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04 2006.12.24 15:52

    尽管通过这一战让米米再次震惊于汉族的作战能力,尽管双方在战场上的伤亡基本持平,尽管亚亚所率队伍完成了掩护猴猴所带主力撤离的任务,但是汉族在此战中的阵亡人数之多已经创下了本部之最!尤其是两支负责远程攻击队伍最后的舍生取义,就像一记重锤在敲打着每一个战士的心,令人在懊恼此仗没有取得像以往那样胜利的同时,更产生一种奇耻大辱的感觉!这种情绪在队伍中很快就蔓延开来,让很多人心中都绷着一股劲儿,所以在去同猴猴等人会合的路上,林林就同风风吵了起来,如果不是亚亚及时阻止,他们二人更险些动起手来!

  亚亚看到天色已亮,为免在敌人飞骑的视线中暴露形迹,便下令队伍就地隐蔽。

  风风坐在一个角落里,用余光不时地留意着亚亚的一举一动,想从中窥探出对方是否已经看穿自己在战场上的真实意图,会否借着这个机会锄掉自己?可见亚亚像是全无知觉地游走在族人中间,询问着挂彩战士的伤势如何般地闲聊起来,似乎压根儿就没有去想这个问题。但越是这样,越让风风感到暴风骤雨来临前的张力,他知道对方只要出手就会是全力一击,必将置自己于死地不可!

  林林到现在都搞不懂亚亚为什么不对风风采取措施?难道对方在战场上的指挥还没有暴露出不可告人的目的吗?只要是明眼人一看当时的形势就知道此人心怀不轨,他是有意要害族长,可亚亚为什么就会像毫无察觉一样并且一点也不听信自己的话呢?当他满脑子都是问号时,忽然看到武武向风风身边靠了过去,两人在低声说着什么。这个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心想:这两兄弟难免会狼狈为奸,自己应该早做些防备才行!

  亚亚通过刚才与那些战士们聊天,在有意识地让这些人主动说出对此战的看法,并从中来暗察大家是否发觉了风风指挥时的用意?但是非常可惜!这些下层军士的战术素养显然要同林林差上一大截,在他们眼中风风为营救亚亚等人已经尽了全力。

  所以亚亚在同他们谈过之后,经过心中暗自权衡当前部落内外的形势,感到现在就揭穿风风的把戏时机还远远未到,如果贸然发动不仅会让人误会自己,更会在族人心中产生不良的影响,而这件事情不能一次成功就将后患无穷,因为风风最早带入部落的那些人已经有很多现在都是头目、头领一级,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是在诬陷风风也跟在乱起来,部落马上就会四分五裂。如果带来这样的后果?自己可真是万死莫赎了!想到这里,不禁叹服雄雄在族中所具有的威望,如果仍是此人在担任族长,只消一句话就可锄掉眼前这个祸害,那用像自己这样瞻前顾后!

  这般想着不禁筹划起应对的办法,暗想如何减少来自下层的阻力?自己总不能为了锄掉一个祸害就把部落里搞个天翻地覆,这样猴猴也不会同意!他想到猴猴时忽然有了办法,知道此人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含糊,自己何不同他联手通过整顿头领、头目一级的思想,使这些人先看清风风的面目,这样岂不是安稳得多!但在这样做的同时又要戒备风风,免得自己一时不慎,让他再跳出来害人。而这就涉及到对今后的作战安排,如果不能让各人认识到没有经过充分准备的开战所带来的后果,那么自己就无法取得主导权。当想到这里时,马上就从战士们此刻的屈辱中获得了灵感,已经决定利用远程攻击队伍的阵亡来刺痛每一个族人,让众人清醒地意识到不可盲动。那么今后又将采取何种歼敌策略呢?雄雄临行前的那番话令他不禁眼前一亮,因此心中已经有了定计。

  当亚亚在为部落今后命运操心时,有一个小人物也在为自己的发现而苦恼着,这个人就是随风族一同进入汉族的柳柳!

  她在进入部落后的第二天就发现了身为头领的林林!想到最早遭遇此人时,对方竟要和同伙去拿她喂狼,如果当时不是自己决意一拼就要被其残害,你想她会对林林怀有好感吗?也正因当初这恐怖的一幕,让她首先就对汉族的印象打上了一个大大的折扣,所以她在心乱如麻中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留下?还是同弱弱一起出走?这几天来心中一直在翻腾着此事,搞得她常常神思不属,倒是同队的采采时时肯于照应才没有出错,并使二人的关系也日益密切起来!

