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747 2007.07.16 07:28

    

  亚亚在看到响响派出戒备的人竟然主动充当起杀手后,再联想到碰碰营地出事时,对方也曾跑来让自己带人过去,他的用意会否就是为调开专属队战士以便下手呢?这样想着时竟是越想越真!到了这个时候,他真不知现在除去草草之外,自己还可以信任谁人!

  草草看到亚亚沉吟片刻后猛然就要张口说话,凭着自己对他的了解,心知亚亚现在所言定会同其怀疑响响有关!马上想到尽管此事确实可疑,但眼下并没有谁看见就是响响指使这人去杀害柳柳,一旦因此冤枉了好人后,那么对于正处在危机四伏的部落来说,更会因失去一只有力的臂膀而举步维艰,正是因为她存有这番顾忌后,所以在亚亚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时就已抢先对身旁的战士发问道:“出事后可有外人来探问柳柳的消息?”

  “没有,我们没敢让任何人靠近!”

  草草听完后转向亚亚说道:“这样说来也就是外人尚不知道有关柳柳生死的确切消息。我看应该暂时先放出口风说柳柳已死,只有这样或许才可避免对方继续猛下辣手,使我们总在受制于人而疲于奔命地跑来跑去,而且还不知道会因此再枉死多少族人!”

  亚亚听到她这样说,知道对方在谨慎中已经心存怯意!他马上摇头说道:“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反倒会让对方从中猜知柳柳一定没有死去!我看倒不如采用外松内紧的办法,我们一方面放出口风说柳柳没死;一边却减少在明处的护卫,并且让这些人在举动中可以显得更加随意,而用暗处的人来真正担负起护卫的事宜。这样通过顾布疑阵,说不定反会让对方误判柳柳已经死去!”

  草草听完这个看似冒险的提议后,想到以对手的智慧说不定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让对方在自以为是中掉入亚亚精心设置的布局,所以当下便点头应道:“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祛除对方心中存疑,不过如有你在旁也会使人起疑!”

  亚亚听到这话后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不会在旁,不过却要……”当他说到这里时,将头凑向了草草耳边一阵密语,让对方听完这番话后既惊叹他的冒险与大胆,又不得不佩服这确是一个绝好的妙计,所以当下便点头答应下来!

  只在两人刚开始秘密交换对响响的看法时,忽然有人回报说风风和牛牛已经赶来,现被专属队拦在警戒线外。

  亚亚听到这话后站起身来想另换一个地方同他们说话,但没想到眼前突然黑了一下,随着他一晃身的时候,旁边的战士马上扶住了他,好在这种状况只是短短地一瞬,亚亚不愿让人传扬开来,所以马上就推开了对方的手,与同在此处的另一个专属队小头目耳语了几句后,便将他们都交给草草调派,自己则向着那二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风风见亚亚过来后,赶忙说道:“亚亚你看,我没有想到他竟敢违令带人去抢那批弩箭,如果族内都似他这般乱来岂不是再没有了族规的约束,所以他真是该杀!我刚才已经同牛牛解说此事来赔罪,因此特来向你领受责罚!”

  牛牛听到他这样说,只得也放低姿态道:“没有想到他们都这般地胆大妄为,我刚刚已经惩治了那些随头目斗殴的战士,现在也来向你领罪!”

  亚亚听他们说完后仍旧虎着脸,向身旁扫了一眼后,冷冷地说道:“这里人多,我们且换一个没人的地方说话!”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就向前面走去。那二人听到这话后俱是心中一紧,都知道亚亚要避开众人的耳目就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但事已如此,也只能紧随其后悉听尊意!

  亚亚一边往前走;一边在心中思考着如何处置这二人?从表面上来看,风风和牛牛都没有参与此事,但因双方部下现已严重触犯军纪,如果能善加利用这个时机来打压风风和猴猴两大阵营的锐气,不仅会减少双方对自己形成的威胁,更会在无形中借此增加自己已经日渐低落的威望,所以他根本就不准备放弃眼前的大好机会!

  现在唯一的难处就是部落中并无因手下犯错而牵连大头领的先例,那么自己怎样说才能在二人面前显得既不牵强,又被他们接受,这显然是一道不好处理的难题!虽说削去风风的第一大头领职位是眼下的重中之重,但如果只处理他而不处理牛牛也说不过去!那么怎样才能在处理牛牛后,又能使他愿意同自己联手遏制风风呢?看来也只能设法让对方也像猴猴一般愿意从大局出发,认定眼前正是个趁机削去风风第一大头领来消除部落隐患的良机,至于他本身则很快就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恢复到目前的职位!

  如果自己想要这样做?就只能既削去风风的一人之下的实权,又让二人在脸面上都说得过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各降半级,这样就可使风风失去凭借第一大头领的职位而凌驾在其他人之上的优势!与此同时,这也可以让顺顺之流看到风风失势后重新来判断形势,再不能像以前那般肯于听从对方的话,从而可把一个个小团体打得四分五裂后更有利于自己对整个部落的控制!

