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256 2006.11.17 15:38

    

  雄雄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敢用波波生命来威胁自己的叛族属下,对方立刻从他的眼眼神中感受到那令人心悸的杀机似要伴随着内中无法遏制的怒火一同喷射而出!到了这时,这个挟持波波的人已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胆怯!他知道只要雄雄夺回波波,那么自己这些人必要死得非常难过!所以尽管腿肚子已经有些转筋,但是手上却不敢放松分毫,生怕对方冲过来动手!

  在这一瞬间,雄雄感到自己面临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抉择!眼下如果他为了保全自己从不向敌人妥协的威名,只要不顾及波波的性命便可轻而易举地杀掉这几个人,可因此也就将同波波分隔阴阳两界!

  一面是自己视同生命的威名;一面是始终追随自己且甘愿生死与共的“爱人”。这两者都是自己统一空间不可或缺的柱石,现在却因他误中圈套而对立起来,迫使他必须立刻从中做出一个艰难无比的选择,这又如何不让其顾虑良多!

  波波在听到那人话后,就知道对方给雄雄出了一道无法面对的难题。因为她太了解自己深深挚爱着的这个男人,决不向敌人妥协才是他的性格!更重要的是从雄雄近来的一系列变化里,波波已经从中获得了一个清晰无误地信号:就是在对方心中,实现统一空间的梦想可以压倒所有的一切!

  若在平时,波波看到这汇总局面定会毫不犹豫地以身扑剑,用自己的鲜血去成就雄雄追求的大业!但此刻腹中的孩子却让她狠不下这个心,女人与生俱来的母爱天性令她无法这样去做!一边是自己最亲最爱的男人;一边是自己还未出生的骨肉,陷于两难境地的她立感无法解脱!

  在雄雄的脑海中,无数交织在一起的念头如电光火石不断闪过,匆遽间一个想法就如同掀起的巨浪扑灭了所有燎原之火!

  这世间有着杀不尽的敌人,而波波却只有一个。暂时放过这几个败类,今后还有机会擒杀他们,但波波死了却无法再活!从公讲自己作为一族之长,就不应让一个族人枉死在自己的面前;于私说身为一个男人,如果只为了去追求梦想就将深爱着自己的女人置于死地而不顾,那即算最后终成大业又如何?自己又有什么面目在这世间苟活!

  重情重义的雄雄在想通了这一点后,他一把将东东掼倒在了自己脚下,看着那两人大声说道:“好!你立刻放开波波!”

  东东从他手中骤得解脱,再顾不得肩头剧痛就要起身跑向两个手下,没想到他刚刚站起身来又被雄雄用脚勾带使其重新摔倒在地上,雄雄踏住他的肩背后说道:“先别走,他们还没有放开波波!”

  那人见雄雄已经答应妥协,立刻就感到胆子壮了许多!这时看着雄雄说道:“我如果现在放开她哪里还能活命?你先退到洞里再说!”说完见雄雄并没有照着自己的话去做,一边将剑刃又向波波的身体中刺入少许;一边说道:“你如果不想让她现在就死?马上照我说的话去做。先放开东东,然后退进洞里!”

  雄雄估量着眼前的形势,知道如果自己不进到洞中,对方很有可能会再施辣手,虽然不致立刻要了波波的性命,但如果僵持起来难免会使其流血过多而亡!所以当下只好强忍心头怒火一步步倒退到里面,而那二人竟像要监视他一般,也押着波波随其一步步挪到了里面。

  雄雄紧盯住他们拿着的利刃,防止对方突然向波波下手。就在他全神贯注地留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时,哪知道后退着的脚下就是采采所选的天然陷阱,随着他这时踏足虚设的阱盖后,只觉脚下一空,身体在猝不及防之下立刻摔落!

  那二人见雄雄真的掉入到采采事先设好的陷阱中,知道对方这回再难活命,兴奋之下忍不住击掌相庆!

  波波看到雄雄突然出事,再听他们说这个陷阱竟是专门为雄雄所设,料得对方如此处心积虑地要暗害雄雄,里面预伏的手段定难使雄雄活命!想到雄雄今天的结局竟全因自己所起,到了这时只觉肝肠寸断,趁着对方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时,突然也直奔那个陷阱冲去!

