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854 2008.03.03 00:01

    

  当怒气冲冲地来来进入热热帐篷后,不知大祸临头的热热仍在没完没了地办着那事儿!怒火中烧地来来当下抬起脚来朝对方的腚上踹去!你想正在气头儿上的来来劲儿能小吗?所以这一脚就让毫无防备地热热斜溜着翻了出去,立刻把受压不过的帐篷整散了架,落下的皮顶更将这对男女遮挡了起来!

  不知被谁人坏了好事的热热可真气昏了头,他也不想想若是下属谁有这样的胆子?他甚至都没有掀去盖脸的皮帐就朝着飞脚地方向扑去,这一下可真是让来来气到了极点,若不是他没带佩剑,真能一剑劈死这个不要命的东西!当下又是一脚,让热热腾腾腾倒出去足有个七、八步距离,使露出头脸的洁洁猛然惊见头领,这才一声尖叫唬住了热热的色心,使其马上蔫了下去!

  这时候,四周帐内的人闻声而至,气急败坏地来来当即朝众人喝道:“你们去把续续给我叫来!”

  工夫不大,骑兵队的管事续续满头大汗地从远处跑来,一见面就连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猛然看到正在忙着整理衣装的热热和洁洁,心中便知定是自己的这个心腹因为洁洁惹恼了来来方才如此!也算此人颇具急智,当下便先奔上前去,照着热热身上就先是一脚,口中骂道:“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头领身边的女人你也敢动?你到底长了几个脑袋!”

  来来听到续续当众说出这话肝火更旺,当即骂道:“你少给我胡扯!我让人找洁洁是布置传授的任务,你别把这事同男女之欢搞在一起!”

  容容知道如果头领把这个罪名按到热热身上,任他是谁也救不住这个负心的男人,所以马上接口说道:“就是!”

  “就是什么?”心虚的来来听到这话立刻暴跳如雷地质问道。

  “就是找洁洁布置任务!”心中有底的容容声音马上高了八度地答道。

  来来听到对方顺着自己的话音儿走,益发真像那么回事地转向续续问道:“你说这个热热为了男女之欢竟敢抗拒我的命令,他该当何罪?!”

  “就是死罪……”容容抢着说到一半时,见来来拿眼瞪向自己,方才把剩下的话咽在肚里!

  续续看到来来这个样子,知道对方已经动了杀机!这如果是换作了旁人,他必会遂了头领的意,但是眼前的这个热热可不同旁人,他在战场上救过自己的性命,就是豁出自己的脑袋也不能让对方死在这里,否则还有何脸面去面对属下兄弟!但如果自己同来来硬顶,不仅救不下对方,也许连自己都无法保命,那样一来岂不是越加糟糕?想到这里,他便说道:“热热胆敢抗命罪在不赦,但头领能否念其初犯给他一次悔过的良机?我保证他今后再不敢如此,否则你可连我一块杀死!”

  来来听完说道:“如果军中头目都像他一样岂不乱套?所以军令如此必须处死!如果你再多言也算抗命之罪!”

  续续听到对方步步进逼的话后也恼了起来,当下说道:“这热热曾在战场上救过我,所以续续即便为他身死也不会背信弃义!”

  来来听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双目紧逼道:“你敢抗命?好,好!真是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级!来人!把他们两个一起处死!!”

  随着他的这声话音落地,呼啦啦众人跪倒了一地,口中齐声说道:“我们愿与头目同生共死!”

  来来听到这话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到了这个时候方才想起,自己此次出征带来的护卫就是续续一队,所以此刻除去那五个女人外,这里的战士可都是续续的下级!如果自己真的惹恼了这帮人,他们一撂挑子走人后,自己将再无法把那些武器运送回去,到时候一旦首领追问起来,自己又如何解说?可如果将这件事情就这样放下去,自己身为头领地威严又将何存?所以这一下立刻让他陷入两难之地!

  续续一见眼前的这个事态,知道如果自己不给对方一个台阶,那么一旦僵持下去对谁都将无利,所以他马上说道:“头领,我知道你也不是真想为热热而同助助掰脸,你看这件事能否等到我们回转大营再作处理?我相信我们的头领也绝对不会偏袒热热!”

  来来尚未答话,心怕坏事儿的容容已经张口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同为头领的来来还怕你们的助助不成!”

  “你……”续续听到这话气得双眉倒竖,恨不能一掌拍死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他的那些下属马上就同容容吵了起来!

