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220 2010.09.12 14:36

    草草不时瞟一眼坐在对面仿佛进入睡眠的采采。草草心想:她倒心宽。这个时候还能睡着?真不明白雄雄为什么就不让杀这个蛇蝎女人?如果一刀杀了她岂不省去了许多麻烦!现在倒好,还要自己亲自来看管她。她这般想着时,不禁心中越发有气!

  另两个陪同草草在这里看守的女兵见头领脸色不善,谁也不敢说话,所以车厢中除去各人呼吸声外,简直再不闻一点声息!

  采采坐靠在车厢中,尽管她做出一副假寐地样子,但她的心中却一直没有平静下来!当草草刚才派出的女兵回转说前方遭遇敌兵后,她就一直在盘算着自己如何利用这个时机摆脱困局?最好能够就此搅乱队伍,也只有那样才有利于自己从中脱身!

  尽管她一直留意着车外的动静,但却始终不闻一点厮杀地声音!采采一边在心中暗自奇怪双方为何还没有动手;一边渐渐把心思转移到如果双方没有发生预期地冲突,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忽然从车外传来一队人向这里急奔而来地跑动声。采采微微睁开一线眼帘,看了一眼正在撩开窗帘向外张望地草草,她从对方脸上表露地神情中似乎察觉到一丝意外,这个发现马上令她心中一动,既然自己早晚都是个死,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搏一把,也许能够因此留得生机!

  当她这般想着时,立将目光转向了另两个陪同看守的女兵。她看到这两人也都随草草已将注意力转向车外,便将自己蜷缩在身下的右腿猛然一撑突然站了起来,跨步迈向车厢门口!

  靠近门口的女兵发现采采异动后立刻扑了过来,始终被绑缚着双手的采采害怕自己一旦同对方纠缠到一起立刻会受到三人的合力攻击,所以借着闪身地刹那让自己的右肩猛然转动180度,抵在对方的肩后借力一推,利用对方身体阻挡下其余二人的追袭后,左腿向后一伸,再次转身时已经撞下车帘、跳落到地面上。但还未等其站稳,便与迎面奔来的一人撞了个满怀!

  采采没有抬头去看这人是谁,因为此刻更吸引她的是对方手持的一柄利刃!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迅速割断绑缚双手的绳索,那么她很快就会再次被擒!所以采采当下不暇任何思索,立刻侧转身体将双腕抵至刃锋后,再也顾不得割伤手腕的危险,马上按滑下去。

  就在采采借助对方利刃割断绑绳的瞬间,忽听那人低声说道:“以我为质,夺马脱险!”采采听到这话立刻抓住对方暗中递过的刀柄,一个转身便将刀口架到对方的颈间,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她方有余暇去看眼前这人是谁?

  来人是谁?此人原是治治属下的一名副头领,名叫干干。你道他为何要舍身去救采采?此中玄妙皆因采采平日里为日后统御部落所采取的手段!

  原来这采采为从风风手中夺得部族的控制权,平日里真是没少下功夫!其一,便是利用雄雄和波波二人失踪,族人缺少了精神支柱后,暗中散步种种有利于她的原始信仰言论,从而达到从精神上控制族人思想之目的;其二,为了拥有日后从风风手中武力夺权的实力,更是针对族中那些手握实权的将领,根据各人的性格弱点,或许以更高地职位、或令其沉迷于自己的**而不能自拔。通过这种暗布棋子的手段,逐渐达到日后掌控部落的局面!

  说起这个干干,因为其职位较低,所以并不在采采主动献身的范围之列。但采采为了达到暗中监视治治的目的,虽然没有去低身俯就对方,平日里却不时对其假以颜色,令这个始终垂涎其美色却无法得手的人,心如猫抓一样色欲难耐!正是因为采采对干干采取了这种诱而不予的手段,使得这个一向以色欲熏天而闻名的干干,为了不辜负自己的名字,一直在寻找一切机会准备干上一把,仿佛只有如此,方才能使其名至实归!

  采采被雄雄所擒关押后,色胆包天地干干在感到这是个机会的同时,却苦于无法接近正受到严密看管地采采。随着记记打通前行通道,汉军在对方监视之下准备行军,为防止发生意外而又不知其底细的响响,立刻下令加强中军的防御。正因如此,这个干干才被分派到了这个眼下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正在思索下一步如何解救采采的干干,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自己逃到了车外。干干看到近在眼前的采采,他此刻心中想的是:只要自己能够假意为对方所擒协助她逃出去,那么无论是对方为了报恩主动献身;还是自己采用武力协迫,这个已经孤立无援地女人都将成为自己胯下的大餐!正是出于这种想法,他一刻都没有犹豫便在暗中出手相助。

  咱们说了这久题外话,还是回到事发那刻去看一看!采采听到干干说“以我为质,夺马脱险”后,便好似害怕别人欺近身来,挟持着手中的人质往马车旁靠了靠,而后她突然一扭身,奋力两刀便将车辕与马匹之间连接的绳索一砍而断!

