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96 2006.12.27 15:36

    亚亚原本准备等到晚间再去上路与猴猴的主力会合,但是当哨兵向他报告敌人已经扑向了这里的时候,他在想到当前的不利处境后马上改变了主意,立刻下令队伍随自己转移到附近的一处沟谷当中,率领众人借着沿壁的遮掩快速行进。

  敌人两次准确无误的指向已经让亚亚为此大生疑心!但是因为在双方上一次的接触中,日日在发现了汉军后就急忙带着小泉撤离,所以没让亚亚发现它们,这时不禁想到对方会不会是已经掌握了晶石的秘密?在想到晶石侦察的威力后,他的一颗心便随之向下沉去!

  怎么办?这个问号像一道绳索缠绕着他的心,并且还在越勒越紧!面对敌人的空中打击,原本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去借助主力的反空优势,但是现在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去做,假设敌军还只是在路径上追寻到自己,那么在两支队伍一旦会合后,就会让对方掌握到部落主力的行踪,大批族人同时行动的迟缓,带来的后果就将更为不利!想到这里,亚亚放弃了自己先同猴猴会合的想法,决定单独面对这次挑战,所以当看到沟谷在前方出现一个缺口后,他立刻就毫不迟疑地带队转向西去。

  他的这次转向马上令跟在后面的风风和林林吃了一惊,不过两人的想法却是迥异!风风想到亚亚不赶去同猴猴会合,在失去了反空屏障后,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在找死;林林想到的却是首领难道想出什么更好的妙计?可看他并无什么吩咐却又不像,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二人这般想着都迅速跑了上来,准备一问究竟!

  亚亚听到他们追问自己并没有马上回答,在又奔出很远后方才让队伍停下来稍稍休息,而后命人将哨兵驮起去了望敌人空军的飞向,这才对他们解释起自己的用意。

  他这里刚刚说完还没等那二人说话,就听得哨兵回报:敌军仍在飞赴我们刚才的停留地,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对方在盘旋着前进!亚亚听完这个报告心中一愣!回想起对方空军这次飞行速度异常缓慢,如果对方真是在利用晶石,那么指引行踪的消息也应该早已传到对方带队的头领那里,可为何现在自己奔走了这样久之后,他们竟还没有随后跟上呢?正在他这样想着时,又有人跑来报告:“有一支空军小队正从一侧向这里飞来!”

  亚亚听到这话马上命令道:“武器靠里,紧贴岩壁。收敛行藏,就地隐蔽。”

  训练有素的汉军战士知道现在一旦被敌人发现后果不可想象,所以立刻动作起来,千多人的队伍同时动作竟是不闻声息!

  林林屏息静气地用眼睛瞄着这个敌人空军小队穿越过自己头顶,想到他昨晚遭遇到那种可以令森林燃烧起来的武器不禁有些后怕,这要是敌人重施故技,一旦在沟谷之中烧起大火,恐怕能够生离此处者必定寥寥无几!他这般想着不禁扭头向身旁的亚亚看去,发现首领只是微蹙眉头默然不语。林林也没敢打扰族长,只好潜伏在原地静待命令。

  片刻过后,亚亚回身点指两个战士,示意他们去看一下那个空军小队是否回转?二人叠立一望迅疾回返,观察的那人回说道:“敌人已经一路向前而去,看样子并没有发现我们!”亚亚点了下头,仍旧带着队伍向前奔去。

  当他们再又避开了两支空中小队后,这支汉军已经来到一处长长的断壁边缘的树林里。亚亚在安排了人手放哨后,又命林林派出一组有经验的老战士去摸清崖下的形势,而后一边让众人坐下安歇片刻补充体力;一边把风林二人叫到一处僻静的地方,亚亚看似随意地用手一指背对族人聚集的位置,让林林在那里坐了下来。

  风风看着本应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让亚亚安排完毕,心中益发记恨起来。暗自感叹自己这个第一大头领真是有名无实,但想到亚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点明上一战的指挥问题,所以让他在心虚之下也没敢言语,但也因为这种内心的这种隔膜让他选择了坐在亚亚的对面。这样本应是三角型的座次因为各人的原因就成了四面而坐,在亚风二人的一侧虚空了一个坐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二人不和,但亚亚好似并没有介意。于是,三个人开始商议队伍面临的问题。

  亚亚看着两人说道:“从我们刚才在路上的经历来看,敌人似乎还只是通过地面上的追踪高手来寻踪觅迹而没有利用晶石来找我们!你们两个说说看,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风风看着亚亚阴不阴、阳不阳地笑道:“你是首领,我们听你的!”亚亚本就没有指望风风能够给自己什么建议,这时听完他的话就将目光直接转向了林林。

  林林从刚才首领让自己派人探察崖下路径时,就一直在琢磨着族长的用意?这时听他点明了是怀疑敌人有追踪高手指引,哪里还会不明白亚亚是要锄掉这个威胁!便开口说道:“我带人去干掉这支队伍如何?”

