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332 2006.01.05 16:08

    

  草草看到姐姐身临险境!“啊!”地一声,就哭了出来!猴猴焦急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紧握着拳头。他既恨火火临敌胆怯,又恨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令人心碎的惨剧即将发生,偏偏又无法上前施救!

  就在二人认定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时,只见一匹快马从后冲向波波,他们尚没看清马上坐的是何人,只见他一把抓住波波的手臂,竟生生地将她提到了自己的马上,而后调转马头就要向回奔去。这时,已经跑到他们身后的敌人举斧向二人合乘的座骑砍去。这一斧虽然只堪堪扫到了马屁股的边缘,但是已经让马儿吃痛不小,突然猛力向前一窜,险些将两人摔落马下!

  这时,其后如飞而至的两把石斧砍在了此人的后背上,斧刃更深深地嵌入肉里,只见他的身子在巨痛中不由抖动了一下,险些栽下马来,吓得猴猴和草草心里一惊!生恐他将伏在身前的波波甩下去,但见他很快就稳住了身形,硬是全然不顾地用双臂将波波牢牢地锁在自己胸前,带着插在背上的斧头向前飞奔而去!猴猴到这时才看清骑在马上的竟然是风风!

  草草看到波波脱险松了一口气!将悬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肚里,顿觉哆嗦着的双腿再也无力站住,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影象也随着草草的手离开晶石而消失!

  猴猴伸出手试图拉起草草,口里说道:“不知道我们刚才看见的一切是不是真的?波波真是好险!”

  草草摇了摇手,而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才心有余悸地说道:“它就像发生在我们眼前一样!我相信看到的都是真的!”

  猴猴听她如此说,恨恨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火火作为一支猎人队的头领,他临阵逃脱就该杀!”

  草草也是深有同感地说道:“没想到他是这种人!雄雄如果知道后,也必不会轻饶了他!”接着话风一转,说道:“没有想到风风在关键时刻会如此去做?看来你当初没有白救了他!”猴猴听了她的话,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刚认识风风时,他执意不肯加入雄族部落,为此还曾和雄雄交过手,自己那时真是后悔救了他,哪知道后来竟会有这般结果!真不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雄雄用了什么法子?让他肯如此卖力!但从今天他能够拼命去救波波来看,自己当初救他和那些族人确实没有白做!看来帮人也是在帮自己!

  草草缓上一缓后,方才站起身来,看着这怪怪的石头,自言自语地说道:“真奇怪!你说它怎么可能从这里面就可以看见我们的人呢?那些族人如果都放在这里面分明是装不下的!”说完,便又用手去摩擦起来。

  她哪里知道这晶石最神奇之处就在于只在你心有所想时,才会显露那人的影象!似她这般随意地摸去,那可是毫无效果。所以任草草翻来调去的查看,只因心里所想都是它的怪处,自然是一无所见!

  猴猴看草草又去琢磨这个古怪地东西便没有做声。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从刚才自己所见的一切来看,雄雄的伤势正在加重;波波的状况现在也是力不从心!自亚亚以下族人大多都是有伤在身,而在他们身后又是紧追不舍的敌人,可以说部落从未遭遇过如此凶险的局面!在这内外交困的关键时刻,火火这一次的胆怯行为,很可能就会像一场可怕的瘟疫,迅速在整个雄族的队伍中蔓延开来,如果真要是发生这种情况,那后果简直就是不堪设想!

  猴猴在这里担心着部落可能发生的变化,但是有一个人却在焦急地想着如何摆脱身后的追兵?这就是眼前行使着雄族最高指挥权的亚亚!

  亚亚现在处于两种选择之间: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带领队伍奔向黑松林,日前的大雨使脚下的山路越来越难走,而族人们因伤病已经开始显现体力不支的苗头,陆续有人逐渐掉队,被紧随其后的洪族迅速杀死,这样下去很有可能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会被敌人全歼!如果他们不去黑松林?在前面的平原上调转方向,借着马速当可有机会甩掉追兵,可这样一来,山山那支队伍就会加大被玄玄歼灭的风险,这使亚亚一时之间无法痛下决心!

  眼见前方就是分向两条路的岔口,何去何从必须作出决断!亚亚在这紧急关头,为了雄雄的安危,当机立断!冒着日后被首领惩处的危险,带着队伍就向平原的方向拐去。

  波波在后面的队伍中,无力地靠在风风的臂弯里,见亚亚突然在半路里转向,马上猜知了他心中所想,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但是她心里记挂着山山的安危,让她实在放心不下。于是,扭头无力地对风风说道:“我们照直走!去会合山山。”

  风风听了她的话,心里一惊!他知道如果照波波的话去做,就意味着要将敌人引向自己的一边,这无疑是在减小两人生存的机会!但是他在心里更加佩服波波的胆量!这样作虽然使二人要冒着巨大的风险,但是一来可以保证雄雄和部落主力平安脱险;二来可对刚刚加入雄族的山山不失信义,山山如果知道波波为了自己肯舍弃性命而不计后果,日后哪里还会不任其驱使!

  从波波此前面对强敌而临危不惧,到现在为了部落的存亡甘冒奇险,她的所作所为显见更胜许多枉称男儿的汉子!这让向来对一般人不放在眼里的风风也不禁被她深深地折服!对自己怀中的这个女人更是敬佩有加!暗想自己是一个堂堂的汉子,难道还不如一个弱女子有胆量?所以他没有犹豫,忍着背上撕心裂肺地疼痛,照着波波所说的话策马径直向前奔去。后面的一些族人虽然不明二位头领为何分作两路,但是他们还是做出了各自不同的取舍。

  等洪洪率人来到岔口,见雄族突然分兵两路,他在心里虽然曾稍作犹豫,但是脚下却毫不停留地就向着波波一路追去。

  他身旁一个小头目不解地提醒道:“雄雄应该是带队奔向了那条岔道!”

  洪洪只答了一声:“我知道!”就再不说话,仍然向前奔跑。

  那小头目不解地望着首领,不知他为何突然舍去敌方族长于不顾?竟然执意要追赶这支弱小的队伍!但见洪洪在自己的提醒下,仍然向前跑去,也就不敢再问!只是心下难免好奇!不知洪洪为什么要这么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