  这回因为周周的队伍没有随风风行动,所以女人们都留在猴猴所率的主力当中。在到达目的地后,猴猴为免队伍暴露没有让人搭上帐篷,便命令队伍就地安歇。柳柳本想借着这个工夫去寻弱弱商量个主意,但因为对方已经归入碰碰的队伍,在大战即将到来之即忙着修造武器,所以不得说话只好回去。

  这时,她看到大家都已经挤在一起安寝再没有了自己的位置,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听到采采悄声叫着自己,便走了过去笑着问道:“你还没睡?”

  采采笑着问道:“你不也没睡吗?跑来跑去的干什么?是不是又去找弱弱了?”柳柳听完她的话笑了下算是默认。

  采采又接着说道:“你别瞎跑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上路,还是赶紧趁这个机会歇歇吧!”说着,她向旁边挤了挤,露出身下的皮垫让柳柳躺到了自己身边,两个人便口耳相对地低声细语起来。

  采采悄声问道:“我看你这几天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了?”柳柳正在心芒此事,在没有找到弱弱倾述后,这时听见采采主动问起,想一想只要自己不留露出去意,也不是什么大事便悄声说给对方知道。

  尽管柳柳没有说出离去的意识,但采采还是从对方的语气中窥出了这种意味!想到对方刚刚加入汉族不久的身份不会惹人注意,再联想到柳柳先前所说的有关同风族接触的事情,这个女人似乎应该能同风风说上一句、两句,自己何不借助她来挑唆风风一番,即使不能成功,自己又不会损失什么!想到这里便假意消解对方心头疑虑,但她可没想到二人所言大多都被身旁的一双耳朵听了去!

  猴猴布置完所有的一切后,就同响、牛、草三大头领围坐在一起,议论着部落昨晚的遭遇。几个人都在担心着亚亚能否率队安全归来?但言来语去之间自然不会有人能够肯定出一个结果!

  猴猴说道:“现在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已经做了两手准备!”

  响响看着猴猴苦笑了一下,说道:“没有想到我们这些主战的人都留在后方,而极力反对的族长却上了前线!”

  草草接过话来说道:“亚亚并不是反对打,而是要做好准备再战!”猴猴到这话看了草草一眼,心想你倒是很知道对方的心意,但口上却没说什么!

  牛牛在旁看了看几个人说道:“通过昨晚的遭遇战,我现在倒认为族长说得有道理!面对庞大的敌军如果贸然行动,后果真的是不堪想象!”

  响响见猴猴没有说话,便说道:“从现在来看,这支敌军在兵力上又强过了我军,但是我们不可能因此就不去同对方作战!猴猴,你怎么想?”

  猴猴听到对方这样问自己,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能拿出一个办法来,让对方不仅小瞧了他,更会在今后离心而去!所以他顿了一下说道:“仗是一定要打,这点没有什么疑问!关键是如何去打?它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那时候,我和雄雄还都因为小没有加入到猎人队里。有一次,我们两人到营地旁的森林里去玩打猎,但没想到在去的路上就突然遭遇到一只猎吼直奔我俩奔来。你们知道这东西即使是大人们打起来都分外危险,没有七、八个好猎手轻易都不会去招惹它,更何况我们当时还是两个小孩子,如果要是别的猛兽,我们还可以上树,但是碰到两下就可以把大树打折的它这样做就是在找死,所以马上想到的就是跑!但没想到我在奔跑中竟把脚崴了,再也跑不起来就落在了后面。如果照这个样子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葬身于猎吼腹中!

  雄雄发现我的处境后,他突然站住一边叫我继续向前跑;一边反身朝猎吼迎了过去。我因担心他会否发生意外就也要转身回去,但他大声喝止我先不要过去,而后就一边激怒着对方;一边借助大树同这头畜生兜起了圈子来消耗它的气力,我也不时地在旁边帮他一把,就这样足足搞了大半天,等我们都累得筋疲力尽时,周围已经都是被猎吼放倒的大树。在这个时候,我俩看到这头畜生也不比我们强不了多少,就在两旁来回引逗它继续追逐,直至最后凭借着一股子超出常人的毅力坚持到把它杀死!

  现在,敌人就像当初这只猎吼一样。虽貌似强大,但并不是说就没有办法杀死他!其中的关键在于让它消耗和分兵,使其由强转弱,然后再慢慢一口口把它吃掉!”

  响响在听完他的话后,一边在赞叹雄雄从小就表现出的义气与胆识;一边暗赞这确实是一个歼敌的好办法!此时此刻,就连猴猴都没有想到自己所说竟然同雄雄交代给亚亚的话暗相契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