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339 2007.02.26 02:17

    

  智人看到雄雄面对迫在眉睫的危机仿佛视如不见,只是表现出的这份超凡镇定便让他感觉隐隐不安!但因为此刻中间有屏障阻隔已经无法窥视对方心中所想,所以只能暗加戒备,提防因一个疏忽而将他们放了出来!

  雄雄看着阴冥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只是轻蔑地一笑,口中说道:“枉你身为一个空间的统帅,竟然丝毫不顾忌自己身份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自己说说这事做得磊落吗?”

  阴冥听完雄雄的话后,为将自己从中摘出以免在那些部下面前威信受损,便笑着说道:“制服你还用得着我亲自出手吗?只是一个智人就已经让你无福消受!”

  戈戈听完立刻知道原来这些都是智人一手安排,这时不由得瞪大一双环眼向对方逼视过去,心中更是恨不能立刻将眼前这个矮子撕成碎片!

  智人看到戈戈的目光后心中一惊,尽管他知道对方被困其中不得解脱,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对方从中解脱出来头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所以这时不由对阴冥说道:“我在进来前已经窥探了雄雄的脑电波,他现在已经掌握了从汉族空间到这里的多个途径,如果我们留下他,就等于是为自己将来留下无穷的后患!动手吧!”

  对于阴冥来说,只要自己能够同时消除雄戈两个带来的隐患,那么余者皆不足惧。所以在听到这话后也抛弃了原来心中还要猫戏老鼠耍弄对方一番的想法,这时看向站在雄戈身后的那些战士,一句“开火”的命令马上就要说将出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即,谁也没有料到雄雄一直放在桌下的右手突然拿了上来!一枚如同婴儿拳头大小的血红珠子在其掌中粲然夺目,瞬间惊得阴冥把已经到了嘴边上的话又生生吞回了肚里。那些二线军战士更不知首领为何一见这个吹弹可破的东西就换了一副惊恐万状的模样,使得双方面临的形势好似在陡然之间发生了逆转!

  雄雄手上拿的是什么?书中暗表,这个武器名叫因子弹。当今世界核子武器厉害不?但是要和它比起来可差得老远!你别看它只有这小小地一颗,而且样子柔顺就得如同一个没有 成熟的软皮鸡蛋,但是它如果要是因外力的作用爆炸开来,整个阴界的鬼魂都会荡然无存!这是因为它最大的特点是具有定向攻击效用,所谓定向指的可不是方向,而是指向存贮在内中的因子特征源。

  因为王国众人身上的因子与阴界中的鬼魂截然不同,所以它只会攻击被赋予特征的因子,这使得尽管雄雄此刻与其近在咫尺,却可在爆炸后不受丝毫伤害,但是对于阴冥他们来说,只要没有逃离出这个空间就绝难幸免!而且因为这东西与核子武器比较起来异常干净,它即使炸开百十颗也不会带有丝毫辐射污染,所以在其发动攻击之后对身处战场中的王国军队仍是没有一点危险!

  阴冥之所以一见它就心惊胆战,这是因为他始终在关注着王国对这种武器的研制进展,直到获知雄雄要率兵前来时,这个实验刚刚获得了一项重大突破,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能够这样快就将其试制出来!

  此时此刻,阴冥都没敢说话。他怕自己一张嘴,哪个不知好歹的部下就击发出去,这样在雄雄被杀死的同时,那颗因子弹也会因落下后毁灭了自己!所以平举的双手缓缓地向下压了压,直到示意队伍都把枪口放低后,他这才感觉自己已经汗湿重裳!

  看到眼前的这个局面后,要说对方阵营中中最害怕、最感到为难者当属智人!因为他知道如果雄雄手中的因子弹落下后自己魂魄难保;如果阴冥将对方放出来?戈戈头一个不能放过的人也是自己。所以处于两难境地的他一边在心中暗暗筹划如何摆脱自己面临的危机;一边朝雄雄说道:“雄雄,你如果真的让它炸开,戈戈岂不是一样魂魄难保?那么你这一趟不是白来阴界了吗?”

  雄雄尚未答话,戈戈已经盯着对方说道:“雄雄为我而来不假,但是如果他身受意外,我戈戈又岂能独自苟存,自然是要兄弟二人并肩而去,有胆量你们就开枪好了,让我们大家一起上路!”

  阴冥听到这话心中不禁一哆嗦!忙缓和着气氛道:“雄雄,你先把那个东西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一直没有开口的雄雄这时微微一笑,看着对方说道:“怎么说?就隔着这层东西说吗?我没有这个习惯!阴冥,你看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难道当着这些下属也不觉得羞惭?”阴冥听完雄雄的话后已经明白对方所指,但他更害怕一旦撤去这些战士后雄雄会马上对自己不利,所以心下不禁有些踌躇起来!

