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506 2006.03.06 16:04

    

  武武这一路走来,对波波早已存下许多不满!在没有了追兵后,不免又想起那两个最后战死的属下,当想到他们都是一直跟随自己南征北战的亲信,经历过多少场恶战都没有折损,而今天就因为保护波波而双双毙命时,心里不禁一阵抽搐,这使他越发愤恨起来!

  恰在这时,波波头脑略略清醒了一些,想到猴猴和草草二人尚且生死不明,便扭头朝着坐在自己身后的武武说道:“停一下。”说完,她见武武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仍然继续向前赶路,便又拼足一口气说道:“停一下,我有话要说。”这一次,同他们并骑的文文都听到了波波的话,忙一边示意武武停下;一边率先勒住了马。

  武武正在气头儿上,听到波波又要发话!想到先前如果不是波波执意要照火火的话去做,哪里会发生这许多事情!就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气,他一边让马停下来;一边大声冲着波波嚷道:“你又想怎么样?是不是见我们都还没有死净,就心有不甘啊!”

  波波在族内一向受人尊敬,何时听过这等无理的话?加上身体已经虚弱到极点,本就在强自支撑,这时猛然听到武武这样说法,连羞带愧中只觉气血翻涌、眼前一黑就背过气去!

  旁边的文文忙跳下马来,上前去一把扶住波波。口里冲着对这一切视如不见的武武大声喊道:“你敢对她如此讲话,是不是不想活了!”

  随着他的话一出口,早已等得不耐的武武立刻翻身下马,立刻挑衅般地说道:“我是不想活了!怎么样?就凭你还想和我动手吗?那就来吧!”随着他的话音刚落,跟随两人而来的战士一见就要说僵,立刻就随着各自的头领分成对峙的两个战阵,单等头领发话就要动手!

  东东站在两下中间,为难地看着他们不知如何是好?他本是随风风一起进入雄族的,原在齐族时就知道这兄弟二人手足情深!所以害怕眼前一旦闹个不好,风风和雄雄就将因此事而决裂,但他在心中却更看好雄族,期待自己能在族中受到重用。这时眼见双方的手下都盯着站在中间的自己,知道再不说话就会让两边都不满意自己,立刻跑到二人身前准备劝说他们不要把事情闹大,可刚张了张口,还没等说话就被武武一把推到一旁,随着脚下被石块一绊,立刻就摔倒在地下。

  文文本就是个爱斗之人,因他与波波原本就是同族,后来还是得她发话才进入的雄族,因此上心里对波波尊敬有加,所以哪里听得有人敢对她如此不敬!见武武不过是一个刚刚加入部落新人,就敢于当面顶撞波波,不仅向自己叫板,还把要上来劝架的东东推dao,心底的火“腾”地一下就窜了上来!他一边将波波从武武的马上抱下来放在地上;一边立刻大声回应道:“你敢以下犯上就是叛族,我就要叫你知道我的厉害!”说完,举起长矛飞身就是一记标刺。

  武武根本就没拿正眼瞧他!看着枪刃直奔自己胸前而来,他不慌不忙待到眼看着就要刺中自己的时候,突然将身体横挪少许,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就在人们眼前一花的瞬间,文文的枪头便被他夹在了腋下,另一只手向着枪杆上一掌击去,枪杆随声断成了两截,使得还在向后拔枪的文文猛觉手中一空,身子就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武武手上为何如此快捷?只见他反手一把将文文握着的半截枪杆前端抓在了手里,猛然向自己怀中一带,文文就像脚下无根一样直向他身前飞来!

  波波刚刚醒转,正好看到眼前的一切!她急忙拼力喊了一声:不要!

  就在这时,武武的手已经对着文文的天灵盖拍下去,他突然听到波波的喊叫,脑海中犹如电光火石般地一闪,心想:这文文与自己并无什么深仇大恨,又何必要了他的性命!随着这个想法就准备停手,但是当看到文文在这生死瞬间向自己投来的目光中不仅毫无惧色,还在狠狠地盯着自己,显然并没有服软!便将手略略偏转了一些,仍旧向下砍去。只听“砰!”地一声闷响,文文手臂立刻就随着肩上的锁骨断裂耷拉下来!

  武武攥紧着对方的另一只手,轻蔑地看着这个手下败将问道:“你服不服?”文文没有答话,他挣了一下手臂,见自己无法挣脱,便“呸!”地一口,将吐沫吐到了武武的脸上!武武见他在这个时候还敢挑衅自己,手下猛然一使劲,立刻就将他的掌骨生生捏碎。使得身处巨痛中的文文随着“啊!”地一声叫喊就昏死过去!

  文文突然昏倒,他的手下一见就急了起来,口中发一声喊,对着武武就要冲过去;武武的手下一见,马上也要拥上,一场混战眼看势必不可避免!

  波波看到这些族人就要拼命!再也顾不得自己,嘴里喊了一声:住手!就跌跌撞撞地晃了过来。她的叫声能约束得文文的手下,可武武身旁的下属却不管这些,见自己的头领没有发话,举起石锤就要向前冲去。波波见他们还要向上冲,她一边止住文文的属下,一边冲着武武说道:“武武!如果你不阻止你的手下,就让他们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武武看波波挡在那些族人的身前,双目一瞬不瞬地紧盯着自己,虽然明知现在只要自己伸出一个小指头就可将她推翻在地,但是不知为什么?只看她往那里一站,身上便好似有一种威严,让人隐隐生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来!这使他好象首次认识对方一般,心里不由得莫名其妙地一怵,更想起哥哥交代给的话来!暗自核计着如果自己真的和波波翻脸,风风到时会否原谅他?本是亲兄弟的两人会不会就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闹生分了?想到这里,他便也不想把事做绝,顺势喝止住手下,对波波说道:“波波!我不是不能杀死你,只是不想让风风难过!除了风风以外,没有人可以对我指手画脚。当然也包括你!如果你还想让我保护你回到部落?就不要再想对我发号施令!”

  还没等波波开口,处于激愤中的一个快嘴族人就嚷道:“你打伤了文文,还想找借口跟我们回归部落?趁早别做梦了!”波波回头瞪了一眼那个多嘴的手下,对方见她责怪自己,立刻禁声不语、低下头来。

  波波又回头望了望武武,在她看来对方尽管有因为风风的原因来保护自己的一层意思,但更重要的不过是仍挂念着留在风风身边的那些手下!此刻,她并没有去想如果武武离开会带给自己的危险,只是思虑着他在伤害了文文之后,这些族人对他已经有了抵触,不知道大家还会不会接纳他?以雄雄的脾气又能否肯收留武武?如果都不肯接受他,那么他势必带人人离去,这对部落可是一个不小的损失!自己身当此时,又该如何来化解双方的仇隙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