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582 2006.04.13 14:34

    

  深秋的风,就如同一个花季少女在经过岁月的洗礼后,原本可人的巧手变得像锉刀一样,刮过人们的身旁时再没有一丝夏日里的温柔!于赤身裸体中早已经习惯了冬冷夏热的远古人类又怎惧这小小的风寒。就在这样的天气里,亚亚带着八十余个能征善跑的齐族旧部蛰伏于森林前的一片洼地中,他们在耐心地等待着自己的猎物进场。

  随着日头慢慢爬上高处,气温开始回升,弥漫在旷野中的雾气变得渐渐稀薄起来。几声鸟鸣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它们仿佛在催促着沉睡的森林苏醒。

  亚亚竖着耳朵聆听着前方的动静。这两天的侦察让他感到有些奇怪!搞不懂玄族新收编的这些女人为什么每天都要出来采食、运送野果?如果说是为了储备食物过冬,玄族领地又并不缺少猎物,有了肥美的肉食又何必要这样做!

  随着时间在流逝,正当他在害怕那些女人们今天不来的时候,远处终于传来了她们唧唧喳喳的说话声。亚亚回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后的手下们,这些男人们已经从对方的说话声中判定这是一支人数众多的女人队,所以各个脸上都透出了兴奋的神情!

  女人们不顾看护自己的男兵呵斥,照旧在说个不停,队伍径直向着亚亚等人埋伏的地点走来。就在双方已经接近、只要走过一道缓坡就能相遇的时候,突然从亚亚他们身后的林中传来被栓在树上的马群惊恐地嘶鸣声!

  亚亚一听到这声音,立刻就想到是坐骑遭遇了猛兽,但是想到自己的任务,他仍旧没有动。趴在他身后的手下见头领不做声,只好焦灼地继续伏在地上;玄族带队的头领猛然听到马叫声,他立刻联想到骑马作战的雄族,一声命令下去就此止住了行进的队伍。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女人不知危险临近,还在和同伴说个不停,这头领二话不说,反手一矛刺就进了对方的前胸!随即喝道:“住口!”整个队伍在惊恐中霎时间就变得鸦雀无声!

  他顺手叫过一个手下,命令他到前方的树林中察看动静,那人毫无迟疑地就向前快速跑去;亚亚将耳朵贴在地上,听着探子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跑上高坡。他握紧了手中的矛枪,突然站起身来就向上冲去,刚刚登顶就与那人相遇,亚亚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一枪就把对方刺死在当场!紧跟在他身后的族人见头领已经行动,口中纷纷叫喊着杀向敌人!

  玄族带队的头领万没想到自己会在本族的领地里遭遇对方的埋伏!虽然在他身边有着三十多个男兵,再加上女人有一百七十余众,可是一来这些女人都是刚刚进入部落,此番外出采集野果,她们连武器都没有拿;二来因为她们本居于并不崇尚武力的素食部落,所以根本就不曾训练过,所以一见有人攻来就早已吓得六魂无主,更别说是让她们去抵抗!他马上想到在自己的周围就有两支本族的队伍在行猎,马上高喊一声:“撤!”说完,就向后跑去,准备去同族人会合。亚亚早已料到对方会有此一招!他两手在半下里画了个弧,雄族的两翼迅速向前包抄过去。

  敌方头领看着女人们行动迟缓,更将自己和男兵们夹裹在她们的队伍里,眼看得对方就要超过他们的队伍,一旦形成包围之势就再难脱身,到了这时,他哪里还会怜惜这些俘虏,高声叫道:“把这些挡道的女人杀死!”随着他的一声命令,玄族的男人们再无任何顾忌,举矛就刺!

  霎时间,十多个拥堵在他们身前的女人就命损当场!鲜红的血液从一个个饱含青春的身体里喷射而出,洒落在枯黄的草野上,如不是一具具失去生命的尸体伴在左右,看上去倒像是绽放的花朵。

  一个被刺后扑倒的少女一时不得就死,还在挣扎着似要站起,但是很快就被后面的人踩踏在她的身体上,让积聚起来的些许力量瞬间消彻,那眼里充盈着无助地绝望,随着一滴热泪流落,脖子一软就再无了动静!

  亚亚看着敌人为了逃跑,竟然先向那些女人下手,心里越加愤恨起来!他将手中的矛枪不停地向敌兵们身上招呼着,仿佛只有看到它刺入敌人胸膛,才能消减燃烧的怒火!

  跑在队伍中的女人们为了活命,再无人敢挡在男队的前面,只得向四下散去。当她们发现眼前的敌军对自己只采用围堵的办法并不肯轻易出手伤害女人性命时,她们渐渐不再像刚才那样慌张,反倒顺从地停了下来!

  亚亚看到对方只剩下几个男兵,知道再不放他们逃走,恐怕就没有人能留得性命回去报信!便呼哨一声,命令众人停止追击,而后驱赶着这些女人向着森林中奔去。

  等大家进入林中才发现,已经有二、三十匹坐骑的身上被撕咬得鲜血淋漓,地上还留有几滩拌着一些碎肉的血迹和通向密林深处的拖痕,显见是猛兽把几匹战马拖走了!若在平时,亚亚一定会带人循迹赶去杀死猎食战马的野兽,可今天他想都没想就吩咐着众人赶紧把这些女人赶到马背上。

  那些不曾骑过战马的女人惊恐地四下躲闪着,亚亚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只得掉转了枪头,拿着枪杆往她们身上抽去。在众人的吓唬声中,女人大多哆哆嗦嗦地合骑在马上,最后剩下的几个女人也被男人们硬架了上去,让她们坐在了自己的身前。

  亚亚见她们都上了马,对林林说道:“你带人送她们直接返回部落。其余的人跟我来。”说完就冲向林子外面。

  亚亚将剩下的五十余人分成了两队。一队跟自己留守在缓坡上;让另一队顺着树林往回走,埋伏在两箭地之外准备接应自己。

  不久,就见远远地有一百多人的队伍向缓坡上杀来!亚亚放眼望去,见这也就是玄族一小半的兵力,心知必是报信的人在途中遇到的队伍,不然不会来得这样快!估计在这股敌人后面还会有主力跟来!

  亚亚仍站在那里没有动,想以逸待劳等敌人来的更近些。一个是便于己方施放弓箭;再一个通过阻击敌人的队伍可以吸引对方更多的兵力。

  随着敌人越跑越近,突然一个手下猛然叫道:“玄玄!亚亚,这个队伍是玄玄亲自带队!”亚亚马上顺着他的手指向前望去。果不其然,跑在队伍最前面的正是玄玄!亚亚知道只要是玄玄带队,在没有占到便宜前绝不会半路撤兵!他将手中的弓拉满,瞄准玄玄就是一箭!众人随他纷纷将箭射了出去。亚亚看到虽然有几个人中箭倒地,但是玄玄却躲了过去,暗叫一声:可惜!随即把手一挥说了声:“撤!”就带人向后跑去。

  玄玄看着敌人从容离去恨得咬牙切齿!想到自己费尽力气掠来的这些女人,本想通过她们延续部落的血脉,可是却又被雄族夺走,他怎能咽下这口气?一边吩咐手下提调全族队伍赶来;一边暗暗发誓:自己这回无论如何也要剿灭雄族!他却不知雄族在波波的带领下早已做好准备,正对自己张网以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