  刚刚跳下车来的草草,一见采采动作立知其意。她一边挥刀上前阻止采采上马;一边在喝令众人道:“抓住采采!千万不能让她跑了!”

  采采看到近在咫尺地草草挥刀扑上,因为心中害怕一旦同对方纠缠到一起,势必会受到众人的合力围捕,所以她想都没想便将手中挟持的干干抡挡在自己身前,而后猛然一个转身,双手在马背上一撑、跃身其上便准备跑路。但当她看到围着自己的圈子时,立时便明白过来只凭自己的能力,万万无法硬闯出去!

  要说这个狡猾地女人心思转动得真快!她一发现自己无法孤身硬闯,马上便俯身抓向堪堪躲开草草那一刀的干干,另手利刃如影随形地跟了过来后,口中喝了一道:“上来!”

  刚刚还在心中暗骂采采忘恩负义的干干听到这话,一边假意装作受到胁迫不得不从地样子,借着对方的力量倒纵身体跃至采采身前;一边在心中暗道:“骚娘们!你敢不顾老子的死活,一会儿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草草看到采采又拿住了干干,心中这个气啊!她一边暗骂干干无用;一边仍旧喝令众人展开围攻,但干干带来的那队人看到自己的头领被采采所擒,心有顾忌之下再不敢冒险上前。草草无法之下,只得带同身边的那两个女兵扑向采采,可就在她刚要展开攻击的时候,不想恋战的采采已经一夹马腹,驱使坐骑奔跑了起来,这一下现场的形势越发大乱!

  有的朋友看到这里难免会有疑问,难道亚亚只派了草草同两个女兵看守如此重要的人犯,在囚车外便再没有安排其他人手吗?如果安排了人手,想那采采不过是一女子,她又如何能够轻而易举地逃脱围困!

  老实说,您的这种想法不免有点冤枉了亚亚!因为他还真在车外安排了一个小队的人手负责外围警戒,但这队人在事发时却并没有起到他预期地作用!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前文说了,随着雄波二人的失踪,心怀叵测地采采利用种种手段,不仅隐然成为军中精神领袖,还间接控制了大多数手握实权的将领。正是因为她在军中有了这种超然地位,所以急于赶回去的雄雄为了彻底消除后患才没有取其性命,只吩咐亚亚先对其严加看管。但你想尽管亚亚得雄雄之助重掌兵权,身旁又有响、牛二人鼎力襄助,表面上好似可以抗衡敌对阵营,可说到手中的实力却要同对方相差很多。而且在他的这个阵营当中,除去记记那队人可说是忠心耿耿之外,其他队伍的底层并不坚定,有一部分人竟是在两可之间。这就使得亚亚无法彻底扭转军中的不利形势,要不然鱼鱼同顺顺等人也无法在暗中密谋造反。正是因为这种种原因,亚亚在使用人手方面尽管极尽可能,却也不免捉襟见肘。有起急事来更无法仔细甄别哪支队伍可用,所以用在外围警戒的这支队伍竟然也是原来隶属于治治的人,因此上也就等于是给了采采一个可乘的机会!

  采采双腿一夹坐骑,立时就将草草和那两个女兵甩开,迎面碰到的兵卒不仅没有丝毫阻拦,相反倒为她闪开一条通道,任由采采直穿而过,转眼间便来到队伍之外!

  若是常人得到如此良机必会头也不回地径直逃命,但这采采眼见众人并不肯上前捉拿她,使其如此轻松便得脱身,原本已被浇灭地野心不由再次膨胀起来!

  此刻,她心中想的是:尽管亚亚已经手握军权,但这些底层兵士显然并不愿听从对方的号令,否则任我肋生双翅也绝难留得命在!现在军中除去亚、草、响、牛四人之外,其他大头领无不与我有着极深的交情,加上自己在这些底层军士心目中无人可以替代的地位,未始便没有机会同对方决死一战。如果现在自己放弃这个到手的良机转身离开,不要说自己以往所下的功夫全然浪费,便是再想找到具有如此实力可以栖身的一个部落,那都是难上加难!即便是真能找到这样的部落,势必也将再从底层做起,哪里还有眼前这样大好地机会!采采想到这里遂把心一横,立刻摆转马头转过身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