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03 2008.08.12 17:38

    在万众注目的焦点中,被雄雄所救的攻攻深感颜面扫地,从未遭受过这种挫折的他更加无法面对涌上心头的羞辱!他本有心继续与对手拼杀,但更明白这种恩将仇报的结果只能导致众人对自己的唾弃,所以对于他这个宁折不弯的人来说,现在就只剩了最后一条路,用死来换回自己最后的尊严!

  随着这个念头的产生,他拔出了掖在后腰上的竹匕,猛然照着自己的心口扎去;当雄雄看到这个因自己赤手便也没有使用武器的攻攻拔出利刃后,刹那间便猜出这个骄傲的对手要做什么傻事!无论是出于对此人的敬重、还是为了顾全整个大局,他当然都不会袖手不理,所以在这千钧一发之即,雄雄想也未想便扑上前去!

  合身扑上的雄雄在左手去抓对方手腕同时,一条右臂搁到利刃的落点上似乎想推开对方的身体,而已抱必死之心的攻攻不仅动作异常迅猛,在下意识当中好似也有意将前胸朝着匕首的尖锋迎去!这样一来,尽管是雄雄左手堪堪抓住对方的手腕,但尖利地匕首仍然扎到了预定的位置,这样的结果致使雄雄受伤的手臂立刻血染征衣!

  因特特所处正是目睹整个过程的绝佳位置,对于他这个久经沙场的前首领来说,其锐利地眼光绝非常人可比,所以他在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后,一连串地闪念就是:雄雄为何不惜受伤也要救下对方?难道说他认为攻攻的性命远比自己的身体重要?这太让人难以相信这个事实,那么他为何偏偏要在那个落点处垫上自己的手臂?!

  要说此刻最为吃惊的人自然是攻攻,他万没料想雄雄不仅接连救他两次,更是不惜以伤身为代价也要救出自己!这种情、这种义不要说是一个敌手,即便是同族兄弟稍有犹豫都会措手不及!

  只在攻攻呆呆地望着对方之时,雄雄已然说道:“我先前说过!你如果不能打到我,就要听凭我的处治。但在我没说如何处治你之前,你却用这种方法了结自己的性命就是背信弃义!但随着我被你所伤已经输了这场比试,你现在可以同队伍一起离开此地!”雄雄说完一摆手,所有的弩弓都已收起;震震的下属们尽管心中万般不愿,但因军令难违也只得将外围防御一体撤去!

  攻族众人听完雄雄的话后心中都不是个滋味,所以尽管他们看到对方放开生路,但却并无一人感到丝毫欣喜!攻攻听完雄雄的话后,脸上仿佛火烧火燎一般地刺痛,他见雄雄已经转身朝外走去,立刻将身跪倒在地、伏首说道:“攻攻错了!你是因为救我才受的伤,况且我在此之前已经输于你手,所以攻攻甘愿依照约定由你处死!”雄雄听到他说的是“处死”而不是处治,当下不由停下了脚步但却没有转身,只于心中考量着此话的含义!其余攻族众人这时已经呼啦啦全体跪倒在地,口中齐声说道:“我们皆愿与攻攻生死相随、永不背弃!”

  雄雄转过身来看定攻攻问道:“你怎么断定我会处死你?”

  攻攻抬起头来答道:“刺刺因为杀你未遂而死在这里,现在我既无力替他报仇,自当一样随他而去,所以除去这种方法之外别无它途!”

  雄雄听完恍然一笑,而后反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刺刺已经死在这里?”

  “他既杀你不成,难道还能独善其身吗?任何一族当中对敢于刺杀首领者都会致死,你们汉族当然也不会放过他!”

  雄雄含笑说道:“你先前何尝不是一心想杀死我?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所以你不要用自己的揣测强加于人!”

  “这么说刺刺没死?”攻攻听完惊喜地问道。

  “当然没死!你如果想见他就随我来吧!”雄雄说完便转身而去。攻攻急忙起身相随,但他没走两步又好似忽然想起什么后,这才转身对部下们说道:“你们都把武器交给汉军并听从他们安排,任何人不得从中生事!”说完紧跑两步跟上雄雄朝着临时指挥帐的方向走去。因为有了他的这句交代,所以彻底放下心来的震震很快便将攻军引导至休息地。

  攻攻同刺刺两人一碰面,见到心悬的对方都相安无事,惊喜当中立刻拥抱到了一起!而后他们相互转告对方自己如何失手之事,攻攻见刺刺闻听自己的经历后丝毫不觉惊奇,急声追问之下,这才知道雄雄对自己全盘计划竟是早已洞悉!骤闻此语的他当真是既讶且疑,不由立刻转向雄雄想要追问此事,这才听到对方正向另一个汉子笑道:“先不用管他们!这个前前和才才一定是打好了主意妄想掠获汉兵来要挟我,我这回就让他们看一看到底是谁憋不住这口气!”

  “那你准备如何化解东面的局势?”

  雄雄没有直接回答非非的问话,而是喊进来传令兵说道:“你马上通知助助等头领,让他们在阵地上扎营烧烤肉食。然后喊话给敌军,告诉他们弃械来投可以填饱肚子!”

  非非听到这话吃惊地问道:“这个方法行吗?”

