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554 2007.05.28 07:47

    

  老国王看着雄雄笑问道:“汉嬴,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雄雄当下便如实答道:“公主日前和我闲谈时曾说过‘术业有专攻’这样的话,我由此推想便联系到对于王国治理!”

  “哦?你说来让我听听!”

  “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一个王国的君主也不可能去通晓世间所有的事情!这就使得您在处理一些问题时,需要一些帮手在其各自所擅长的领域中来提出建言,作为您在决策时的参考和依据。这就好比集众人之智攻其一垒,它不仅可以将问题看得更为通透,也可避免独自一人因思虑不周所带来的疏漏,所以对于王国的长远发展来说应该比较有利!”

  老国王看着他问道:“可你知道它的坏处在哪里吗?”

  雄雄见老人这样说,便知其心中对于这个建议怀有几分抵触情绪,当下笑道:“当然,有其利必有其弊,但关键是要看它的利处大?还是弊处大?这样才可以趋利避害为我所用!

  在我看来,它的弊病在于这些精英所处只是自己所熟悉的一个领域,这就使得他们无法站在一个君主的高度去从大局来权衡面临的各种问题,有时候会导致提供的建议或有其局限、或为免本身的利益受损而故意不去触及!”

  “既然你明白这层道理,为何还要这样说?”

  雄雄微微笑道:“他们所提只是为您提供参考,而是否采纳则完全取决于您自己!您可以根据它是否符合王国的利益来决定采用,还是搁置。”

  “那么你说王国的利益又在哪里?”

  “王国的利益并非浮于表面,而是藏在臣民们的心里。只有让绝大多数的臣民满意,才能在巩固王权的同时,将众人的心思齐集于您所需要的着力点上,去攻克眼前的一个个障碍,这样才符合王国的最大利益!”

  “等一等!照你这样说来,王国的利益岂不就是成了臣民的利益?”

  “正是如此!您想,没有臣民哪里会有王国?没有王国又怎么会有一国的君主?”说到这里,他看到老人面露愠色,便又接着说道:“譬如在这个王国之中没有其他的臣民,而只有您一家人,那么您还会被称为国王吗?而正是因为有了数以万计的臣民,才使您能够得到他们的拥戴,才能在您的指挥下让举国上下一起去推动王国的发展,所以从这层道理上便可理解这个问题!”

  “那么在你看来,我手中的王权与臣民相比熟轻熟重?!”老国王在说这个话时,他的语气已经有些冷峻起来!

  雄雄看着来人家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知道照这个样子谈下去的结果只能是双方不欢而散!可他又不想放弃眼前能够同老人进行最后沟通的努力,在这一沉吟之间忽然想起公主为波波授课时所讲的那些话,当下便婉转地说道:“王权与臣民就好比是堤坝与水流的关系,而王国的发展大计则好比就是灌溉的沟渠。如果为国之首领者能够善加引导水流便可广兴农事,如果为提防水流为患而一味筑堤拦截,那么坝越高就会使水势越强,待其蓄势达到一定高度后,就将演变成为堤坝被毁的结局!”

  老国王听到他用这样浅显的道理来同说服自己,心中稍稍回想便渐渐平和了下来。随即想到自己不妨就听听汉嬴的见解,至于最后是否采纳则正像对方所说的那样完全取决于自己!这般想着便又问道:“你既然能够利用在这里获得的知识来同我说教,那么我倒要问一问你,如何可让代表着王权的大堤永驻无毁?”

  “我曾经听公主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做‘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堤坝是王权,那么这蚁穴又是什么?让我说就是为官者的私欲!因为正是有了这些私欲才会让大坝遍布千疮百孔、正是有了这些私欲才会让那些不知羞耻为何物者总忙于贪墨而不执行王策、正是有了这些私欲才会让他们欲令智昏,置高悬头顶的法典于不顾,所以我才说只有法必苛而刑必严,才能去惩治那些眼睛里都长着手、恨不能所见皆捞的贪官,让他们明晓雷霆之怒才不敢以身相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向您提出不可让王族凌驾于法典之上的建议,因为这种优越感不仅最能滋生人们心中的欲念,更可破坏法典的威严,而在他们没有得到惩处之前,就会让人们误以为法只为平民而设,心中的不平更可扭曲其心性,使为业者不守其道;为仕者可以抛弃做人尊严,民风再无所谓廉耻,最后必将成为一切祸乱的根源!”

  雄雄说完见老人默然无语,便缓声说道:“本来有一些话我不该说,但是随着我离去的日期已经近在眼前,如果再不说出就可能已经真的来不及说了!”

