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3903 2008.01.01 07:56

    

  波波有些不解地对雄雄问道:“我刚刚听说你杖责了寒寒,这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故意作假?”

  “不错!这还不够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特族刚刚并入部落当中,你今天就当众责罚寒寒,会不会让其他头领心中暗生芥蒂?如果真是如此,会使我们在收拢人心方面更加困难起来!”

  雄雄听完歪头看着她问道:“你真这样想?”

  “是。”波波望着他答道。

  雄雄先扶着波波的双肩让她坐了下来,而后说道:“凝聚人心固然是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去迁就那些可以引发内部祸端的恶源!如果今天我看到寒寒故意作假却不制止,他一旦在演练中表现出色就将获得褒奖,那么会让其他知道内情的头领怎样去想,是不是今后也会照着他的方法去做?这种事态蔓延开来后,军中尚武之风锐减,而取巧博名之徒则会盛行,到了那个时候难道你的凝聚手段就会生效?我看是恰恰相反!”波波听完先是心中一惊,而后在默声无语中这个思路推想下去,马上发觉原来错在自己,随即便向对方坦承其过!

  雄雄接着说道:“刚才你提到人心的问题,我正好有一件事情要同你说!”

  “什么事?”

  “这些特族的女人在旧部中不仅从来不受重用,而且其境遇也很艰难,你现在不妨从中挑选一个可造之材升为头目来管理她们,从而改变原来利用男人奴隶女队的作法。这样一来既可让她们感到生存环境的改善而加大凝聚,又可防止原来的头目阻碍她们同来族旧部接触并从中制造事端!”

  波波先点头说了一声:“好!”接着说道:“这些女人虽不像汉族女人那样擅长征杀,但她们却非常吃苦耐劳,从这一点来说,用她们作为后勤队伍再适合不过!你放心吧,我早已有了合适的人选,明天即可安排!”

  谁知雄雄听到这话后不仅没有放下心来,相反却问道:“你说的这个女人是谁?又为何偏偏选中她?”

  波波听到雄雄这样问,颇为得意地说道:“她叫蕊蕊。至于我为何选她?却是与你现在的想法大有干系!”

  “我现在的想法?你说我现在有何想法?”雄雄笑着问道。

  “我早知自己找到负责打造武器的头领后,你还会另有一个借口让我留下!”

  雄雄听到这里已经笑出声来问道:“什么借口啊?”

  “当然是以这里气候较暖便于发展农牧而让我留下,届时因全族之中只有我一人熟知此事,自然再无法推脱对吗?”雄雄听到这里只好点头承认。

  波波接着说道:“正因为猜到了这一点,所以我在可供遴选的女人当中抽出了十多个人来进行简单地教授,而后经过考较发现再没有比这个蕊蕊更为合适的人选!因为她早在旧部当中就以痴迷植物而出名,并且对植物生长等要项已经积累下一些浅显地经验,这样再经我的点拨后竟能举一反三,实非其他女人可以替代!”波波说道这里飞了雄雄一眼,然后故意气他道:“这样一来是不是很让你失望啊?”

  雄雄闻听波波如此嗔怪,只好搂着她的肩膀说道:“其实我也很想让你随行,只是考虑到随着部落不断壮大,一旦今后在食物供给以及武器补充后续无援会引发祸端,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安排!既然你已经布置好一切,那就同我一起出发好了!”

  波波直到雄雄亲口同意自己随行,方才把暗悬的担心彻底放下!她接着说道:“有一件事情由你来办要比我出面更好!”

  雄雄听她这样说,稍一推想便问道:“你说的是来来?”

  “对!他目前在族中负责管理供给等事,现在我们准备把真真留在这里作为独立头领,尽管他不会提出什么异议,但是我想还是同他说一下比较好,免得让其心存不满!”

  雄雄听完点头说道:“这个事情我同他去讲,就以你身体多有不便,但因族内琐事颇多又无法离开为由,所以安排他跟在你身边多习些手段,以便为将来的升迁打开空间!”

  波波未等雄雄说完即笑道:“你这样一说必会让他喜欢不尽,但以此人才能却令我很担心将来能否胜任?”

  雄雄听到这里正色道:“你不要把人一下看死,在你对他全力栽培后,这人会否有较大的提高才是一个升迁的关键!另外,真真和蕊蕊二人就由你去谈,自然是以前者为主赶造武器,后者为辅开启农牧生产。至于族中众女除去身怀有孕之人要留下外,余者去留自便!”

  “其余的事情都好办,只是眼下还没有可供耕种的种子,如果这个难题不解决,蕊蕊就只能去协助真真去搞制作武器的事情!”

  雄雄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情倒不需我们操心!”

  “怎么!你有办法?”

  “其实,保义早在离开前就已经为我们做了相应地准备!”

  “那他为何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知道我能够通过晶石查知一切,所以自然不需明言!”

  “他把种子放在哪里?”

