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14 2006.11.28 14:21

    

  第二天早上,亚亚带草草来向采采赔罪。因为草草的任性在族内无人不知,所以这一手大出采采意料之外!

  采采看着草草有些红肿的眼睛显然是刚刚哭过,得意之下便忽略了对方姐姐失踪的事情,只一厢情愿地认定这是亚亚偏向自己对其施加了压力,所以才迫使她来向自己道歉。她一方面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另一方面也急于脱身去探听外面的情况,所以不仅没有再难为草草,反倒温言安慰起对方来。

  亚亚看到采采这般,暗提在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他怕时间一久草草装不下去,所以便对采采说道:“既然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你现在就去周周那里报到,我已经把你调到了她的队伍里。”

  采采本意仍想留在亚亚身边以便行事,可一来草草在旁不好说话;二来她此刻不知道亚亚升任族长后是否还带兵?如果不带队伍自己就没有借口留下,所以只好先打消这个念头留待以后再说,于是便告辞离开。

  采采出得帐篷打听到女营所在,便一路向西而去。在她走出没有多远时,正好迎头碰到一个东东的旧属。对方见她独自一人,料得那件事情已经完结,不免上前嘘寒问暖,但却在不经意间说出了猴猴已将那两个随东东一起做事的手下带走的事情,采采听到这个消息当即惊出一身冷汗!

  她随口敷衍对方几句后,借口报到急忙离开。一边向前走;一边暗怪自己太过粗心!为什么当初没有给东东下令事成后杀死二人?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心知只要这两人一吐口,等待自己的命运必定无比凄惨!

  这个念头在采采脑海里转了几转,令她想到当初猴猴对付火火的手段,心中益发忐忑不安!在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绷紧后,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马上拐向了营地外围走去,但当她还没有靠近岗哨时,就见对方在前面已经拦住了几个要出去的族人,大声说道:“没有族长的命令,谁都不能离开营地!” 采采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后只得重新转了回来,独自在熬煎中筹划着对策。

  晚饭后,亚亚正在帐中同草草说着事情,猴猴带着一个满脸红肿的小战士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后者更是不等站稳,就“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哭了出来。

  亚亚诧异地看了这人一眼,转向猴猴问道:“怎么回事?”

  猴猴说道:“这事都怪我!我见几个手下拷问了一天都很累,所以吃晚饭时就让他看守绑在树干上的那二个人。可没想他竟对那二人信口开河地恐吓起来,对方定是怕暴露出暗害首领的真相后还有更为厉害的刑罚加身,所以趁其不防时已经先后咬舌自尽!”

  “什么!”草草惊叫道。

  亚亚听完真恨不能上去把这个耽误了大事的族人撕成两片方解心头之恨!立刻说道:“把他给我拖出去杀了!”

  猴猴摆手阻止了闻声进来的专属队战士,看着亚亚说道:“亚亚,他是刚加入队伍的小战士,有些事情还不太明白,我刚才已经教训过他,希望你能再给他个机会!”那正痛哭流涕小战士听到此话,才明白刚才暴揍自己一顿的猴猴原来竟是为了保全他的性命!

  亚亚听到这话也不好太驳猴猴的面子,看着那人的脸肿得老高,显然已经吃了不少苦头,便说道:“带下去杖责一百!”

  草草听到唯一可以救得姐姐的希望破灭,心中懊悔不迭!看着亚亚问道:“我们现在怎办?”

  亚亚看着猴猴说道:“你立刻去准备一下,带领己己和你的队伍,由他们当时等东东的地方向前仔细搜索。让林林的队伍带齐装备充当寻找的主力,其余队伍负责协助并戒备敌人。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届时不管是否找到他们都必须同我会合。另外,你带走飞飞和他的幼鹰,以便同我保持联络。”猴猴答应一声赶忙做出发的准备去了。

  草草看着猴猴离去的背影问道:“他们能找到姐姐吗?”

  亚亚叹了一口气说道:“眼下只有人尽其力,成事在天了!”草草听了这话感触颇深!知道这就像能不能让天下雨一样,全由不得自己做主!

  亚亚低头沉思片刻,对她说道:“你想个办法,让采采能够在不经意间看见那两个人的尸体!”

  “为什么?”

