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572 2006.05.25 14:53

    猴猴看着敌人就在自己身下的树上动手,可为了能够有命将消息送回去,他又偏偏不敢暴露出形迹,心里是又气又急!

  玄族众人已经照着首领的指示,在山顶上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但是就像猴猴预想的那样,由于工具不凑手,效率低得更是无从说起!加上在取土的过程中,因地下石块较多,这在无形中又凭空耗费了他们许多力气!

  玄玄在四下转了一圈,又走了回来。不过这回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得意,眉头也已紧紧锁起!见一个瘦弱的族人向自己走了过来,本就对进度不满意的他,见这人不去和同伴一起忙活,竟然还有胆子在自己眼前晃悠,随即脸上一沉,呵斥道:“你是谁的属下?为什么不去和大家一起干?”就在他问话的同时,不远处的滔滔也发现这个手下竟敢背着自己去向玄玄讨好,心里妒火中烧,径直走了过来。

  那人没有想到首领还不等自己开口就先翻了脸!心下先有些胆怯,但还是乍着胆子回了话。只听他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是滔滔的属下。首领,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大家干得更快些,想和你说一下!”

  玄玄听了他这话,脸色略有缓和,但仍旧冷冷地问道:“什么办法?”还没等那人开口,刚刚赶来的滔滔一脚就将他踹倒在地上,恨恨地说道:“什么时候升你做头领了!你不去和大家一起取土,却跑到这里说话!”

  玄玄看了滔滔一眼,说道:“你让他把话说完。”

  滔滔听玄玄发了话,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催促道:“快说!”

  那人站起身来,还不敢在脸上表露出对头领的丝毫不满,只得低着头说道:“族长,我们这样分两下里干,不如合成一队,就在树下取土。这样等土取完了,树也就挖倒了。”伏在树上的猴猴听完心里一惊!知道如果按照此人的办法就是一举两得,这样留给自己的时间可就更少了!

  在玄玄低头想着对付这个建议还没有表态的时候,洞口处突然传来震天的杀声!猴猴再顾不得听玄玄是否同意?马上抬头举目望去,见是洞里的族人可能是猜出了玄玄伐木取土的用意,竟然打开鹿砦冲了出来与守在外面的敌人缠斗在一起!最后从里面冲出的几队雄族战士两人一组,他们手里拿着的也不再是惯用的长矛,而是一把比枪杆长出一些的架杆,在两人的架杆前面又连接着几排横杆,上面布满了巴掌长的尖利竹刃,随着两人嘴里喊出的号子,在前面缠斗的同伴们突然卧倒在地上,他们就将手中的武器向敌人身上推去,不及躲闪的敌人纷纷被这样的武器刺伤!卧倒的族人们马上起身半跪于地上,手中的长矛枪专挑无法回手的敌人下三路,初次见到这种奇怪战法的敌人马上就被他们闹得手忙脚乱起来!

  玄玄看见这等情景,一边举步向那里走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对滔滔说道:“你让他带几个人试试!”说完,就加快了脚步向前跑去。

  滔滔见玄玄走开,猛然回手一掌抽在那人的脸上,而后才用阴鸷地眼神盯着他说道:“下次记得先和我说!”说完,他向那几个还在猴猴身下忙活的部下点指说道:“你们几个过来!”等几个人来到身前,他指着旁边一棵足有大腿粗细的树说道:“你们跟他取这棵树下的土,限天黑之前把它放倒。”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开。

  这几个人看到滔滔竟然让他们弄倒这样一棵大树,怎么还会不明白是滔滔有意难为这个同伴!想到自己因此受了他的连累,心底的邪火瞬间就都发泄在对方的身上!

  出主意的这个族人听得同伴们的奚落,心下更是懊恼不已,他实在搞不懂自己那里开罪了滔滔?无奈之下仰天长叹,只觉心中郁闷无处宣泄!但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副神情已经被藏在树上的猴猴尽收眼底。

  玄玄见自己的队伍都被压制在两侧,立刻高声喊道:“从正面冲!”可先前在洞外防守的族人因为都呆在洞口的两旁,这时他们拥挤在一起又怎能腾出身来?玄玄只得自己一边率先冲去;一边回头喊叫滔滔的队伍。猴猴看见周围的敌人纷纷随玄玄跑去,没人再会注意到自己!马上向后取道挥出腾索朝山下奔去。

  波波见玄玄要带人从不设防的正面冲杀,立刻向风风喊道:“你带人先撤回洞里!”

  风风已经杀得性起,闻听大声吼道:“你先撤!”说完,将长矛奋力向被挤在排刃后面的敌兵扎去,只听几声惨叫同时响起,原来是他这一枪竟然把两、三个敌人穿成了一串儿!风风看得好不惬意,张口哈哈大笑,这几日来郁闷在心头的阴霾顷刻一扫而空!

  波波知道如果自己不先走,风风一定不会撤,便马上招呼身边的手下随自己从中间的通道里退去;文文见玄玄已经奔到近前,而风风还在不顾性命地猎杀敌兵,怕被对方缠上后,二人就再也无法脱身,当下来不及多想,口里大声命令着撑着排刃的手下负责断后;一手架起风风的胳膊就向洞里拽去。

  举着排刃的战士们本想缓缓退回,但是当他们刚一松劲的时候,那些压力骤减、死里逃生的敌人马上就将武器也向他们下三路扎去。可怜这十多个战士,等他们想躲闪时,因没有做好彼此的配合,随着他们手上的力量一弱,立刻就被对方冲破了排刃组成的防线、淹没在敌人群中,死于泄愤的乱矛之下!

  文文见这些手下已经无法返回,随即命令守在洞口的族人将鹿砦重新封闭。这些人一边遵照文文的命令去做;一边揪心地听着同伴在外面撕心裂肺地惨叫声!当玄玄推开发泄的众人再想冲进洞里时,见一切又恢复了老样子,气得顺手将身旁的一个族人打翻在地上!

  风风回想着刚才的情景,意犹未尽地对波波说道:“亏你事先就想到这种办法,杀得真是痛快!我现在倒真想知道剩下哪几种武器还都有什么用场?我们不妨都拿出来在敌人身上演练一下!”

  波波听得风风这话没有任何兴奋之情,想到就是因为自己思虑不周才导致断后的族人发生这种惨祸,内心涌上几分愧疚而暗暗自责!这时,她看着周围的族人说道:“是我指挥不当才造成刚才那几个兄弟无法全身而退,这件事等雄雄回来后,我会向他领受责罚!”风风听完,心里很不以为然!暗想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他却不知波波心里想得是:如果今天雄雄在场,他绝不会丢下断后的兄弟独自退回洞中!只因她事事都以雄雄为榜样,所以才会有了刚才这番言语。

  玄玄看着洞中严阵以待的雄族众人,气得暴跳如雷!刚才多好的机会!只要自己的队伍趁势冲进洞里,现在敌人哪里还有命在?!接着,又咬牙切齿地想道:你们别高兴得太早,看我这回怎么把你们活埋!他马上转过身去命令众人加紧实施自己的计划。此时的玄玄万没想到一个突然而至的变数,已经使他面临的形势急转直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