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回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台凤霄 2911 2006.10.26 14:12

    

  草草在忙完了一天的事情后,刚有时间来看猴猴没想到却被守卫的哨兵迎面拦住,对方只说没有雄雄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进去,气得草草当下就要硬闯,幸被早已料到此事的波波及时赶到,方才连哄带劝地把妹妹拉回寝帐没有闹将起来!

  草草在听得姐姐一路上的劝说后,仍旧有些不服地问道:“雄雄凭什么不让我见猴猴?他简直太霸道了!”

  波波搂着她说道:“不仅是你,所有的人都不能见!你如果真为猴猴着想就更不应该去吵他,不然只有让他着急,何时才能把伤养好?”

  草草听见姐姐这样说语气软了下来,但口中仍犟道:“别人不能见是对的,可我怎么能跟他们一样,猴猴见到我说不定马上就好了!”

  波波含笑说道:“你以为自己是他的疗伤药?我看,如果是药也是毒药!你这一进去多半会像只发qing的母猴,一下就把他折腾完了!”说完,在妹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羞臊她。

  草草很久没有看见姐姐像今天这样高兴!听见她取笑马上回击道:“看你美的!今天怎么不再紧皱眉头?是不是雄雄给你喂药了!”说完嘿嘿笑着避开姐姐打来的一记软拳。

  姐妹俩说笑了一阵,波波看着妹妹已经消了火气,这才拉着她坐到身边说道:“雄雄要去风族要回战马。”

  草草听到这话一愣!马上问道:“怎么要?”

  “他要独自前往。”

  “那太危险了!对方既然敢于下手抢夺战马,自然就敢对付他!”

  “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才费尽周折让他答应带我一同前往。”

  “不行!”草草一听这话马上蹦起身来说道:“不要说你还有孕在身,就是肚子里没有孩子我也不同意你去!你们两个同时离开、猴猴病重,这马上会使部落陷于没有人统领的局面,一旦敌人攻来怎么办?雄雄难道连这些都没有想吗?我去找他!”说着她就要往外走去找雄雄。

  波波一把拉住妹妹,说道:“你先坐下听我说!”说着强拽着草草重新坐回自己身边,才接着说道:“在雄雄答应我同往后,他已经想到了你刚才说的这些事情,现在正同牛牛等人谈话,已经预先布置措施防止族中生变!再说我们来去只是一、两天时间,我想风风即使不看往日的交情,也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我们下手!”她看着妹妹还要抢着说话一摆手阻止了对方,说道:“这件事情已经定下你不用再说,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雄雄一个人去冒险!我今晚把你找到这里来是想和你说另一件事情,因为我离开后要把它交给你来办,所以你要向我保证一定会按我的吩咐去做才行!”看着妹妹点过头后,她这才将一个连雄雄都不知道的秘密和盘托出!

  在这姐妹俩悄声低语时,雄雄已同牛牛等人会过面后,此刻正同猴猴进行着一次关重要的密谈!

  猴猴听完雄雄对战役的整个部署后,心下还没有明白雄雄为什么要雪藏自己?不由问道:“这里面为何没有我的任务?”

  雄雄看着他说道:“因为我另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派给你!”说完,他迎向猴猴探询的目光接着说道:“在我们汉族中,无论眼光、胆略还是手段,你与亚亚可说是各有所长,都是我不可多得的左膀右臂!

  但自从草草夹在你们之间后,我发现亚亚的性情已经变了很多,这让我不得不重新来审视我们的这个兄弟,从中来判定他对部落还是否忠诚?以便在今后委以重任!”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想到猴猴已经猜知自己的想法,便拍着对方的肩背说道:“从个人感情来说,我本想在日后把这个部落交给你,所以也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来做。你,做得也很努力!但不知是否由于性格的原因?如果与亚亚比较起来,你更缺少些作为一个族长所必须拥有的东西!所以我在仔细想过之后,认为你更适合做一个头领,而不是一个首领!”说到这里,他紧盯着猴猴的面部表情留意着对方脸上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见猴猴听完后如释重负地长嘘了一口气,知道这位在自己面前一向不会作伪的兄弟到了此刻才真正感到解脱下来,可见自己平日里的栽培对他来说已是一种沉重地负担!

  猴猴看着雄雄问道:“我有一句话早就想问你!为什么好好的一定要作出安排接替人的打算?”

  雄雄把目光从猴猴的脸上移开,望向虚空里说道:“一来世事无常,谁都无法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二来在统一了空间后,我也想和波波带着我们的孩子好好休息一下,尽可能地去享受剩下的生命!三来,这样既可预防我发生不测后部落生变,又可以有时间去带带你们下一任的首领!”

  猴猴问道:“照你这样说来,只要亚亚通过了这次考验,就会宣布由他来接替你。可你怎么肯定他过了这关后对部落就是忠诚?”

  “我现在不会宣布出来,只是在心底做出这种打算,等到统一了空间后再进行安排!”在解释完第一个问题后,他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对于亚亚来说,再没有什么比我和波波同时离开,而你又病重更好的夺权机会!他如果真的对部落不忠,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趁着大权在握时把队伍拉走,让没有晶石的我再也找不到你们!”

  猴猴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试探地说道:“所以你就让我装病,这样他如果有这个心,就会因疏虞防范而使我有机会去联络到你们!”

  雄雄笑了笑,说道:“事情当然不会像你说的这样简单,但我相信他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无法避开你的耳目!”

  猴猴听到这话也知道如果自己没有这个能力,那么别人再也休提!便笑着问道:“你就不怕我为坐上族长这个位置而故意去陷害亚亚?”看着雄雄听完只是笑了笑,以为对方定是没有料到自己这样问,他可不知作为一族之长的雄雄岂能在部落命运攸关的事情上儿戏!如果真是如此,也就没有必要用亚亚来替代猴猴,再用这般大胆的方法来考验双方!实因他对此早作出了相应的安排,只是不想骗自己这位情同手足的兄弟才没有说出来,此刻在听到猴猴这样问自己后,便笑着反问道:“你会吗?”

  猴猴定定地看着雄雄发誓般地答道:“当然不会!”

  一轮明月高挂夜空,于浮云飘动里时隐时现。古树在月光中将自己摇动的枝影斜映地上,内里更依稀可见一个女人正独自坐在一块突起的石头上,她就是等待同西西约会的采采。

  采采知道亚亚今晚召集队中头领议事的事情,但没有想到这次会议开得如此漫长!心知到了现在议事还没有结束,否则那个急色如火的西西早已经屁颠屁颠地跑到这里来。好在她现在与属下同住一帐,在对那些人利用了种种手段后,即使有人来查看她的行踪,这些部下也会从中尽力遮掩,所以对自己在这里久等没回的事情反倒并不担心!

  现在,她从亚亚如此急迫地召集头领议事上,已经预感到部落即将展开一次大的行动。目前只是无法判定雄雄是要对付刚刚抢夺了部落战马的风族?还是要对那支拥有空军的部落下手?从她的心理来讲更愿意是前者,因为这样将会为自己扫清一个潜存的障碍!就是因为急于知道有关下次战役的准确指向,所以尽管时现在间已经很晚,她还没有离开仍在等待西西到来。

  采采回想起雄波日间所为已经将自己的祸乱计划挫败,不由暗暗咬了咬牙,心中发出一阵令人生寒地冷笑!暗想:这回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雄雄脱手,否则再难找到眼前这种危机四伏的大好机会!

  只在她心里发狠决定暗算雄雄的时候,采采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影已经借着夜色的掩护向她悄悄靠近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