  “这样可以使她安下心来不再怕露出马脚!”草草听了这话立刻转身去办。

  此刻,二人只是想到只要采采见所有证据都已毁灭就会减少防备之心,却没有考虑有一利自然就有一弊,这等做法无疑就等于给了对方一个自己残害无辜的口实,让她能够进一步去扰乱部落人心!

  一转眼又过了两天。时间的流逝对于外面的人还好说,但对于身困地下的雄波二人来讲却真是万般难过!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雄雄已经知道这里终日不见一丝光亮,而这也就将他逃离计划彻底湮没在没有出口的黑暗里!在两人周围除去一潭深水就是岩石为伴,连一草一木都没有,自然也就找不到一点可以下肚的东西!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饥饿就像一个无人可以战胜的魔头,用它千百只看不见的小手在轮番抓挠着你无着无落的心。到了这个时候,真是任你英雄无敌也全无用武之地!

  波波为不给雄雄增加思想负担,咬紧牙关不说出那个折磨人的“饿”字,但她却管不住自己肚子一声声无休的抗议!这声音带给波波是泄密后的羞愧,可听在雄雄的耳朵里就是万般焦急!

  它令雄雄想到自己枉称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却只能守着心爱的女人在饥饿中让其一天天瘦弱下去!他无法想象波波在自己身边被饿死的样子,但是眼前的事实告诉他:如果他们仍然无力改变现状,两人最后都无法躲过这样的结局!

  在雄雄的脑海里像过电影一般放映着一个个画面,他想起波波随自己在龙族中一起长大,他想起无论何时这个女人都支持自己,他想起自从娘死后就再没有一个人像波波这样关心自己,他想起波波腹中还怀着自己的骨肉……突然有如电光划过的一个闪念使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变得异常明亮起来!他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暂时可以让波波摆脱饥饿的办法。

  波波在昏昏沉沉中听到雄雄又要起身离去,便用微弱的声音问道:“你还要去?”

  “对!还要去,我坐在这总不会有食物主动跑到你嘴里!”说完,雄雄就轻轻拍了拍她的身子走开了,随着他的离去,波波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被抽空了一样变得极度虚弱,眼皮益发沉重起来,没一会儿就昏昏睡去。

  雄雄不想让波波听到声音来怀疑自己,所以走出很远后方才用手在地上摸索起来。一块块石头被他拿起又放下,直到终于拿到了一块比较锋利的石片,他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心愿得偿的笑意。

  他用手指轻轻在锋刃上试了试,感觉配合自己的手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时在心里略略想了一下,四肢暂时还要用所以不能动,看来只能先在自己的躯干上下手,而这上面最能解决问题的莫过于臀部,所以他没有一点犹豫就在自己的左臀上动起了石刀!

  黑暗,让雄雄看不见自己制造出来的伤口中鲜血淋漓,但他却在可以感受到的剜心刺骨般地疼痛里,生生割下一块够波波吃上一顿的肉来,而后才拖着无力的双腿艰难地向回走去。

  伴随着雄雄每一步前行的脚印,地上留下的都是一片片、一滴滴血迹!这些被主人遗落的东西虽然不会开口说话,但是它们却在用自己的躯体注解着一种最古老、最纯真,可以超越自己生命的情感——那就是爱!

  后人只知道这种异性间高于友情的升华称作爱,却不知道这字最先的一撇就是雄雄此刻留下的脚印,在那下面分明就是滴落的血迹。可惜这个当初要用生命去注释的字眼现今已经被许多人亵du,使它正在逐渐失去内中蕴涵的真谛!

  雄雄回到波波身边后发现她还在昏睡,便忍着下体的剧痛靠右侧着地慢慢坐了下来,用石刀将那块肉一点点切碎,再慢慢喂进波波的嘴里。

  波波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雄雄在喂食自己,便用微弱的气息说道:“你先吃。”

  “我见你刚才睡着已经吃过了!”

  “这回怎么找到的食物?”

  雄雄装做轻松地说道:“我在意外中发现了那潭池水里有鱼就打了上来,这样只要我们今后运气好就会有吃的东西,只可惜没有火不能熟食,所以难免会带些血腥之气!”波波听到这话想笑却没有这个力气,只想雄雄在有了食物后真是过于苛求了!

  雄雄见并没有惹起精明的波波怀疑,心中暗叫了一声:侥幸!知道如果不是对方神志还不太清醒,自己这样做休想骗得过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