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52 2007.01.16 15:31

    当唐强最初看到敌人冲破防线后就已大惊失色!因为他此刻担负着保护这里安全的任务,现在姑且不论汉嬴同波波二人如何,只说公主发生什么意外,国王又岂能饶过自己!虽说按以往的经验对方不伤其余不相干的人,但是谁可保证他们总是这样,更何况他们这回换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头领,如果对方在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上是因人而设,那么后果简直就是不堪设想,所以他当下就通过传声系统吩咐众人前去救援!但是这话说起来容易,真需要舍命去拼杀时,没有那种过人的胆气和实力又怎能令行即可?所以任其队伍如何惺惺作势,自然也不会有丝毫效果!

  这时,唐强通过先前预设的传输系统,看到对方已经用枪将公主指住,而自己的那些手下仍旧自顾地同敌人保持着安全距离,谁人也不敢过于向前迫近,这种窘状不禁令他羞急难当,只能用血红的双眼紧盯着对方头领,恨得直将自己的下唇咬破!

  与此同时,阴界这个头领也发现了公主这里正在开通着传输系统,他突然将枪掉转对其射出一道光束。唐强这里“扑!”地一下,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影象!

  随着黄雾渐浓,波波休说救助雄雄,连自身的意识都无法保障,感觉自己的思维之网也似乎即将断裂,而这就意味着她的结局也有可能会同雄雄相差不多!不甘两人就这样终其一生的波波试图通过与手中网片的交流唤醒雄雄某些意识,让对方去阻止对自己的伤害,但是这种作法根本就没有作用,使得处于绝境中的她再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波波不知道雄雄大脑内的这种自身保护机制对于外敌侵入并非以驱逐为目的,而是执意要将对方彻底消灭。它对波波思维上的伤害就如强酸沾到肉体上的腐蚀,于无声处却可令其面目全非!唯今之计,只有两种办法可以解决:其一是将释放它的中枢关闭,但这样做的后果是会对雄雄的身体机能造成很大伤害;其二就是在外来思维上利用伪装迷惑通过其验证以此获得认可,这样就不会再身受其害,但是这个办法对于眼前的波波来讲,说了等于没说!

  就在波波近乎于绝望中苦苦挣扎的时候,突然在她思维之网的一角被染上了一点亮色,紧接着后续开来的这种神奇物质就如奔行在高速干道的飞车,立刻通过四通八达的网际涂遍了每一个角落!在它迅速修补网上伤痕的同时,原本到处弥漫的黄雾也在逐渐退却!

  这时,波波听到……不!确切地说是感应到一个声音:我会帮助你完成对雄雄思维的修复,但是你要按着我的指令去做!

  波波在惊奇中不由想道:“这人是谁?他原来竟可以帮到我!为何公主事先不说有这样的人?不然一定会早些完成这个艰巨的工作!”

  这时,那个声音又接着响了起来:不要去想那些无用的东西,否则你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波波此刻才知道对方竟会知道自己所想!旋即就明白了那人也同自己接触雄雄的思维一样,自然也会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在明白了这层道理后,她便开始探询对方自己应该如何去做?

  那个声音回答道:你先不要有任何动作,等到需要你时,我自然会吩咐你去做!

  当这句话说完,波波就感觉到随着黄舞散尽,这里竟比先前还明亮许多!突然就见散布在四处的碎片正被逐一染上了几种不同的颜色。待全部完成后,那个声音方才说道:你将自己筑成了篱笆撤去,先将颜色相同的碎片按契口断茬结合在一起,然后再根据它们边缘不同的色彩联结。

  波波听得这个指令后不由喜出望外,因为这可比自己原来盲人摸象的做法省事许多,所以立刻就按着对方的吩咐忙着照做!与此同时,一道新的亮色犹如一泓溪水注入到她扎篱的地方,随其平推而过,不仅经其滋润的土地再无荒漠,就连其余几处都已经自行更替,想见是它已经促使雄雄的大脑恢复了正常的新陈代谢!

  公主虽说现在被对方用冷冻束禁锢住身体,可因她有着长年被冷冻的奇特经历而产生的一些抗体,所以尽管周身都已经冻僵,但却并没有如常人那样丧失思维能力!

  她初始时最担心的就是对方会伤害汉嬴同波波,至于那五个王国中的精英,尽管波波同父王对她说了许多道理,但直到此时为止,她仍没有将他们放在心里,因为在她看来除去父王之外,没有人可以同自己的夫君相提并论!即使是眼下担心波波,如果从根子上讲也是因为怕无法救得汉嬴,再者如果波波发生什么意外,自己的男人也必将终生郁闷不乐,所以出于这种想法,她才会也关心对方的安危,这充其量也就是爱屋及乌罢了!