  雄雄拍着他的肩膀笑道:“那两支队伍已经征战半宿,现在应该是既饿且乏。而我们则有的是生力军可以轮岗,所以最不怕的事情就是双方对峙!”他说完后见攻攻同刺刺聊过后似乎急于要追问自己些什么,心下了然中便笑着对其说道:“你现在已经看到了刺刺无事,是否还一定要被处死?”

  攻攻闻听当即跪倒说道:“攻攻现在甘愿随你的处治!”

  “好!既然是随我的处置,我就先留你在身边当作一个护卫!”

  攻攻听到雄雄要让自己同队伍分开心有不甘,但因话已脱口无法挽回,当下只得勉强应了一声:“是!”雄雄一见他的神色便知端底,但却故意恍如不见地转告其族规等事!

  才才看到三面敌军不仅就地扎营,更借着干冷地晨风送来阵阵肉香,当下便十分沮丧地对前前说道:“从敌人拉开的阵势上看已经摆明不会过来,你现在可还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应对?”前前尚未答话便听到身旁有人传来咕噜噜地腹鸣声,扭头再瞧众人眼望敌军阵地时流露出的羡慕之色,心中不由暗暗叹息对方手段之高明!

  “说话啊?”才才不耐烦地催促道。

  “还说什么!你看他们虽然在阵地上烧烤肉食,但架起的武器仍然坚守在那里。可想而知只要我们稍有异动,对方照旧会将你我连根拔去!”他的话音未落,对面的阵地上便按雄雄的吩咐喊过话来,他们两位闻听过后互相对视一眼,心中无不对此充满了忧虑!

  一个昼夜的时间,就在这种对峙中异常缓慢地走了过去!待天光再次放亮时,随着众人饥饿感不断叠加,面对两位首领的束手无策,悲观情绪迅速在队伍中蔓延开来。此时此刻,尽管无人敢在嘴上说些什么,但是每个人心中都已经预感到队伍最后的结局!

  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暖意地太阳一点点爬到高处,肆虐地劲风在加剧众人心头寒意的同时,更加速动摇着这支联军尚未坍塌地意志!挤靠在一起取暖的普通族众们都在垂头丧气中沉默无语,但不满地情绪仿佛已经抽干了所有人身上最后一点水份,使这支聚拢在一起的队伍就如一堆庞大地干柴,只差一个火种将它熊熊燃起!

  又到了汉军进餐的时候。当对面传来无所顾忌地欢歌笑语后,一个才族小兵再也忍受不住饥寒交迫地夹击!他站起身来后喊了一声:“这回就是死,我也要先填饱自己的肚子!”说完便扔下手中的武器,跌跌撞撞跑向对面的阵地!

  才才见后急声命令自己的心腹赶去杀死那人,但并不愿出手的下属们却被前前一语就拦了下来!才才见状十分不满地喝道:“你干什么?难道你还想插手我的族事!”

  前前摇了摇头,说道:“才才!我无意插手你的族事,但是今天同我们困在这里的下属,哪一个不是曾随你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与其让他们陪我们在这里饿死,倒不如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这也算是我们当首领的人能够为族人做的最后一件好事!”说完,他不等才才答话,便朝自己的队伍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也一起去吧,我不怪你们!”有了首领这句话,那些族人心中便再无任何忌惮,当下纷纷起身抛落武器后涌向汉军的阵地。才族众人虽然没有听到自己的首领发话,但也都趁着这个机会混杂其中逃离此地,让才才想要制止都已无人听受指挥,使其最后只能仰天叹息!

  前前看到自己身边还有几十个心腹部下不肯离去,便转头望向他们问道:“你们为何不走?”

  众人纷纷跪倒在地答道:“我们曾受首领之恩,怎能在这个时候背叛部落而去,所以无论今后是生是死,我们都甘愿追随在你一同而去!”才才听到这话环目四顾,见留下的人皆是前前下属,而自己的队伍早已空无一人,这使他在惭愧之中更是感慨万分!

  前前惨然苦笑道:“兄弟们!你们今天这份情,我前前心领了!但我命令你们立刻去投奔汉军,这不仅仅是为了你们自己,更是为了我们族中的其他兄弟!”

  “为什么?”众人闻听无比吃惊地问道。

  “汉军既然已经给投奔的人吃上了肉食,显见他们是想收服这里的队伍!你们都是我族精中之锐,如果那些兄弟们失去了你们的照看,在其族中必然也会饱受欺凌,所以我要命令你们去保护那些兄弟!”

  众人闻听口中纷纷嚷着:首领!那些族人能在部落遭遇困境时弃你而去,我们又何必顾忌他们是否遭受欺凌?这都是那些忘恩负义之人咎由自取!对!我们不去!不去!!

  前前听到这话把眼一瞪,厉声喝道:“如果你们还认我作首领就照此话去做,否则我马上死在你们面前信不信?!”他说完便将利刃对准自己的心口,其决绝之势令人不敢稍有怀疑!

  早随雄雄来到峭壁上的一干头领们,目睹此景后无不暗赞前前所表现出的义气,但令特特感到奇怪地是雄雄今次却罕见地没有说话,而只是站在那里蹙眉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