还没有放出来的尾尾观看整个过程,再通过他之口传给雄雄知道。这样因为现场没有雄波派出的人监视,可以在阴界的族众当中保留一点颜面。正是有了这层原因,智人又怎会为了毫不相干的日人去开罪正要利用的尾尾,从而丧失借助对方在雄雄面前为自己美言的机会,所以他才为哄尾尾高兴随水推舟、依言照做!

  当下这里计议已定,接下来不过就是执行的琐碎之事,其中场面除去血腥就是恶心,为了大家的胃口起见,咱且把它略过。

  再说雄雄离开阴冥后并没有立刻返回指挥舰,只是以借口带着波波观赏一下阴界的景致,兜了好大一个圈子放才到了戈戈那里。双方见面后随着雄雄使了个眼色,戈戈会意马上把两个领入可以完全屏蔽消息外泄的密室,雄雄这才三言两语告诉了对方经过。

  当戈戈听完后还在心里琢磨着智人的事情时,雄雄已经开口问道:“先前被阴冥圈禁起来的汉人可都安置好了?”

  戈戈说道:“我已经派部下将他们都送返家中。”

  雄雄听后点了一下头,想了想说道:“你不妨把他们都安置在军营附近,一来方便照顾;二来如果今后真有事情发生,这些旧部也是一支可以充当后勤的队伍。”戈戈听到这话立刻点头应了下来。

  雄雄又接着问道:“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情可有了眉目?”

  戈戈说道:“当时我的队伍处在封闭中,因为阴冥掐断外界的信息传输,所以资料库中没有那段影象,我正想透过关系从二线军中调取,你就到了!”

  波波听到这话奇怪地问道:“雄雄让你查什么?”

  “是谁关闭了反物质重幕。”

  雄雄这时微微一笑,说道:“不用这样偷偷摸摸来搞,我们应该大张旗鼓地来查!”说完见戈戈不明所以地望着自己,便说道:“无论是哪一个旧部为我们做了这件事,他的功绩都不应被埋没,他的作为都值得我们在汉人当中大书而特书。此正所谓生是豪杰身,魂魄亦英雄,应该用他的壮举再给我们的汉人来一次震动!”

  戈戈听到这话已经明白雄雄的意图,说道:“那我们就直接向阴冥询问,谅他也不敢隐瞒这件事情!”

  雄雄听了这话摇了摇头,又看了看波波后说道:“我却不想直接来问阴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那两位对视一眼后,皆不知雄雄用意所在,不由问道:“为什么?”

  “智人现在就想脚踏两只船,如果不给其一个教训,他一定会以为自己计已得售,所以我要借着眼前这件事情把他逼上绝路,让他只能来投靠我们!”

  “你准备怎么做?”

  雄雄笑了笑,说道:“如果通过阴冥来找智人见我,以其现在的疑心会是个什么效果?”

  戈戈笑道:“他在事后必会逼问智人,你们两个都说了些什么!”

  “如果我和智人在密室中呆了很久,让他回去后都无法自圆其说又会如何?”

  波波听了这话已经笑了出来,说道:“你最好再从他的口中逼问出一些有关阴冥的秘密,今后如果让戈戈稍微泄露一点就让他无法摘脱!”

  戈戈听完波波的说法后,笑指着她说道:“有一个雄雄做对手就够了,再加上一个你简直就是不给人活路!”

  波波笑了笑,转头看向雄雄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来做?”

  “这要等到把笨笨的事情处理完才可!”

  波波听到雄雄这样说,马上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将涉及到的所有细节再斟酌一下,免得让阴冥从中看出破绽!”雄雄听完立刻赞同,当下他们三个就此事仔细研究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他们还在这里说着的时候,戈戈忽然得到报告:尾尾求见!雄雄听到尾尾到这里,马上想到对方很有可能是通过戈戈来找自己,所以立刻就带着戈戈和波波走出了密室去见对方。

  尾尾看到雄雄后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而后眼泪就流了出来!

  雄雄伸手搀他起来后,看着他身上的断裂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尾尾听到他问起,当下就把男男如何寻找自己、两兄弟见面后的商议以及自己失手被擒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雄雄听后方才知道是男男关闭了重幕,关切地问道:“男男在哪?”尾尾听到首领问起,便将刚才智人所说学了一遍。

  戈戈听完不仅见波波泪如雨下,雄雄眼中也已经晶莹闪亮,知道自己这位最重情义的兄弟是强忍着才没有让那心痛的泪滴滑落!口中说道:“男男再次用舍身赴义的壮举来成就我们的胜利,我看应该集合这里的汉人来纪念我们这位好兄弟!”

  雄雄深深地点了点头,对波波说道:“你和花花商议一下,看一看这件事情应该怎样来做!”

  波波听了这话后拭去脸上的泪水问道:“什么时候举行?”

  “等到笨笨的事情处理过之后。”

  尾尾听到雄雄提起笨笨的事情,马上将刚才智人找他,以及自己有意曲解阴冥的命令和观看执行的事情和盘道出,在他绘声绘色地讲述中,这才冲淡了雄雄等人心头的悲伤。

  雄雄见这件事情已经有了结果,说道:“我看就将纪念男男的集会放在明天举行,然后我们第二天返程。”

  戈戈吃惊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多留几天?”

  雄雄答道:“王国之中还有些事情没了,所以我急着回去处理一下。另外,我想从智人那里搞出从王国返回汉族空间的所有路径,然后选择其一提前返回部落!”

  波波听到这话,急忙说道:“如果这样还需要马上找到鸿飞,让他准备好你转换空间时所需的药物。”

  戈戈听波波提到此事,这才说道:“我已经派英英亲自去做此事,免得一个不察再让阴冥暗地里做了手脚!所以你可以专心去找花花商议男男的事情,我和雄雄开始按部就班地展开针对智人的计划!”波波听到戈戈早有安排,这才放下心来去找花花。

  尾尾听得雄雄还有事忙起身告辞,雄雄拉着他的手摇了两摇后,方才无比动情地说道:“这一次多亏了男男和你,如若不然我也无法进入阴界,我会把你们的功绩铭记在心!”

  尾尾当下说道:“我虽然离开了生前部落,但死后仍是我们汉族的魂魄,所以一旦需要仍会像以前那样义无返顾地听从您的指挥,那怕是赴汤蹈火!”雄雄听到这话,心中感慨万千!暗想:如果自己不能将部族发展成一个强大的王国,又怎么能对得起这些前赴后继战死的兄弟!

  戈戈怕尾尾惹得雄雄过份伤感影响到接下来的计划,立刻对他说道:“尾尾,我会同二线军打招呼,你就留在一线军中吧!”尾尾听了这话连忙兴奋不迭地点头应好!于是,戈戈命人先将他领下去养伤休息,一待诸事完毕后便将其正式调入军中。

  只在雄雄开始着手针对智人实施计划时,一个意外发现对汉族今后的命运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