  “就在这个山谷里面!但因眼下的气候尚冷,所以我才没有让人把它取出来,明早我会在那处做个标记,让蕊蕊过几天把盛装此物的皮囊挖出即可!”波波听到他这样说已经彻底放下这层担心,再与雄雄商定留下种马繁衍的事情后,二人方才和衣睡下。

  雄雄利用自己在族中无可匹敌的权威,在启程前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这样部落主力便于第三日早起顺利出发。再因雄雄一路上为锻炼队伍彼此间的配合,更把此项任务利用在围猎的事情上,这不仅有效提升了队伍的战斗力,更使得本就供应充足的后勤补给益发大增。难得闲暇的波波却不肯就此休养,她利用这段时间把来来和上次挑选出的十余个女兵集中到自己身边,开始启蒙对方文字以及数学方面的有关知识,然后再利用这些人到族众当中去普及推广!

  近二十天的行程走下来后,这日天刚过午,雄雄便一反常态地命令队伍就地扎营。

  特特等到雄雄将所有事情安排下去后,方才上前问道:“我们今天为何这早就要安歇?”

  雄雄说道:“如果我们再继续走下去,以骑兵的速度不用等到晚上便会遇到另一个部落,为免族人仓促应战,所以最好先积蓄些体力以防不测!”

  “你以前到过这里吗?”

  “没有。”

  “那你怎么会知道前方另有一个部落?”

  雄雄听到这话笑道:“我和别人不太一样,并不需要事必经过才知道,就像我当初也没有到过原来的特族,但仍会知道你们那里的状况!”

  特特听到这里讪笑了下,仍有些不相信地问道:“我们这些天一路走来都没有发现人烟,我很想知道你为何能够这样肯定?”

  雄雄看了他一眼,故意说道:“这个好办!你如果不相信尽可去看一看,很快就会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特特听完只是嘿嘿干笑两声没接下茬。

  这时正好波波派人找走了雄雄,特特便一个人站在那里便开始琢磨起雄雄刚才的话!

  寒寒将队伍安顿后,返来的路上看到特特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便随口问道:“你站在这风地里干什么?”

  特特抬头见是寒寒,随着心中一动故意说道:“刚才雄雄说前方会有敌兵,所以才让队伍在此扎营。我想如果真有敌兵也应该派出队伍前去打探,以便摸清对方底细后准备作战。似这样浅显的道理雄雄不会不懂,料想这个功劳也要给助助那些旧部来捞,以便为那些人今后的提拔早做打算!”

  寒寒心中早对同为头领,自己却事事要找助助大为不满!此刻再听到特特的话后,心想:如果真让这个助助再出了这个风头,对方今后更要骑在自己的头上,这样一来我岂不是再无出头之日?这般想着心下越加忿忿不平起来!

  特特一见对方脸色知道计已得售,未免寒寒追问办法牵连到自己不好收场,当下便故意叹着气摇头走开,把寒寒一个人扔在这里筹划应对!

  寒寒对自己上次遭受杖责的事情可谓是记忆犹新,正巴望着取些战功来重新获得雄雄的好感,以便消除升迁路上的障碍。这时他左思右想都觉得眼前这个机会不能舍弃,但如果让自己违令前去,他还真是不敢!所以想了一会儿后终于有了主意,准备派个小队前去打探。这样一旦雄雄怪罪下来也会有下属承担,而事成之后功劳却能记到自己头上!这个得意的想法让他立刻转身回返,抢功心切之下更是双脚如风、越走越快!

  及待他转回自己所在的北营,派出小队从本部营门出发后,随着属下离去的时刻越久,他的心中也越加急迫起来!等到日落西山还没见队伍回转后,他早已从热切地盼望中变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灼难耐!正当他不知此事是否要上报雄雄时,忽然闻听首领召其去见,寒寒吓得立刻就冒出一身冷汗!

  当他梦游似地来到中军帐内,见所有头领已经一众俱全,当下便想找个角落悄声无息地躲开族长视线,没料到特特却像有意同他过不去一般大声说道:“寒寒,这边坐。”他口中说着还拍拍身旁的木墩。这样一来,寒寒不好再躲,只好引领着众人的目光在那里坐了下来。

  雄雄看着无精打采地寒寒问道:“你病了吗?怎么这样疲惫?”

  “可能是……有些累了。”寒寒口中应着,但眼神却不敢同对方相接!

  坐在一旁的波波马上注意到这个细节,再瞟了一眼暗含得色的特特后,心中隐然猜到其中有鬼!她悄悄用手肘碰了碰雄雄,希望能够以此引起对方的注意,但雄雄却恍如不觉般照例同众将讲解起前方部落所在的地形以及兵力配备。

  如果说特特在听到雄雄对一切都了如指掌后只是暗自心惊,那么寒寒在知道首领已经摆明无需打探后,私自派兵的罪责更让他如坐针毡,额头渗出的汗水已如小溪般流淌下来,任其如何擦拭也是没完!

  正在利用石子布局的雄雄在讲解中突然倒吸一口凉气,猛然抬头环向众人大声喝问道:“你们谁派出了队伍被对方所擒?!”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吓得寒寒马上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