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588 2007.05.11 20:08

    

  当在场的三人猛然间看到这个已经变得如同血葫芦一般地战士后,都不由大吃一惊!亚亚更是在一见之下就隐隐推知了自己刚才的猜测不假,但心有不甘的他仍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追问道:“怎么了?!”

  那个拼尽全力才将重伤之躯拖回到主力所在的战士,在这个时候已经近乎油尽灯枯的局面,他听到首领询问自己便强挺着把头支起,用极其微弱地声音说了一声:“大营……”但只在他刚刚说出这两个字后,就突然因心力衰竭无以为续将头歪向了一侧,身旁搀架着他的人赶忙用手在对方口鼻间试了试,而后向直朝自己看来的猴猴摇了摇头,示意此人已经没有了一丝气息!

  尽管对方在说出这话时气力已经异常微弱,但是“大营”这两个字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由亚亚的耳畔钻入后,立刻就在他的心底爆炸开来,将其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心理炸了个干干净净,这种震惊促使他立刻打开晶石开始搜寻原来大营所在的位置!

  猴猴见亚亚眼下只急于查看大营的情况而没有理会这个死去的战士,便对那两个仍架着此人尸体的族人说道:“你们两人先把这个兄弟就地掩埋。另外,还有别人知道有关大营的事情吗?”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其中一人说道:“尽管我们从外面把他架过来时有很多族人看到,但是却无人知道他带回的消息,就连我们两个也是在这里才从他的口中得知!”

  猴猴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而后说道:“你们暂时不要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说完冲二人摆了下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两人听到他的吩咐连忙点头应了一声,而后便抬起这位战士的尸身转身走去。

  当猴猴回过头来见亚亚已经将晶石的画面定格到原来大营所在的位置,他急忙向内中看去!只见那里除去地上的尸体之外竟然再无别物,从现场没有火烧的痕迹上判断,营帐等物显然是已经被米族的军队抢掠一空!猴猴见亚亚只是瞪着血红的双眼定定地望着内中一动不动,便伸手推动画面去追寻敌军的踪影,但你想重伤之下的战士都已经赶到主力的位置,那么前去攻击的敌人会走了多久?所以猴猴的这番搜索自然是无果而终,这让他在暗压怒火的同时也不禁去想:敌人为何能够从中看出破绽而选择对大营发起致命一击?

  这个令猴猴倍感困扰的问题说出来很简单!当以以还无法确定草草所率的队伍用意时,他已经先肯定了一点,就是汉人头领定会通过晶石来观察自己的布置,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对方要利用这个优势来消灭自己,所以他在事先从米米口中得知晶石只能传送图象而没有声音的缺陷后,就想利用这一点来顾布疑阵陷害汉军!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让那个传令兵故意在营中兜上好大的一个圈子来吸引对方视线,以此让自己能够有充裕的时间从容布置。而恰恰是他在这样做了之后,才猛然醒悟到汉人是否也会使用诱敌深入的手法在半路上伏击自己?这般想着竟是越来越觉可疑,在同米米说出心中想法后,二人在推想中渐渐达成了一致:认为汉人诡计多端,并且善于伏兵作战,如果从这一点上来解说对方派出这支押运军需的队伍方才更为合理!

  在联想到双方拥兵实力后,以以料定对方即使不会倾巢而出,也必然要用重兵来伏击自己,这样的作法就必令汉军后方出现空虚!而眼下能够在同对方作战中取得一个胜利不仅能够坚定族人战胜汉人的信心,更为重要的是只要能够得手就可以抢得对方军需用品使其无以为续,届时只要自己通过不断地与其缠斗使他们无暇补充,那么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敌人就只能处在寝无帐、食无肉的窘迫境地当中眼睁睁看着士气降低,而这一点则对自己今后的作战极为有利!

  正是因为他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方才通过米米命令泥泥率领留守的空军全部出动去偷袭汉营,而且为了不被对方主力知晓以免丧失兵力优势,更严令队伍在攻击时要以陆军的方式改用涂上毒药的弓矛作战,禁止使用炸雷等有声光的武器作战,以免在暴露自己的同时又损毁帐篷等军需物资。这样一来,因为汉营中的队伍已经知道主力去伏击对手而没有料到敌人竟会前来偷袭自己,所以他们在大意中疏于防范,使其在敌众我寡之下终究难敌,除去几个族人能够冲出重围之外,近两千人的队伍在此战中竟是全部战死!

  以以的这个战法虽好,但是他绝没有料到自己同时也存在两个重大失误!一是他小瞧了亚亚和猴猴,以为对方在看到自己派出的那支诱敌队伍后,一定会耐心等待而不会急于动手,这样只要随后命令他们撤回就可以毫发无损地完成任务。而事实恰恰相反,亚亚在看到敌人的这个作法后,却发出了主动歼灭米族伏兵的命令;二是以以为免被汉人发现偷袭大营的事情,特意让米米叮嘱泥泥绕道而去,本来这个吩咐并无不妥,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用错了人!