  后来随着那个阴界的头领同一个手下对话,让她听得有些惊疑不定!因为听着对方所言,这回竟好似专程来救汉嬴一般,所以心中不禁开始打起鼓来,于忐忑中更有一些期待,及至后来听得真切时,心中激动简直无以复加,如果不是因为泪腺在冷冻中被封难以畅通,她这里就要泪雨滂沱!

  公主现在只恨自己身不能动、口不能言,更无法转过头去看看进展,所以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

  在期盼中等待结果,最是令人倍受煎熬!因为任你许诺万千,再细数分秒仍难使时光加速,这种状态令她好不心焦!

  终于,随着波波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公主才知道事情已经有了结果!但这结果是什么?她此刻既想知道,又怕知道!可她最先听到却是同结果完全不相干的一句话:“你们是什么人?”原来,波波清醒后就发觉了周围的异样!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雄雄的思维已经接好!你说是吗?”

  波波听到这个声音就是先前指令自己的人发出,立刻就如这个空间的人那样向其说道:“对!对此,我和雄雄都要谢谢你!”

  这时,那个阴界头领对波波说道:“你们要谢还是谢戈戈吧,我是受他之托才赶来!”

  波波听完急声问道:“戈戈怎么没来?他还好么?”

  “戈戈他……很好,他抽不开身,所以……所以才派我来!”

  波波听对方吞吞吐吐地作答,心中不由起疑!所以马上又追问了一句:“他到底怎么样?你跟我说实话!”

  那个头领见波波继续追问,想了一下后说道:“雄雄就要醒来,如果你真想知道这件事,我们就换一个地方说话。千万不能让雄雄知道这件事,否则麻烦就大了!”

  “好,你说去那里?我跟你去。不过你先将公主放开,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你放心!这位公主不会受伤,不过现在为怕影响到雄雄,所以暂时还不能放开她!”说完,他指示两个手下把公主挪到另一个房间里,暂时不让对方见到雄雄,而后便引领着波波一同向外走去。

  波波随其来到飞行器上,待两人坐下后就开口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对方点了一下头,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因为它同我还有一点关系,也正因此才让我感觉非常愧疚难当!”说到这里才想起波波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便又补充了一句:“我叫猛猛。”

  波波听完不由说道:“原来你是敖族人,我听说过你!”猛猛没有想到眼前的波波竟会知道自己,神情之中不免有些兴奋,但旋即就又被一种忧伤所代替!波波对于他脸上的这种变化细察入微,这时不禁也将心儿悬起!

  猛猛接着说道:“我当日为敖敖所害后,便同遇难的属下一同魂归阴界。但没想到在我们入城的时候,手下与鬼卒发生了争执并殴斗起来,于是被对方随后赶到的军队围捕了去。

  我们被看押的时候,其中一个狱卒正好是来自我们空间的人,所以多蒙对方照顾才被指点了迷津。从中知道来自同一空间的戈戈竟是这里一线军统帅,如果得他相救,我们这些人谅来应该无事。所以这个狱卒不仅极力劝我去求戈戈,还愿为我去送信!

  当时我并不知道因为雄雄的事情,阴冥已经对戈戈深为猜忌,双方也是因此隔阂日深!所以听到这个狱卒鼓动的话后便同意了这个提议,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却再没有任何音讯!

  忽然有一天,大队的鬼族把我们都逐个押了出去。当我们这些人还在心底想着是不是戈戈已经来接我们的时候,却见对方把我们都带到了一处刑场里面,并且告诉我们因此触犯阴界规法,即将把我们全部处死!

  我们这些人百战沙场出生入死的人都已经死过一次,谁还在乎多它一次,所以各个准备慷慨赴死。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令人感到奇怪,因为对方只是说些不相干的话却迟迟没有动手,这令我们大家不免疑窦丛生,不知道对方还在等些什么!”波波听到这里,心中已经隐隐猜出个大概,但是她却没有直接点破其中关键,只是等待猛猛说下去。

  猛猛经过在阴界之中的历练,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一介莽夫,这时一见波波将眉头舒解,便知道对方已经明白了其中的问题,心中不由暗暗佩服这个已经让他久闻大名的女人!于是,便将那个隐藏的阴谋径直向其道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