  雄雄就仿佛看透了他心思一般地说道:“如果我想杀你?有他们在就可以阻止我吗?”说完,他突然用两指掐着因子弹倒提在虚空里,这时只要二指轻轻一松,那么阴界所有的魂魄都将随之消失不见!

  雄雄这个动作马上令阴冥开始心中战栗不已,立刻向那些仍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属下们摆手道:“你们没听到雄雄的话吗?快出去!”智人听到这声命令心中一喜,马上就准备趁着眼前的这个机会同这些战士一同出门,先躲避开戈戈对自己的威胁后再从长计议!

  戈戈看到智人也要离开,立刻大声喝道:“智人留下!”对方听到这声吼一愣,心道:完了,这回自己可是要彻底栽在戈戈手里!

  阴冥听到戈戈的喊话后害怕因为智人走开会遭致雄雄对己不利,立刻也出声附和道:“智人,你留下。”

  如果说戈戈先前的喝令让智人还能让理解为对方是恨被自己所害,那么阴冥补上的这一句马上就让其感觉到他已经被首领出卖!想到自己进入阴界之后无处不是对阴冥忠心耿耿,现在面临着魂魄难保的绝境后,首领不仅没有丝毫回护之意,为了保住他的魂魄竟然还毫不顾及自己,这颗被刺伤的心在瞬间真是灞凉灞凉地!

  阴冥为了表示这个屏障真的与己无关,又对智人接着说道:“你把它打开!”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向顺从无比的智人此时却动也未动!

  见微知著的雄雄看到智人此刻除去脸现倔强之色外,还敢公然违抗阴冥的命令,马上从这一幕中推测出对方因为刚才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质变!这使他不由联想到阴冥以往多是采用智人的计策行事,使得这个智囊与当初的戈戈构成了阴冥一文一武的左膀右臂。现在自己并无杀灭阴冥之意,只是想助戈戈重掌帅位,如果顺势能够将这个智人拉拢过来,那么被架空的阴冥就将再也没有去害戈戈的机会!不过这步险招可要冒着绝大的风险,一旦对方并不感恩知报,那么反有可能会让戈戈身受其害!

  只在他暗自权衡的这一瞬间,阴冥看到智人竟然也要背叛自己,心中的恼怒立刻直达沸点!他箕张五指就要向对方下手,看到智人面临魂魄即将被毁的雄雄这时不禁心中一软,立刻说道:“阴冥!我要你亲手动手为我打开!”他的话一经脱口而出,那三位皆是不解地望将过来,他们都不明白雄雄为何要救这个害他不浅的智人?

  阴冥在一错愕间听到雄雄再次喝令自己亲自打开禁锢,想到对方手中还拿着那个随时威胁自己的东西也由不得他不照做!更何况刚才要对智人下手只是一时气愤不过,现在随着停顿下来后便想起对方往日诸多好处再也下不去手!于是,他便按照雄雄的吩咐亲自为其解除了禁锢的屏障。

  智人这是第二次在雄雄手下留得魂魄,心中不由感慨万千!怪不得戈戈始终敬仰此人,只看自己数度想要迫害对方,但现在他却要在阴冥手下救出自己,只是这份常人难及的度量便是世间少有,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起称得起“英雄”二字!

  尽管戈戈不明白雄雄为何如此?但是他想到这位肝胆相照的兄弟这样做自然必有他的道理,与此同时他在看到雄雄有意要救智人后,也在心中打消了刚才立意要杀灭对方泄愤的初衷!

  雄雄看着像泄气皮球一般的阴冥,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都只有顺从的份儿!随着心中一动,他突然一把抓住了对方手腕!

  阴冥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唬得魂飞魄散!想着雄雄会不会改变了主意热要杀灭自己?口中便颤声问道:“雄雄,我好心为你解除屏障,你不能这样对我。”

  雄雄听完直盯着对方说道:“我们在你这里已经谈过了,现在该轮到去我那里谈!”说完竟再不理会阴冥的苦苦哀求,转身对着戈戈和智人说道:“你们跟我来!”说着,他只将阴冥手臂用力一扯,就率先向外而去。

  智人见戈戈看着自己,不待其开口便紧随雄雄身后。他一边前行;一边在心中想道:雄雄为何突然要易地而谈?这里面会不会暗藏玄机?只这般想着不由得便对其偷偷窥探,从而让其发现了雄雄藏在心中的一个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