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940 2008.09.06 09:44

    媚媚见震震尚未接手山谷就敢直声呵斥自己,如果今次就忍气吞声?那么哪天才算出头之日!所以她当下就变了颜色回道:“大头领!据我所知,族规里并无哪一条规定作下属的人就不可以说出心里话。现在首领尚且没有答言,你就抢先否定,你这威风抖得是不是也太大了一点!”

  震震听到这个女人竟然敢当众顶撞自己,气得头上青筋暴起道:“族规里是没有这一条!但族长刚才已经明言不再提及此事,难道你想故意充聋不知!”

  媚媚听到这话不仅没急,反倒嫣然一笑!只在众人惊奇于这个女人脸色变得好快之时,她已说道:“首领所以要作出这样的决定,无怪是怕我们这些新人……不能领会意图而致疏漏!否则,单就镇守这座山谷这件事来说,不知谁人还能比长久把守这里的非非和我更加牢靠?!”当众人听到她在说到“新人”时的停顿后,便知道对方真正所寓是在何处,而后她更是直言不讳地道出没人会比非非镇守这里更好,便都明白这个女人已将所有锋芒都指向了雄雄,只是这份胆大妄言便让在座诸人无出其右!

  雄雄摆了一下手,令猛然窜起身来的震震复又坐下。他看着仍以笑脸面向自己的媚媚和声说道:“你这话虽说得婉转,但我想大伙也都听出来了。你的意思不就是说我不相信这些刚加入部落的新头领吗?”

  媚媚尽管没有看到雄雄有一丝恼怒的模样,但不知为何她的心却因罕有地紧张而揪了起来,仿佛就在自己的嗓子眼里跳啊、跳啊地没完,更好象一张口就会从嘴里蹦出来一般!但她知道如果此刻自己缄口不言,那么今后可能就再不用说话了,所以她故意毫不掩饰地先抚了抚自己的胸口,而后才以女人怯怯地姿态说道:“首领!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它吓得我这里砰砰直响,我可没有一点挑拨的意思……”

  雄雄一语截断道:“没有最好!你当知道如果犯此戒条,无论是谁?项上人头也一定不保!”说完,他看着惊在那里的媚媚接着说道:“你同非非镇守山谷已久这话不假,但要因此就说远比别人牢靠我看是在夸大!否则汉军又怎会轻易攻入其中?所以这一切都表明你们过份依靠天然屏障而忽略了队伍间的配合,更不能在突发战斗时及时调整自己的部署来有效护卫这座山谷!

  这一次,我调离开非非固然有要另行任用的因素在内,但更主要则是为了实现新旧头领的搭配,完善战术与屏障的契合。从而将这里打造成为我们与后方运输的中转地、后勤供给的储存所。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绝对不会允许这里再出现一点差错!”

  媚媚听雄雄把话讲的到这个份上,知道自己再想让非非也留在这里已不可能!心如电闪之下,她决定退而求其次,马上接口说道:“原来首领另有深意在此,这一下媚媚就明白了!但是我另有一层顾虑却不得不说,还希望族长能够明察杜绝!”

  “说!”

  “你刚才也看到了震震根本就是一个不容人说话的人!你在时他尚且如此,假如首领不在身边,我很担心如何与他这样火暴性情的大头领共事!”

  “震震的性情虽然是火暴了一点,但他另有一个好处就是很识大体!我相信只要你专心做事,他绝对不会有意去难为于你!”

  媚媚听完他所讲后,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打算,马上又接着说道:“我相信首领所说,但却无法就此打掉心中的顾虑,你看是否……”

  雄雄不等她说下去,便接言说道:“这一点,你尽可放心!无论我走多远,这山谷中的所有事情也都瞒不过我去,所以无论是你们当中哪一个做出悖逆之事?我都会及时赶来处置!”

  媚媚看到雄雄说到最后时,眼中光芒已经令人不寒而栗,按说在这个时候她就应该就此打住,但是一种强烈地好奇心仍旧促使她问道:“首领将会越走越远,我很担心将来即便是你发现谷内有事,又怎能保证及时赶来制止呢?”

  雄雄听她抛出这个问题后胸有成竹地一笑,说道:“你们大家到现在为止,还只看到本族的陆军,尚不知汉军当中另有一支威力无匹的空军存在!我现在就领大家去迎接远道而来的空军,我相信当你看到战枭的速度与攻击效果后就不会再存有任何异议!”众人听到雄雄突发如此惊人之语后皆是半信半疑,但见首领已经起身出去,便只得蜂拥相随。

  雄雄来到帐外后在波波耳边低语几句,对方便开始指挥数十个手持火把的族人,在前面一处空地中围成汉锋刀的形状!

  少顷,一队三十余只战枭组成的空军便又远及近迅速扑下。为首者不是别人,正是奉令赶到的猴猴!

  猴猴落地之前,已在下面的人群中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雄雄,所以他双脚刚刚踏到地上,便迫不及待地奔向对方!

  守在一旁的攻攻猛然看到此人直奔首领而来,立刻不假思索地飞身拦挡,但随着双方身体刚一接触,他便发现自己的拳头有如打到一个旋涡当中,还未等他及时做出反应,身体便被一股大力牵扯着由对方头顶甩到后方!