  因为泥泥始终想取代历历成为第一大头领,而现在首领事事都要询问以以的作法已经惹起他强烈地不满,生恐自己利用战绩取得的优势再次丧失!所以他在有了避免被敌人主力发现的这个借口后,尽管在作战时就已经发现了另一处战场上空的火光,但是他却并没有从自己绝对地优势兵力中分出队伍赶去支援,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去帮助以以来修补这个漏洞!这样他便可以利用充足地人手来掠走全部军需为自己的战绩增光添彩,而对于已经威胁到自己的以以来说,则必将背负伏兵遭受惨败的战绩,而这极有可能影响到二人在米米心中的地位。正是因为泥泥有了这种心思,所以他才在完成任务后仍按原路绕道返回而没有同汉军遭遇,从而也就如他预想的那样,造就了以以一胜一负的结局!

  尽管亚亚无法得知内中这些错综复杂的原因,但是他深知部落眼下的损失以及面临的无比被动局面,很有可能将自己再一次推到遭受族人的信任危机的尴尬境地,而如果再不能获得猴猴的鼎力支持,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被人代替。这个判断让他对自己执意要急于攻打米族的事情已经非常后悔,但在表面上却万万不敢表现出来!

  亚亚经过内心短暂地权衡,他意识到惟有采用拖延的手法等待林林的队伍返回,这样可以通过利用眼前的胜利取悦族人来减轻大营被剿的心理阴影,而后再相机行事将众人的心思转移到复仇上去,自己便可安然度过眼下的危机,但这样的作法首先就要让猴猴和响响呆在自己身边,以免他们同别人串通一气才可以!想到这里,他率先打破沉默道:“你们两人对这场战役如何看?”

  响响听到这话看了一眼猴猴,见他正低着头似乎想着什么事情?便接口说道:“从大营经这里再到林林的战场,我们实际上是将兵力分散到了三处,而后两个地方因为时刻准备着同敌人作战,所以无论是在兵力配备,还是在思想上都有所警惕。相反,我们对于大营的防守从一开始就认为自己调动的非常隐秘,对方没有可能发现这个破绽而去冒险攻取,但事实证明对手恰恰就看破了这一点,有所预见地选择从大营开刀来直取我们的要害之处,这足以说明我们先前判断指挥敌军的对手已经换了人的推想,所以应该重新来分析对手才成!

  另外从表面上看,虽然在这次战役中的人员伤亡上是敌大我小,但是我们还远没有达到让对方伤筋动骨无力的程度,相反因为草草的车队是用来诱敌,所以并没有真的装载军需等消耗物品,这使得除去各营带出来的消耗以外,大部分的军需还因都放在大营中而被米族劫走,所以对方的这一手可说是阴险之极!”

  亚亚见猴猴仍旧没有说话,马上接口深有同感地说道:“你的这个说法非常重要,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教训,防备敌人另有阴险的手段再害我们……”

  猴猴这时突然说道:“亚亚,我想我们应该马上将草草的队伍收拢到这里,然后将大头领们都召集到一起商议一下才行!”

  亚亚听到猴猴这个说法心中不由打了个激灵!马上说道:“我看还是等林林他们返回后再一起商议吧,要不来的人也到不齐!”

  猴猴看到亚亚听完自己的话后,脸上颜色已经瞬间数变,立刻就从这个答话中猜知了对方的真实想法,不由暗怪亚亚误会了自己想帮助他度过难关的美意!但猴猴知道眼下部落里的任何纷争都将导致今后面临的形势更加危险,所以他在大局为重的想法下,只好说道:“议事可以延后,但草草的队伍现在已经失去了留在外面的意义,为防万一还是让她先进来比较好!”亚亚听到他这样说马上回身喊过一个传令兵,派对方立刻赶赴草草那里命其进入山谷。

  响响听到二人刚才的对话,心中也不由犯开了合计,暗想:亚亚为何一定要等到林林归来?正当他这般想着时,猴猴为免亚亚再误会自己而导致无法合作,这时已经主动说道:“我看为了稳定军心,我们暂时还是先向族人们说出林林的胜利而隐瞒下大营的失利比较好!”

  亚亚听到这话心头一喜,马上想道:如果是这样?日后再有人追问自己尽可以将隐瞒的责任推卸到猴猴身上!但口中却迟疑地说道:“这样做好吗?另外刚才那个拼命回来报告的族人……”

  猴猴不等他说完就截断道:“就这样吧,事后如果有人追问起来,我会一力承担!至于那个战士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刚才已经吩咐那两个族人严守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