  亚亚知道对方领会了自己的意图,便微微一笑道:“你不用留下!从你的队伍里抽调出七、八个精擅射击的战士,在靠近崖壁的树林里埋伏下来。等到对方到达这里后,给我看准了谁是追踪高手再干掉他,然后马上顺着预留的藤索滑将下去同我们会合!”

  林林问道:“如果我们只杀死其中一人,岂不是要暴露形迹?”

  亚亚说道:“现在还不知道敌人的这支队伍有多少人?如果想设伏全歼他们,一来耗时长久;二来只要对方有一个人跑到树林外就会通知头上的空军,这样等大队战士滑下时就会遭至敌人袭击。所以我们眼前不必去理会其他的敌人,只是借着这里可以遮掩空中的敌人消除这个威胁即可,然后我们再相机行事!”林林听完后马上去挑选人手,寻找便于狙击的位置。

  亚亚见林林走后,这才将目光转向了风风,脸色也马上随之一沉!

  风风看到对方已经变了颜色,心知亚亚果然要向自己发难!不由先将眼光向族人聚集的地方瞄上一眼,见离他们最近的战士也有个二、三十步的距离,心中不禁砰然而动!暗想:如果凭借自己的技力在这时向对方下手,谅他很难逃过夺命一击,届时自己是否可以取而代之?但这个念头只一闪念就让他知道这样去做太过不智!因为亚亚的地位可不比先前那些专属队的人,对于那些人,他还可以说对方不分尊卑冒犯自己,亚亚现在是一族之长,自己杀他就是公然叛族,身边这些汉军必定要同自己势不两立,如何才能避免那些战士对自己群起围攻?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之下,自己兄弟必将又面临着新的危机!可如果不去做?他又实在有些禁不住眼前大好时机的诱惑!

  亚亚看着风风脸上神色游移不定,一猜就知道对方在心里打得什么主意!他这次有意让风风同自己单独相处,就是为了震慑对方不要轻举妄动,倒不是想在这个大敌当前时刻自断一臂,所以口中说道:“风风,你在上一次的指挥时可是大失水准,让我很失望!”说着就转动五指将原本藏在掌心里的石子在其间翻转起来。

  风风看着他这个动作心中一惊,他太知道亚亚手中拿着这颗石子意味着什么!现在只要自己敢于贸然动作,那么从起身到跃过这两步的距离,凭对方的速度至少可以杀死他两次!到了这时,他才明白过来亚亚让自己坐下以及保持的距离竟都暗含玄机,显见他不仅在戒备着自己,还已经预伏了杀死自己的手段!这一幕让他想起了自己当初要暗算雄雄时,对方也是这般外松内紧,看似不着痕迹,但却可后发先至,一招结果了自己!

  “怎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指的是什么?”

  “我指的是什么?你别告诉我自己真的不知道!连林林都可以一眼看出你当时的用意,你想我会不知道吗?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自己离开汉族的这段时间里,指挥作战的能力已经大大降低,所以才能有这样的失误?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你已经不再胜任第一大头领的位置!”风风听到亚亚这话后,心里立刻像翻江倒海一样折腾不休,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何用意?因此没敢贸然答话!

  亚亚看着风风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心知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现在如果将对方逼得太急倒可能适得其反,所以见好就收地说道:“好!既然你现在不想说,念在你我往日的兄弟情分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好好想一想。但是在我们同部落主力会合前,你一定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当时是一次无心之失!”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这才说道:“你去吧!”风风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转向一侧迈着异常沉重的脚步向队伍走去。

  亚亚看着风风离去的背影,心中想着:这还是原来那个曾同自己并肩战斗的风风吗?难道权力的***真是会让人失去原有的胆魄?如果自己有一天也要变得像现在的风风这样?那真是情愿去死!

  当林林刚刚安排好一切,就看见负责到崖下探路的那个小头目朝自己跑了过来。他知道族长现在比自己更急于知道下面的情况,所以马上用手转向首领示意那人先去那里报告,自己则在这边又向几个留下狙击的射手仔细叮嘱几句,这才向首领所在跑去。

  哪知道他刚刚来到半路上,就见亚亚在听完报告后,已经异乎寻常地打出了紧急集合的手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