  “你让我想死了,雄雄!”猴猴一句话尚未说完,雄雄已经紧紧拥住自己这位肝胆相照的弟兄,口中说道:“终于又见到你了,我的好兄弟!”猴猴听到这话,这位铁打的汉子便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

  在旁的波波擦了一把湿润的泪眼,强自笑道:“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猴猴,你比以前瘦了许多!”

  猴猴早从达达口中知道波波也在这里的事情,所以猛然看到波波在侧后并没感到如何吃惊,只是见她孕身已然高耸,这才急声问道:“波波,你这可是快要生了?”

  波波一边点头;一边答道:“等到大树再冒出叶芽时,你便会看到我们的小雄雄!”

  雄雄见一众头领都在身便,便忙着为双方互作介绍。特特因目睹对方制胜攻攻的手法后,已知此人技艺超常,再听雄雄说到这个猴猴竟是一个汉族的大头领后,言语之中自是少有地恭敬!

  攻攻听到对方竟同雄雄是生死相交的弟兄后,不由红着老脸上前说道:“攻攻刚才太过鲁莽,幸亏大头领身手了得才无所伤!”

  猴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其实你的技艺并不逊色,只是出手时太急于求胜才大意罢了!”攻攻知道对方是为自己挽回颜面自然不会当真,不过却也因此对猴猴好感骤增!

  雄雄等到为众将介绍完毕后,方才向猴猴问道:“达达几时到得你的军中?”

  “他凌晨刚刚抵达,我一接到你的族令后便马上赶来。林林同周周两个放心不下,非要派出战枭沿途护送,所以就带着一小队人飞了过来!”

  媚媚马上抓住这个话茬问道:“你坐的那东西飞得快吗?”

  猴猴哪虞她另有所想,当下便笑着答道:“它同战马相比,就有如壮汉与小儿赛跑一样,你说它快也不快?”

  媚媚仍不死心地问道:“假如你不是驾这大鸟飞来而是换作战马,那么跑的这里又需要多久呢?”

  猴猴如实答道:“那恐怕要经历一次月亮圆缺才行,哪能像现在这般朝发夕至!”媚媚听完这话才不再开口,只是低下头来暗自思量!

  雄雄自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却眼角也没有向对方瞟上一眼,只是转向猴猴有意问道:“你的队伍现在实力如何?”

  猴猴笑道:“若论人数肯定没有这多!但我们现在是以空、骑两军为主,虽有少量的步兵,那也都是同原来特战队一样的身手,所以无论是在行动速度、还是对敌攻击上也都无人可以小觑!”

  雄雄听完哈哈而笑,说道:“我可不光要听你说,我还要看一看才行!”

  猴猴立刻将手向外一摆道:“他们早就急着要见你了,雄雄还是去看一下我们的老队伍吧!”

  围拢在二人身旁的头领们听到这话马上散开,众人直到这时才发现那些护卫们下得战枭后就已列队待检,在没有得到猴猴的命令前,众人始终站在原地动也未动,足见猴猴平时御下严谨、队伍更是训练有素!

  随着雄雄迈步来到他们身前,那些护卫立刻整齐划一地向首领集体致礼。雄雄检阅过这支由林林旧部组成的护卫后,方转向猴猴笑道:“他们能够从陆军精锐兼作空军,这一下可就把天地之间都变成了自己的战场!”

  猴猴一边点头笑着;一边试探着问道:“要不要让他们飞上去演练一番?”

  雄雄马上应道:“好啊!你就派一个小组演练下对地轰击吧!”说完,他先派人去集合所有的队伍前来观看,而后便命人用火把在远处的洼地上设置靶区。

  工夫不大,得到命令的汉军们都已列队完毕。雄雄派人确认目标区再无族人后,遂向猴猴点头示意开始。猴猴立刻将手一摆,三只战枭随即冲天而去!

  猴猴趁着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飞高地战枭身上时,方才得空向雄雄低声问道:“你这次命我前来而将队伍留在原地,是准备用我一人?还是想通过南北夹击来攻陷中间的某地?”

  雄雄听到对方已经猜到自己的意图后,当下将头靠向对方耳语道:“这件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即可说完,等一会儿演练完毕后,我会让波波先同你私下来谈,你有什么疑问届时尽可问她。待我将这里的新头领安排妥当后,回头再与你来细说此事!”

  猴猴听完点了点头,而后口中赞叹道:“雄雄!我真没想到你同波波两个人,竟能发展出一支如此庞大的队伍!”

  雄雄说道:“队伍虽然壮大得很快,但问题也不少!比如说人心的凝聚……”

  雄雄刚刚说到这里,战枭第一波投弹便已开始。到了这时,尽管众人心中早有防备,但当骤然而至地剧烈爆炸声响起后,还是将首次目睹炸雷威力的人们搞得惊恐无比!

  随众人居高下望的媚媚在火光频闪中,看到那组战枭只在首轮轰炸时便因全部命中,而将靶心位置变成一个巨大地弹坑后,她的心便不由得随之收紧,更马上想道:“假如自己身在此中遭遇到这前所未有地武器威力后,不要说是活命,恐怕尸体都再难收拾到一起!看来雄雄所说不假,如果对方利用这种武器来围剿山谷中的叛乱,倾巢之下势将再无完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