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487 2006.11.26 15:38

    

  在这个多事的夜晚里,汉族中注定要有很多人无法安然入睡,采采便是这其中之一。

  此刻,采采双手环膝坐于帐内正中,而四个角上则分别站立着看守她的三男一女,几个人奉了草草的严令皆不敢同对方搭言,只在不错眼珠地监视其一举一动,似生恐这个女人平地消失一般。在这种沉默地对峙中,使采采内心渐渐感到一种无形地压力!

  帐外的族人由聚集到散去、声音也由嘈杂变得寂静下来,这种变化使采采逐渐意识到自己利用族人示威的想法可能已经落空,只是心下非常奇怪到底是谁扭转了这种局势?

  正当她还在不断地推测时,随着帐帘一响,亚亚从外走了进来。负责看守的四个人急忙起立施礼,而这位新族长只是将手一摆,就让他们全都退了出去!

  采采从亚亚这个大幅度的动作上好象预感到了什么,立刻将眼光锁定在对方胸前的竹管上!随即含笑说道:“原来是新首领驾到!”口中说着已经曲臂作礼。

  亚亚不假辞色地用手指着她,大声说道:“你告诉我!为什么草草能一口咬定是你杀死了云云?”

  采采听到这话立刻按奈不住心头惊喜,眼神也不禁为之一亮。直觉告诉她,自己的机会来了!但这一切只是刹那间的事情,很快她就又垂下眼帘低声反问道:“你能告诉我一个要杀死云云的理由吗?把她杀死以后,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是我在问你!”

  采采立刻高声说道:“连我自己的都不知道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回答?”说完就负气地紧紧盯着亚亚再无一语。

  亚亚看着身前这个撒谎都不眨一下眼睛的女人,心里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暗想:如果自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说不定还真会被她唬过去!为了避免对方在自己的眼神中察觉到什么,他立刻装做生气的样子将头转开,用鼻子冷冷地哼了一声!

  采采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谁让我拿不出证明自己清白的东西!”

  亚亚听到这话似被提醒一般,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对啊!草草又有什么证据?!”说到这里,转过头来对她说道:“我先去找草草!”说着就已经转身出去。

  采采望着他消失在帐外,心绪不由起伏不定!暗想:如果云云真是负责监视自己?那么同她经常联系的亚亚就不应该毫无所知!那亚亚为何又要这样说呢?看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云云的举动同亚亚没有关系!但虽然这样想着,可毕竟放不下心来,便打定主意要看一看对方究竟如何对待自己?

  亚亚步入草草的帐中,猴猴和草草早已经等候在这里。亚亚先向猴猴问道:“都有动静吗?”

  “没有!风风回到寝帐就再没有出来过,也没有叫任何一个人进去;那些聚集的族人听到你的说法后已经回去等消息。我刚才又特意叫过几个信得过的战士来询问,他们也说这群人只是关心采采是否被怨枉,并无叛乱之意!”

  亚亚点了点头,又转向草草问道:“你都问过了吗?”

  草草说道:“己己说除去东东外,只有三个属下曾离开过自己,不过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到最后都没有回来。”

  亚亚听到这话皱了皱眉,说道:“如果是这样,逼问他们也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不见的那人身上,看来这件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棘手!”

  草草说道:“我也是这样想,所以只让人先悄悄监视他俩,等你来后再决断!”

  亚亚说道:“你们说以雄雄的技艺,如果不调动整支队伍,谁又可以杀得了他!可现在为何会只缺一个族人?这说明了什么?”

  猴猴在一旁说道:“不要说东东没有能力调动整支队伍去杀族长,就是他有这个能力,又有多少族人会去做这种公然叛族的事情!所以我想他如果真想下手,还是暗害的可能会大一些!”

  亚亚说道:“除去用毒,没有人会让首领立刻毙命。”

  猴猴说道:“可关键是这东东很擅长用这东西!”

  亚亚也担心地说道:“我也就怕这点!但是不管怎么说,眼下必须尽快找到雄波二人。否则拖得越久,他们生还的希望也就越小!”

  草草急忙问道:“你是说姐姐和雄雄还没死?!”

  亚亚说道:“虽然无法确定,但我不相信他们已经死了!就是真的死去,我们也要找到尸体!”