  那两人正在喜极而庆时,谁也没有料到刚才还一言不发的波波竟然如此烈性!这时齐齐将手伸向波波拽去,哪知道此番抱着必死决心的波波已经拼了命,在瞬间的全力挣脱下竟生生将皮衣扯破,去势未衰后也直向下面跳去!

  等他们来到陷阱边上往下一看,黑森森的地洞冒着呼呼地冷风却一眼望不到底,其中一人想到本来商量好的要迫使波波同他们欢好,这时却好梦成空!不由恨恨地向另一人骂道:“你真是笨死了!为什么没有抓住她?”

  另一人听到对方竟然指责自己,心中不忿地说道:“你不笨!你怎么没抓住她?想同她快活你也跳下去啊!”

  正感肩头疼痛难忍的东东生怕二人再因此起了内讧,立刻大声吼道:“不要吵了!现在他们两个都已经摔了下去,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不要再想这件事了。赶紧走,还有重要的事情在等我们去做!”说完用手扶着自己的伤口,带领两人转身向外走去。

  其实,舍身跳入陷阱中的波波并没有像对方所说的那样死去!她在两眼如盲的黑暗中一路跌落,只觉下面好似一个无底洞般始终不见自己着地,但越来越加凌厉的风势不仅吹得她睁不开眼,甚至连呼吸都已经非常困难,让她几次张口想呼喊雄雄的名字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随着由下而上的风势越来越强,波波下落的速度也渐渐地变得迟缓起来,但呛入口中的气流却使她益发难过!

  突然,侧面出现的一股更加强劲地气流猛力将她下落的身体推向一旁,令全无提防的波波随其向一条宽阔地空场里摔去!正当她以为自己就此将结束生命时,没有想到却“扑通!”掉入一潭池水之中,在身心巨震下让她立刻昏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波波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处松软的滩头。她努力地向四处望去,才发觉自己视线中除去黑暗竟是一无所有。这种现状不禁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自己双目已盲一般悲上心头!

  波波想翻过身来试着看一看距离自己最近的地上,也许这样可以搞清眼睛的状况。可当她试着要动作时才发现全身瘫软如泥,自己除去可以指挥眼帘闭合外,其余各处似乎都不再听从调动!这个发现令她一时间沮丧到了极点,心想:难道没有摔死的自己就要在这里活活饿死?这样的结局可是够残酷!

  正当她在心里胡思乱想时,忽然听到一个奇怪地脚步声由远及近靠向了这里!波波立刻警觉地聆听着这一切,可心下知道此刻就算来的是一只最弱小地猎食者,自己也无力应付!

  那个声音没有丝毫停顿,奇准无比地摸向了波波的所在处!波波闭上了双眼,凝神细听着不断逼近的声音,从脚步的频率上判断着来的会是什么?心中暗自筹措着对策!

  忽然,她发现这响动里面竟然有一种自己熟悉的声音同它相吻合,自己先前听着奇怪不过是因为洞道里太过空旷的原因,所以心中不由立刻激动起来!波波努力憋足一口气想喊,可发出的声音只有自己才能勉强听到那般虚弱!

  一只大手碰到她的身体,再慢慢地摸上了她的脸。波波借着那只手经过自己的嘴上时,试着用牙齿轻轻咬合。

  雄雄眼睛虽然看不到波波,但手上的感觉告诉他波波已经醒了!笑着说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波波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任由它从脸颊上滑落,以微弱地气息问道:“你还好吗?”

  雄雄听到她的声音如此虚弱,心知她的因流血过多所制,当下只得放下沉重的心事,笑着宽慰她道:“你这样的身体摔下来都没有事,我又怎么会有事!”

  “我记得自己摔下来时好像掉进了水里,现在怎么会在陆地上?”

  “当我落到水中后很快就听到又有人掉进去,一猜就是你!所以摸了过去后,把你带上了岸上。”

  波波听到他这话才知道自己是被雄雄所救,怪不得他能够直奔这里走来!可是这样想着心下又有着许多不解,便问道:“你说的这些,我怎么都不知道?”

  “你当初摔落水中时就已经昏过去,我把你带到这里后见你迟迟没有醒来便只好先去找些食物。”

  波波听了他的话后心下方才释然,急忙问道:“找到食物了吗?”

  “没有!”

  波波听到这两个字后心中一沉,暗想:在这里如果没有食物,我们两人又能支撑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