  老国王听到这话后,当下缓缓地说道:“你说,我在听!”

  “我知道在您心中始终有一个结,就是想利用王族来巩固手中的王权,所以您才会在许多重要的职位上来安插那些人!这对于您来说本也无可厚非,但我希望您在考虑他们忠诚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到某些人的能力可否胜任这个问题。所以我有一个建议,您不妨就利用这些人可以信赖的忠诚,单独为他们安排一个职位。让他们负责监督您的王策是否得到落实!因为再好的王策如果不能执行就只能流于形式,而长此以往下去就会造就一批懒惰的官员,所以您不妨就用这些眼睛去盯着他们实施,让所有的人都不敢懈怠敷衍,这样会使您所有的计划能够在各个署衙里面得到推行!”

  老人听完后想了想,点头说道:“用他们来干这些事的确再适合不过!”

  雄雄听到老人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这个提议,马上又补充道:“但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首先要让他们不可触犯法典才行!如果让他们因小错而不能得到追究,那么也许将来就会铸成无可挽回的大祸。您今天饶过的一个,也许明天就要杀死一群才能重树法典的威严,所以千万不要因错至轻而不加责,任何庇溺之爱只会成为日后将他们送上断头台的阶梯!”

  老国王听完他的这番话后,沉思良久方才转而问道:“对于王族是这样,那么你对于其他官员有何建议?”

  “我相信如果您能够对王族施以严法,那么其他的人必然再不敢稍有触及!”

  老人听到这话笑着说道:“汉嬴,反正你也要走了,我看也不必再有什么顾忌,趁着此刻就是我们翁婿两人,有什么话尽可一起说出来!”

  雄雄听到这话呵呵而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为了留住它,我就再说一句!”

  老人也被他的这话逗得笑了起来,而后说道:“你还有怕的事情吗?尽管说!”

  “一国的君王,任何一言一行都会被善于察言观色的臣子揣摩数遍,所以王用十分勤业,便可带动臣子多用三分;王之喜即为民间所好,而这正是可以利用引导民意、分辨是非的一个好渠道!”

  老国王听到他的这番话后心中一动,正当他想要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忽然从外面传来报告:内廷大臣有事求见,让他只好先压下追问的念头去处理国事,雄雄当下也起身告辞。

  雄雄出得王宫之后见时间太早,心想:如果自己此刻回去,势必会影响到公主对波波的授课!正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见肖龙迎面而来,便开口笑道:“你可是要见国王?”

  “对!今天是我例行汇报的日期。”

  “我看你得等一等了,因为他正在接见内廷大臣。”

  肖龙“哦!”了一声后,便问道:“您这是要去做什么?”

  “我也是刚刚同国王说过话,正想着现在要去哪里?”

  肖龙听完扯着他笑道:“别想了!到我的车里去坐坐。”说完,也不等其答话就拽着汉嬴返回自己的专驾。

  雄雄看着坐在身边的肖龙问道:“王国中的所有武器都是出至你那里吗?”

  “不仅仅是武器,一切需要研制的东西都出至我们的基地。”

  “这样说来你们岂不是很忙!”

  “还好,因为大多的设计都靠自动优化系统完成,所以我们只需要把各种条件输入到那里就可以等待结果!”

  雄雄听到这里不由一愣!好奇地问道:“所有的事情都是机器在做,那你们在做什么?”

  “如果没有特殊的任务,我们就只专心升级这个系统,以便使它能够将各个任务完成得更快、更好!”

  雄雄突然想起日前同公主说的有关晶石的事情,便问道:“你知道我们空间那块晶石的事情吗?”

  “晶石?”肖龙在一沉吟之后便知道汉嬴指的是什么,他对于这个新名字虽然感到有些好笑,但可不敢真的笑出来,当下便点头说道:“我不仅知道,当时还亲自参与了它的制作,有什么问题吗?”

  “我在上次出征前曾同公主谈起过这个东西,但因为公主对它的性能所知有限,加上我随后就已经发病,所以也没有掌握它所有的性能。今天既然遇上你,正好向你讨教一下!”肖龙听他说得如此客气连忙谦逊了几句,而后一边打开当初留下的影象;一边对其细细解说起来。

  因为肖龙在这个王国当中堪称是首席武器专家,所以他对晶石各种性能的了解远非公主可以比拟!更令雄雄感到欣慰的是此人能够对于所涉原理皆采用形象的比喻,在这种深入浅出的讲解中,使他很快就搞懂了许多先前并不明白的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