  猴猴听了这话立刻说道:“不如先把那两人悄悄弄出来,由我来拷问。”

  亚亚想了片刻后说道:“如果一切真如我们所料,通过这两个人就能找到雄波。但如果我们猜错了,凭白无故地少了他们两个又会使采采起疑心,这将对我们的计划十分不利!”

  草草听到这话可真急了!马上说道:“我不管你什么计划!但凡有一点希望,我们也一定要救出姐姐!”

  亚亚说道:“这个自然!我是想猴猴把事情做得干净一些,看一看怎样令采采知道后也不会起疑心!”猴猴听到这话立刻想道: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就是直接提出人来讯问,然后就把二人受刑不过死去的消息放出来。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如果真的冤枉了好人也再不能放他们,最后必须杀死,否则就会露出马脚让采采知道,所以他这个想法只是在心中打了转就被其压下。

  亚亚看着猴猴眼中寒光一闪而逝,随即就又暗淡下来,知道他已经想到了那个办法,只是有些不忍!便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首领的生死远大过一、两个族人的性命!如果真是那样,就当作他们是为部落献身好了!”

  猴猴听到这话心中感慨万千!暗想:如果雄雄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不把他骂个狗血淋头才怪!看来这就是两个族长的区别,雄雄是为了族人可以去牺牲自己的性命,而亚亚则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眼下是为了救雄波二人,即使是雄雄日后知道重责自己,现在也顾不得许多,所以当下只好抿紧双唇、用力地点了点头!

  亚亚见猴猴已经答应自己,说道:“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抓紧从他们的口中逼问出雄雄的下落。记住!用的时间越短,雄波两人活命的机会就越大,所以一定要快!”猴猴答应一声,立刻转身走了出去。

  草草看着他问道:“采采那里怎样?”亚亚将两人刚才的话学说了一遍,而后咬了咬下唇,斜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便不再说话。

  对亚亚十分了解的草草看着他的这个举动,知道对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十分为难!便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

  亚亚又想了想,这才终于开口说道:“草草,我希望你能为了部落做出一点牺牲!”

  草草笑道:“什么牺牲?如果要我的性命尽管拿去!”

  亚亚说道:“性命倒不要,不过只想要你一点点颜面!”

  “颜面?”

  “对,颜面!”

  “怎么要?”

  “因为是你把采采抓了起来,现在如果我放了她,自然要给她一个说法!这就需要……”

  草草不等他说完,就立起眼睛说道:“就需要我来赔罪是吗!”

  “我知道这有点……”

  “不要说了!我不会同意!”

  “看来是我错了!我以为你也会像我那样为了部落可以不惜舍弃自己!”

  “你在激我?激我也没用!”

  “不是在激你。不过老实说在这一点上,你的确同波波差了许多!如果换做了是她,知道要为了部落牺牲自己,我想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你如果要我的命,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如果让我给采采赔罪,你还不如杀了我!”

  “命都可以不要,你又何必这样看重颜面?”

  “照你这样说,戈戈当初一枪戳死自己不就得了,又何必要拼死一战,受到那般多的折磨!”

  “你和他不同,他是为了不让自己的部下受辱,所以才不惜拼了性命也要锄去怪兽!”

  “所以你也和他不同,你现在是在劝我去受辱!”

  “但至少有一点相同!他是为了部落的荣誉,你是为了部落的安危。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部落!”见她没有马上答话,又接着说道:“草草,我知道这样做很委屈你,但你要想到自己肩负着对部落应尽之责!现在外有强敌环伺、内有隐患未除,只要这两下夹攻在一起,后果就将不可想象,可以说我们的部族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危险过!你想一想那些为了部落死去的好兄弟,面对他们的鲜血,你这个大头领应不应该去做?”

  草草听到现在身为首领的亚亚这样说,知道自己再无法坚持下去,只好垂下头问道:“真的需要这样去做?”

  “对!”

  草草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亚亚见她说得如此勉强,深恐采采届时用言语刺激草草把事情搞糟,便说道:“作为回报,我答应你!只要到了收网的时后就把采采交给你处治,以雪你今日之耻!”

  草草听到这话猛然抬起头来,双目放光地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二人双掌重重地击在了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