  只在亚亚心中作着这番打算时,已经领着二人走出好远后,来到一个几处山包形成的凹窝样僻静处,为免外人看到他们在这里说话,亚亚率先带头坐了下来,那二人也都随其席地而坐,于是当下就围成一个三角形的阵势。

  亚亚已经准备先从牛牛入手,这样在前者已经接受自己的处置后,那么无论风风是否接受?在自己同牛牛的联手中都已经由不得他自己,所以他准备先从这件事情对部落的危害入手,因此开口就说道:“在部落大敌当前、内忧不断的时候,你们两个人的部下不仅罔顾族规约束,更忘记兄弟间应有的情谊而聚众殴斗,可见正是因为你们平时对部下的疏虞管教和放纵,才是引发今天这件事的根本所在!”事前已经同风风吵过的牛牛听到亚亚上来就将顶“大帽子”扣到自己头上后,心中已是非常不满对方的说法,但碍于亚亚现在毕竟是部落首领,所以这才强制自己隐忍不发!

  因为夜色深沉的原因,加上此处也没有火把等物照亮,所以亚亚并没有注意到牛牛脸上已经憋涨成猪肝般地颜色,仍旧顺着自己的思路说道:“如果其他大头领也都似你们这般任由部下乱来,那么部落里哪还有什么族法?所以对于你们二人也不能不罚!”

  不要说牛牛以前也曾是一族之首领,就是他进入汉族后也闻所未闻部下犯错要牵扯大头领的事例,所以在听到亚亚的这个说法后,“腾!”地一下就烧起火来,当下为免发作后掰伤了彼此的交情,便对其侧目而视道:“你倒说说看?怎么个处罚法儿!”

  他急,风风又何尝不急!但因为风风已经从牛牛的语气中嗅出了即将爆发的火气,知道对方已被自己激怒后定会出言反驳亚亚,所以他这时倒乐得坐山观虎斗,只想着反正你亚亚不能因此放过牛牛只处理我一个,我且看一看在牛牛反对这个提法后,你这个首领又是如何收场?

  亚亚万没想到牛牛半路插言打断自己!而且从对方的态度上一眼便可看出他对自己这个首领根本就没有丝毫地尊重,到了这时连日来的焦躁与恼怒不由一起涌上心头,在情绪瞬间失控的情况下便不计后果地冲道:“如何处治?当然是降为普通头领!怎么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牛牛听到对方这话后,“嘿嘿!”冷笑两声,而后一边站起身来;一边充满了鄙夷地语气说道:“我看你还是把我降为普通族人好了。如果再不满意?干脆一刀把我杀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对风风虚情假意地呼唤根本理也不理!

  亚亚没有想到牛牛的犟脾气上来后,更加口出无状!看到对方竟敢如此藐视自己后,他真恨不能立刻就将暗扣在掌心中的石子朝对方后脑击发,但一想到如此就会要了对方的性命,对于这个昔日的兄弟还真是下不去这个手!所以当即便想喝止对方离开,可哪知道等他猛然一起身后,因为多日的疲劳再次引发眩晕,随着他身体一晃的同时,手中的石子不由“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声音如果放在别人耳中那是再平常不过,但风风的听到后,简直就如同一声炸雷相仿,让他马上意识到原来亚亚还想重施故技逼己就范!这使得二人那次谈话时的情景如同电光火石般在其脑海中一闪而过,而那次亚亚能够在最后关头震慑风风不敢轻举妄动就是这手中的石子,所以他对此物落地后的声响自然也是格外关注!

  怎么办?是任由亚亚把自己降为一个普通头领?还是趁此千载难逢的良机出手干掉对方!这个念头在其心中一闪而过后,一种担心又使他不由想道:且慢!现在牛牛已经离开,如果自己杀死了亚亚?岂不等于是主动背上了这个恶名!那么一旦让此事在部落中传扬开来后,那些个族人又怎么可能听从自己的命令!可不杀死他?自己又怎能得好!只在这时,他的手无意中触碰到兜囊中盛装草汁的小葫芦,一个歹毒的想法瞬间产生!

  当下,他也来不及细想便趁着亚亚因突然的眩晕摔倒在地后,马上掏出那个葫芦,一把扯下塞口就往对方的鼻翼间倒去,另手则急三火四地在其鼻孔下涂抹,以便让其能够更快发挥效用。而后想了想终究不放心,又在自己的衣襟上薅下一撮皮毛,沾上草汁后小心地塞到对方的一个鼻孔,这样随着亚亚呼吸时,就可将其气息带入身体当中,自然也就会加重对方的昏迷程度!

  风风做完这一切后,因为紧张早已汗湿重衫。他抹了一把额头沁出的汗珠后,方才开始飞快地思索着如何善后?怎样才能使局势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这些问题!

  在大脑飞快地运转下,以前的经历使风风无比清醒地意识到,如果自己要想夺取汉族部落,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部落中的重要人物进行清洗,只有这样才能在踢掉一块块绊脚石后,把至关重要的兵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