  来来曾为一族首领,他这人色心虽大,但是却并不愚蠢,所以听完容容火上浇油的话后心中先是一愣,马上隐约感到这个事情也许并不简单!随着他暗下转了这个念头后,进而推想到如果自己隔着对方头领把热热杀死,那么曾是宿敌地助助又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而一旦将此事闹到雄雄那里后,以对方的精明说不定会将这个把戏拆穿,最后的结果必是让自己搞得灰头土脸!可如果就这样放手,那么自己的颜面又将何存?想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立刻喝道:“都给我住嘴!”在他的喝令之下,众人皆知对方要下达最后的决断,所以在这关系到热热的生死之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来来转向续续说道:“我现在把热热交给你,但在日出后我要看到他的脑袋!”说完,他转身让容容带着洁洁返回自己的帐篷,可在经过了刚才这一闹后,来来已经性致全无,只好假借要处置洁洁离去!

  续续看了一眼对方的背影,左思右想都没有搞个明白!等他回头看到下属们仍站在原地不愿离开,便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回去,热热跟我来!”说着便将对方带往自己的寝帐当中!

  热热垂头丧气地跟在续续身后进入帐中,开口便说道:“续续,对不起!我又给你闯祸了!”

  续续看着他这个样子瞪着眼睛喝道:“费什么话!你给我站直了!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当下,热热只好将事情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续续听完才说道:“怪不得这个臭女人一定要置你于死地,原来都是她在暗中挑唆!”

  “对!所以我说我是冤枉的!”

  “你冤枉个屁!我还不知道你?凡是没有上过的女人你都想搞一下,这回惹出事了吧!你说你碰谁不行?偏偏去搞来来身边的女人,就算你的家伙比他大,你的脖子有他粗吗?真是自不量力!”

  热热听完无比冤枉地说道:“我也不想搞洁洁,可你看这里除了那五个女人外,还有别的女人吗?”

  “你离了女人能死啊?再敢说这话我马上把你的小头儿切了去!”热热听到这话立刻禁声不语!

  “说话啊?怎么办啊?!”

  “还有什么怎么办啊?来来明天早上见不到我脑袋能放过你?我知道你下不了手,我自己来好了!”热热说着就伸手去抢对方腰间的短匕!

  续续一把推开对方道:“你看看自己这点出息?死都不怕,说到要斩小头儿就吓得连声都不敢吱!”热热听到这话撇了撇嘴又不说话!

  续续在帐篷中走了几个圈子后,突然站住脚步看也不看他地说道:“你走吧,连夜离开这里!”

  热热大吃一惊道:“我走了你怎么办?!不行,不行,这个办法绝对不行!”

  “有什么不行?来来现在还要用我运送武器,他也不敢把我怎样。等到回到部落后不仅助助会为我出头,首领更是个明白人,料想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我这一走可就是叛族的大事,到时候首领又怎么可能放过你去?”

  “你想什么呢?我让你先走是回大营,可不是让你叛族而去!这样你独骑一人上路怎么也快过我们运送武器的队伍,等到你返回大营后便可先同首领解说曲直,届时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运气!”

  热热还待说话时,洁洁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道:“热热,快!”

  “什么事?”续续同热热看到对方无比慌张的样子,忍不住齐声问道。

  “我同他们两个回转后,容容仍在撺弄着来来要杀死你,我偷偷听到来来已经答应了她,如果你现在不走可就真来不及!”

  续续听到这里马上说道:“事不宜迟,你立刻快马加鞭赶回大营向首领说明此事!”

  热热听到此话转身要走,突然又转过身来对洁洁说道:“你跟我一起走!”说完见续续拿眼瞪着自己,这才解说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回去,怎么向首领说得清楚?当时洁洁也在场,有了她的话,首领才能相信我没有说谎!”

  续续听完觉得也有道理,马上说道:“好,好,好!你们两个一起走!”他不等说完就将二人向外推去。

  令热热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出得帐篷后,这才发现自己的下属们早将他的坐骑牵了来,热热看着这些生死相交的弟兄们还没等说话,其中一人已经说道:“你什么也别说了,赶紧上路才是正事!”说完,他将手中的缰绳交给对方后,又弯下身子将洁洁抱了上去,而后一拍坐骑,眼看着热热二人绝尘而去!

  当热热的坐骑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后,那些下属们方转向续续问道:“热热的命暂时已经保下,可来来知道你把对方放跑后,他能放过你吗?”

  续续听到这话用鼻子哼了一声道:“只要热热没事就好,其余的事情不用你们担心!你们现在给我各回各帐早些安歇,我们明早还要赶路!”说着便把众人都哄了回去!

  续续站在原地想了想,知道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瞒不过来来,如果自己硬是拖到对方查问时才说,先就不免让这个来来小瞧了自己,所以到了这时他再没犹豫就朝对方的大帐走去!

  独自躺在帐中的来来等他进来后,瞧都没瞧续续一眼,只在口中说道:“你有什么事情明早再说。”说完见续续没有丝毫离去的样子,才瞟了对方一眼道:“你没听见我的话吗?”

  “有一件事情我必须现在跟你说!”

  “说什么?说你放跑了热热和容容?”

  续续听到对方一语点破此事,当即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想:这来来怎么会马上知道此事?又是谁为他通的风、报的信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